第487章 进京找福国公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好吧!”明菲也学着他的淡定,她道:“我想喝杯水。om 移动网 ”

    原本靠在临窗炕矮桌上的秦君闻言,迈开修长双腿,走向桌角,给她倒水。

    倒了两杯,人杯。

    二人在室内,静等外面事态展。

    很快,室外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声。

    “啊……伯爷,有埋伏。”

    “天啊!怎么这么多黑衣人?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救命啊!我身上没劲了,我提不起剑了。”

    “我也是……我也是……”

    “伯爷,怎么办?”

    外面乱叫团。

    恶霸此刻也不好受。

    他身上无力的连大叫都做不到,比之身上无力,但还能嚎叫出来的属下倒霉多了。

    重点是,恶霸是暗卫们特别招呼的重点对象,所以,他的反应,是正常的。

    场单方面的暴虐,很快落下帷幕。

    主卧内的明菲瘪瘪嘴,道:“真是不经打,群软蛋。”

    她道:“我困了。”

    语气中,有着软绵娇嗔的撒娇韵味。

    秦君内心柔软,简直想要把此刻小模样的明菲揉进骨子里。

    他神情宠溺,道:“睡吧!明日晚起些,多睡会。”

    说罢,他便要离开。

    她道:“外面怎么没声音了?”

    “暗卫把那些人拖走了。”秦君停下脚步,说道。

    明菲问:“你别让那个恶霸好过了,给他个足够大的教训,省得他再去祸害别人。今日是你我有实力,才不会被他得手,若是换个人,指定吃亏。”

    “好,我不会让他好过。”秦君神态柔和说道:“快睡吧!”

    “嗯。”明菲点头,吹灭灯,重新去睡觉。

    ……

    第二日,明菲并没有睡懒觉,她可以赶路的时候在马车上睡会儿,所以就没有晚起。

    没有问昨晚秦君怎么处置的恶霸,她想,他定做得很好,她也就懒得再费脑问那个令她恶心的人。

    关于对明妃的整蛊,明菲想,还是算了。

    神经有病的女人,她懒得计较。

    前提是她不再找她麻烦,不然的话,她不介意给她洗洗脑、乏乏骨。

    明菲不计较,但秦君却计较。

    他不允许对明菲有敌意的人安好生活,万哪天明妃疯,明菲岂不是要遭殃。

    所以,他让属下行动,在几天后,让人上演了出现场捉|奸的好戏。

    这事,明菲不知道,秦君也未打算告诉她,省得她烦心。

    二人赶路,路向北。

    就在二人离开后,洛阳城炸开了锅。

    “天呐!究竟是不是真的?恶霸他命根子被人卸了,府中财务洗劫空,听说就连家中的账簿,也全都消失不见。”

    “真的假的?”有人围了过来,道:“若是账簿不见了,那合作商欠的款项,岂不是不用还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呀!”

    “该是真的,有人还看到恶霸以及他属下百多人全都挂在西城门上呢!直到天亮,才被过去当值的将士现,并且救下。”

    “谁做的?真是大快人心。”有人喜道。

    “听说,做这件事的人,并未昧下财物,而是把银钱全都散了出去。”

    “有这等好事?”

    “可不是嘛!这种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桥段,可真是从话本上出现到咱们身边了。”

    “真好,有了恶霸的例子在先,看谁还敢如此嚣张。”

    众人是大快了人心。

    恶霸府中,恶霸已经清醒过来,清醒过后,只觉得天旋地转,切都不真实。

    这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他金枪不倒,夜七次郎的猛男,怎么可能不举了呢!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府中,全被人洗劫空,他连请大夫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

    最可气的是,他藏在多个密室之中的宝贝,居然也被贼人找到,给全部盗走。

    他真的是欲哭无泪。

    管家战战兢兢地立在旁,他就说昨晚那男女不简单,偏偏伯爷还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可结果呢?

    人家强龙只派出手下,便把他们这些地头蛇给巴掌拍飞。

    那群黑衣人各个武功高强,身上的衣裳料子,也全都是御寒的精品。

    就连属下穿的衣裳都这么华贵,更不用提他们的主子了。

    由此可见,伯爷这次算是踢在铁板上了。

    恶霸还在嚎叫,他疯道:“再去找大夫,快去。”

    “去,把后院的女人、男人全都带过来,本伯爷再试试。”恶霸火。

    管家无奈,不敢反驳,只好退下,去后院寻找下个苦命的人。

    大早,乱葬岗已经多了三具从他们府中拉出去的年轻死尸,全都是伯爷愤怒之下的结果。

    恶霸府中,直忙活着,他的下体,却怎么也硬|不起来。

    他正在个女人身上探索幽境,管家惊恐地跑进来,顾不得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他道:“不好了伯爷,咱们那些个合作商个个地都来与咱们解约了。由于咱们的合约书丢失,他们即使不给咱们赔偿,咱们也奈何不了他们。”

    管家很着急。

    “他们敢!”恶霸怒,掌排在女子高耸的胸脯,引来女子声惨叫,差点痛晕过去。

    那可是女子身上的柔软之地,岂能如此大力袭击。

    恶霸脚踹飞女子,女子滚落在地,吐出口鲜血。

    管家道:“伯爷,咱们没有账簿、合约,奈何不了他们。”

    “谁说奈何不了。”恶霸道:“来人,收拾东西,随本伯爷进京,本伯爷要见福国公。”

    他与福国公直有合作,只要福国公不弃他,他早晚东山再起,还怕洛阳城内的小合作商吗?

    而且,京城名医众多,总能治好他的病症。

    管家领命,下去收拾东西。

    ……

    京城

    左幽明身狼狈地出现在袭锦衣华服、尊贵雅致的莫未然面前。

    莫未然噗笑,端起茶盏优雅地饮了口,道:“坐啊!”

    左幽明没了往昔的风采,他干笑道:“属下身上脏,先不坐了。”

    “福国公下狠手了?终于下定决心了?”莫未然虽用了问句,但口气却是调侃。

    “主子,哎!欣珂挺好的。”左幽明这话说出来,就感觉像是泄了气似的,他无力地坐在莫未然旁边的椅子上,四肢无力地仰靠在上面。

    “好女人多得是,你与那位女管事才相处多长时间的?感情投入又不深,如何又说这种痴情话。”莫未然道。

    “头次想要有成亲的念头,偏偏这女人又得不到。”左幽明瘪瘪嘴,说道。

    “若是别人的女人,抢也就抢了,福国公的女人,是如何都抢不得。”莫未然说道。

    “属下懂分寸。”左幽明说道。

    正因为懂,所以他只是有少量的想要娶欣珂的心思,但却不重。

    所以,放手也放的很干脆。

    “下去洗洗吧!这副样子,是想让本宫给你加薪还是加官?”莫未然说道。

    “呵呵……都可。有钱有权,对男人来说,挺有用。”左幽明也没客气,直接说道。

    他道:“主子,属下受了不少苦,被福国公的属下整的挺惨。”

    “替你松松筋骨,也挺好。”莫未然道。

    他老丈人即使做得再不地道,他也不能说他半个不是。

    好歹是自己老婆的亲生父亲,可不能对他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