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篇049.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四兄弟里,虽然说各有特色,但,说到谁长得最英俊,那非容以程所属。

    当然,这也是各人的眼光,有的人觉得容少谦帅气一点,又有的人觉得容书磊更有魅力,还有的人喜欢容司睿的痞雅。

    凌玲珑被容书磊这么一说,小脸顿时红到了耳根,连忙找借口走开。

    “你刚才拉了那么多次,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吧。”

    说完,她低着头走向厨房。

    “等一下。”容以程出声叫住了她。

    “呃?”凌玲珑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听吩咐。

    “老三的肠胃还很脆弱,所以不宜吃难以消化的东西,今晚就先给他煮点白粥吧,如果有瘦肉的话,用盐腌成咸瘦肉放到粥里。”

    “好,我知道了,二少……二哥。”凌玲珑顿了一下,改了称呼。

    “嗯,去吧。”容以程回了她一个浅笑。

    凌玲珑点头,转身走向厨房。

    “孺子可教也。”容书磊盯着她曼妙的背影,满意的勾了勾唇,嘀咕了一句。

    “老三,过两天的满月宴,把玲珑也带来吧,让她熟悉熟悉咱们家里的人,水灵嚷了好几次说想见玲珑,要不是在坐着月子,估计她早就跑来你这里了。”容以程一说起易水灵,就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

    “二哥,你是想让我带玲珑去满足你老婆的好奇心吧?”容书磊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嘿嘿,水灵老说我的眼睛毒,其实你的眼睛更毒,一眼就看穿的我心思了。”

    “放心,我会带她出席你宝贝儿子的满月宴,不过不是为了满足你老婆的好奇心,而是为了满足我女人的好奇心,因为她也想见见大嫂跟二嫂。”容书磊勾起唇笑着说。

    兄弟两个在客厅里说笑着,凌玲珑就一直躲在厨房里煮着爱心瘦肉粥,她不时听到兄弟两个低沉的谈话声,但谈话的内容她听得不太真切。

    半个小时后,粥煲好了,她用一个大碗盛了些瘦肉粥,拿到客厅里。

    刚好看到容以程替容书磊拔掉点滴。

    她把粥放到桌面上,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容以程收拾东西。

    “老三现在没什么事了,记得多喝点水,还有,吃过粥后半小时再吃药吧。”容以程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药,又说:“按我写的吃就可以了,玲珑你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

    凌玲珑闻言,连忙弯下腰来看了看摆在桌面上的几瓶药。

    “嗯,我明白了。”

    “好,那我先走了。”容以程拿起了医药箱,走向门口。

    凌玲珑连忙送他到门口,礼貌的轻声说着:“二哥,再见,路上小心。”

    “嗯,你回去吧。”容以程点了点头。

    凌玲珑走回了客厅,发现容书磊的眉头又皱紧了,便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又不舒服?”

    “我的肚子是非常不舒服……”

    “什么?你肚子又不舒服,等等,我马上去叫二哥回来……”凌玲珑还没有听完容书磊的话,便着急的又跑向门口。

    “凌玲珑,回来。”容书磊本来想装一下可怜的,结果对着凌玲珑这个笨女人,他发现装不了。

    听到他猛然呼喝了一声,凌玲珑的脚步停住了,转回身疑惑的看着他。

    “我肚子不舒服是因为饿了。”容书磊没好气的说。

    “呃?”凌玲珑愣了一下,揪紧的心也放松下来了。

    “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她走回去,坐到了他身旁,把粥拿到他面前的桌面上,说:“有点烫,你吃慢点。”

    “是你没听清楚就跑出去,怪谁?”容书磊说完,并没有要自己吃粥的意思,而是对着她张大了嘴巴“啊”了一声。

    “什么?”

    “喂我吃,我手软脚软的。”容书磊耍着无赖。

    凌玲珑本想拒绝的,但一想到是自己间接的害他拉肚子的,于是,便默默的把那碗粥移到自己的面前,舀一勺子粥,放到唇边轻轻的吹了几下,再送到他嘴里。

    容书磊舒服的靠在沙发上,像个大爷似的,张口吃下了粥。

    他现在算因祸得福吗?

    就这样,凌玲珑非常有耐心的把一大碗的粥喂到了容书磊的嘴里。

    半个小时后,凌玲珑又侍候了容书磊吃完药,才扶着他上楼,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身体总是朝她压去,但又不会让她摔倒。

    她把他扶回他房间后,然后帮他放了一缸水,把睡衣也准备好了,让他去洗澡时,这个混蛋居然无耻的要求她帮他洗。

    “我才不要,你爱洗不洗。”凌玲珑被气得满脸通红,让她喂他吃粥这些小事情,她可以不去计较,但洗澡这种事,她真的没那么厚的脸皮。

    “喂,别忘了是谁害我这样子的?”容书磊无赖的拉着她,不准她走。

    “我又不是故意,早知道你会拉肚子,打死我也不会带你去大排档的。”凌玲珑气得牙痒痒。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乖乖帮我洗澡,二是你乖乖的跟我一起洗……”

    “滚开,两个我都不选。”凌玲珑怒骂了他一句,奋力的把自己的手抽回,然后离开了几步远,跟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才说:“反正水我已经放好了,睡衣也替你准备好了,你想洗就洗,不想洗就睡觉。”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他的房间,但,她没有立即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躲在门口外。

    “狠心的女人。”容书磊嘀咕了一声,站了起来,走进了浴室。

    凌玲珑这才走回自己的房间,找来睡衣也去洗澡了。

    十几分钟后,她洗完澡出来,因为担心着容书磊,于是又走到他房间门口前偷偷的往里边瞅了一眼,发现他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

    她眉头不由皱起,心脏当下就紧紧的揪紧,她连忙走进去,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叫道:“容书磊,你好了没有?”

    “……”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