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暮色沉沉,晚云舒卷。 om

    褚明衍终于忙完,可以暂且抽身半日,更衣出宫,去往淮阴侯府。

    这些时日,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陆贞儿。几次三番遣人过来,都是:王妃安好。

    他们眼中的好是何定义,他不知。他只知晓,陡生变故之时,她很不好。

    即便身处皇宫,舆论都传入他的耳中,陆贞儿不可能不知。

    “王爷,今夜回宫?”随行的小内侍跟在褚明衍身后,望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影,穿过小径停在院门前,他推开门的瞬间问道:“还有半个时辰宫门下钥。”

    “不回。”

    褚明衍进去,将门合上,小内侍被关在门外。

    屋子里,黑魆魆,褚明衍熟门熟路,避开摆设,走入内室。

    他已经适应屋子里的黑暗,床榻上并无陆贞儿的身影,褚明衍微微一怔,不知这个时辰她去了何处。

    褚明衍走出屋子,便见婢女提着食盒走来:“王妃呢?”

    婢女一怔,诧异的说道:“王妃还未沐浴好?”

    褚明衍眸子一紧,净室里并无动静。

    猛然去往净室,一股血腥味扑鼻。

    婢女点燃烛火,昏黄的光亮盈满室内。褚明衍站在门口,望着泡在浴桶里的人,及肩的水一片暗红,映衬着她的脸色十分惨白。

    她闭目仰靠在桶沿,沉沉暮光下,她的面容静美如画,无喜无哀,面色安详。仿佛被世间遗弃,又像是抛下了尘世间,才会在经历重击之后,仍有如此安静如水的表情。

    染血金簪坠在浴桶边,簪头的玉兰花,似欲于这碧血中绽放。

    褚明衍撑在门上的手指捏下指印,巨大的恐慌将他笼罩,冲过去,将她抱出来,她身上穿着白丝里衣,血色浸润泛着淡淡的粉色,她白皙的手腕上一道醒目的伤口,仿若凌厉的利箭,狠狠地扎进他的心口,脸上的血色褪尽,抱着她发冷的身体,双手微微发抖。

    “请郡王妃!”褚明衍从咽喉深处挤出这几个字。

    婢女早已瘫在地上,听到褚明衍嘶吼的声音,连滚带爬的去通知人请谢桥。

    陆贞儿自尽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淮阴侯府。

    陈氏病体沉疴,听到消息的时候,险些闭过气去。

    婢女掐着她的人中,将人弄醒了,吩咐人扶着来探望陆贞儿。

    谢桥来的时候,便是看见淮阴侯府紧要的主子,全都坐在东院正屋里等消息。

    府医从内室出来,摇了摇头。

    褚明衍面庞紧绷,目光灼灼,盯着踏进门的谢桥身上。

    谢桥面色冷清,淡扫他一眼,看着一旁的府医,走到床边,检查之后,将她的手搭在腹上。

    褚明衍紧盯着谢桥,盯着她的唇,仿佛她是掌握陆贞儿生死的判官。

    谢桥抿紧唇,突然间,到唇边的话,见到褚明衍这般模样,却是说不出口。

    良久,褚明衍没有等到谢桥开口,眼中的热度渐渐消退,希翼的光亮点点寂灭。

    终于,所有的坚持与理智,在谢桥的摇头间崩塌。

    颓然的靠在屏风上,屏风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轰然倒塌,他高大的身躯紧跟着倒下去。断裂的木刺刺破掌心,流淌着一滩血,他也浑不觉的疼痛,一瞬不瞬望着床榻上的人,了无生气,宛如一副褪色的画卷,苍白得横放在那里。

    恍惚间,他进宫前的一刻,她温顺的将一侧脸颊贴在他的胸膛,倚靠着他,含笑的说道:“等你回来,一切都有了了结,我等你回来。”

    褚明衍挪到床边,伸手抚着她松散的鬓云,她一颦一笑的音容,镌刻在他的脑中,他仿佛看见她站在门边,眉宇间宝光流转,美目中光华熠熠,含笑着静候他归府。

    “我回来了。”

    褚明衍将她收入怀中,他等候着与她相见,守着她的约定,他回来了,她却失言了。她纯粹温柔的笑容,是他在追逐这江山中,最美的一道风景。可太美好的东西如梦幻泡影,稍纵即逝。

    例如陆贞儿。

    他抓住了,握住了,却留不住。

    谢桥站在一边,看着褚明衍低低与陆贞儿说话的模样,侧过头去,不忍多看。

    她不能感同身受,陆贞儿背负着这一切,内心受了多大的折磨与煎熬。

    可她依旧不赞同陆贞儿的选择!

    陆贞儿她逃避了,她无法面对眼前的一切,所以选择终结。她自以为用死,可以打破对褚明衍的牵制,殊不知褚明衍最不需要她如此做。

    谢桥目光落在榻上压着的几张纸上,阅览完上面的内容,微微闭目,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

    心思陡然沉重,深深望一眼面色灰白的陆贞儿,长叹一声。

    秦蓦觉察到她的异样,睨一眼她手中的纸,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

    谢桥道:“我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她一切都很正常,我以为她”话音戛然而止,她如果知道,又能怎么样?对陆贞儿多加疏导?

    谢桥苦笑一声,没有用的。近亲成亲生子,发病率极高,即便正常成长,精神方面却比一般人要薄弱,抗压能力极差,承受不住严厉,容易导致精神分裂。

    显然陆贞儿遭逢变故,她的心理病了。

    而外面的舆论,对褚明衍的影响,成为诱因,她走上这一条路。

    谢桥心中百味陈杂,垂目看着手里的纸张,上面是陆贞儿的自述,写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与她的心理变化。

    秦蓦将她纳入怀中,沉声道:“每个人,命数早有注定。”

    手里的几张纸轻飘飘地捏在手里,却又沉甸甸地,谢桥到底没有拿走,放回了原处,无论如何,褚明衍都有权利知道。

    陆贞儿的死讯传出去,传到太傅府中。

    陆芷柔几乎要崩溃。

    她再一次经历丧女之痛。

    当初被迫生下陆贞儿,她对陆贞儿怀着恨,盯着放在她身边的小小的人儿,她几次想要将她捂死、摔死。

    后来,她神智不清,拿着枕头捂上去。

    陆鸿来了,他将人抱走,她清醒过来,陆鸿告诉她人已经死了。

    天崩地裂。

    她便时好时坏。

    见到陆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