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小包子发威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时间退回三小时前,幽香山谷外面,从远处飞来只七彩凤凰。

    只见那凤凰的翎尾犹如华丽的长裙,不时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七种颜色轮流变幻,当真是华丽之极。

    他落地,便变成个耀眼的绝美青年。

    青年身着金色的锦绣长袍,袍子的领口和袖口都绣着精美绝伦的花纹。

    青年的相貌不仅出众,而且气质更是高贵,让人望之失魂。

    只是这个青年的脸色可不太好看,站在谷口,又是挥手锤胸,又是摇头晃脑,又是咬牙切齿。

    他迈开腿往谷口走了几步,都快要入谷了,却又退了回去,似是犹豫不决般,就站在那儿低头沉思。

    个青松兽人背着袋松果,正慢悠悠的往谷外走,大概是想去素食动物兽人族,换些东西回来。

    乍瞧见这样气质出众的青年站在谷口,而且相貌陌生,从气味上来分辩,似乎是动物兽人。

    他立即就慌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公子,你你是谁,为何站在我们幽香山谷的门口?”

    凤凰族的青年看见青松兽人,像是松了大口气似的,立即高傲的抬起了头,睥睨着青松兽人。

    “叫你们灵女出来见我,我有要事寻她。”

    “是,是。”青松兽人哪敢再多说其它,连背上了松子袋都不敢拿,就返身跑了回去。

    倒不是他有多积极,乃是这动物兽人身上的气质有些吓人,而且感应起来,来者不善,他不跑快点,万捏死他怎么办?

    “这灵女可真能跑,害得本公子足足飞了大半个月。从半月岛飞到人界,又从人界飞到灵族,再从灵族飞到这儿。

    累死本公子了,若不是父亲执意要我亲自来请,我才不想看见她呢,看这植物兽人如此听话的模样,莫非也被那灵女收入囊中了?”

    凤凰族的青年,自然是几个月前被苏绣救回来的凤七了。

    他回去解决了凤凰族的危机后,便将前因后果都与凤凰族长说明了。

    凤凰族长告诉儿子,他们凤凰族不但是特别专情的族,而且是很守承诺的族。

    既然凤七已经答应灵女,救他的条件是成为她的侍夫,那么不管灵女现在要不要凤七了,凤七都不能再找别的雌性了。

    就算凤七是凤凰族里最优秀的雄性,就算早已经有暗恋对象了,那也不行。

    凤七急的不行,拼命跟自己老爹解释,不是他违背诺言,是那个灵女自己不要的,还说是开玩笑的话。

    结果凤族长死活不相信,还非要凤七把灵女请去半月岛,要她当着族长和众长老的面,亲口说出来。

    这不,等凤凰族的内乱结束,把那些邪恶的金雕族赶出半月岛的海域范围后,凤族长就命令凤七过来请苏绣了。

    不多时幽香谷主和白风、徐少卿等人起迎了出来。

    “老朽竟不知凤七公子大驾光临,实在有失远迎,还请凤七公子恕罪!”幽香谷主心头惊骇。

    这凤族向来与灵族,井水不犯河水,怎地突然就来幽香山谷了,还口口声声要找灵女的麻烦?

    凤七才不想进去呢,他暗挫挫的想,万不小心,看见了那个银荡的灵女,正好和她的那些三侍四夫的在交【配】场面,他恐怕回去得洗个月的眼睛。

    “少说废话,苏绣呢,让苏绣出来!”

    白风等人都是植物兽人,在普通的动物兽人面前,都没有身份可言,更别提神秘的凤族了。

    这儿唯的身份可以与凤七平起平坐的大概只有徐少卿,所以谷主才特意将他请出来的。

    徐少卿只要见外人,肯定是换上了黑色的斗篷,此刻亦然。

    “不知道凤七公子有何贵干?”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反正让苏绣出来就是了。罗里索的干什么?难道你们的灵女纵【欲】过度,现在连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凤七说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恶心。

    这样银荡的女人,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还想要他当她的侍夫,更可恶的是,居然还戏耍他。

    “请凤七公子注意自己的言辞。灵女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们凤族就是这样知恩图报的?”徐少卿的声音严厉起来,带着雷霆之势。

    与此同时凤七突然感觉右手麻,只见条细小的闪电,竟是蹿上了他的右手臂。

    瞬息之间,就烧撩掉了他好几片羽毛。

    谁,是谁竟敢这般大胆?

    凤七震惊的盯着自己的右手臂,他最引以为自豪的凤羽,居然被烧得黄焦,变得难看了。

    他以为是徐少卿下得手,不过随着个乃声乃气的软萌嗓音和个小包子出现,凤七就知道,与他无关了。

    “不许你污蔑我嘛嘛,我嘛嘛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你骂我嘛嘛,你是坏人,活该被雷劈!”说罢小包子抬手,又道更粗些的闪电,蜿蜒如蛇般朝着凤七追逐了过去。

    凤七几乎是立即就变回凤凰,清啸声,朝天上飞了过去,险险的避过了那道闪电。

    不过未等他放松警惕,就看见小宝子紧抿着脸,很是严肃的双手朝着空中抓,再放,竟是数十根细小的冰针,齐齐朝着他的翅膀飞射了过来。

    冰针过后又是闪电,闪电过后又是冰针,堂堂凤七,竟是被个小娃娃打得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喂,你们再不让他住手,我可就不客气了。”凤七气急败坏的在空中飞了几圈,扬声清啸,十分生气。

    “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不客气!”兰皓齐不知何时出现,双臂展,已经化作数条韧性十足的兰叶枝蔓,从四面方,结成笼子,拦住了凤七的退路。

    小白也很不高兴,居然有人骂姐姐,这个人是坏人,他张嘴吐出个泡泡,将正在兰叶笼中,四面冲突,想要寻找出路的凤七,罩个正着。

    凤七气急,也不管凤族长的交待,直接张嘴朝着泡泡吐出口火焰。

    只见泡泡稍为晃了晃,只是上面多了丝裂缝而已,依旧没破,他又吐出口火焰。

    “哼,你就尽情的吐火烧吧,你烧完了这层,我再罩层。”小白说罢,毫不费吹灰之力,又给已经快要摇摇欲坠,碎裂那层泡泡外面,又罩了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