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 任性、轻率、张狂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南江市、东江市、西江市,都是龙大善人的地盘。

    尽管说大江盟是江南最大的帮会,他们也不敢冒然地跟龙大善人作对。没办法,龙大善人太有钱了,手底下罗了不少能人异士。同时,这人还跟军界大佬之的乔老,关系不错。谁要是敢得罪了龙大善人,就等于是自寻死路了。

    胳膊拧不过大腿,马家倒也是有钱有势的。可是,跟龙大善人比起来,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马骥才敢不娶袁凤凰。这样也好,马家还借此跟攀上了袁家,就等于是跟龙大善人扯上了关系,算是步登天了。

    谁能想到,袁凤凰会是这么个不讲道理,蛮横,霸道的女人呢。

    马骥才不敢不听,终于还是拨通了任凌的电话。当然了,还有方面原因,任凌怎么就勾搭上了两个男人呢?要是那个干巴瘦的中年人倒也罢了,偏偏,那个身材消瘦,有着娃娃脸蛋的青年,比他还更帅气,更有男人味儿,这让他的心中产生了种强烈的嫉妒感。

    毕竟,任凌曾经是他的女朋友啊!

    “任凌,我是马骥才……”

    “骥才?”

    任凌的心思很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搂着别的女人睡觉,更是跟她分手了,跟别的女人结婚,她实在是难以接受。

    这路上,她的心情都挺低沉的,非要拉着霍青和燕三去喝酒。两个人生怕她会出事,也只能是陪着了。口气干了好几瓶啤酒,突然接到了马骥才的电话,任凌的满腹委屈全都迸出来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流淌了出来。

    任凌激动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难道,你忘记了咱们之前的海誓山盟吗?”

    马骥才道:“任凌,我……唉,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跟袁凤凰在起啊?你等会儿能再来趟马家吗?我想跟你私奔。”

    “真……真的?”

    “对,你再把你的那两个朋友叫来,我就可以从窗口逃出去了。我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只想着跟你在起。”

    “好,好,我现在就过去。”

    都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是零,这话是真没错。

    看着任凌的脸蛋上挂着泪珠,还欢呼雀跃的模样,霍青和燕三也只能是摇头苦笑了。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想引诱他们上钩。要是再去的话,指不定会惹出来什么样的祸事。而他们是偷偷来到东江市的,就等于是暴露自己了。

    那样,他们还怎么去见周璇?但愿能说服任凌,别回去了。

    霍青咳咳两声,劝道:“任凌,我觉得马骥才是在骗你……”

    “我知道。”

    “啊?你……你知道?”

    “对呀。”

    任凌抹了下眼角的泪水,竟然在瞬间恢复了冷静:“在我看到他搂着那个女人睡在床上的时候,我就什么都想通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爱。如果说,他不打这个电话,我跟他就算了,保证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可是,他竟然绝情至此,你说,我怎么可能让他和那个女人就这么得逞了?”

    女人心,海底针啊!

    燕三问道:“既然明知道是圈套,你怎么还答应他?”

    “既然他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呃……我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乱来。”

    “我乱来什么?我叫我大哥跟我起去,非把马家搅和得天翻地覆不可。”任凌冷笑道“要不然,他和那个女人还真当我是橡皮泥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踩就怎么踩了。”

    “我看还是算了……”

    “不行,是他招惹我的,不是我招惹的他。”

    “那他要是真的,愿意跟你私奔?”

    “那我就甩了他!”

    女孩儿的心思,男孩儿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霍青和燕三互望了眼对方,都看出了对方脸上的苦笑和无奈。他们也算是老江湖了,竟然都没有看破了任凌的心思。现在的女孩子,个个都这么厉害吗?不知道为什么,霍青的脑海中竟然闪过了窦寇的身影,这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任凌拨通了个电话,竟然哭得稀里哗啦的:“大哥,我被欺负了。”

    “啊?谁欺负你了?”

    “还能有谁,当然是马骥才了。”

    “你别激动,快跟我说说这是咋回事儿。”

    本来就是真的嘛!

    任凌倒也没有添油加醋的,就把刚才生在马家的事情五十地全都说了出来。当然了,她把痛扁了马骥才和袁凤凰的情节略过了,反过来说自己让人家给顿胖揍。她也确实是让袁凤凰扇了两个耳光,还踹了脚。现在,脸蛋儿还有些红肿,难怪她不让霍青帮忙上药了,这都是证据啊。

    你说,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任凌哭着道:“大哥,咱们任家都快让任轻风给撵出东江市了……呜呜,你往后好好的孝顺爹娘。要是还有来生的话,咱们还做兄妹。”

    “你瞎说什么呢?你在哪儿呢,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别,你别找我了,我在夜市条街这儿……”

    “你等我啊,我跟你起去马家,找马家人讨要说法。”

    你要是不让别人来找,就别告诉地址啊!

    霍青苦笑道:“任凌,我觉得你不应该去学美术,应该去考表演系。这要是去拍电影的话,兴许能获得奥斯卡大奖呢。”

    任凌叫道:“齐溪,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我。”

    “我真没看出你哪儿惨。”

    “你……算了,不跟你说了。来,咱们再干杯。”

    “对,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燕三也拽了两句词儿,抓起啤酒瓶子,口气给干下去了。

    这样等了没多大会儿的工夫,任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个青年疾呼道:“任凌,你在哪儿呢?我已经到夜市条街了。”

    “我在胖嫂烧烤店这儿。”

    “你等我,我马上就到。”

    来的人是谁呀?

    这是个相貌俊朗的青年,浑身上下却透着股子任性、轻率、张狂。当他急匆匆地赶过来,又看到霍青、燕三跟任凌在起,就不禁愣,失声道:“霍青?”

    霍青也吃了惊:“任轻狂?”

    “任凌,你给我过来。”

    任轻狂从腰间摸出来了把剑,这是把什么剑啊?只不过是条米多长的铁片,既没有剑锋,也没有剑锷,甚至连剑柄都没有,只是用两片软木钉在上面,就算是剑柄了。要是有人看到了,非笑掉大牙不可。这样的剑,还能杀人?可落在了霍青和燕三的眼中,却不禁心神凛。

    因为,有不少高手都是丧命在了任轻狂的剑下。

    大江盟长老阁的剑长老,辈子都在玩儿剑,虽然看不惯任轻狂的任性、轻率、狂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没有任轻狂玩儿剑厉害。在年轻代的这些青年俊杰中,滇南叶慕侠,剑神传人张灵起,还有霍青……他们都是用剑的行家,任轻狂的目标就是把他们全都挑翻了,他要成为天下第用剑大师。

    在沈羊市的时候,任轻狂和剑长老、鞭长老等人想着去干掉了朱京虎。谁想到,霍青横插杠,非但瓦解了他们的攻势,还害了鞭长老的性命。每当想起这个事儿来,任轻狂的心里就是阵火气。

    练剑,练剑!

    他的心头只有件事情,那就是挑翻了霍青。

    谁想到,还没等他去找霍青,霍青竟然来东江市了,还跟他妹子任凌在起。这个卑鄙无耻之徒,竟然对个女孩子下手。任轻狂的眼神中满是怒火,抖动着手腕,铁片疾刺向了霍青的咽喉。

    先下手为强,后洗手遭殃。

    对付霍青这样的高手,还将什么江湖道义啊?铁片,瞬间就到了霍青的面前。

    霍青的手中刚好攥着酒瓶子,直接迎了上去。啪嚓!酒瓶子碎了,霍青也抱着任凌退后了几步,喝道:“任轻狂,咱们有话好好说……”

    “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再上来,休怪我对任凌不客气。”

    霍青又退后了几步,拉开了和任轻狂的距离。

    任轻狂想要在瞬间就制住霍青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霍青松开了任凌,冷声道:“任凌,既然有任轻狂帮你出头,我就没有必要再跟着去了。”

    任凌问道:“齐溪,你到底是叫齐溪,还是霍青啊?”

    “我叫霍青。”

    “啊?你……你就是霍青?”

    任凌像是才认识霍青似的,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就是那个打败了我大哥的人?”

    霍青没有回答,喝道:“燕三,咱们走。”

    “等下!”任凌横身挡住了霍青和燕三,叫道:“我才不管你是霍青,还是齐溪,你们答应我,跟我起去马家的呀?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任凌,这是怎么回事?”任轻狂问道。

    “大哥,就是霍青和燕三哥把我从马家救出来的,他们是我的大恩人。”

    “啊?”

    任轻狂咧着嘴,喃喃道:“别着急,你慢慢说,我怎么脑袋有点儿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