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杀鸡摄猴!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紫红淡然的抬步而走,紧握的拳头之上,此时微然放松而下,有着殷红的血滴,哒哒的从其上垂落而下。在他离开不远处的背后地面之上,则躺着己经被轰杀成碴的死地不能够再死的尸体了,后者当然是那右相其人了。

    两个人的实力,根本不在个次元之内,交手虽然两者都展显出来了看似近乎拼命的力量,不过事实相较之下,紫红只是只试探性的展露出半的实力,就轻易的将对手击杀而下,尸被他当场轰为两截.......

    +++++++++++++++++++++++++++++++++++++++++++++++

    紫红注视着远处那桩足有距离地面七丈之巨的瞭望塔,后者呈筒柱之形,足有数丈宽的塔体之上,设有许多的窗口,豪无疑惑那窗口之内,不断闪动着的人影,正是隐藏在塔内的军事人员!

    躲在密林浓处的除了有紫红本人和他的些伙伴们之外,还有天云宗所派来的些精兵强将,供紫红随意的进行遣使。面前的这座目标,就是紫红接下来要完成的要任务,将之豪不留情的摧毁,以达到先期的震摄作用。

    当天云宗大长老回归之后,故意将之消息,广的散播开去,以引起诸多势力的关注,从而达到最终统在由天云宗所主导的阵营的同盟之中。

    但是仅仅与天云宗势力巅峰时期,相差线之隔的四大门派,确是并不甘心屈就于这种布局的控制之下,并不打算买帐,收服这四大门派,更是紫红答应天云国女王参战的最要的任务,所以他必须履行承诺。

    眼前的这座兵哨高塔,就是属于四大宗门xx门的前沿阵地,而此宗门也是三大宗门,综合实力最为强大的存在。只要将他以绝对的力量,打压征服之后,就能够达到紫红想要的杀鸡敬猴的立威之效。

    对于这看不清现状,还执明不悟的进行着赋偶顽抗的对手,紫红只能够心中嘿嘿的淡然轻笑声,感觉收服于它,豪无任何的压力。

    七重门的力量巨大而兵力众多,凭籍着紫红现在的力量,不能够将之窝端除,但是对于这些没有过多实力和综合力量,远远不及前者的中流势力来言,由他主导的这股小部队,就足强以将之摆平了去。信心绝于来自的实力,这是紫红自我评价后所得出来的结论,也是他的力量的强大的事实,得到了盟友的认何,不然也只不会只派来股部队而来了。

    道身影冠冕堂皇的从片青色树影之中走了出来,然后对着那远处的高塔淡然行去。

    高塔之上,五个魁梧的黑服大汉,自虎目威严的扫射着四处,突然名大汉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因为那个身影己经豪无顾忌的出现了他的视线之内,而且那来人的应该实力不凡,那股自其体内爆而出来的无形威压,饶是以他在塔哨内几大主力的实力,都感到了莫显的心悸之感!

    “有人,快打响警报,全哨做好准备攻击......”这位看到紫红的大汉,竟然是这所哨塔之长,挥手声音森重的命令身后的几人,但是当他的话还未说完,股炽热的温度,陡然令得他们身边的冰冷空气,变的滚热了起来,让得他满面惊恐了起来。

    朵殷红如花的摆动诡云,凭空从在空间中浮动的黑洞之中,强行的挤探而出,对着这座塔身蠕动着飘了过来。

    “啊.......”大汉心搐的竟然时失去的心智,那诡云之中伸射出来的血红之芒,瞬间普照向片大地,其中就将整座塔楼给完全笼罩在了光郁之内。红光照射之下,包括塔楼之上的人与塔体本身,被那犹如利刀的实质红芒硬线,硬生生的切割成碎块,塔体轰然倒踏的同时,惨叫之声也是跌宕起伏的回荡在这片平坦的原野之内!

    紫红淡莫的走到了己经被他招就挗为平地的地面之上,目光只是随意的扫了眼睛血腥满的地尸块,并不以为然的抬步向前继续行去。在残酷的战争中,没有仁滋说,有时候冷酷的嗜杀手段,就是震摄对方服软的不二法门,不然的话,双方付出来血战代价,其实远比这只使用人的残酷震摄手段,要惨厚的多地。

    座厚重的城池之上,满是慌乱的人影闪动着。巨大的钟吟声,不断的出让这城中每个人闻之心跳加的声响!刚刚闪沿阵地的惨怖景,己经被城池中监视设备给完全清晰的现,当权者马上就豪不迟疑的动了对全城战备的警报,来者的实力特别的强悍,他们不得不全城皆兵以死相抗了。

    在这满城空气为之箭拔弩张的紧崩的气氛之下,而在城中的座宫殿之中,位月白色长袍的红老者,脸忧然的双手背于身后,愁眉苦脸的喥来跨去。

    老者就是这xx宗门的执政者宗之长,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昔日的七重门的方霸主的老家伙,突然回归之后,竟然就带着如此巨大能量的高手,招之内所展露出来的惊鸿之力,足以让他为之都心荡忐忑!

    两排腥红排椅之上,各自坐着神情惶恐不安的强者,从他们散出来的气势,远那个塔长之上,确不及这位宗长大人,明显坐在这里的,都是此宗门的重要人物。

    “宗人,那人的底细查明了......”个慌乱的声音,从门外断续的传来,很快就看到个满脸煞白的宗门弟子,头撞进了大殿之内,现在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而殿内的所有的人,见此人进来,都是目光灼重的看着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前者自乱的举止,到了这个关健生死时刻,连这些上位者也心中明白,那些虚套的种种限制,都是和平时期做给外人看的而己,接下来的状况走势,才是关系着他们日后的死活。

    “不要慌张,冷静点说!”看到传令弟子的苍惧神色,宗主也是能够看到来者必然非同凡辈,当即眉头紧蹙了起来,不愧是深为宗之长,他所具备的心智和定力,远在场的其它人,还是面不露怯色,怒斥着那来者之人,然后转身沉然的走回宗主之位上,转身淡然的坐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