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节 偷梁换柱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在最初登上云螺号的时候,安格尔就注意到船首像了。不过,他当时并没有仔细去看,后来大半个月都在屋子里待着,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离船首像这么近。

    比起紫荆号祷告少女的平和静谧,云螺号的船首像则多了一分邪恶与张扬。

    蛇发的美貌海妖,看上去倒像是海盗船喜欢采用的船首像。

    在安格尔注意船首像的时候,海伦还在打听着娜乌西卡的事:“敢问大人,阿斯贝鲁阁下现在是在繁大陆吗?”

    海伦的语气充满着崇敬与向往。

    安格尔目光还注意着船首像,顺口道:“她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或许还在繁大陆,又或者随便找了个国家就猫了起来。”

    听到安格尔的话,海伦暗忖着,要不要继续询问娜乌西卡的事,她迟疑的转过头,却发现安格尔正好奇的看着船首像。

    “大人对梅多莎感兴趣?”

    “梅多莎?”

    “就是这只蛇发海妖的名字啊,相传她就生活在魔鬼海域,喜爱以人脑为食,并且所有直视她眼睛的人,都会变为石头。”海伦道:“正因为她的凶煞,所以很多船只都喜欢将她的形象设为船首雕像,用以威慑海兽。”

    “不过,我倒是觉得没什么用,海兽该来还是来。”海伦摇摇头:“而且,蛇发海妖梅多莎的故事也只是没有根据的传说,反正我们白贝海运公司的同僚,包括我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

    “按照你所说,梅多莎若真如此凶残,见到她的人都会变为石头,那么消息自然不会传出去。”安格尔随口接了一句,“不过,我对这个海妖倒是没有什么兴趣,我感兴趣的是……”

    “咦?”海伦好奇的看过去。

    安格尔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静静的看着梅多莎雕像的手掌位置,她捧着一个海螺,在海螺顶端有一颗浅紫色的宝石。

    当初登船时的一瞥,安格尔隐隐觉得海螺的周围弥漫着淡淡的魇幻之气,想来那颗宝石和紫荆号的祷告少女眉心的宝石一样,就是魇石。

    后来罗曼也的确证实了这一点。

    可如今安格尔再看时,却发现海螺周遭围绕的魇幻之气居然变淡了,稀薄到近乎于无。

    是魇幻之气内敛了?安格尔自己虽然没有魇石,但他对魇石的特性并不陌生,魇石一旦使用过,气息就不可能再收敛。

    或许是魇石的魇幻之力并不足够了?

    不管是哪一种猜测,这魇石出现了变化,却是明摆着的事实。

    安格尔静静闭上眼,约莫一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淡淡的光辉从他瞳孔中往外流泻。

    同时,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视界里,不远处的蛇发海妖梅多莎之像身上,飘散出无数的信息符号。这些信息符号,飞快的聚拢,最后落入安格尔思维空间里架构的“服务器”之中。

    半晌后,安格尔的眉头渐渐蹙起。

    “大人,您在看什么,是海螺之上的魇石吗?”海伦的声音突然传入安格尔的耳里。

    “你也知道魇石?”

    “是的,遇到强大不可力敌的海兽时,就会开启魇石。不过大海很广阔,我们在海上这么多年,开启这个魇石的几率很低。就我所知,云螺号好像就十年前开启过一次,为了避开一只巨型帝皇鱿。”

    “十年前启动过一次,就再也没有启动过了?”

    “是这样没错。”

    安格尔突然笑了起来:“或许,以后也启动不了。”

    海伦不知安格尔何意,一脸的困惑。

    “这个魇石,在近段时间可有人动过?”安格尔问道。

    海伦迟疑了片刻:“应该没人动过吧。”

    “那在一个月内,可有除了我与罗曼之外的超凡者,登上过云螺号?”

    海伦依旧摇头,“没有。”

    “噢。”安格尔了然的点点头,眯着眼睛看向那被风吹散的魇幻之气:“回去吧,海风太冷,生病了可不好。”

    说罢,安格尔率先转头朝着舱室走去。

    海伦则疑惑的看了眼船首,她不知道安格尔话里的意思,但她也知晓,她也没资格向安格尔提问,索性摇摇头也走进了室内。

    与海伦分开后,安格尔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回房,他便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大风吹起衣袍时的布帛抖动声。

    安格尔来到阳台,却见一个人影落在了船首,同时,那人转过头看向安格尔,正是罗曼。

    罗曼的眼神晦涩,安格尔幻化出来的中年人,却是带着招牌的颓丧懒散表情,懒洋洋的对罗曼挥挥手。

    罗曼的精神力触手碰了一下船首像的魇石,确定没人动过,心中大石头稍落。

    同时,两人的目光对视了十数秒。

    罗曼用唇语,轻声的说出几个字,然后重新飞到了四楼,消失不见。

    安格尔记得那唇语,好笑的模拟出来:“少管闲事?”

    看来,罗曼自己不仅疑心病重,而且还挺神经谨慎的嘛……他与海伦就站在船舷聊了一会儿天,离船首像至少还有十多米,对方就要立刻下来确认。

    说是谨慎,其实更多的还是做贼心虚。

    因为安格尔可没有忘记,刚才他用纳尔达之眼鉴定出来的结果,被梅多莎捧在手心的根本不是魇石,而是“迷幻宝石”。

    迷幻宝石是一种有些幻象功能的不入阶材料。

    比起魇石这种珍贵之物,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既然海伦曾经说过,十年前云螺号还启动过魇石,那代表至少曾经梅多莎手心的是魇石。而且,根据安格尔自己判断,那淡淡的魇幻气息残留也足以说明,在一个月之内,魇石才被换成迷幻宝石的。

    安格尔一开始还不敢确认是谁换的,哪怕海伦说过只有他与罗曼登过船,但总有一点容错率,或许当云螺号停在港口时,有超凡者夜晚偷偷造访呢。所以,他只是有些怀疑是不是罗曼做的。

    但如今看罗曼紧张兮兮的跑去检查,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警告。

    毋庸置疑了,罗曼做出了监守自盗的行为。

    安格尔作为一个客人,倒是没想过去揭发罗曼,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海之上,罗曼作为云螺号的最高指挥,就算揭发了,也没什么用。

    安格尔突然有些好奇,罗曼既然敢这么做,他可有想过如何善后么?

    凡人无所谓,若是机械城的人查了下来,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倏然间,安格尔对于这艘云螺号的前景,起了些许担忧。

    ……

    接下来的几天,云螺号依旧平稳的往前驶着,虽偶有波澜,但在两位船长的冷静指挥下,都从容不迫的平稳度过了。

    不过,比较疑惑的是,这几天安格尔注意到,云螺号居然一直没有遇到海兽。

    只有气候比较恶劣,海兽仿佛销声匿迹了般。

    可安格尔的困惑没多久,外面突然传出一阵阵叫喊:“有海兽!”

    安格尔原本正将精神力沉浸在手镯里,与绫人纳米讨论衣服剪裁与版型的问题。——虽然纳米的颜色与审美有问题,但作为一个裁缝匠人基础的硬实力,还是很扎实的。

    一听到外面的叫喊,安格尔立刻收回了精神力,站起身往外看去。

    只见海洋的尽头,有一只看上去像是蟒蛇的巨大海兽,身体在海面若隐若现,正往云螺号的方向飞速驶来。

    这只海蛇的名字,安格尔不是太清楚,但它身上散发的能量波动,却是表明了它的层级:学徒巅峰。

    安格尔矗立在阳台之上,远远看着蟒蛇游了过来。

    不过他并没有动手,既然罗曼如此想要这些海兽的资源,那不妨就交给他来对付。

    可蟒蛇已然离云螺号不到千米距离的时候,罗曼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甲板上的凡人已经频频回首,眼里带着疑惑与惊恐。

    海伦副船长也在甲板上指挥人员调度,同时余光也在往上瞥,她看到了四楼阳台上的罗曼,也看到了三楼的帕特。

    不过她知晓一些猫腻,所以主要的还是在看罗曼,疑惑罗曼为何还没有动作。

    可罗曼却是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远方,同时嘴角还轻轻的勾起一抹冷笑。

    海伦看着那道笑容,心中突然觉得一寒。

    她的目光立刻转向了安格尔,眼神里带着哀求与祈祷。

    安格尔自然注意到了海伦的眼神,不过在没有确定罗曼的态度前,他依旧没有动手。只是心中有些疑惑,海伦该不会是因为记恨上回海兽之事,现在就撒手不管了吧?

    眼看着海蛇越来越近,那凶恶的獠牙血口已经张开……船上的水手已经发出恐惧的尖叫。

    “罗曼先生,你怎么不动手了?”安格尔问道。

    不一会儿,罗曼的声音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上次对付那只海兽,导致身体微恙,迄今为止还未痊愈,这只海蛇恐怕难以对付。船长不如改换航线,偏离它的轨道。”

    听完海伦的话,安格尔心道:果然如此。

    他的伤势未愈?那澎湃的能量波动,骗得了凡人,却怎么可能瞒得过超凡者。

    而现在偏离航线怎么可能来得及,他这个态度完全是置一船的凡人性命不顾,甚至可能船毁人亡,这家伙是疯了吗?还是说,在偷换魇石后,他就已经打算放弃这群凡人了吗?

    “哎呀,改换航线似乎已经来不及了。没事,我受伤了不要紧,船上不是还有一位大人么?”

    罗曼的眼神斜睨,看向下方露台上的安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