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红了眼眶的撕扯(1)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凌清就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说什么,随即挑选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几件衣服。

    可是这边凌清没有说什么,另外一边连城翊遥却已经有些不满了。

    “司律痕,你这样是不是太霸道了些,你这样让别人怎么挑啊?”

    凌清本来就是准备要给流年挑选衣服的,现在司律痕这样,几乎将店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过来,这不摆明不让凌清给流年挑选衣服吗?

    司律痕他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有意思么?反正他连城翊遥是看不下去了。

    连城翊遥正说着,凌清刚刚挑选好的衣服,还拿在手里没多久,店里的服务生便走了过来,一脸歉意的看着凌清,随即便看向了凌清手里的衣服。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

    服务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连城翊遥便直接撺掇了过去,直接拿过凌清手里的衣服。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

    又不是买不起,司律痕他到底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可是……”

    “可是什么?小爷我说要了,那就是要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话落,连城翊遥便气恼的看向了司律痕,对于他此刻的行为,连城翊遥真的很不满。

    此刻的连城翊遥瞪着面前的服务生,仿佛她再多说一句,连城翊遥就会放火烧了这儿似的。

    服务生咬唇,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店里的服务生,顾客有什么要求她照办就是了,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今天来的这些人,一看个个都是有钱的主,谁都不能得罪的,可是现在这两人,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嗯,我也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我想买下它。”

    看了看连城翊遥手上的裙子,随即凌清便这样说道,她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件事情,司律痕故意的成分居多,但是这一次,凌清并不打算妥协。

    听到凌清这样说,连城翊遥的嘴角忍不住咧开了一个弧度,在连城翊遥看来,凌清这样说,就等于是站在了他的这一边,所以连城翊遥觉得很开心。

    “对,凌清说的对,我们都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我们要买下它。”

    笑嘻嘻的举着手里面的衣服,似乎完全忘记了刚刚因司律痕而起的不满和不快。

    而此刻的连城翊遥倒是觉得现在他和凌清,有些像人们通常所说的夫唱妇随的状态了呢,想到这一点,连城翊遥便更加的开心了。

    听到他们的话,司律痕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他们,随即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双方似乎陷入了沉默当中。

    双方的沉默对于彼此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就是苦了一直都站在连城翊遥和凌清身边的那名小服务生了。

    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了,两方的意见还是这么的不统一,她究竟应该做些什么呢?

    就在服务生无比苦恼的时候,试衣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随即流年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流年,你刚刚进去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

    看到流年出来,还怔愣着的连城翊遥总算是回过了神,随即便准备向流年告状,告司律痕的状。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律痕毫不留情的切断了。

    “流年,这件衣服你穿着很漂亮。”

    真的好久都没有陪着流年逛过街了,以往都是有什么新品上市了,他都会亲自去选挑,以他对流年的喜好了解,挑中之后就直接让人直接买回来,放在流年的置衣间里。

    很少有像今天一样,专门和流年一起出来,她换着新衣服,然后,他在一旁这样看着。

    而且现在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呢,这样想着,司律痕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看着流年的眸光更是温柔极了。

    “嘿嘿,是吗?”

    流年对着镜子照着,其实她也觉得蛮好看的,司律痕的眼光还不算太差。

    “啊,对了,连城翊遥你刚刚说什么?”

    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听到的连城翊遥说到了一半的话,随即流年头也不回的问道。

    “连城翊遥他想说,这些衣服都是凌清亲自为你挑选的,凌清觉得这些衣服她都觉得你穿上好看,不过凌清也给自己又挑了一件。”

    完全不给连城翊遥再次开口说话的机会,司律痕直接指了指离流年不远处放的妥帖的一堆衣服,随即便这样说道。

    听到司律痕的话,站在不远处的连城翊遥表示自己的下巴差点没有被惊得掉下来。

    刚刚司律痕说什么?他居然还能够这样扭转剧情?

    显然,听到司律痕这样说,凌清也是相当的意外,可是瞬间,凌清脸上惊讶的表情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

    “啊?不会吧?”

    看着眼前都快要堆成山了的衣服,显然流年是有些不相信司律痕的话的,而且说着,流年朝着凌清的方向看去,用眼神询问着凌清。

    “当然不……”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啊,我觉得每件衣服都特别的适合你,所以这才没忍住,让店员把衣服都摆在了那儿,你可以试穿一下,我真的觉得应该都会适合你的。”

    赶在连城翊遥开口否认之前,凌清急忙开口说道。

    听到凌清的话,连城翊遥还是有些惊讶的,刚刚那会儿凌清明明是和他一队的,怎么这么快就……难道是害怕司律痕?

    不应该啊,以他对凌清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害怕司律痕的,从第一次见到凌清的时候,连城翊遥就知道,这个女人层将生死置之度外,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女人,怎么会害怕司律痕呢?

    所以这个想法完全不成立,亦或是,凌清担心这会影响流年和司律痕之间的感情,毕竟她们是那么好的朋友。

    连城翊遥想了想,觉得这后面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瞧瞧,这就是他看上的女人,多么大度,再看看司律痕,真的是卑鄙呢。

    而司律痕自始至终都是一脸淡定的模样,就算连城翊遥差点拆穿了他的时候,也是如此。

    当然除了司律痕以外,还有一个人格外的淡定,那便是言亦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