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番100章·你是我的珍宝,我是你的铠甲(完)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虽然人最终是被回去休息了,只是半夜突然梦到她出事,一颗强烈不安的心让他连夜驱车赶了过来,只为确定她的安全。》乐>文》 .哪怕是来看看她也好,反正他也睡不着。没想他竟如此和她心灵相通。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留在这。”拥着这个少年时就喜欢上,后来却又将他深深埋藏在记忆中的男人,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深深的笼罩着乔轻歌,让她觉得还能和他相拥、相认,这已是上天对她的厚爱。

    “留在这做什么?”他已经等的太久太久,等的他一颗心都苍凉了,虽然现在她才刚醒来,但他就是自私的想要听她说话,听她在他耳边多说一点。

    靠在他肩上,她唇角笑容清淡,语气却透着一种深深的……熟悉的霸道赖皮劲儿——

    “当然留在等让你娶我。让你对我负责!这辈子你都休想赖账!”

    “不会赖账。”盛明湛仰头深深的吻上她的额,“现在两家人都已经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这账想赖也赖不了!”

    乔轻歌:……

    某些人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尤其在回头看到倪念含笑鼓励的表情时,乔轻歌就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盛明湛怀里,恨不能这样埋一辈子才好呢!

    ***

    经过医生的检查,最终确定乔曼舞身上的那颗胎痣并没有癌变。这让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才对乔轻歌痛下杀手的乔曼舞越发的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笑话!

    只是她的心脏问题已经越发的严重,如果想要活下去,换心也是早晚的事。但对于合适的心脏源,有些人一辈子也等不到。

    对于乔曼舞二度想要杀害乔轻歌,这次不管是乔家人还是盛明湛都没有姑息!那晚盛明湛直接打电话报警,由警员带走了行凶未遂的乔曼舞。

    其实并不仅仅只有这两次,盛明湛让秦昭然去查过,那天在楼上的洗手间里,有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在进入卫生间时刚好撞着一个从里面匆匆出来的少女,据她所说那少女身穿便衣,长的清新甜美,她还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那暖瓶是别的打扫卫生的阿姨帮她打的水,交接班的过来拿时这位阿姨却并没有看到那只暖瓶,却意外发现楼下有暖瓶的碎片。只是她来的比较晚,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看到并没有人因此受伤才放下心来没有多想。而在后来用乔曼舞的照片求证于她,阿姨确定那天看到的人就是乔曼舞时,这件事已经很显而易见了,她当时离开洗手间的神色仓皇明显就是故意把暖瓶推下了楼,再匆匆离开现场!

    从那时开始,想要除掉乔轻歌的想法就已经在她心底滋长了!

    乔曼舞知道,现在她的处境不管是谁也保不了她了。而她除了这副心脏继续恶化下去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的身体,一无所有。

    林浩轩来看过她几次,每次来都给她买了很多吃的,可乔曼舞从没有一次接受的,反而对林浩轩很是反感,甚至冷冷的表示如果不是他出现,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不会沦落到这一步!她恨他来找她,更恨他们没有给她一个健全的心脏!让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乔曼舞在里面吃不好睡不好,瘦到皮包骨的样子让林浩轩心疼不已,但他却说,“曼舞,做错了就要改。我不会向乔家替你求情,你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来!只要你肯悔改,就算乔家不要你,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好女儿!”

    乔曼舞冷笑的表示,“全天下你是最没有资格教训我的人!乔家不要我,我就算去睡桥洞也不会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你们!”

    ……

    再以后乔曼舞就拒绝再见林浩轩,而有一次听说她的‘亲生母亲’也来了,这种‘认亲’的情形更是让她反感无比,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的见面要求!

    半年后,监狱告知乔曼舞,医院方表示和她匹配的心脏源找到了!这对于乔曼舞而言,无疑是半年来最大的好消息了!曾经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让她开心的事,虽然刑罚不久,但她一度以为自己这副身体定是要死在监狱里了。

    手术的捐献者是乔曼舞唯一想要感激的人。对于她来说这就是给她第二次生命的人。然而医院却告诉她,为她捐献的病人是林浩轩找到的,由于对方不愿透露姓名,便只让她调理好身子安心接受手术就好。

    乔曼舞住院期间一直都是林浩轩在照顾她,虽然手术很成功,但医生却还是叮嘱她不要情绪起伏太多,有利于病情的恢复。然而乔曼舞看到林浩轩就各种刁难他,不是嫌他做的饭菜难吃,就是嫌让他买点东西回来太慢,连病人都伺候不好!难怪当年她会被别人偷走!

    正巧这天她让林浩轩去买份福记的糖炒栗子给她,她喜欢吃小栗子而林浩轩却买了大栗子,在把栗子泄愤般的扔出去时,刚好乔轻歌从门外走进来。

    林浩轩面色晦暗,背影岣嵝的低声的让她不要生气,他马上就去买,还客气腼腆又尴尬的冲乔轻歌笑笑,还细心的问她有没有想吃的。

    对于乔轻歌来探望自己,乔曼舞想当然的认为她这分明就是来看自己笑话的!现在她被乔家唾弃,被判刑,成为整个省城的笑柄,甚至如果不是等到这心脏,她就死了也说不定!而现在乔轻歌独占乔家的所有宠爱,又有盛明湛和整个盛家给她撑腰,看她这粉嫩的气色,就知道她过的有多舒心得意了!简直就和她现在的惨状行程鲜明的对比!

    “你以为我今天来是探望你的?其实我是来探望伯母的。来看看这一切都如她所想所愿,你得以继续健康的活下去,还是自己作死不说,还折腾身边的人不得安生?”

    这时乔曼舞才注意到,乔轻歌手里居然抱着一束白菊!这更让她愤恨不已!她果然是希望她去死的!白菊都给她准备好了!他们都说她恶毒,乔轻歌恶毒起来她才比不上呢!

    不过——

    “拿着你的白菊滚出我的病房!什么伯母!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乔曼舞一脸愤恨又防备的表情,像是生怕乔轻歌会打击报复她。

    后者耸耸肩,却把那束花放在乔曼舞面前的桌上,“怎么,你不知道自己的这颗心脏是怎么来的吗?看来林叔为了你的康复,真的什么都没和你说,其实他根本就不必这样,你的心肠这么硬,就算告诉你了你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只是听医院的护工说你每天都对他呼来喝去的,连我这个外人都听不下去了。”

    “乔轻歌,你居然让监视我!”

    仿佛听到好笑的笑话般,乔轻歌轻笑,“监视?乔家还用不着监视一个差点害他们家破人亡的人。如果不是林叔跪在爸妈面前,替你做过的事道歉、忏悔,你以为除去你的手术费让他不惜卖掉房子连个住处都没有,如果乔家不出手帮忙,你住的上这单人病房?后续用得起疗效这么好的药?甚至是护工?”

    通过乔轻歌的话,乔曼舞才震惊的得知,原来这一切都是林浩轩替她跪地忏悔求来的,也意外得知原来她在进行换心手术时,乔家和林浩轩一直在外守着,直到看到被全麻的她平安出来才放心离开。当然,那天在外等待的人还少了一个,那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不过她永远都不能来看她了。因为现在乔曼舞体内的这颗心脏,就是她母亲捐献给她的。

    面对乔曼舞面如死灰的摇着头,一脸震惊的到几乎扭曲的脸不断的说着不可能,乔轻歌冷冷的道,“如果换心能把一个人的黑心换掉,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才是对你最好的人,知道利益背景一切不过都是身外之物,重要的是心里有爱,有价值的活下去,那个人的付出也值得了。”

    虽然在她生命进入倒计时时分,乔曼舞依然拒绝见她,让她母亲带着一丝遗憾离世,但她干净没有受到侵害的心脏自此会在她女儿的胸腔里有力的跳动,也算是那个等了一辈子的苦命女人,唯一安慰的事。

    乔轻歌把这些告诉她,只是希望乔曼舞不要觉得全世界都欠她一个公道,如果一些残忍又温情的真相能够感化她,就不要让爱着她关心着她的人,再遗憾离去。

    眼见她从医院出来,车上就等的男人立刻下车为她拉开车门,英俊的脸就算戴着墨镜也能觉出他墨眸凝视她时快要融化的柔情。

    “刚才我又补充了几个宾客的名单告诉爸妈们,我觉得咱们应该多请有些人,这样才能多印几份请帖,到时才能让两位老爸们尽情展现比拼他们的书法。”盛明湛扬眉打趣道。

    事情是这样的。盛靳年年轻时就有着深厚的钢笔小楷功底,后来上了年纪越发的喜欢上了书法毛笔字,虽然乔云帆多年生活在国外,但身边这个年纪的朋友都会做些画画写字喝茶之类,修身养性的事。他也一度迷上了书法,如今结成儿女亲家,这两个曾经是‘情敌’的老人家自然也喜欢事事比出个高下,现在在他们结婚请帖这件事上,两人算是总算找到了个尽情发挥书**底的地儿,愣是从头到尾的每一个字都是手写出来的,不但不嫌累还忙得乐此不疲!时不时拿出自己哪份发挥的特别好的,简直谁也不服谁,根本就是两个老小孩!

    “什么爸妈们,咱们都还没结婚呢!这种叫法不合法!”乔轻歌故意撇撇嘴道。

    发动起车后,盛明湛长臂一勾的揽过旁边小女人的肩膀,猝不及防的在她脸上印上一记香吻,“走!咱们这就去民政局!户口本我都准备好了,正好我民政局有同学,熟人手续办起来快!刚才跟他打电话支会的时候说了,我媳妇着急了,要求天天合法的跟我睡!”

    “滚,谁着急要跟你睡!”权当他是开玩笑,乔轻歌没好气的道,“你一个人带户口本有啥用?结婚这种事跟感情一样,一个巴掌拍不响!”

    “所以英明的岳母大人已经提前把你的户口本偷给我了。”

    眼见着盛明湛手中显摆着的居然真的是两个户口本,乔轻歌不相信的抢过来一看,愕然的发现这真是她的!

    只听说闺女偷家里户口本,背着父母和男朋友登记的,但还没听过爸妈忙着偷户口本,催促女婿拐骗蒙在鼓里的闺女去登记的!

    “乔轻歌你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咱们日子都定了,请帖都拟好了,你还不跟我拍领证和拍婚照,别人家都媳妇催,生怕自己老公跑了,我自己觉得自己像是天天都在琢磨着怎么拐骗一个未成年少女跟自己结婚一样呢?”盛明湛口气里的不爽明显透着种凉飕飕的寒意。

    “哎呀!我这不是养病的时候胖了十五斤,一直就没减得下来么!我的天!足足十五斤!简直胖出个孩子来!到时拍照片多不好看啊!我一定要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镜头前!”乔轻歌烦躁又不安的表示。

    “你要真能胖出个孩子来,爸妈们肯定能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盛明湛没好气的伸手揪揪她的脸,“哪胖了?这不很可爱么?不管是婚纱照还是结婚证上的照片都可以P。咱们先把证领了,到时能合法睡一块儿了,我天天晚上指导辅助你一些‘技术性’动作,保证咱们结婚的时候你又瘦又美!”

    乔轻歌:……

    说明一下,她半天也不想知道,并且学习他说的那些动作。

    “说到孩子这件事,现在小凉夏都怀孕了,咱们也不能落后啊!要不然我会被人质疑是不是某些方面有问题!”

    “这次咱们结婚小凉夏他们也就回来了,不得不说这缘分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如果不是当时你们俩对换身份,咱们不可能这么快重逢,而她也不可能把当初你的‘未婚夫’变成自己人。听说我萧老爷子可是对这个重孙女婿满意的赞不绝口呢……”

    “唔!”副驾驶的乔轻歌突然紧捂着嘴的转向窗外,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盛明湛见状立刻紧张的路边停车。

    “怎么了?”面对询问,乔轻歌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轻抚胸口,“没事,可能是突然有点晕车,很想吐。”

    “既然这样就等你缓缓再走,不然又要难受了。”关切的递给她一瓶矿泉水,盛明湛随之拿出一只长方形的盒子,“看在你这么不舒服的份儿上,本来打算领完证再送你的礼物只好提前拿出来让你开心开心了。”

    疑惑的接过盒子,当乔轻歌打开时,意外的看到盒子里躺着一只完整闭合的白色贝壳,她一眼便认出这贝壳正是她的那只!

    她曾以为她的这只已经丢了,却没想到……他的那只竟也是保存完整的?

    “我让人把我们这对贝壳经过抛光上釉,并且用弹簧扣做出一件工艺品,平时你可以收纳一些耳钉、戒指的首饰。”

    知道他细心,但没想他还有这番巧思。

    乔轻歌打开那贝壳,本以为是空的,却没想里面居然躺着一条精致的,银色贝壳吊坠的铂金手链。

    憨厚可爱的贝壳造型让她不禁眼前一亮,盛明湛从里面拿出手链,轻轻的拉过她的手替她戴上,“这贝壳是我们爱的信物,以后我来做贝壳,你做我掌心的明珠。我是你铠甲,你是我珍宝。”

    乔轻歌温柔的靠入他怀里,唇角扬起满足的浅笑,“相爱两不疑,从此共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