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她流泪对他们三解释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小三?”明姿画面色一怔:“你是说林雪儿做过这个老男人的小三?”

    费思爵懒懒地眯了下眼眸,眼神看向林雪儿的方向,撇了撇唇角不紧不慢地娓娓道来:“这个人叫魏猛,是一家私人企业的老板,林雪儿初三毕业那年去他的公司打工,两人就认识并且好上了,林雪儿读高中的学费生活费,包括家里人的开销都是这个魏老板给她出的。可是这个魏老板是靠老婆发家的,家里的老婆是个母老虎,被他老婆知道他在外面包了小的,他老婆找到公司来当众扇了林雪儿的耳光,将她赶走了,林雪儿这才不得不去夜总会跳舞赚钱。之前林雪儿不是怀孕被你推下楼流产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这位魏老板的,我查过她那段时间刚好回过老家一趟,给家里人送钱。”

    明姿画心中惊叹,没有想到林雪儿还有过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过去。

    她初三毕业就做了已婚男人的小三?

    可如果是这样,她后来又是怎么勾搭上司绝琛的?还把第一次给了司绝琛?

    明姿画刚想疑问,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有些白痴。

    现在处女膜修复技术有多发达?

    为了钓一个有钱的凯子,做这种手术的女孩子不在少数。

    司绝琛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他认为清纯的白莲,其实早就不是处了,还是个给已婚男人做小三的狐狸精。

    明姿画正想着,自林雪儿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压抑的尖叫声。

    紧接着就看见司绝琛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置之不理,一个健步跑到纠缠林雪儿的老男人面前,猛烈的拳头就朝着魏猛挥了过去。

    魏猛大概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冲出来救林雪儿,一点防备都没有,整个人被打着摔倒在地上。

    等到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正准备还击回去的时候,当看到林雪儿身边站着的男人是司绝琛,顿时收回了拳头,嘴角浮现讽刺的冷笑。

    “我是说林雪儿现在攀上怎样的高枝了,居然敢不鸟老子?原来是司总啊,失敬失敬!”

    魏猛以前只是听说了林雪儿傍上比他还牛逼的大款,都被带到国外去了,他还不是很相信。

    现在看来林雪儿这柔弱的小身板,还是挺会在床上讨男人欢心的嘛!

    连司绝琛这样的男人,都被她拿下了?

    难怪不鸟自己了!

    不过好歹是跟过自己的女人,就算对方是比他有财有势又年轻有相貌的司绝琛,魏猛心里多少还是不舒坦的。

    为了林雪儿这小婊子,他跟家里的黄脸婆不知道翻脸多少回了,就差没变卖厂房跟企业,带着林雪儿私奔了。

    可她倒好,一脚把自己给踹了,攀上更高的枝去了。

    魏猛这心里怎么着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也就口不择言地哼道:“难不成司总比我更能满足你?不见得吧!像他这种有钱有貌的男人,还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个女人,肯定被别的女人都榨干了,还有多少精力对付你啊?别看他年轻啊,床上功夫未必比我强。而且他身边的这位大美女应该就是张总吧?林雪儿,难不成你觉得自己能打败这种女强人,博取上位的机会?我看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说不定你哪天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就为了你跟家里那个黄脸婆离婚,到时候让你做大的!”

    司绝琛听着魏猛的话,眉头越皱越紧,周身涌动着凛冽寒冷的黑色瘴气。

    他把林雪儿往后面一拉,就要上前继续揍他。

    张亚男理智的拦住了他,上前劝说道:“琛,别冲动!今天风尚大典上来了不少记者,万一被人偷拍了,总归是影响不好的。”

    “是啊,司总,您说您跟我有什么好较劲的。大家都是出来玩女人的,您这么较真可就没劲儿了。看在咱两也是睡过同一个女人的份上,也算是一种缘分,今天这一拳头我就先不跟你计较了。”魏猛朝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歪着嘴角说道:“不过林雪儿,有本事你就把你家那个嗜赌成性的老爹,病怏怏的老母亲,还有不成器的弟弟,都接到S市来,一辈子不要回海城了。否则的话,咱俩的账还得慢慢算呢!”

    林雪儿咬着唇,整个人都吓得瑟瑟发抖,一个劲地往司绝琛的怀里窜,全然不顾人家未婚妻张亚男还在场。

    好像是她蒙受了多大委屈,有多可怜似得,那我见尤怜的小模样,看起来还真让人有那么几分心疼。

    她转过头对着魏猛说道:“我跟你之间有什么账好算的?你再不走的话,就不怕你们家那只母老虎追过来,再抓的你几天都不能见人吗?”

    林雪儿的声音虽然娇弱,却是很懂得掐人的软肋。

    很显然,她口中的那个母老虎就是魏猛的软肋。

    只见他的表情有些警觉地四处看了看,好像生怕那只所谓的母老虎会突然从某个角落里扑腾出来一样。

    明姿画在不远处看着他那副窝囊的样子,也明白今天他的戏份大抵到此也就结束了。

    魏猛临走之前,还用打量的眼神看了司绝琛身旁的张亚男一眼,不改色性地对着司绝琛说道,“司总,你说你有钱有势,未婚妻又漂亮又有本事。我家那个黄脸婆要是有张总这样的身材的话,我也就不出去找人了。毕竟睡的外面的女人多了,总归是会不放心的。不过呢,都是男人,我也是了解的。别看林雪儿平时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在床上发起浪来的确让男人一点招架的能力都没有。张总,说实话,在这方面,您的确需要跟林雪儿取取经!”

    魏猛本意只是想在临走之前,逞一逞口舌之快。

    却没想到把司绝琛跟张亚男都惹恼了。

    司绝琛幽暗的眸底,一片森冷。

    他从心底是瞧不上像魏猛这样的男人的。

    可是听他的口气,他也玩过林雪儿。

    什么时候他司绝琛跟这样的老男人,要共享一个女人了?

    这男人的出现简直降低他的格调跟品味。

    可偏偏魏猛还不识趣,说的话有意无意地都在提醒他——他们曾经睡过同一个女人。

    司绝琛胸口的那股怒火,一下子就燃烧到了头顶。

    他冲过去,对准魏猛的嘴,一拳拳地就揍了过去。

    不能不说,司绝琛揍起人来的样子,还是挺有男人味的。

    不过他这个男人味,可不是对她散发的。

    林雪儿假惺惺地在一旁劝架,拉着司绝琛的胳膊:“琛,别打了!他就是个老无赖!你犯不着为了我,跟这种人计较,一会让记者拍到了不好……”

    林雪儿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得意地扫向张亚男的。

    那挑衅十足的目光,像是在说,看吧,你的未婚夫司绝琛还是在乎我的。

    就算他现在不打算要我了,但是我在他心中的份量还是不一般啊。

    要不然他也就不会为了我,教训这个男人了。

    张亚男脸色一沉,心里头本能地不悦。

    跟林雪儿这样的女人争男人,简直自降身份。

    她伸手去拉扯司绝琛:“琛,你不要打了!”

    张亚男不比一般女人,她以前当过兵,手劲还是有些力道的。

    她这一出手,就将司绝琛扯过来了一些,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魏猛瞧见这个空档,用他那体重优势,朝着司绝琛猛扑来过去。

    对准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比他帅气年轻的五官,报复性的狂打。

    原来站在一旁试图拉架的林雪儿,被司绝琛顺手用力地一挥,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她拍了拍屁股,起来冲着张亚男说道:“张总,你还不让他们住手?一会要是让人看见了,你的面子上也不好过吧?”

    张亚男看了林雪儿一眼,又瞟了一眼已经迅速反败为胜的司绝琛,意味深长道:“你放心,我的面子还经得住丢,就不劳你担心了。不过,林雪儿,这个魏老板刚才的话倒是让我挺好奇的。你说你这么装纯的外表要是在床上放浪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副迷死人的样子呢?惹得这些个男人一个个都对你恋恋不忘,垂涎欲滴的!”

    “……”林雪儿脸色一滞,站在那里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又过了一会儿,司绝琛大概是发泄够了,这才放开了魏猛。

    魏猛全身都负了伤,在地上翻滚着哀嚎。

    林雪儿走上前去,刚要伸手摸摸司绝琛受伤的地方,却被他给甩开了。

    她的手有些尴尬地悬在半空中,半响才默默的收回来。

    就在这时候,费思爵出场了。

    “呦,这是怎么了?雪儿,告诉我谁欺负你了?”费思爵煞有介事地走过来,将林雪儿搂进怀里,眉头一皱,不悦的勾唇问道。

    林雪儿自然是没有想到费思爵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也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有没有被他看见,他到底看见了多少。

    她身子一僵,眼底掠过一抹本能地慌乱。

    来不及跟他解释,在地上翻滚的魏猛,更加气愤地开口了。

    “好啊,林雪儿,难怪你这么嚣张,原来勾搭了不止一个金主啊!这个小白脸又是谁?你还真有能耐啊。”

    “爵,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根本不认识他!”林雪儿赶紧跟费思爵解释,恨不得马上跟魏猛撇清关系。

    魏猛刚因为她,挨了司绝琛一顿揍,此时林雪儿竟然当面说不认识他,这口恶气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林雪儿,攀上高枝就翻脸不认人了,别忘了你这娇弱的小身板,到底是谁先给你开发的!”魏猛从地上爬起来,恶声恶气地吼道。

    他不是眼瞎,自然看出来这两男人身份地位不凡,正因为如此,他更要过过嘴瘾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正面敌不过对手的时候,过过嘴瘾也是好的了。

    “你还敢胡说八道,是不是刚才没有被司总教训够?要是没挨够揍,我还可以再补你两脚!”费思爵非常不客气地警告道,看似玩味的话语,却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直直窜了过来。

    魏猛身子一颤,自觉地自己不是这俩男人的对手,他颤颤巍巍地转身离开。

    临走时,还不愿意拿恶狠狠的眼神,瞪了林雪儿一眼:“林婊子,最好不要让我在海城遇见你!”

    说完就不甘心地离开了。

    林雪儿看似被吓得肩膀都在颤抖。

    费思爵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没事吧?”他低沉地嗓音格外的柔软,那双眸子潋滟,氤氲起了一丝别样的柔情,令人莫名的心跳加速。

    林雪儿脸色一红,尴尬的摇了摇头:“没有,谢谢。”

    刚说完这句话,又发现不远处一个凌厉的视线正盯着自己。

    她抬头望过去,正是刚为她负了伤的司绝琛。

    林雪儿很想过去跟司绝琛解释,可是看到司绝琛身边的张亚男,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费思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狠心的别开脸去。

    就这样,四个人诡异的僵滞着。

    气氛很凝重。

    直到远处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

    “亚男,你怎么在这里呀?”是上官燕的声音。

    不一会儿,上官燕手挽着陆擎之的手臂,来到了这四人的面前。

    于是画面就更加精彩了。

    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奇怪的阵势。

    不过上官燕跟张亚男,好似没看见这样诡异的对峙,而是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亚男,之前你一直喜欢的那个品牌的设计师Thom今天也来了!”上官燕笑着对张亚男说。

    “什么Thom来了?!琛,我先失陪一会儿。”张亚男显得很激动,跟司绝琛打了声招呼,就跟上官燕离开了。

    上官燕跟张亚男离开后,就变成了林雪儿和陆擎之、司绝琛、费思爵三个男人僵滞的画面。

    看样子林雪儿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惊慌失措之下,她忍不住低着头,对他们解释:“刚才那个魏猛是我以前打工的公司的老板,这个老男人以前就对我性骚扰过,他老婆总是疑神疑鬼的,就老来公司闹。所以,我后来就辞职了,上次我家里人生病住院,我回家看的时候,正好在医院里碰上他了。他当时就想……要不是后来他老婆突然折回来了……”

    林雪儿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楚楚可怜,看着都让人心疼。

    话还没有说完,那眼泪就“滴答滴答”地落了下来,就跟自来水笼头一样,想开就开。

    她这副柔弱的小模样,应该能博取男人的同情跟好感吧。

    反正明姿画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人了。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她也懒得过问了。

    明姿画朝着走廊的另一头方向走去,打算去找邱少泽。

    还没绕回盛会大礼堂,就听到后院里传来“啪啪啪”的几声响亮的巴掌声。

    明姿画疑惑的走过去。

    就看见一个打扮成贵公子模样的男人正在对自己的女伴施暴。

    “我要做什么,还需要你一条狗来告诉我怎么做吗?”

    男人一脚踩在他今天带来一起出席风尚大典的女伴身上,下手毫不留情,满脸戾气,连续扇了几个巴掌,又踹了两脚,那名女子就被揍的晕过去了。

    要说这有钱男人心情不爽,拿身边的女伴开刀,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可偏偏明姿画瞧了一眼,发现这个男人她好像还有点眼熟。

    得,她想起来了。

    这个男人不是唐氏企业的接班人——唐聪珂吗?

    就是把网红清纯一妹,江语柔,揍的面目全非,进医院的那个唐大少爷。

    没想到今天会在风尚大典撞见他,还那么巧的让明姿画亲眼看见他对女人施暴的一幕。

    要说这唐大少爷的脾气,还真是不太好,动不动就打女人,哪个女伴跟了他,也算是倒霉了。

    得扛得住揍才行啊。

    要不怎么说这有钱公子哥不好伺候呢。

    明姿画撇了撇唇,刚想转身离开,没想到唐聪珂已经老远就眼尖的瞧见她了。

    “明大小姐,久仰大名啊。”

    唐聪珂笑着追着明姿画过来,一副谦谦公子的形象,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不知情的人,还真容易被唐聪珂的表象欺骗了。

    “唐少爷啊,不好意思,我以为这里没人,就过来透透气,刚刚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明姿画眨了眨眼,娓娓启唇。

    她可不想跟这种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沾染上什么关系,没准一句话说得不对劲,就要被对方拳头招呼了。

    可是唐聪珂却不想放过她。

    他早就垂涎明姿画的美色了,只不过之前碍于她是邱少泽的未婚妻,又是司绝琛的女朋友,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混的,总不能公然抢别人的女人。

    可如今看明姿画落单了,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明姿画,觉得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有趣,当然身材也还要好,脸蛋也还要漂亮。

    他身边都是一些想借他上位的绿茶,真正的白富美也看不上他这样的纨绔子弟,不过他心里倒是想找个门当户对,长得漂亮出身又高贵的女朋友,这带出去了也倍有面子不是,最重要的是家里的老头子不会再嘀咕他不务正业,只知道跟一群嫩模网红瞎混在一起。

    所以这唐聪珂心里,还是想追明姿画的。

    他从胸口抽出手帕,擦了擦手,然后漫不经心地道:“哦,看到了也没有关系,这女人,因为想要呆在我身边,陷害了同样是我女人的好姐妹,你说该不该教训?”

    明姿画不傻,自然听出来唐聪珂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可是她对他身边女人争风吃醋的那档子事,还真没什么兴趣。

    她还要找少泽呢,可不想跟这个纨绔子弟在这里浪费时间。

    “唐少的女人,唐少想怎么样,我这个外人也没资格干预。”明姿画心里不屑,表面上还是维持和谐,淡笑着说完,就想离开了。

    没想到唐聪珂却意外地拦住了她,大胆地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明小姐怎么会没资格呢?实不相瞒,我对明小姐那可是爱慕已久啊,若是明小姐愿意给再下一个机会,这些个女人我一定将她们全都处理干净了。”唐聪珂信誓旦旦地说。

    明姿画眯了眯眼睛,嘴角一弯要笑不笑地说:“没想到唐少这么看重我啊,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不知道明小姐今晚有没有空?要不等盛典结束后,我送明小姐回家?”唐聪珂适时地提出邀请,很是殷勤地嘴脸,暧昧的将俊脸凑近她,吐着热气。

    “啊?唐少,你想约我啊。”明姿画故作惊讶,想到之前自己答应过江语柔要帮她报仇的,既然唐聪珂自己送上门来,那她就不客气了。

    明姿画笑容妩媚灿烂,把唐聪珂迷惑的一愣一愣的。

    可是脚下却不着痕迹的将细细的尖高跟抬起,狠狠地踩上了唐聪珂的脚趾。

    唐聪珂疼的脸色大变,下意识地放开了明姿画,抱住吃痛地脚趾。

    明姿画看着那个撅起的屁股,狡黠的眼底闪过邪恶。

    她瞄准,抬脚,往菊花狠狠的踹了过去。

    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悲催的仰天嗷叫。

    因为距离不远,唐聪珂的这一声惨叫声,自然被陆擎之、司绝琛、和费思爵听见了。

    林雪儿还在楚楚可怜的落泪解释,却没注意到这三个男人的脸色都开始不对。

    她的戏还没有演完,三个男人已经陆续离开了。

    林雪儿一脸莫名其妙地愣在原地。

    什么情况?

    那头,明姿画正热衷于爆菊花。

    只见她利索的把高跟给拔了出来,唐聪珂捂住屁股,又是一声嗷叫。

    明姿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多踹了他菊花两脚。

    疼得唐聪珂两眼一翻,“嘭”的一声,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明姿画估摸着他这是痛晕过去了,因为她看到了他两眼角还闪动着泪花。

    明姿画在心里骂了一句活该。

    这混账男人,之前打女人的时候,不是挺凶狠的吗?

    这会怎么疼晕过去了?

    这就是报应!

    谁让他落在她明姿画的手上,自然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而且明姿画为了防止他日后报复,也是为了留有证据,还特别掏出手机,连拍摄了几张唐大少被踹菊花,痛晕了的丑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