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鹊巢鸠占了.寒王发威.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不要!你赶快走呀?你想干什么?”洛婉卿急了,现在这时候顾不得别的,这要是被徐默看到了,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已经不是退婚能解决的事儿了,这性质不一样了。

    龙熠寒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按在身子下面,眸光灼灼的看着她。

    “婉婉我真是你的男人!”

    “我求你了现在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你走吧!”洛婉卿泪眼汪汪的已经哭出来了,这是洞房花烛夜,一会儿徐默就来了,新娘子在洞房花烛夜偷。人,还被当场捉住,那的死得多难看呀?!

    龙熠寒哪里能走?!看到洛婉卿这样子,他瞬间就疯了,这女人真的看上五公子徐默了?!居然还为了徐默哭了?!

    越来越滚烫的气息,瞬间就将他吞没了,这洞房今天必须入了。

    他本来想向她解释,也许她能记得起来呢?!可是现在不行了,他今天如果不要她,他一定会死掉不可,被洛婉卿活活逼死的,所以这事儿怪不了他。

    顷刻间身子就按下了下去,他牢牢地捉住了她的唇,她急促的想要逃走,两只小手拼命地捶打着,身子瞬间滚落到*榻里。

    两个人便厮打在一处,他抓着她的小手,狂野的吻便落了下来,含混着她的下嘴,轻易的捉。住她的小舌,发了狠的允。吸,他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四只脚丫在红纱帐里拼命地蹬扯。

    大红的喜字,漫天的红纱帐,大红色新娘吉服的衣衫,一件一件被丢了出来,洛婉卿顿时觉的身子一凉,就什么都不剩了。

    “不要!这里是洞房你要做什么?”洛婉卿小脸都吓得变了的颜色,欲哭无泪,滚烫的身子拼命的贴在一处,一寸一寸的被侵袭。

    龙熠寒的眸光陡然间一沉,落到身下那诱。人的风光上,彻底崩溃了,她说不要就不要嘛,五年的时间了!他这都要疯了!

    滚烫的唇瓣漫天的疾风骤雨一般吻上了她,沿着脸颊,脖劲,小嘴一路的吻了下去,最后狠狠地咬住了她的。

    龙熠寒沉着她吃痛的一瞬间,他猛然间腰身一个用。力,洛婉卿便喊出了声。

    “……”

    一双小手死死地揪住了旁边的寝帐,也挽不会此时的破碎,她真的没想到小河沟里也能翻船,她以为从这里走掉就没事了,连堂都没拜,就是走了个过场,没想到她今天确实载了!

    这男人就像疯了一般,健硕的手臂狠命的揉着她,像是要把她捣碎了。

    那张红色的*榻狂更骤雨一般的剧烈晃动,不是的传来男人一声声的低。吼,灼热的气息都将这里烧。灼了起来。

    “你别这样我求你了……一会儿他就要来了……”洛婉卿越是哀求,龙熠寒越是崩溃,什么都在瓦解,天崩地裂!

    他终于要到了,他怎么能不疯掉?他的婉婉还是这样的青涩,在这一刻为她风为她狂,哪里管得了什么?!五年的时间死掉的他,在融进她的一刻就活了过来。

    “不要!你放过我吧……我不能……”

    说什么都不行了!

    男人要是在那种时候还能停,就一定会死掉的,龙熠寒额头上的青筋就蹦起来了。

    果然这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响,洛婉卿的心头也紧了起来,死死地咬着唇瓣。

    新郎徐默回来了!

    洛婉卿顿时觉的自己是个坏女人,她想要马上死掉,来给徐默谢罪!她真的不想活了,新婚之夜她就给新郎戴绿帽子,她不去死谁去死?!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我的洞房?!”

    门口果然传来了徐默的声音。

    徐默来了!可是来晚了!洛婉卿顿时闭上了眼,她不是完璧也就算了,还居然做出这种事?!一滴泪水滚滚的滑落下来,哽咽无声。

    “你还难过?为了徐默?”龙熠寒都觉得自己疯了!嫉妒疯了!他的女人,在他的身下此时还惦记着别人?!

    龙熠寒彻底崩溃了,狠狠地吻上了她,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男人!

    “唔……”洛婉卿正在激烈的反抗之时,就听见门口的徐默还在说话呢还没有走。

    徐默穿了一件大红的新郎喜袍,本来就长得俊美,今天格外的让人惊艳,由于今天心情好,格外的高兴他就多喝了几杯,天色不早了,心痒难耐这才赶了回来,抬眸就吃了一惊,回眸看了看院子,这才确定,这里是自己的洞房,怎么会站了那么多的侍卫?!

    一个个整装待发杀气腾腾的,让人不寒而栗,这些不是他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家?!

    所以他就振作精神,上前辩理了!

    “这里已经不是你的洞房了,你的洞房在这边,公子请?!”

    “你们什么的意思?洞房怎么能换呢?”徐默一阵的狐疑,看样子不相信!

    “洞房确实在这边,新娘子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侍卫的声音阴冷决绝,容不得他多想,就将人带离了。

    ……

    “你无耻!”洛婉卿狠狠地瞪着他,还没等说完唇齿之间就叫融了,房间外面的声音听得真真切切,但是他们的声音外面也是可以听见的,龙熠寒一阵急促的冲。撞,洛婉卿忍不住喊了出来,随即咬牙切齿。

    “他去入洞房了,今天晚上你放心就是了!”

    “你!……”

    “我是你男人!婉婉你一定要记得我!啊!……”

    紧紧地环着她的身子,龙熠寒彻底失控了,夜还很冗长,前厅一片的欢庆的声音。

    这徐府成亲还是很热闹的场面相当的大,举杯欢庆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渐渐地弥散在月色中。

    “你放开我……天都快亮了,你怎么还不走?”洛婉卿身子瘫软在那里,浑身都没汗水湿透了,整整*这男人就没有放过她。

    眼看着天光大亮了有仆人丫鬟们开始进进出出的,洛婉卿开始慌了。

    老天爷太残忍了,她带着黎儿就已经够苦的了,今天又发生了这种事情,她没办法活了。

    龙熠寒气喘吁吁地躺在那里,绝美的脸颊在晨光的映射下陡然间闪过一道凌厉,慵懒无上的尊贵气息中满满的透出餍足。这五年炼狱一般的痛苦折磨,经过了昨夜,他顿时觉得值了!

    眼前就是怎么安抚自己的小女人,他昨天晚上的确失控了,弄伤了她也不一定。

    “婉婉?”

    龙熠寒的身子凑过来想要揽住她。

    “你走开!不要碰我!”洛婉卿惊恐的躲开他,见了鬼一般。

    她的身子就要痛死了,几乎被他拆碎了,他那样不顾自己的反抗,在洞房花烛夜就强要了她,这局面她要怎么面对?

    这男人还丝毫的不害怕,这是要让她公布于天下吗?他口口声声的喊自己婉婉,难道是和自己有仇?!

    “婉婉你怕我?婉婉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我们还有了孩子!我们的孩子呢?,你说我们的孩子在哪里?”龙熠寒一把抱住了她,被子里两具赤。裸的身子滚落到一处,他灼人的眸光牢牢的盯着她,渴望的说不出话。

    洛婉卿的心猛然间一缩,这才觉得这男人好眼熟,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不是和自己家的儿子一模一样的吗?!

    只不过这男人更加的冷酷锐利,更加的霸道狂肆,那种致命的杀伤力,让她无法忽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