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老辣的姜老太太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这边凭直觉,刘淼意识到自己一直关注的那本时断时续的书,极有可能出自妈妈的手,而那边一出门,她的妈妈就出了状况。

    原来,身体本就虚弱,被黄娜母子一闹,心烦气躁,出了单元门,向春早就蹲在了地上。

    赶巧被走回来的刘大姐碰到,赶紧给韩秋实打了电话,可他刚到单位就接到开会通知,无法脱身。

    看着脸色苍白、浑身难受的向春早,想着不知道刘淼的手机号码,情急之下,刘大姐拨通了姜秋的电话。吓了一跳的姜秋二话不说,跑下楼来,搀着头昏眼花的向春早打了车,奔向医院。

    结果,真的不能去上班了,望着忙忙碌碌的护士穿行在病床之间,为自己量体温、测血压、送药、输液,向春早感到十分的无奈。怎么了我什么时候这样脆弱过稍稍一累就撑不住,我是面捏的吗动不动的就进医院,愁不愁人

    "春早姐,好些了吗"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向春早看到了站在病床边的张利远。

    不是昨天的病房,他还是知道,向春早不禁有些奇怪:"好多了,你怎么来了"

    "一直忙着我爸的事,忘记问你的情况了。刚才问了秋实,他告诉我的。"张利远的笑容里没有了以往的嘻哈感觉。

    "哎呀,我也忙忘了,你爸怎样了"向春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挺好的,已经恢复意识了,不过,还需要住院治疗。"张利远眨了眨布满血丝的眼睛,"谢谢你,春早姐,我明白秋实为什么离不开你了。"

    没头没脑的说这样的话?愣了一下,向春早的大脑陷入空洞。

    "有人看你来了"正两两沉默,姜秋走了进来,边放暖水瓶边看着张利远,"请问你是"

    "噢,我叫张利远,姜阿姨,你好,我记得你。"只是多了皱纹,花白了头发,还是那么干练,令人记忆深刻,不能相忘。

    "张利远噢,我也想起来了,你就是和我家秋实从小学到高中的那个老同学,当年,给我们家秋实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你两次。记得,还记得。"尽管儿子很少讲他自己的事,姜秋还是知道一些和他俩有关的往事。

    "对,就是我,现在我俩又变成同事了。"回头看了一眼向春早,张利远笑了笑,"说来也巧,春早姐还帮过我,真是太感谢了。"

    拿过方凳放在张利远腿边,拉着他坐下来,姜秋微微一笑:"嗯,昨天的事,秋实都告诉我了。对了,你爸可好些了"

    "过几天要再做一次手术,不过,风险不大。"望了望药液袋,张利远转过头看着向春早,"昨天真是太险了,连着惊吓了你两次,想想我心里就过意不去。"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些别扭抬眼看了看张利远,向春早抿嘴一笑:"都是同事,谁遇到都会帮忙的。"

    "是啊,我们家春早说得对,同事嘛,互相关照是应该的。怎么能怪你呢再说,第二次不是让蓝妮吓着了吗"瞥见张利远的眼神儿,突然想起儿子说过他至今未娶,姜秋心里不舒服起来。

    我们家春早我们家的不但是张利远愣了一下,向春早也着实愣了一下。

    "你到这单位来不久,不太了解吧这楼上楼下的,有不夸赞我们家春早人品好的吗肯定没有!所以说,得到她的帮助是很自然不过的事呢。"不知是故意,还是浑然不觉,握着向春早的手,姜秋没有停口的意思。

    老太太这些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挤兑我,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即使言差语错,多年未见,也不至于吧?算了,兴许她心里琢磨什么事,结着疙瘩,正烦,拿我当嘴垫了。还是见好就收,走为上策。

    咳了一声,张利远站起身:"姜阿姨,我爸那里还要做检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噢,去吧,去忙吧。对了,祝你爸早日康复。"姜秋边说也边站了起来,"不用惦记这里,有我和秋实呢。"

    点点头,笑了笑,张利远走了。

    回过头来,姜秋看着向春早:"他和你和秋实不是一路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心高气傲,玩世不恭的主儿。以后小心点儿,别着了他的道。"

    太厉害了,刚才的张利远比起平时的样子来,已是规矩得多,自己看着都不得劲,老人家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怪不得秋实那么有把握,说他妈妈是响当当的钢铁战士,果真如此。别说一个黄娜,就是加上她那个不可理喻的妈妈,恐怕也不是姜老太太的对手。

    眨着眼睛看着姜秋,向春早不由得心生敬畏,也突然想到另一个被忽视了的事。孩子们呢黄娜不是口口声声来接他们的吗人呢怎么没看到他们的影子呢

    心念一动,向春早忍不住开了口:“阿姨,小祥和小瑞呢?怎么一直没看到?”

    “噢,你做检查的时候,我让大刘把他们送补习班了。”倒了一杯水晾在桌子上,姜秋捏了捏输液管,“你是不是想问,他们怎么没跟那两个人走?”

    “嗯。”真是明察秋毫的老太太,面色微红,向春早在心里竖了大拇指。

    “他们呀,见到妈妈还凑付,见到姥姥就完了。”坐下身,姜秋笑了笑。

    完了?完了是什么意思?看着老太太满脸的开心,向春早蹙了蹙眉:“他们怕他姥姥?”

    “对呀,以前就不太愿意靠他们姥姥的边,小祥出事后更是生分。所以说什么都不肯跟着去,尤其是小祥,把自己锁屋里就是不出来。磨磨唧唧半天,又是哄又是骗,俩孩子就是不买账,结果,落了个两手空空。”姜秋说得眉飞色舞,毫不掩饰她发自内心的喜悦。

    “怪不得她们跑到我家撒气。”向春早抿了抿嘴唇。

    “可不是吗?我一个人老太太也拦不住两个人。幸好苗苗机灵,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她们,不然,看到秋实在你家,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看着向春早,姜秋顿了顿,“越品越觉得苗苗这孩子不一般,真的,你得好好培养,别委屈了她的好天分。”

    “苗苗?哎呀,忘记了,忘记提醒她带宝贝去医院复查了。”拍了一下病床,向春早叫了起来。

    “你老实呆着,我微信她就行。”姜秋掏出兜里的手机晃了晃。

    “微信?阿姨现在会玩儿了?”一直排斥的老太太上了道?向春早禁不住的好奇,“该不会是苗苗教你的吧?”

    扬了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