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走廊里的告白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回到办公室,瞥了一眼昏昏欲睡的王曼丽,拿出手机,走出门去,向春早来到卫生间,简明扼要的通知了刘志强事情已解决。

    不多听他十二分感谢的话,挂了电话,回转身,刚要返回办公室,念头一闪,向春早突然想起了张利远。

    抬起手腕看了看,上班时间刚过了五分钟,长话短说,应该不算工作时间办私事,心里想着,嘴角一抿,直接拐下楼去。

    敲开了张利远的门,不请自进,愣了一下,向春笑了笑:"冒昧了,看样子你还没睡醒呢。"

    "到点了,该醒了。"站起身,抻着胳膊,张利远笑嘻嘻的让了座,"不是和秋实出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他着急有事,赶回来了。"这里是冰窖吗?抱了抱膀子,向春早扭头看着空调,丝丝吐着寒气,这人发烧吗?这是要把自己冻死的节奏吗?

    "哦,忙得快着火了,温度调低了些。"看见了向春早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嘀嘀嘀嘀",张利远把温度调回了二十度。

    这样的室温里,竟然还能睡午觉,不怕吹坏了肚子或是着凉感冒吗?脑子坏了?不然,怎么会没病找病,自讨苦吃?算了,又不是我的办公室,管那么多干什么?

    只是我可不想着多了凉气,腰腿不舒服可不是好受的滋味,我得赶紧离开才是,打定主意,依旧抱着膀子,向春早皱着眉头:"你不是找我有事吗?"

    "是啊,我大外甥要来了,我爸妈的意思是我们一大家子聚一聚,吃个团圆饭。你看怎么样?你们全家能否赏光?"翘起二郎腿,张利远琢磨着下句话要怎么说。

    这还用征求我的意见?为了苗苗,我能拒绝吗?看着张利远,向春早不明白一个电话,或是一个照面就能确定的事,何必需要这样郑重其事的过问。

    心里犯着嘀咕,向春早微微一顿:"我和苗苗肯定到场,秋实那里我不确定,不知道他有没有别的事情,到时再定吧。"

    "哦,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讪然一笑,寻不到恰当的话头,张利远的心里又冒起了火。

    "事情定好了,那我回办公室了,你忙你的吧。"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就别跟着乱了,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张利远,向春早边说边站起了身。

    怎么,我正题还没说,这就走人?不行不行,愣了一下,跟着站起身,张利远只能选择实话实说:"说来惭愧,申秋那里我没有十足的把握约束她的言行,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无事生非,为了不影响聚会,我只好未雨绸缪,跟你和秋实讨个小话,大人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

    这是怎么了?这么直白的话都说得出来,难道是他们之间发生问题了?

    不会吧?想往了多少年,千难万险,好不容易走到一起,这婚姻生活展开才多久,就发生问题了?也太快了吧?怎么能发展到当着我的面自揭其短?

    这也太…看着手脚无处安放的张利远,向春早着实吃惊。

    "奇怪了吧?春早姐,其实我现在过得挺不舒服的,夹在我父母和申秋之间,说句实话,我都想变成空气。真的,我觉得空气都比我自在。"开弓没有回头箭,既已揭开一角,还藏着掖着干什么?咬咬牙,张利远不打自招起来。

    淊淊不绝,自作主张,把婚姻生活里的种种摩擦不快吐了个干干净净,就差把夫妻关系那点儿事也一并吐噜出来。

    直听得向春早后背发麻,头皮发紧,不敢相信这些事都是真的,也想不明白都是历经沧桑的人,申秋怎么就不能放低姿态,缓解矛盾呢?

    不会是她对张利远的爱不够深沉,不够浓重,才不愿真正放下自我吧?

    不然,是为什么呢?什么样的理由才能不勉强,才能解释得清楚?看着一吐为快的张利远,心中冒出无数个问号,说过宽慰的话,向春早走出门去。

    脚步沉重,头脑昏沉,她无法不重视张利远的现状。只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时间,她的第六感就迅速强大起来,发了疯的逼她去思考。

    申秋是不是并没有完完全全放手韩秋实?

    因为女人心甘情愿的改变多半是为了爱情,而做为情感导师的申秋成绩卓然,有目共睹,并不是浪得虚名,却偏偏在自己的婚姻生活中,不屑沟通,不肯妥协,不愿就范,这说明了什么?

    哼,还能说明什么!这种源自内心的反抗,恰恰表明她不爱!她不爱张利远!这就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是残酷的真相。

    既然这样,已经这样,那么无须猜疑,她爱的人要么是韩秋实,要么是她自己!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耳边突然想起亲切的声音,苦思冥想中的向春早一回头,韩秋实正走上楼来。

    我的爱人,我的秋实,你是我的,是我的,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进犯,心中狂喊着,想着自己极有可能被觊觎的爱情,向春早悠的湿了眼眶。

    "怎么了?"正想着工作上的事,却不料遇到这样的情景,心一慌,韩秋实拉住了向春早的手,"发生什么事了?"

    好热的手,好温暖的话语!浑身冰冷的向春早瞬间清醒,一个冷颤过后,泪珠滚落,她的眼睛突然放射出绚烂的色彩:"秋实,我爱你,永远爱你!"

    说完话,不等韩秋实回应,她转身上楼,轻盈而坚定。

    第一次,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告白啊!太突然也太美妙了!心中悸动,望着向春早消失了身影,韩秋实愣愣的反应不过来。

    "领导,回来了。"这时,小孙一阵风的跑过身边,继续下楼。

    天呐,虽说刚才走廊里只有我们俩,没有外人撞见,可向来注意影响的春早姐竟然在这样的地点表白心意,太奇怪了!

    不对,是太不正常了。

    刚才到底发生过什么?她不是个不经事的人,是什么样的刺激,导致她突然对我说这样没头没脑的话?不会是冒出了什么人,又要生出事端来了吧?反反复复,还有完没完?

    怀着满腹的疑问,韩秋实走向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