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一时间,曾魁也被林冲的气势给吓住,整个人一下呆住了。

    直到林冲已经如一道闪电般,杀透几重队列,杀到距离自己不足三丈之内,自己的前方只有两名亲兵大呼小叫的挡在前面。

    这个时候,曾魁这才惊恐万分的尖叫出来:“挡住!挡住!快!快来援护我!”

    可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来得及?

    在林冲返身向发起冲刺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相隔八十步左右,双方的马速都提到了最高,彼此对冲,自然是转瞬即至。

    加之曾头市女真骑士的阵列又是以疏散为主,相邻两骑的间隔足有一丈左右。

    而且战马也是有灵性的动物,眼见林冲所骑踢雪乌骓有如一只钢铁凶兽般冲撞过来,全都下意识的往左右两边避开;

    而马上的女真骑士要么是来不及弃弓换长矛马刀,要么就算换了也不是林冲的对手,只一个照面就被林冲在脸上脖子上开了一个口子,随即头下脚上翻身落马。

    因此,眼见林冲如一道闪电般杀到曾魁面前,其他的曾头市骑士,包括不远处的在史文恭,也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时不顾一切的掉转马头,向曾魁处靠拢集中。

    但他们到底还是比林冲要慢得多!

    便在无数双曾头市骑士目眦欲裂的目光中,只见林冲掌中丈八蛇矛仿佛一瞬间在眼前冒出漫天枪影来,下一刻曾魁前面两名亲兵就已经捂着喉咙歪歪斜斜的栽下马去。

    与此同时,眼见林冲转瞬之间就冲到自己面前,避无可避的曾魁也一下爆发出他的血勇,只见他大吼一声,便在林冲蛇矛刺中他的两名亲兵的同时,双脚猛的一踩马镫,身体一下前倾,掌中一杆丈二点钢枪,已经如龙一般刺向林冲的小腹。

    虽说大家都知道,林冲身上所穿青唐瘊子甲,一般的弓箭,甚至是强弩都很难破甲,但是双方骑士对冲,借助马速加成,曾魁又是奋尽全力一击,只要刺中,哪怕是青唐瘊子甲,也只有被刺个对穿的下场。

    在丈二点钢枪刺出一半的一瞬间,天地中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一刺的结果,而在林冲的眼中,也清晰的看见这一枪如龙般向自己刺来,像是慢动作一般停留在自己小腹前不到两尺,然后瞬间像是静止了一般。

    下一刻,慢镜头结束,林冲陡然一声大吼,声若雷霆!

    这个时候,林冲并有刺出丈八蛇矛,去与曾魁比速度,以命换命,而在曾魁点钢枪将要及身之际,左手猛的一摆,已经用传自初唐名将尉迟恭空手夺槊的手法一下抓住了曾魁点钢枪的枪杆。

    与此同时林冲再用力往左一带,点钢枪的去势就被带偏,一下擦着林冲盔甲从腰肋部刺出,再被林冲向后一引一夹。

    这个时候,林冲右手丈八蛇矛这才闪电一般直刺而出,目标同样是曾魁的小腹。

    曾魁眼见点钢枪将将就要刺中林冲,却突然被一股大力带偏,紧接着又有一股大力从枪杆上传来,拉得自己在马背上几乎坐都坐不稳。

    他下意识的还想双腿夹紧马腹,一抖腕子将枪夺回来,而这个时候林冲的丈八蛇矛已经如电一般刺来。

    他这时才一下反应过来,想撒手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是眼珠突出,惊恐万分大喊起来。

    “啊……”

    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林冲这一记蛇矛直刺,就已破甲而入,直刺入曾魁的小腹之中!

    下一刻,林冲已经猛然间双手一叫力,裆劲下压,不等曾魁反应过来,一杆丈二点钢枪,一杆丈八蛇矛同时微微弯曲形变,随即便一下将曾魁从马上挑飞起来,横飞着砸向史文恭的方向。

    曾魁腹部中枪,一时却还未死,此时他身体飞在半空中,反倒神智十分的清醒。

    他一下看到眼见自己被挑飞,腹部创口鲜血飚射,如雨一般撒落,曾头市数千将士顿时就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随即便红着眼睛,不顾不顾一切的调转方向,朝“林豹”所在的位置冲来,“林豹”周围的骑兵开始越来越密集。

    而林冲以及他身后两名骑士,依然如一道闪电般在阵中纵横驰骋,马前依然无一合之敌。

    另一边,四营的梁山骑兵这时差不多已经列阵列阵完毕,却是那种自己看不太懂的紧密阵型,几乎是膝盖挨着膝盖,所有人胳膊下都夹着一根长矛,一时间长矛如林,密密麻麻。

    曾魁有些恍然,难道这群梁山狗贼就准备以这样的密集军阵,以少胜多,击败自己这边接近四千骑兵吗?

    曾魁脑中念头飞转,有疑惑,有后悔,有仇恨,有诅咒,然后他便急速的坠落尘埃,落地之前似乎还听到了梁山军中几乎同时响起的三声响箭。

    然后他就重重的落在地上,紧接着便像他的哥哥曾索一般,被万马践踏而过,就此身亡。

    便在这时,林冲身后,厉天闰、滕戡、卞祥,栾廷玉所部四营骑兵也终于变阵完毕,掉转马头,紧接着四面营旗挥动,号角响起,四营骑兵立刻开始加速,像四个方块,十二面墙一般,急速向已经有些乱糟糟的女真骑阵冲杀而来。

    女真阵中的史文恭一见吃情况,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妙,连忙下令前排的女真骑士聚拢,准备迎敌。

    可是这群女真骑兵眼见林冲就这么不管不顾单人冲阵,然后便在万军丛中将少庄主挑飞上天,早已经红了眼睛,不少人心中哪还有其他念头?唯一的念头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厮杀死,为极为少庄主报仇雪恨!

    当然也有少数四成左右的骑兵依然保持着理性,知道梁山军四个营的骑兵就要发起冲锋,而且这么多人追“林豹”等三个人,外围的人其实也很难帮上忙,还是应付眼前之敌要紧。

    但正因为如此,这些人依然策马向前准备梁山骑军,而身边更多的人却掉头向后,不顾一切也要追杀“林豹”,这样一来,越发使得骑阵混乱不堪。

    饶是这些女真骑士一个个骑术相当的高超,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不少的骑兵一下彼此相撞,人仰马翻。

    便在这时,梁山军四营骑兵已经如三面骑兵墙一样,猛烈的朝他们直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