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像是唯一做事之人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安平县贺家窑乡党政会议室。

    屋子不太大,可以容纳十五六人开会的样子,但现在里面只坐着一个人,就显得空旷了许多,人更显着孤零零的。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男人留着分头,身穿白色半袖衬衫、藏青色长裤、黑色系带皮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平县贺家窑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曲勇。

    曲勇已经在这里坐了好长时间,自从被“赶”出办公室,就一直坐在这里。此时他眉头微皱,神色凝重,他如此神态,并非因为被“赶”出来,反而应该感谢这次被“赶”,否则自己办公室不会被部委人员光顾。虽然一个调研员到自己屋子说明不了什么,但这是自出任这个乡长后,自己办公室第一次走进处级人员。以往这种时候,副县长以上人员往往都是到肖月娥屋子,或者偶尔去副书记、副乡长房间,从来没有光临过自己的办公室。

    现在曲勇神色凝重,是他不确定会不会被叫到;也不知道如果被召见,该讲什么,如何去讲。

    以往这种单独会面,基本没自己什么事,反正也乐的清净,自己在办公室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没觉得不自在,别人也认为正常。但这次如果不被召见,好像又灰头土脸了一些,毕竟自己可是赞助了会见地点,虽然赞助与否并非自己说了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好像大部分人员都已去过自己的屋子,可为什么就没轮到自己呢?难道还是以往的翻版?

    虽然现在没有任何动静,但曲勇却有强烈的预感,感觉自己会被叫到。

    可如果被叫到的话,自己又该怎么说,说什么呢?现在摆在曲勇面前的,有三种讲说方式,一种是假话连篇,一种是真真假假,还有一种是实话实说。

    往往好多人不愿听真话,因为真话大多满是荆棘,甚至带刺,听着扎耳朵;而假话却是花团锦簇,芳香扑鼻,听着顺耳。因此好多人把说假话当做家常便饭,说者轻松,听者舒服。可曲勇不愿意这么做,也因此就成了另类,多次享受了另类的待遇。

    如果一会儿要是被叫到,自己是继续做另类,还是要合群一次呢?合群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曲勇却心有不甘;若是另类的话,有可能还会受到另类的待遇,当然也可能会是另外的结果。对方毕竟只是一个远在首都的调研员,很可能以后不会有任何交集,自己有必要冒险吗?自问了多遍“有必要吗”,曲勇依然给不出准确答案。

    忽然,一个疑问涌上脑海:为什么觉得他那么熟?这个问题今天已经多次出现,从见到他的那刻起就出现了。总觉得近期见过他,应该就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曲勇再次想到了那个人,那个曾提供过帮助的人。那个人和他很像,说话的音质、语气都差不多,但却一个说标准语,一个又讲方言,而且一个声音洪亮,一个声音却显沉闷,可曲勇就觉着非常像。

    他和那人是不是同一人?如果是的话,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呢?曲勇再次提出了疑问。

    “噔噔噔”一阵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曲勇冲着门口方向点了点头:“进来。”

    一个尖嘴猴腮男人推开屋门:“曲乡长,调研员有请。”

    “好的。”曲勇应承一声,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

    乡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笑容满面,有时还“嘿嘿”直乐,不知道在笑什么。

    ‘噔噔噔’脚步声传来,声响越来越近,楚天齐才停止了发笑,但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脚步声停下,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眼望门口方向,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曲勇走进了屋子。

    楚天齐“哦”了一声,站起了身:“曲乡长呀,这是你的宝座,现在物归原主。”

    曲勇忙道:“不,不,您是国家发改委调研员,既是上级领导,又是尊贵客人,您请坐,您请坐。”

    楚天齐没在谦让,又坐了下来。

    曲勇迟疑了一下,坐到沙发上。

    目光投在对方脸上,楚天齐没有再说话,而是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对方。

    曲勇有些不自在,便直接问道:“调研员,请问需要我回答什么问题?”

    楚天齐说了话:“曲乡长,平时工作忙吗?”

    “不部分时间忙,但也有个别不忙时候。”曲勇道。

    楚天齐再次“哦”了一声,缓缓的说:“我见你眼窝发黑,神情略有憔悴,似乎没休息好,是不是昨晚加夜班了呀?”

    脸颊肌肉跳了两下,曲勇迟疑着道:“没,没加夜班,是没休息好。”

    楚天齐又问:“乡里好几个人,我看都眼圈发青,疲惫不堪,他们是不是加班了呢?”

    “他们……”停顿一下,曲勇身体又挺直了一些,“乡干部精神状态不佳,我做为乡政府一把手,应负主要责任。”

    楚天齐笑了笑:“曲乡长,我只调研农业问题,刚才也就是随便一问。请你谈一谈农业税取消后,农村现状及面临问题和应采取的对策,好吗?”

    “好。”答过这个字,曲勇又沉吟了足有两分钟,抬起头来:“农业税取消后带来的积极影响,我想前面的好多同志已经论述过了,我就简单谈一下要点。农业税取消后,农民地位有适当提高,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还需要农民提高自信,更需要社会有一个认识与思想转变的问题。农业税取消后,城乡差别可能会有所缩小,但还需要一个过程,还需要相关政策的延续与推动。农业税取消后,农民负担有所缓解,尤其困难家庭的压力小了不少。农业税取消后,干群关系得到改善,但也有新的矛盾应运而生。

    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农业税取消政策无疑是中央做出的伟大而正确的决定,广大农民朋友,包括全国人民都持肯定态度。只是在具体实行过程中,各地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也产生了一些新的问题。就拿贺家窑乡来说,财政收入减少了四成来源,如何及时补上亏空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本来贺家窑以前就有亏空,现在又减少了这么多税源,用个不恰当的词形容,那就是雪上加霜。

    取消农业税,土地收益增值,掀起了一轮“要地热”,土地纠纷此起彼伏,村民之间、村委与村民之间矛盾频发。以前因嫌税费过高而自动放弃承包权的、外出务工经商的、城市买房外迁的农民,纷纷回来要地,不惜大动干戈。我来乡里工作了半年多,协调、处理了多起因面积不实、权属不明等问题发生的争执。这些问题总算得到了初步解决,但仍然还有一些隐患存在。

    取消农业税后,人们热衷于要地,主要是想领取相应的补贴。由于已经没有了税费压力,这些人领取补贴后,照样外出务工和经商,并不耕种名下土地,抛荒现象很突出。这里边也不排除个别村委与村民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具体情况还有待调查。

    以前的时候,催收农业税费是乡干部的一项重要工作,往往与工作业绩、评级、晋升等紧密相连,因此乡干部们不得不积极认真应对。而现在没有了这项工作内容,人们的主观能动性大大削弱,感觉松了一口气。本来应该转变职能,为农民科学致富、乡镇财政增收出力献策,但好多人却把精力花到了其它方面,甚至做出与身份不相符的事情。与些同时,村干部卸下了收税重担,更是无所事事,形同虚设。

    存在这么多问题,固然有政策漏洞,但最主要的还是执行出现了偏差,我做为乡政府负责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上存在的四方面问题,我已经着手制定了相应的措施,个别措施已经实施。其中,土地纠纷问题已经得到了遏制,但谎报、冒领现象还须查证,进行纠正和制止。转变政府职能也是一个很急迫的问题,但措施一直没有实施,还需要一个契机,也需要一个切入点。为乡财政增收、创收,这是必须要解决的一个现实问题,但也绝不能一窝蜂,要有指向性,要坚决杜绝烂尾项目。从近期来看,解决抛荒问题最为紧迫,我计划从今天开始,对全乡耕地集中进行检查,并责成村里在五月十五日之前完成翻耕、播种等工作。”

    听到对方以上所言,楚天齐暗暗点头:罢了,罢了,今天接触的乡里人员,包括县领导全都计算在内,此人像是唯一做事之人。但他并没有直接进行赞赏,而是又问道:“到十五号还有一周,这么短时间,能够全部翻种完毕吗?”

    曲勇肯定的说:“能。现在大部分耕种工作已经进行完毕,每个村子都动用全村力量,绝对没问题。”

    楚天齐追问:“如果实际情况并非如你所愿,进度缓慢或是阳奉阴违,怎么办?”

    “我已安排专人检查,并且自己也会把所有村走一遍。如果村里不能按期完成,村干部就地免职。”曲勇此时豪气干云,“可能会遇到来自村外的阻力,但我相信,只要我旗帜显明,没人敢和我直接叫板,否则就按套取国家补贴处置。”

    暗叫了一声“好”,楚天齐又道:“曲乡长,你……”

    “噔噔噔”、“咚咚咚”,声音相继响过,门口传来了说话声:“楚市长,该吃午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