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七谷格局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骏天山脉,五脉并合,形成一头巨兽,状若古骏,故名为骏天。

    远观过去像极了一头骏马,驰骋在十万大山中,头角峥嵘,有擎天之势。

    “这弥松道人若真是与世无争之辈,岂会选择这样一个争雄地?”莫然行走在古林中,心中倒是十分好奇。

    十方天图记载了当今天下格局,这是太清剑宫给予两人的帮助,只是要如何去分析这格局大势却是要靠自己。

    “七谷无争,连谷内弟子都很少出去走动,尤其是这景源谷的修士,朝问道,夕问道,早已不恋红尘了”

    忻儿说道,她一路来旁敲侧击,想看公子葫芦里倒底卖了什么药,为何会说这景源谷的弥松道人必定会来见他。

    要知晓,若这七谷之首的景源宫一动,将会牵连极广,若再助公子的话,就是摆明与南皇,道门以及诸势力为敌!

    “忻儿,你观着骏天山脉如何?”莫然笑道。

    忻儿两眼望去,将方圆万里尽数收入眼底,道:“天地独厚,万山独秀”

    “再看”莫然点头,只是对于这个答案依旧不满意。

    “是六谷拱骏?景源谷的骏天山脉正好是其他六谷的拱卫之处,骏天...骏天,这是想要骋出西地,自比诸天?”

    景源谷的骏天山脉本就是峥嵘处,东有轩空谷,紫耀谷,西有苍月谷,水天谷,南为三帘洞天谷,正北之处是夕霞谷。

    而这景源谷正好就是六谷拱卫的中央,得天地独厚,万山独秀!

    “阁下可是苍?”远处山道间,一位小童牵着白羊缓缓而至。

    他向来人微微一鞠,行礼说道。

    “这是弥松道人座下五童子之一的天视童子!”忻儿轻捂小嘴,玉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骏天山脉是由五条奇脉组成,每一处脉上都有一位童子坐镇,这些童子虽只有六七岁,但神通广大,各具天赋!

    这也是景源谷能作为七谷之首的原因之一,连道门都要忌惮这景源谷几分,不敢伸手过长。

    “谷中有贵客,阁下是第二位”

    天视童子牵着白羊,带领两人登山。

    “空间大道?原来如此,这景源宫暗合先天八卦,不论是与六谷格局还是其本身都是如此”

    山道玲珑,每一处都会进入一个小须臾界,有冰雪之界,昊阳之界,炎山之界等,穿过数界方才真正入山。

    这种手段怕是一些大族都不一定能够做到,而这景源宫本身由五大行宫,一座天谷组成,天谷指天,五宫环绕,得尽一切大势。

    小童缓步,回头道:“阁下的眼界的确非同小可,只是不如第一位,你看出了第一层,却未曾看到第二层”

    莫然闻言,笑而不语。

    这第二层他并非没有看出,而是不能去言,这弥松道人当真为是大才大智者,只有见到之时方能再对第二层的含义进行推敲。

    若是此刻言出,无论对错都将落为他人话柄。

    “小友一路当真不平静啊,只是突访我谷还真令老朽未曾想到”

    弥松道人走出,一身宽松的道袍,脸带微笑。

    景源谷谷主,七谷之首,可却毫无世俗人眼中的高高在上,亦非仙风道骨,而是朴实的不能再朴实,宛如一个凡人。

    “前辈风雅,居山川幽辟之所,谈人世浮华之变”莫然行礼。

    “小友莫要乱说,人世几何,变从何谈,天下又何曾亘古过?”

    弥松道人摇头,挥手让那领路童子下去,随后带两人进入谷中宫殿。

    “小友,这五行宫如何?”

    弥松道人微笑,长袍一抚,五座偌大的行宫齐齐绽放神光,化成五色天。

    “五行耀日,这是金耀,水耀,木耀,土耀,火耀?”

    五宫奇观,交织大道符文,金耀神芒冲日,土耀厚德载地,水耀浮光静影,木耀琼华林立,火耀焚天煮云,这绝对是天下奇观,也是天下奇阵!

    景源谷非同小可,莫然自知高看了这弥松道人,却还是未曾料到这位弥松道人的手笔竟大至如斯!

    野心也大至如斯!

    “五耀星对五行宫,连辰宿星力都可挪动,不愧是西地鬼才之称的弥松道人”

    远处,一位翩翩公子笑道,白衣如玉,宛若天人。

    “这便是先小友之前到的贵客,陆家陆神机”弥松道人开口。

    “陆神机?”莫然惊讶。

    他听闻过此人,年轻一辈中颇具神秘的一位,陆神机出生之时诸天混蒙,万象颠乱,各域不少贤者被惊动,因为天机变了,尽加诸在这孩童之上。

    只是后来此人一直未曾露面,实力如何,智慧如何都不为外人所知,他没想到这白衣青年竟是陆神机。

    “这便是苍吗,果然不错”

    陆神机笑语,两人相互打量,同为年轻一代之人,这般碰面还是头一遭。

    要知晓,苍此刻是各大势力要擒拿的对象,谁也不会放任这样一个人物走到东府,这一亿三千万里路将是那些人最后的机会。

    苍能来此,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至少还应在数日后到来才对。

    “陆神机来此,看来也是为这七谷,七谷首座弥松道人有争雄之心,也足够隐忍,西地乱局初现,七谷同时选择闭谷,怕是为了准备大事,蓝熙女尊曾点评过这弥松道人,说其鬼智鬼才,并非不无道理”

    莫然心道,微微行礼后,便继续观这五耀天。

    弥松道人以五行宫为题,这是想要测试他与陆神机,陆神机来此的目的与他的目的一样,只是各自的筹码不同。

    他不知道这陆神机的筹码是何,如何能说动弥松道人,但自己此行既然到了,就绝然不会错失这西地七谷!

    “圣人文法,辰宿星天,五行宫的道纹还真别具一格,上有古帝赐字,下有先贤铭文,光是这五行宫本身就是一座半帝器!”

    陆神机临步观摩,手中抚扇轻曳,将五宫脉络一一道来。

    世间没有多少东西是他不知道的,这西地格局的关键在于七谷,更在于这景源宫,弥松道人不简单,该谷本身也不简单,蕴有不少大秘。

    一座五行宫竟是半帝级的宫殿,有帝纹,圣字,贤者语,还有一些祭祀图腾,金耀宫中有神人雕像,手持戈器,十分伟岸,木耀宫整一宫皆是以先古神木打造,生机精气浓郁,早已凝气化露。

    水耀宫内有一口灵泉,火耀宫内为一池浆液,这两种均是上古神液,也不知这弥松道人到底是从何得来的。

    莫然与陆神机两人将这五宫走了一遭,最后到了土耀宫。

    “莫兄,这土耀宫与其余四宫相比却是逊色不少,你可曾观出门道?”陆神机笑道。

    “五行宫,五耀冲日,其余四宫之力相仿,独独这土耀不然”莫然迟疑,陷入沉思。

    陆神机见状,心中笃定下来,这苍实力虽强,但却无需过多正视与担忧。

    大世来临,战乱纷飞,这样的人物不过是他人手中的棋子,生死不由己。

    原先以为此人能到这景源谷应是大才大智之人,可连这五行宫的奥妙都观不到,着实让他失望。

    “是厚土,先天厚土”莫然吃惊,这土耀宫看似平常,实则却是五宫最强。

    先天厚土为精土天赐,一粒尘沙蕴界,一抔黄土覆天,这偌大的宫殿本身无特殊之处,可这宫殿所在的地方才是最关键的。

    莫然走出宫外,双眸一凝,一瞬间似看到了万千个小虚空界在这宫殿下,这是真正的一沙一世界!

    这才是景源宫的真正底蕴,立足西地,却有争雄万域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