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Chapter 48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Chapter 48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因为在场的众人没一个人不知道宁绎喜欢盛子瑜的, 况且眼下宁绎还在帮她带着胖儿子, 她却这么明晃晃的说要去搞定另一个男人,旁边的人一时间紧张又兴奋。

    而宁绎语气里的挑衅太过明显,那分明是在说:你去勾搭, 勾搭得到算我输!

    预感到下一秒这两人不是打起来就是亲上去,生怕错过好戏,房间里的好几个人已经举起了手机打算录视频。

    只是盛子瑜倒没多大感觉。

    她看了宁绎一眼, 又确认了一遍:“十万?你确定哦?”

    宁绎倒像是在赌气似的, 咬着牙又重复了一遍:“十万。”

    有钱不赚王八蛋!

    盛子瑜心情大好, 哼着小曲儿在她的小本本上记下了这一笔。

    记完了她又好心情的将小本本往宁绎面前一递, 笑嘻嘻的:“好怕你反悔哦,要不要来按个手印?”

    宁绎眯了眯眼睛,“你放心,真输了我不会赖账的。”

    盛子瑜当然知道宁绎是个什么意思。

    宁绎明知道她已经和霍铮在一起了, 更知道霍铮就是王虫胖的亲生父亲, 还要跟她赌上这么一局, 哪里是赌钱, 分明是在赌气。

    不但赌气, 还想要挽回她,所以赌她和霍铮会拆伙。

    这样明摆着来送钱的, 换作别人大概还要犹豫一下要不要和他赌, 但此刻盛子瑜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她本来就是来骗钱的,反正宁大公子根本不差这么点钱,这就当是她为小家庭攒的启动基金啦!

    再说了, 在座的这一个个,从前她有钱的时候每次吃饭聚餐都是她请客,现在她暂时没钱了,骗点钱回来就当是他们提前给的份子钱好啦!

    盛子瑜重新打开小本本,将众人的下注金额统计了一遍,她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哎哎哎。”她敲了敲桌子,“还有没有要下注的?今晚十二点截止啊!不下注的我都当是对我魅力的认可了!”

    房间里安静了两秒,然后众人继续各聊各的,并没有人搭理她。

    好生气哦!

    盛子瑜掏出手机来发短信,刚发到一半,先前那个接待他们的黄干事就又推开会议室的门,说:“大家的身份证都交一下,给你们办一下出入证。”

    盛子瑜心中陡然一惊,一把抱紧了怀里的胖虫虫。

    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而她怀里的胖虫虫对目前的情况一无所知,本来偷偷在妈妈包里找奶糖吃的他陡然被妈妈抱住,他吓得咽了一大口口水,以为自己偷奶糖吃被发现了。

    坐在不远处的宁绎此刻也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他是知道虫虫的外籍身份的,因此当下便对着那位干事开口道:“外籍身份能不能办出入证?”

    此言一出,那位黄干事立时就炸了:“你是外籍?之前怎么没人和我沟通过?!”

    宁绎摇了摇头,“我不是外籍身份。”

    说完又默默看向了盛子瑜怀里的Lawrence Sheng小朋友。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的人都顺着他的目光往盛子瑜的方向看去。

    陡然间被这么多人注目,盛子瑜“嘿嘿”干笑了两声,默默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是她,然后又憋着一口气举起了怀里重达四十斤的Lawrence Sheng小朋友。

    Lawrence Sheng小朋友因为害怕被妈妈发现,此刻正极其缓慢地咀嚼着嘴里的那颗奶糖。

    现在他突然被妈妈举起来,迎接着这么多叔叔阿姨的注目,Lawrence Sheng小朋友吞下嘴里那颗奶糖,一脸茫然地微笑。

    看到所谓的外籍人士是个三岁的小奶娃,黄干事终于松了口气,但还是道:“他不能跟着到处拍摄,你们留个人下来照顾他吧。”

    照顾他的任务当仁不让的落在了盛子瑜身上,可她是台柱,又是这次采访的主力,因此哪怕只是去当个不说话的花瓶,她也是必须要在采访里露脸的。

    还没等众人想好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宁绎便主动开口了:“我留下来陪虫虫吧。”

    盛子瑜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难不成宁绎还想通过王虫胖攻略她?

    想得美!

    但盛子瑜还是毫不犹豫地将怀里的胖虫虫递给宁绎。

    嘿嘿!胖爸,我替你考验一下胖胖!

    ---

    这次采访任务为期五天,第一天上午,黄干事只是带着他们在营区里转了转,告诉他们哪里可以进,哪里是禁区绝对不能进。

    盛子瑜心不在焉的听着,目光却是在四处扫视着寻找她的目标。

    直到黄干事将他们一行人带到了一个飞机仓库外面,男生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抢先进去了,盛子瑜和另外几个女生跟在队伍的末尾,也要跟进去时,旁边突然有女同学推了推她的胳膊,朝她身后努嘴,“看看看!你的目标来了!不是要搞定人家吗?快上呀!”

    盛子瑜心里一喜,转过头定睛一看,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果然是霍铮,他侧身对着她们,正拿着一张图纸和身边的几个人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她们这几个学生。

    他个子高,脸长得好,模样又精神,真人比照片上更是要好看上百倍,远远站着已经让一众怀春少女看软了腿。

    怀春少女们花痴的同时,也开始七手八脚的推盛子瑜,纷纷压低了声音叽叽喳喳道——

    “出来混要讲信用,说了要上他就一定要是上他!快去!我们看好你!”

    “就是就是!你要真能搞定这么个极品大帅哥,这钱我心甘情愿输给你!”

    “快上啊!快快快!人家都要走了!”

    果然,盛子瑜再次朝霍铮的方向看去,那边已经收起了图纸,霍铮又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显然是在交代任务的模样。

    “不要吵啦!”盛子瑜被她们推来推去的推出了脾气,她捏紧了拳头,爆发出一声怒喝,“上就上!”

    众人:“……”

    盛子瑜这一句的声音太大,成功引得不远处的几个人将视线投射过来。

    见大帅哥看过来,盛子瑜旁边的几个女同学纷纷捂住了脸,“你嗓门不要那么大啦……”

    好在那边的几个人往她们这边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视线,霍铮又说了几句话,其他几个人各自散了,霍铮慢慢卷起手里的图纸,然后朝她们这边的方向走来。

    大帅哥的气场太过强烈,一众迷妹此刻纷纷屏息凝神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在男神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秉性。

    但还有人在盛子瑜的背后戳了一指头,压低了声音道:“快去自我介绍!”

    盛子瑜被推得差点栽一跟头,她踉跄往前走了几步,正停在了霍铮面前。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拼了!

    盛子瑜朝面前的霍铮伸出了手,故意结巴道:“霍霍霍、霍团长你好!我我我、我叫盛子瑜!是T大来采访的学生……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好不好?”

    身后的迷妹们都是下了注的,因此此刻大气不敢出,眼睛一眨不眨地观看着这位霍团长的反应。

    因为隔了些距离,所以一众迷妹并未看见霍团长眼睛里的那一点笑意,她们只看见了那位霍团长面无表情的看着盛子瑜,看了三秒之后,他并未理会她朝自己伸出来的手,只是一脸冷漠的越过了她。

    徒留下盛子瑜像个傻.逼一样伸着手站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霍团长走出很远,盛子瑜身后的一众迷妹才终于爆发出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

    “我要加码!再加一千块!”

    “算我一个算我一个!我赌注翻倍!”

    “不能抵赖!你自己说的截止到晚上十二点的哦!”

    霍铮回到办公室,拿起手机又看了一眼,终于明白了早上时盛子瑜发来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等一下你如果见到我,请拿出对待敌人一般的严冬态度!那次你在咖啡厅里爱答不理的表演就很好!请继续保持!”

    霍铮笑着摇了摇头,想了想,他又回了条短信过去——“你又和别人打什么赌了?”

    今天早上他倒是听说了T大校电视台会派学生来采访,但因为这事归政委管,和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因此也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没想到居然是盛子瑜来了。

    难怪他上周问她要不要来保定时她不肯,原来又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

    回到那间会议室的时候,宁绎正抱着怀里的胖虫虫玩开心消消乐。

    胖虫虫现在爱极了宁叔叔,因为他离家出走投奔胖头鱼以后,胖头鱼就严禁他买游戏道具了,他的脑袋都气大了好几圈。

    不过盛子瑜此刻无心关注她的胖儿子,因为才短短一会儿,她刚才搭讪霍团长反被无视的英勇事迹已经流转开来,现在她面前站着一排等着加注的人。

    她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但因为害怕露出端倪,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来,实在是非常痛苦。

    玩完了一局消消乐,胖虫虫从宁叔叔怀里爬下来,跑到妈妈身边,又爬上她身边那张椅子,整个胖身子都趴在了桌子上,探着个大脑袋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妈妈。

    胖虫虫还是认得几个简单的字的,他盯着妈妈的小本本半晌,嘴里念念有词:“一、王、丁……”

    他撑着大脑袋想了半天,然后奶声奶气地发问:“妈妈!这上面又是说了你坏话的人吗?”

    盛子瑜眼明手快地捂住他的嘴,然后抬头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人干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等她松开了捂住胖虫虫嘴巴的手,胖虫虫又吸了吸鼻子,大声道:“哦!妈妈对不起!是我记错了!说坏话的是那个蓝色的小本本!”

    盛子瑜没有再去捂他的嘴,而是转而捂住了自己的脸,心如死灰道:“……你能不能闭嘴?”

    尽管在众人面前被儿子揭了老底,但随着赌注总额的翻倍,盛子瑜的心情总结来说还是开心的。

    一行人在营区食堂吃过了午饭后,黄干事说他们的住宿安排好了,就住在营区旁不远的招待所里,两人一间。

    闻言副台长赶紧道:“学校有活动经费,我们已经订好了县里的酒店,不用麻烦您这边了。”

    一旁的盛子瑜倒是觉得奇怪,那天送林冉冉的时候她也见过这边的军区招待所,条件还不错,虽说比不上五星酒店,但看起来也有三星标准了,学校的那点经费,连住快捷酒店都要两人一间,放着这里的招待所不住去住快捷酒店岂不是脑子有毛病?

    况且她本来还打算着要是大家都住在招待所里,那晚上她带着胖虫虫去霍铮家里也不会引人注目嘛!

    等到黄干事走了,她才提出自己的疑问:“住这里的招待所挺好的啊!干嘛还要跑去县里?条件没这里好,还要跑来跑去,麻烦死啦!”

    副台长笑眯眯道:“谁说住得没这里好?小宁宁出钱让大家住县里的四星酒店!而且我们有大巴,从县里过来只要二十分钟!”

    盛子瑜恍然大悟:原来是宁绎从中作梗!

    这回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这人有钱没地方花所以就专门用来使坏吗?

    她怒气冲冲地冲出门外去,然后如愿在走廊尽头找到了宁绎。

    宁绎刚打完一个电话,还没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便看见气成了一条河豚朝他奔来的盛子瑜,他忍不住笑了:“干嘛?我又招你了?”

    盛子瑜重重一拳捶在他身上,很生气:“为什么不让我住招待所?宁绎你有病吧?心理阴暗!”

    宁绎耸耸肩,一脸的无辜相,“谁不让你住了?你倒是住啊。”

    盛子瑜几乎要气炸了:“哦!你们都要去住四星,那我还能一个人留下来住招待所吗?”

    宁绎继续一脸无辜:“所以我想给同学们改善一下住宿条件都不行吗?”

    见他这样狡辩,盛子瑜被气坏了,对着他重重捶了一拳,然后转身便走。

    只是无论如何,宁绎不想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阴谋还是得了逞。

    下午五点,坐上回县里的大巴车上,盛子瑜的手机震动了两声,是霍铮发过来的短信——“你们没住招待所?”

    盛子瑜想了想,回复道——“学校另外安排了酒店。你晚上来找我和胖胖呀!”

    这回又隔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回复道:“你们先吃饭,我这边还在开会。你把酒店名字发给我,等结束了我去找你们。”

    ---

    大巴车将他们一行人送到了酒店,但却出现了问题。

    原本房间是够的,但盛子瑜带上了虫虫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她被分到和姚佩佩一间房,但如果加上胖虫虫,三个人住势必会有些挤。

    而且盛子瑜的睡相很糟糕,若是她和胖虫虫同睡一张单人床,她很担心将圆滚滚的胖儿子压扁了。

    盛子瑜原本是想自掏腰包再开一间房,但前台小姐却说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正在犯愁间,宁绎一把将胖虫虫从她怀里抱走,说:“虫虫今晚和我住吧。”

    男生那边人数正好是单数,宁绎是一人一间房。

    胖虫虫立刻眉开眼笑,搂紧了宁叔叔的脖子,喜气洋洋道:“晚上我们一起玩消消乐好不好?”

    盛子瑜眼珠子转了转,又看向宁绎:“你确定要和他一起睡?”

    宁绎拍了拍怀里胖虫虫的屁股,算是无声地作出了回答。

    既然有人自愿帮自己照顾儿子,而且这人从前还照顾得挺好,那盛子瑜就放心地将胖虫虫交给他了。

    她刚才在自己房间里帮胖虫虫洗了个澡,帮他换上睡衣后便将他送去了宁绎的房间。

    经过一整个白天的友好相处,胖虫虫现在早将老父亲忘到了脑后,只对和宁叔叔的独处之夜心心念念。

    他十分开心地朝盛子瑜挥挥手,似乎是迫不及待地要赶走老母亲,“妈妈明天见!”

    “没良心。”盛子瑜嘀咕了一声,然后又对宁绎道,“他已经刷了牙,不准再给他吃东西。”

    说完她便转身走了,宁绎在后面“哎”了几声,她都没回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盛子瑜趴在床上打开手机,已经快九点了,霍铮还没给她打电话,大概是还在开会。

    她长叹了一口气,又在床上翻滚了两圈,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两声。

    盛子瑜猛然停住翻滚,一把拿起手机。

    不过很可惜,发来消息的不是霍铮,而是宁绎。

    盛子瑜兴致缺缺的点开宁绎发来的消息,一张照片,然后又附了一句话——“我说今天怎么看他有些奇怪,原来是这样。”

    她将照片点开来看,原来是经过了一整天的风吹雨淋,胖虫虫的假眉毛翘起了一个角,正晃悠悠地飘荡着。

    盛子瑜终于猛然反应过来——

    她刚才给胖虫虫洗澡的时候忘了帮他摘眉毛!

    盛子瑜立刻爬起身来,拿了自己的卸妆水,便冲到了宁绎的房间去。

    她进房间的时候,胖虫虫正翘着脚丫子,趴在床上兴致勃勃地玩消消乐。

    听到妈妈要给他摘眉毛,胖家伙立刻抛下手中的平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张嘴就嚎了出来:“胖头鱼又要偷我的眉毛!”

    盛子瑜站在洗手间门口:“……你给我过来。”

    胖虫虫还在嚎啕大哭,但到底不敢不从,光脚爬下了床,抽抽搭搭地朝妈妈走去。

    等胖虫虫走近了,盛子瑜一把抓住他,将他提溜进了洗手间,一边拿湿纸巾给他擦脸,一边气哼哼道:“你自己把眉毛烧掉的,还说我偷你眉毛!谁要偷你的眉毛啦?”

    顿了顿,她的声音又柔缓下来:“好啦,让眉毛它休息一下嘛,明天早上妈妈再帮你粘上去。”

    宁绎靠在洗手间门口,听得发笑:“他眉毛怎么烧掉的?”

    还没等盛子瑜回答,胖虫虫就抢先为自己辩解道:“我是想给爸爸点生日蜡烛才不小心烧到眉毛的!”

    宁绎默了默,脸色变了,没再吭声。

    粘眉毛的胶水很牢,因为怕扯到胖虫虫的皮肤,所以盛子瑜拿化妆水一点一点的给他慢慢擦拭,好不容易把其中一条摘了下来小心翼翼放进小盒子里,盛子瑜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她停住手,掏出来看一眼,果然是霍铮,她接起来:“喂。”

    霍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现在到了酒店外面,你那边呢?”

    “呀!”盛子瑜高兴得叫了一声,“你等等我,我过十分钟下来!”

    胖虫虫盯着她,奶声奶气地发问:“是爸爸吗?”

    “对呀。”盛子瑜心情愉悦,声音也轻快了许多,“你要不要去看爸爸?”

    胖虫虫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扭扭捏捏道:“我都卸妆啦,还是不出去了。”

    盛子瑜笑得前俯后仰,几乎被他这句话逗得笑岔了气,只是一抬头触及宁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她一下子讪讪的停住了笑。

    好吧好吧,有什么好笑的啦。

    收回心思,盛子瑜一鼓作气,将胖虫虫脸上的另外一条眉毛也摘了下来。

    两条眉毛都放进装满清水的小盒子里,她仔细地漂了漂,然后将装着眉毛的小盒子递给胖虫虫,“收好哦,你的眉毛。”

    胖虫虫举起两条胖胳膊,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塑料小盒子,颤巍巍的跑回房间了。

    见胖家伙出去了,宁绎走进洗手间,“啪”的一声关上门落了锁。

    正在洗手的盛子瑜抬起头,从镜子里看他,“你干嘛?”

    宁绎铁青着一张脸,攥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压在了洗手台上,“要去见他?”

    “干嘛?”盛子瑜一脸防备的将手挡在身前,“夫妻见面犯法啊?”

    也许是因为“夫妻”这两个字,宁绎的脸更黑了。

    他的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声音也低沉得可怕:“夫妻?你和他连婚都没结,算什么夫妻?”

    “迟早要结的!”盛子瑜只觉得胳膊被攥得生疼,挣了一下又挣不脱,她恼火极了,“他都打了结婚申请!孩子都有了,不是夫妻是什么?!”

    宁绎咬着牙,大概是气极了,好半天,他才憋出一句来:“原来你是看人下菜碟啊?在我面前这么趾高气昂,碰到他呢?碰到他就巴巴儿的自己贴上去是不是?”

    “我就是倒贴又怎么了?”盛子瑜又使劲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宁绎你松开我!”

    宁绎猩红着眼,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蓦地俯下身来,就要触到她的唇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挠门声:“宁叔叔!消消乐打不开了!”

    宁绎怔了一怔,盛子瑜趁机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将洗手间的门打开了。

    门一打开,胖虫虫立即举着平板冲进来,“宁叔叔!我要玩消消乐!”

    宁绎身体里的那股燥热还没完全消退,他移开目光,没看盛子瑜,只听见“砰”的一下关门声。

    他抱着胖虫虫回到了床边,胖家伙趴在床上玩了两局消消乐,然后一连打了几个呵欠,顺势就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躺在床上摊开手脚呼呼大睡的胖虫虫,宁绎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

    合着他在这儿看孩子当奶爸,正好方便那两人享受二人世界去了是吧??????

    操!!!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结尾的时候真是笑出声来,好心疼小宁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他默哀3s

    对了,感觉【多胖党】和【少胖党】的日常是这样的——

    【多胖党】:下章要多胖多胖!多加胖胖!

    【少胖党】:不要那么多胖胖!少胖少胖少胖!

    蛤蛤蛤你们多胖党和少胖党可以打一架了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