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生死天尊尚无音讯,最好是让她自然觉醒,若是强制召唤的话,难免对她有些损伤。  ”青颜轻摇螓,道:“先将兽域的麻烦解决下来,到时候,我们联手开启天眼,探测这天地。”听得要开启天眼,神形天尊神色也是凝,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兽域吧。”“先等等。”青颜犹豫了下,美目却是看向北方,那里似乎是落灵府所在的方向。“我先去趟落灵府那个,你们都陪我去。”她踌躇着,然后脸颊破天荒的红了下,这样说着。欢迎您来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古老的祭坛,静静的矗立在虚无之中,在那祭坛的最顶部,道削瘦的身影犹如磐石般的静静盘坐,他的身体略显冰凉,甚至连鼻息都是弱不可闻,若不是隐隐的能够察觉到丝气机存在的话,恐怕任谁都会认为,眼前的他,仅仅只是具没有气息的尸体而已。这片奇特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声音,寂静得犹如是在时间长河中的偏僻隅,无人能够察觉,无人能够到达。祭坛之上,那道削瘦的身影突然微微颤,那紧闭的双目,则是缓缓的睁开,黑色眸子漆黑如夜,他眉头轻轻的皱着,眉宇间显得有些无奈与不解。“直都在失败啊。”秦牧喃喃自语,这应该是来到这里的第四个年头了吧,也就是说,他在这里修炼了四年,而这四年,除了刚开始淬炼魂力的第年,其余的三年,他都是在尝试着凝聚神宫,还毫无意外的,他全部失败了。虽然他不断的在寻找失败的原因,甚至这种自我找寻到了现在,已算是相当的完美,但不知为何,凝聚而出的神宫,总是徒有其形,丝毫没有让得秦牧感觉到似乎晋入了某种层次的特殊感觉。“为什么会失败……我的魂力已是极为凝炼,为何不能在神识内将神宫凝聚出来。”秦牧紧皱着眉头,眼芒不断的闪烁着,眼中却是迷茫与疑惑,这般思索许久后,依旧没有多少头绪,他只能叹了口气,微闭着眼,准备再度尝试。“嗯?”不过,就在他想要继续尝试时,突然微微怔了怔,而后那目光便是看向眼前的石板,那里有着些交错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谁随手所划。那划痕颇为的粗糙简单,仅仅只是个痕迹斑点,然后有着数到深深的痕迹直接从上面切割而开,仿佛是将这斑点彻彻底底的破坏了般。秦牧望着这些随手痕迹,失望的摇了摇头,再度闭目,不过片刻后,他猛的睁开双眼,再度看向那些随手痕迹,眼中掠过些惊疑之色。这斑点,看上去有些类似神识,这交叉的痕迹将其破坏,难道是说,神宫并非是由神识改造……而是要将其彻彻底底的破坏,重生铸造不成?这是……破后而立?秦牧心脏猛的剧烈跳动起来,先破掉神识?开什么玩笑,神识是天生的,旦破坏,便将会让得人精气神流逝,那种后果,即便是他都承受不起。万到时候神识破了,他又凝聚不出神宫,那不仅魂力修为荡然无存,甚至还会有损他的神智,变成白痴都不是不可能的事……这代价,就连秦牧的心性,都是迟疑了些,但隐隐的,他又感觉到这或许的确是通向神宫境的真正大道。破,还是不破?秦牧眼神急的变幻着,心中显然是有些挣扎,如此好半晌后,他终于是轻轻吸了口气,手掌猛的紧握,漆黑眸子中,掠过抹坚定之色。若无大毅力,如何成就大能力,更如何去越寒冰天尊?心中下了决定,秦牧再无丝毫犹豫,双目紧闭,心神动,便是来到了神识之前,此时的神识,犹如个细小的光点,轻轻飘荡,有着浩瀚的魂力波动散出来。秦牧心神注视着那道光点,心神动,神识内的浩瀚魂力竟然是在此时以种极端惊人的度收缩起来,短短数息时间,那所有的魂力,都是在神识内,化为颗仅有人头大小的魂力圆球,这圆球犹如实质,表面光华如镜,但其中那种恐怖的波动,就算是渡过两次轮回劫的巅峰强者,都足以感到心惊胆颤。而当这种压缩,达到极致的时候,那魂力圆球突然急促的颤抖起来,旋即圆球表面开始破碎,裂纹蔓延出来,道道毁灭性的光束,悄然的射出来。当那种光束强盛到极点的时候,仿佛轮耀日,自神识升腾而起,再接着,毁灭波动,席卷而开,神识内,彻底的爆炸。砰!秦牧的身体,都是在此时疯狂的颤抖起来,神识爆炸,其中的魂力,也是犹如潮水般疯狂的涌出来。秦牧强忍着脑海中传来的剧痛,急忙收揽着那些失去神识的约束而变得狂暴无比的魂力,此时若是让如此恐怖的精神在其体内肆虐开来,就算他有着洪荒龙骨守护,恐怕都得支离破碎。璀璨的紫金光芒席卷而开,秦牧体内的洪荒龙骨也是察觉到危险,竟是化为低沉的龙吟之声,紫金光芒化为无数道紫金巨龙,犹如龙罩般,将那些肆虐的魂力尽数的围困住。三道神物也是在此时出现,将魂力包围得水泄不通,光芒闪烁间,总算是没让得魂力失去控制。秦牧此时心中也是紧张无比,神识如今已经破碎,他不可能直这样约束着魂力,如果无法再给它们制造出个“神识”那么魂力就会失控从而携带着他的精气神消散,而他也将会遭受到无以伦比的打击。不过虽然现在情况紧迫,但秦牧毕竟经历了太多生生死死,所以也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心神动间,便是如同之前在神识内操控魂力凝聚神宫那般,开始将其凝聚在起。浩瀚的魂力涌荡着,然后缓缓的汇聚,此时魂力犹如液体般,流淌而动,勾勒之间,仿佛是有着座神宫的雏形在悄然的成型。魂力在秦牧入微的操纵下,开始点点的完善着神宫的无数步骤,不过这种工程显然是极端的浩大,即便是以秦牧的能力,都得消耗许久的时间,但好在如今秦牧本就是处于静修中,在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任何的人来打扰他,不然的话,旦魂力失控,那着实是有些严重。时间缓慢的流逝,眨眼间,便是两月时间过去,而那神宫也是逐渐的初成规模,神宫巍峨,浩荡大气,气象万千,仿佛神之居所。秦牧的心神注视着这成形的神宫,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有着狂喜涌动,旋即其心神动,那浩瀚的魂力便是如同潮水般的涌入神宫之中。然而,就在魂力涌入其中后,秦牧心中的狂喜却是骤然间冰凉下来,因为他猛的现,魂力在这神宫中,根本就没有半点形成循环,自衍生的迹象。以往的神识,只要魂力进入其中,便是犹如回巢之鸟,自会有种安宁之感,然而现在,那种感觉,却是荡然无存。显然,这神宫,根本就未取到代替神识的效果!这样来,秦牧就必须死死的牵制住这些魂力,使得它们不会消散,但这样来,他就将永远没有分心做其他事的力量,也就是说,他被自己的魂力牵绊住了。秦牧冷汗直流,他盯着那神宫,究竟是还少着什么吗?为什么凝聚出来的神宫,无法取代神识呢?秦牧心念急的转动着,他隐约感觉到神宫似乎是少了什么,但却无法明白那少的,究竟是什么……时间缓缓的流逝着,但秦牧却依旧毫无头绪,其心头也是忍不住的微沉,这僵局,难道就无法打破吗?祭坛之上,秦牧紧闭双目,满身的冷汗,冷汗顺着身体滴落下来,落到那破旧的蒲团上,隐隐的,蒲团似是微闪了下毫芒。而就在那毫芒闪烁的瞬间,秦牧的心中,仿佛是响起了道极为悠扬的古老声音:“太上。”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得秦牧身体猛的僵,不过他却来不及思虑这道声音,道灵光,猛的闪过脑中:“太上感应诀!”“是少了那种力量吗?”秦牧心神动,然后不再迟疑,迅的沉侵进入太伤感应之中,意识飘荡,许久后,缕缕混沌之光,终于是射来。混沌之光,落到那神宫之上,而后神宫竟是爆出阵清澈的鸣叫之声,就在这霎那,犹如死物般的神宫,竟然是犹如具备了生命般,神宫表面,光芒流溢,种生机,蔓延而出。轰隆隆。魂力涌荡在神宫之内,隐隐的,似乎是逐渐的构成了种最初步的循环,而且秦牧能够感觉到,就在神宫成形时,似乎也是与那冥冥之中极为神秘的太上,建立了种玄妙的联系,缕缕的混沌之光不断的涌来。魂力翻涌,那丝丝的混沌之光,开始侵入魂力之中,再接着,秦牧便是感觉到那些融入了混沌之光的魂力,开始了翻天地覆的变化。那是种真正的蜕变。秦牧心有所悟,心神渐渐的平静,他静静的守护着神宫,任由魂力在其中翻涌,他能够感觉到,等到魂力尽数蜕变的时候,或许,神宫就能够真正的取代神识!只不过……那似乎需要个相当漫长的时间,而幸运的也是,现在的秦牧,并不缺少这个时间。他只需,静静的等待着涅槃之日。光阴流逝,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修炼场之外的世界,已是年过去,而在这年中,其间大事生了太多,先是神元大6之乱,待得神元大6联盟刚刚组成,与那肆虐的邪族形成对恃时,兽域也是陡然传来了邪族进攻的消息,而在最为开始的时候,兽域的些势力自恃能力,倒是妄图解决掉那些邪族,但可惜的是,邪族过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任何的阻拦者,都是被他们彻底的抹杀而去。鲜血仿佛都是染红了兽域的天空。当兽域西北的地域,所有势力被邪域抹除后,兽域终于开始颤抖,那些各大种族与势力开始明白过来他们此次所面对的对手究竟有着多么的恐怖。恐惧蔓延,他们开始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任何单的势力能够抵挡邪域,即便是兽域之中的那些霸族,也是无法做到。不过所幸,就在邪域要在兽域肆虐时,远古天尊及时赶来,而后四大霸族,大王族在诸位远古天尊的撮合下,组建兽域联盟。而兽域联盟形成,兽域无数势力纷纷涌来,这种时候,若是再不抱做团,恐怕便是只有灭亡途。兽域联盟,由四大霸族联手掌控,以他们在兽域的声望,倒是没有任何人对此表达不满,不过在兽域联盟中,显然并没有类似祝红颜那般具备着完美统率之能的人,四大霸族都是心气高傲,不想弱于对方,因此联盟的权利也是各有纷争,这也是导致在联盟初成的第月中,兽域联盟依旧是在邪域的进攻下,节节败退。这情况,无疑是令得诸位远古天尊颇为的震怒,直接是将四大霸族族长召来,经过番呵斥以及强行镇压,四大霸族不得不挑选个真正能够指挥联盟力量的人,而这人选,选来选去,最后落到了九幽魔蛟族头上。而九幽魔蛟族长则是将这个重任,落到了小炎身上,而出奇的是,诸位远古天尊对这般选择也是未有异议,于是人选便是定下,小炎成为了兽域联盟唯的盟主。联盟内部纷争被平息而下,终于是能够将所有的力量动用而出,而小炎同样也是展现出了极为不菲的能力,虽说或许比起祝红颜那种能够迅的让神元大6联盟将邪域步伐挡下来有点差距,但至少,兽域能够开始与邪域形成对恃,未曾再出现类似之前的那种重大损伤。这种对恃,持续了半年左右,然后却是因为些突之事,令得兽域联盟实力上涨,这些事,是些被挑选去“祖宫阙”修炼的级强者成功突破至轮回境,从而强势归来,另外件,便是这兽域,突然出现了第五个霸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