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棋高一着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每日一思:与英雄并肩死去,就会永生在帝皇之光中。@乐@文@ s.

    指望远在轨道上的守望者智库的支援,对于陷入苦战的第十连队而言,是一件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事情,匆忙中,哪怕是瑞兹智库馆长这样的传送大师,也不可能瞬间将他或者某一个智库瞬间传送下来。

    而且一件要命的事情在向轨道上的暴风号汇报的时候,赛文斯连长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耳边的标准战术通讯器也已经遭到了灵能法术——“机魂诅咒”,而产生了某种暂时无法维修的机械故障。

    “这些叛徒对于我们侦察兵的一切,包括通讯机械都太过于熟悉了,绝不是普通的商人或者是贵族可以比拟的,简直就像是应付这种情况成千上万次一样,纯熟而经历丰富。”

    赛文斯连长暗恨,看起来那些叛徒不仅仅想要逃跑,而是想借助刚才逃跑假象所拖延的时间,反过来借助灵能法术,和凭借着对切断了第十连队和守夜人向外通讯的渠道。

    因此,赛文斯连长现在必须依靠他自己手上仅存的力量来战胜面前的敌人,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前方那三名叛徒,一名手持长剑,穿着甲壳盔甲的灵能者用精妙的剑术和施加在身上的“扭曲视线”灵能法术,已经用长剑给冲上来的守夜人和侦察兵造成严重的损失,旁边的快枪手更是在出其不意的偷袭下,一举击杀了三名宝贵的守望者侦察兵,之后又用精准而迅速的枪术压制着侦察兵,逼迫他们无法形成包围圈。

    还有最后一名那个披着长袍,那个躲在两人背后的人,看着他那躲躲闪闪的动作,还有手上和眼睛里无意间泄露出去的灵能光芒,让赛文斯连长判断,现在叛徒三人身上维持的灵能法术效果就是这个灵能者在维持。

    “齐射,齐射,将那些叛徒逼出来!”

    一名幸存的守夜人士官高举军刀,对着叛徒幻影的左侧的空地上一挥,十几名临时聚集在他指挥下的守夜人老兵默不作声的举起地狱激光枪,扣下扳机。

    “轰轰轰……”

    激光射束那特有的爆裂般的巨响掩盖过战场上的一切声音,十几道橘红色的程亮激光射束在空中照亮了阴暗的密林,炙热到难以想象的高温降临到空地上,瞬间点燃了湿漉漉的腐烂树叶,烘干的大片松软的土地。

    可惜,这一次齐射并没有蒙中叛徒的真身所在地,站出来的守夜人士官反而遭到了敌人的报复,一团令人恶心、厌恶的无形飓风从某个角落飞了出来,在半秒钟之类砸在守夜人的士官身上。

    帝国灵能学院最标准的灵能法术,“混乱风暴”,用最纯粹的灵能组成的无形飓风团。

    纯粹的锋利灵能风刃切碎了士官的甲壳盔甲,撕裂了他的躯体,然后爆炸开来的灵能飓风刃横扫了附近的十几名守夜人老兵,锋利而无形的刀刃破开他们的防御和掩体,血洒大地。

    一名沉默不语的摔倒在地的守夜人老兵,哪怕至死也没有惨叫,而是依然遵守着士官的命令,用手上的地狱激光枪射出最后一发射束,用士官和十几名守夜人老兵性命为代价,指引出被“扭曲视线”所隐藏起来的人类叛徒。

    看着那一道只在幻影右侧只在空气中引起一道波澜,就消失不见的激光射束,最后一名仅存的守夜人士官疯狂的从地上跳起来,掏出一枚圆柱体不顾一切的扔过去。

    “咚……”

    那枚闪光弹精准的直没激光射束刚才消失的空气中,爆炸的闷响响遍战场,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闪光溅射出来。

    “啊……”

    惨叫声响起,那不断瞬间闪烁在密林空地上的三人幻影在一声玻璃破碎的脆响中消失了,三个和幻影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闪光弹消失的位置上,一名捂着双眼的灵能者蹲在地上,从手指裂缝不断渗透出来的鲜血告诉目睹这一切的人们,在战场经验丰富的守夜人士官精准投掷的闪光弹袭击中,这名灵能者被击中了,反射、扭曲视线的灵能屏障挡住了闪光弹炙眼的光芒,让他遭到灵能反噬,双眼直接爆掉,随后一发地狱激光射束了结了他的性命,那是一名复仇的守夜人老兵的杰作。

    即使灵能者瞎掉了,他依然是不可小窥的强大灵能者,在战场上不管是敌人还是友方的灵能者,唯有死掉的灵能者才是安全的灵能者。

    剩下的两人虽然有护目镜保护,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近距离的**闪光,来回反弹、震荡的无形冲击波都作用在他们身上,防御力极高的甲壳盔甲和战术头盔虽然挡住了大部分,但是那小部分依然让他们够喝一壶,吃个大苦头。

    “啪啪啪……”

    匆忙奔跑的赛文斯连长脸上鲜血淋漓,深可见骨的伤口依然镶着瞄准镜碎片而无暇处理,端起的爆弹枪发出愤怒的咆哮,爆矢子弹三点射瞬间打爆了那个双持爆弹手枪的快枪手,只剩下那个手持动力剑,疑似叛徒头目的人类被侦察兵团团包围住。

    然后,带队的提莫队长迅速掏出装填有麻醉子弹的撕裂者手枪,就要给那个被围困的叛徒大腿上来上一枪。

    细长的陶瓷金属穿甲弹会像打穿一层白纸一般那样,轻而易举的击穿甲壳盔甲的防御,击碎叛徒的大腿根,就可以打断他的腿,但是这种伤势不会致命,子弹内的高强度麻醉药会让一名大象都瘫痪下来,只需要打中那个叛徒。

    枪声响起,提莫队长眼睁睁看着那个捂着头颅的叛徒手持动力剑,快步急冲过来挑飞了他的手枪,从枪膛发射出去的子弹没有打中它该命中的目标。

    “当啷……”

    若不是从斜面劈斩过来的动力长刀及时的击歪了动力剑,提莫队长就会丧命在这名叛徒的剑下,迈步上前的普朗克一把将他名义上的主人拖拽下来,右手上的附魔爆弹手枪直指那个仓促后退的叛徒。

    “渣滓,死吧!”

    “啪……”

    叛徒护目镜下的瞳孔紧缩,他的脚步一连串变幻,神秘的灵能使他的身体变得轻盈,让他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爆弹手枪的枪口,但是从“枪火谈判”技能的作用下,那发橘红色的爆矢子弹诡异的拐了一个小幅度的弯度,让原本会打空的弹道直指叛徒的脸上。

    一声脆响,爆炸的爆矢子弹炸开了呼吸面具,崩飞了护目镜的红色镜片,在鲜血的飞溅中,叛徒的真实面孔露了出来。

    即使是鲜血的掩盖下,那幅苍老的面容依然让赛文斯连长和提莫队长一眼就认了出来,并且不可置信的喊了出来。

    “佩德罗审判官!”

    “怎么可能!?”

    周围的侦察兵们围绕着佩德罗审判官组成了一个松散的包围圈,但是在没有准确命令下,他们并没有扑上去或者开枪将那个貌似普通老头的凡人击杀。

    “佩德罗审判官!”

    从侦察兵中走了过来的赛文斯连长大声的质问道。

    “你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加入了欧克兽人向帝国挥动刀剑,王座的代言人什么时候背叛了他的信仰。”

    佩德罗审判官,那个主持了守望者战团身份审核,和守望者战团相处了几年,有一点交情的审判官,不知何时从守望者战团目前的征兵世界——摩卡尔世界来到了德角世界,并且用疑似叛变的行动参与了欧克兽人入侵的事件之中。

    这让赛文斯连长感到一阵大大的不妙,他似乎发现,不知何时一个惊天的阴谋缠绕在守望者战团周围,阴谋的策划者欲将守望者们拖进地狱。

    “咳咳……”

    佩德罗审判官第一次在侦察兵面前开口,沙哑而熟悉的苍老声音在安静的战场上回响。

    “干得不错,侦察兵们,多年的审判官生涯,我还是第一次被逼的这么狼狈。”

    面对佩德罗审判官避而不答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赛文斯连长,他上前一步大吼道。

    “回答我,佩德罗审判官,你为什么背叛帝国,为什么会为了黄金遗迹而残害帝国卫士,你难道不清楚你就算是得到黄金遗迹,审判庭也无法从机械神教手下保存住吗?

    佩德罗审判官,审判庭的眼睛已经被贪婪遮蔽住了吗?你们已经决定背叛信仰,背叛帝国吗?

    回答我,佩德罗审判官!!!”

    “呵呵……”

    佩德罗审判官轻笑几声,他使劲晃了晃脑袋,缓解了一下闪光弹带给大脑的眩晕感,审判官的身体即使是经过深度的人体改造,但是他依然是凡人之躯,闪光弹的威力依然无法完全避免影响。

    沾满鲜血的苍老面容露出一丝笑容,他沉声道。

    “守望者侦察兵们,我不得不再一次承认你们干得不错,就连我用来迷惑兽人酋长的谎言都打听到,然后还顺利险些将我逼上绝路。

    守望者们,我是否背叛皇帝,那是由我的行动结果来决定,而不是由审判庭或者你们来审判。”

    “没有背叛皇帝?”

    赛文斯连长质问道。

    “你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在伤害帝国的利益吗?你到底在干什么,快点交代,佩德罗审判官!”

    “帝国并不能代表皇帝,皇帝并不等于腐朽的帝国。”

    佩德罗审判官摸了一下脸上的鲜血,一抹冷笑让赛文斯连长内心有着不好的预感。

    “守望者们,你们犯了一个大错误,你们不应该给我喘息的机会。”

    “你难道还认为你可以在上百名侦察兵的围攻下幸存吗?束手就擒吧,我们会将你交给审判庭,由帝国来做出正确的审判!”

    “为什么不能呢?“活力”让我的身体重新充满体力,“钢躯”强化了我的身体耐力和体力,“超乎感知”让我感知到身边一丝一毫的动静。”

    “什么!?”

    赛文斯连长和周围的侦察兵们,这时才发现佩德罗审判官身上不知何时泛起了一阵有一阵的,凡人无法察觉的灵能灵光,这股灵能是如此的明显,侦察兵们本应不会将其忽略掉。

    “这是感知遮屏!异端审判官用来欺骗恶魔和异端灵能者灵能感知的标准法术,但是我发现,这个法术有时候用来欺骗星际战士和凡人的感知也是十分的好用。”

    佩德罗审判官举起动力剑指向赛文斯连长,冷酷的声音冷若冰块。

    “为了皇帝,守望者们,你们还是死在这块土地上吧,恐惧灵光!”

    动力剑剑身上闪烁着一道诡异恶心的光芒,几名手持爆弹枪的侦察兵,意识到不对劲,情况已经失去控制欲扣下扳机的时候,一股来自内心的莫大恐惧瞬间摧毁了他们那个钢铁般的心智,爆弹枪从手掌上脱手而出,半跪在地上陷入脑海里与恐惧恶魔的决斗之中,但是随后闪烁的剑光切开了他们的喉部,摧毁了他们的生机,几具无头的尸体无力的摔倒在地上。

    “该死的,阻止他!”

    赛文斯连长大吼道,提莫队长飞快的趴下,躲开一团朝他飞射过来的灵能飞弹,捡起战死兄弟的爆弹枪连连开火,但是以往百发百中的枪法却无法发挥作用,橘红色的爆矢子弹和佩德罗审判官拖出残影的身体擦肩而过,随后佩德罗审判官从死去侦察兵的尸体旁边突破了包围圈,消失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根后面。

    然而刚刚消失不见的佩德罗审判官很快就从树根后面跳了出来,三名手持链锯剑和散弹枪的侦察兵追在他屁股后面,死死地咬住他的踪迹,让他无法隐蔽。

    包围圈虽然被佩德罗审判官突破了,但是久经战场的侦察兵们并没有让佩德罗审判官有隐蔽的机会,无处不在的伺服头骨将他的踪迹全部暴露,用于遮掩、扭曲视线的灵能法术已经无法发挥作用。

    赛文斯连长双眼紧盯着借助树干等掩体,在躲避子弹和趁机反击的佩德罗审判官,已经有七名挥舞着武器冲上去的侦察兵被佩德罗审判官击杀,或者重伤倒地。

    精妙的剑法,施加在自身上的辅助灵能法术,翻腾躲避之间,还可以时不时拔出电浆手枪射倒一名侦察兵的精准枪法,将这一切统计起来,赛文斯连长突然发现,已方的伤亡已经不知不觉中达到了一种可怕的状况,星系防卫军已经全军覆灭,守夜人已经只剩下二十几名老兵还在存活,就连第十连队都还只剩下一半人还在站着,而自己作为指挥官却尚不察觉到这一点,还想着活抓审判官。

    冷汗瞬间布满了赛文斯连长的额头——该死的,那个佩德罗审判官什么时候又干扰了我的思维。

    “清醒过来,那个佩德罗审判官绝对达到了英雄级,不要留手,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否则,我们没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密林了!”

    全员通讯器已经不知何时损坏的情况下,赛文斯连长狂吼道,随后他自己也提着爆弹枪紧跟上去,并且从莫名其妙的迷迷糊糊状态中清醒过来,开始指挥自己的第十连队的侦察兵,以合围的方式围剿佩德罗审判官。

    一阵密集的弹雨扫射佩德罗审判官前方,将他逼停一瞬间,提莫队长找到机会,提着吹箭上去就是一个“致盲吹箭”。

    但是涂有毒液的吹箭在附加了“超凡感知”的佩德罗审判官眼中,这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动力剑随意一挑就挑飞了,这让提莫队长袭击受挫的同时,也让他意识到必须要更换武器装备了。

    “喝!”

    就在佩德罗审判官准备反击,提着动力剑冲向那个不断有吹箭和爆弹枪骚扰他的星际战士的时候,女声爆喝从侧面响起,然后一道身影狂冲过来,双手擒抱住佩德罗审判官,猛然撞击在大树上。

    “咚……”

    剧烈的冲击力瞬间撞断了参天老树的树干,漫天的木屑之中,两人均摔倒在地上滚动起来,只是佩德罗审判官狂吐鲜血,艰难的站了起来,而波比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手上动力锤紧接着猛砸向审判官。

    “看锤!”

    “轰……”

    佩德罗审判官侧身闪过锤子,但是砸在地上的动力锤引起了小型爆炸,冲击波击伤了佩德罗审判官的小腿,反击刺向波比的动力剑被一面金属圆盾挡住,引起几声清脆的响声的同时,还有几道深刻的剑痕。

    波比移动着圆盾抵挡了佩德罗审判官几剑之后,地上动力锤的锤击部分再一次发生小型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几乎炸断佩德罗审判官双腿,旁边的波比趁此机会挥动战锤,一记横扫。

    但是佩德罗审判官不愧是作为王座代言人几百年的高级审判官,漫长而复杂的执法生涯让他瞬间做出正确的反应,左手上的打空电池的电浆手枪放开,凝聚出一团灵能能量,然后砸到波比的圆盾上。

    “当啷”一声,圆盾破碎,波比被打飞,飞舞的动力铠甲碎片洒在空中,报仇心切冲上去的普朗克手持动力长刀劈斩过去,随后却被动力剑上的灵能飞弹击中,高强度的亚空间能量击碎了甲壳盔甲的防御,并腐蚀了普朗克的身体,让他颓然摔倒在地上。

    然而,佩德罗审判官已经无暇补刀,已经红着眼睛冲上来的赛文斯连长手上的爆弹枪已经在疯狂的咆哮着,一发发带有刻骨铭心仇恨的爆矢子弹弹道落点在“预知”的作用下,全部显示佩德罗审判官脑海了,全是他身上的要害,只需要被命中一发,铁定被打成两截。

    不顾骨裂而剧痛的双腿,佩德罗审判官一个翻滚,一发发爆矢子弹轰击在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小坑,泥土石块四溅。

    躲开了爆矢子弹的佩德罗审判官窜进草丛之中,暂时避开了侦察兵和赛文斯连长的视线。

    “追,别让叛徒有恢复和喘息的机会!找到他,然后,杀了他!我们即是帝皇死亡的天使,我们给敌人带去死亡,我们给皇帝带来胜利。我们终将胜利!”(旁白君:findhim,andthenkillhim,wearetheemperoroftheemperordied,webriotheenemy,webringvictorytotheemperor.in!)

    赛文斯连长狂呼道,几十名侦察兵默不作声的闻着空气中留下的血腥味,越过草丛,朝着佩德罗审判官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灵能法术或许可以扭曲视线,遮屏感知,但是浓厚的血腥味瞒不过鲁斯之子敏感的嗅觉。

    双方一追一逃离开了战场,只剩下二十几名守夜人没有追赶,而是留了下来,他们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战斗力根本跟不上这场战斗,追上去也只是累赘而已,还不如留下来挽救重伤频死的战友,顺便按照赛文斯连长暗中发出的手势命令,分出一个小分队赶回黄金遗迹,预防在侦察兵被佩德罗审判官杀光,守夜人全员战死之后,这个关键的消息无法传回到团长的耳中。

    气喘吁吁的佩德罗审判官翻过了一个小山包之后,就迫不得已的停靠在一颗大树背后,看着小腿上面血淋淋宛如婴儿嘴唇一般的伤口,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佩德罗审判官朝着上面捏起了一个手势。

    “医疗者!”

    一股无形的亚空间灵能聚集在伤口上面,止住鲜血,伤口愈合起来,留下一道红色的伤痕。

    佩德罗审判官松了口气,目前他的行动能力暂时得到恢复,但若想完全恢复他就需要医疗包和时间,治疗灵能法术虽然好用,但是该灵能六个小时只能用一次,否则下一次带来的就不是恢复,而是灵能伤害了。

    “沙沙沙……”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佩德罗审判官前面的草丛传来,等到他提着动力剑准备击杀那个冒进的敌人之时,却发现那是一个浑身披着盔甲的硬皮小子,脖子上的牙齿项链和骨头饰品表面,这或许还是一个头目。

    佩德罗审判官无视了那个兽人嗷嗷狂叫扑过来的趋势,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块刻有巨大獠牙图标,并带有恶臭味的骨板扔到那个兽人怀中。这是来自兽人酋长的信物,一路上他靠着这块东西已经制止了无数次冲突,所有看到它的兽人都会尽快的退让,没有一次例外,而这一次也不应该例外。

    “小虾米,这东西你从哪里偷来的!”

    那个欧克兽人冲到佩德罗审判官近处,却不敢挥动手上的砍刀,只敢咆哮着威胁他。

    “快说,要不然俺砍死你!”

    佩德罗审判官将感知放在后面侦察兵追来的方向上,对于欧克兽人的逼问他有些不屑一顾。

    “那是你们酋长给我的信物,不想被酋长撕碎,就快给我……”

    “啪……”

    佩德罗审判官满脸不可置信的回头,硝烟尚未散去,一柄撕裂者手枪被那头欧克兽人用手指捏住手中,他捂着大腿想说些什么,但是强力的麻醉药已经沿着血液袭击了他的身体,摇晃两下身体,佩德罗审判官很快就坚持不住晕了过去,而在他昏迷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那个欧克兽人在用兽人口音的低哥特语哼着跑调小曲。

    “一千大牙到手了,呀呀呀真高兴啊!

    两千大牙到手了,呼呼呼最喜欢……”(黑牙:果然捡漏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