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三章 单枪匹马冲城门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三日清晨,王简整装待发,和送行的盛崖余、阿珂两女告别,又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周妙彤和妙玄,微微一笑,转身就走。

    四女则回到屋子里,或是修炼或是看电视,但一个个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哪怕是刚刚入门的周妙彤和妙玄,也是如此。

    男人和女人,实际上就是那么一回事。

    特别是古代,这种接触,直接让两人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

    就算没有感情,都可以迅速培养出来,这在现代虽然也有,但毕竟没那么明显。

    虽然整个皇城都戒严了,但王简要出城,谁又拦得住,何况还是偷偷摸摸。

    没费多少事,就轻松离城,到得城外,一具钢铁战衣覆盖在身上,双脚喷着火焰迅速起飞。

    钢铁战衣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风驰电掣,无与伦比。

    而且这是在古代,没有卫星,没有各种高空建筑,只需要小心山峰,就可以轻松划过。

    他在空中飞舞,时不时还做出一些高难度动作,活像一只飞雀,自由自在。

    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迷乱提醒,王简才减慢了速度,看着脚下的这座城市,脸上不由泛起冷笑。

    盛京,几年前鞑子迁都到这的。

    虽然短短的几年时间,但看样子人家在这里花费了些心思,建设得还不错。

    高空往下看,因为没有卫星的缘故,他也没法看得太清楚,但也有那么点繁华的迹象了。

    这些所谓的繁华,实则都是打草谷得来的。简单点就是抢劫,自己不事生产。

    哦,也是生产的,汉人奴隶最勤劳最忠诚。他们为了大一统,流汗又流血,还贡献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辛苦啦。

    主子们自然高高在上,说不定还天天谈情说爱。

    嗯,再来个女奴隶和男主子发生点奇妙的爱情,来个逆袭之类的。最好男主子要多个,相互争抢,那就更完美了。

    好吧,这特么都是电视剧,假得连吐糟都无力。

    阶级分明的奴隶时代,居然还想有这些,做梦都比这现实。

    王简扫视了一圈,确定了皇宫方位,就落在了荒郊野外。

    收起钢铁战衣,取出丈二长枪,擦拭着锋利的枪头,默默的调整着自己的气息。

    十几分钟后,身上悲愤、嘲讽、无力等各种杂乱的情绪纷纷散去,整个心灵渐渐澄净。

    半个小时后,王简身上,散发着冷酷的杀意,缓缓朝着盛京城走去。

    这本是鞑子京城,四周就有很多巡逻的鞑子马队。

    其中一支队伍看到丝毫不做遮掩的王简,顿时朝着他快速驰来。

    一连串听不懂的废话,王简直接无视了,继续朝着盛京过去。

    咻!

    “是南蛮子!”

    “杀了他!”

    箭矢的声音,伴随着低喝传来,王简枪头轻轻一拨,就拨开了箭矢的攻击。

    他转头看着马队,十个人,脸上都是污垢看不清面容。

    倒是脑后一根老鼠尾巴非常显眼,那老鼠尾巴可不是电视剧里特地美化的那种,而是真正的老鼠尾巴。

    后脑勺上方一小片,其他的都是光秃秃的。

    嗯,挺有趣的,王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听到有人说《绣春刀2》不尊重历史,把朱由检拍得这么阴险。

    不尊重历史的人多了,连发型都弄错,真心为咱们观众悲哀。

    他在笑,对面的人却不认为是好意,反而纷纷拉弓上箭,几支箭矢呼啸而来,却被欢笑中的王简轻松躲过。

    “多杀马特的造型啊,牛逼!”

    王简嘿嘿笑着,脚下却是快得让人惊悚。

    枪头轻易穿插一人的咽喉,他一个翻身就把尸体踹到另一人身上。

    那名鞑子被尸体撞到,身体顿时爆碎开。

    王简翻身上马,拉着马缰,控制着方向,长枪呼啸,如利箭般洞穿了一个个脑袋。

    在皇城他都可以四处杀戮,何况是在这里。

    他要大开杀戒,再不像鹿鼎世界里多番忍耐了。

    两个世界是不同的,鹿鼎世界他想定鼎天下,就不能让社会太乱,否则梳理起来很麻烦。

    以后只要逐步蚕食,到时候再清算就是。

    可这里不同,大明还在朝廷的控制中,关外再怎么乱都没事,甚至对大明是好事。

    既然这样,没理由还忍着自己。

    何况他需要练枪,用这些鞑子的人头练枪最好不过。

    十名鞑子死在了脚下,王简哈哈大笑着,拉扯着缰绳,朝着盛京疾驰而去。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很多城外的奴隶们注意。

    一个个看向王简的时候,如看天神,还有的更是激动。

    这些奴隶都不是自愿的,而是被抓过去做牛做马的。

    虽然不知道,王简能否帮助他们逃脱这噩梦,但至少他敢干仗啊,这就足够了。

    呜呜呜!

    厚重的牛角号声,传递着特殊的信息。

    很快,当王简接近城门口几百米的时候,城卫军都在迅速集结,拉弓上箭,瞄准着缓缓而来的王简。

    如果王简想要入城,办法多得是,偏偏在之前还特地来到城外。

    为的就是以绝对武力摧毁城市,彻底摧毁鞑子的精神和意志。

    被人单枪匹马打爆了都城,这份打击,绝对是摧毁意志级别的。

    未来鞑子肯定还有残余,意志被摧毁,脊梁被打断,毁灭就不远了。

    别说还南侵,能保住自己不被合作者的蒙人吞并就不错了。

    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王简才打算冒险的。

    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消耗掉那张替身符的准备,为了这块大地,义不容辞。

    溜达着马,慢慢朝着城门进发。

    他神色冷漠,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不算英俊的面孔,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魅力。

    一杆丈二长枪,还有鲜血在缓缓滴下。

    越靠近城门,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息也越发强烈。

    这股气息,不仅身下的战马都战战兢兢,若非他的命令,恐早就脆弱地趴在地上。

    城门前的一队鞑子,战马也是焦躁不安。

    甚至马上的人,都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怪异压力。

    这让他们再没法保持往日在两脚羊面前肆意凌、辱的姿态,更多的反而是在残暴的表象下的懦弱,就如几百年后一样。

    “迷乱,注意控制无人机,拍下我的雄姿!这辈子,可能也就只有这次来吹牛逼了。”

    “遵命,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