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可爱吃货小警员X狡猾多端大骗子(四)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沈绛溪决定日后能和这个空降的小姐姐离多远就离多远, 这脾气怪渗人的。

    事实上,除了共享“黑色荆棘”资料的那天, 其他时候雷莎也没有再找过她,甚至连出勤、值班的时候她们俩都没排过一起, 这位空降的州际刑警就这么悄无声息地, 慢慢成为了古里镇地方警局里该有的一道风景线。

    古里镇的常住人口不过上千,算是个小地方,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镇上总共没几处,整个古里镇正是开车绕过一次就能大致把主要路段给认全。

    之前出了个连环杀人案已经够耸人听闻的了,按照这个小镇的日常来看,古里镇警局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大半年都出不了一次警才是事实, 大半个月只接到一起失窃案——听说后来还是家里养的动物干的, 并不存在什么犯罪嫌疑人。

    高强度地处理完两个案子之后, 没过几天, 警局又恢复了那种众人坐在办公室看片吃零食的日子。

    零星出现几个小偷案件,偷宠物案件, 农场养殖品丢失案件……笔记和卷宗摞了厚厚一叠, 也不见猴年马月才会宣告破案,档案袋放到角落的桌子上, 没过两三天就积满了灰尘。

    只有雷莎的精神状态和他们格外不同,每天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笔挺地敲击着电脑。有一次, 办公室里的小男警路过瞄了眼,发现那电脑上的扫描资料讲述的内容光是都费劲,别说是对着那玩意儿一整天了。

    心理学著作、法医鉴定等各方面的书籍轮番在她的电脑上出现, 桌上的卷宗更是摆满了近年来国内未侦破的大型杀人案件,以及“黑色荆棘”从第一桩案子开始的记录,一直到最新的那一宗。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人能顺藤摸瓜挖到她的踪迹,到了后来这人简直在犯罪界来无影去无踪了。

    偏偏需要害怕她的人,倒是男性罪犯更多一些。

    也有杀-人-犯试图向她挑衅,甚至当地警方都已经接到了报案,打算布置警力将两人都一网打尽——谁知被耍的团团转,最后追踪到的地方,只剩下一具男尸。

    男性-杀-人-犯死亡,而“黑色荆棘”只留下了信物,不知所踪。

    种种事迹罗列叠加,国内的警界甚至有许多经验老道的警察怀疑,“黑色荆棘”是个组织,而非个人。毕竟从这现场的痕迹和作案的手法,以及悄无声息的撤退风格,都太像是有人从旁协助了。

    总而言之,雷莎的画风与其他人都格外不同。让许多古里镇吃着零食吹着空调看小电影的警察感慨,这州际选拔出来的精英和他们这些地方小菜鸟就是不同。但是感慨归感慨,没人会脑子一抽,学着这榜样也开始奋发图强。

    咸鱼就是咸鱼,在座各位还是那种连身都懒得翻一下的,彻底认命的咸鱼王。

    *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去,直到一个月后——

    国内再次出现一桩杀人案,是团伙作案,手段极其残忍,目标都是小学年龄的孩子。本来古里镇的距离案发的地方就非常远,甚至不是同一个州的。

    然而,雷莎却跟警长打了个报告,表示找到了“黑色荆棘”的踪影,申请协助这个案子。

    雷莎的行踪本来就不受古里镇的限制,警长正给申请函盖章的时候,下午就传来了新消息:那个作案的团伙听到警方的追捕消息,开始了移动作案,目前已经脱离了原本所在的州,朝着S州来了。

    当天,所有的州际警察都收到了通知,伴随着最高警局对地方警局的指令:全力配合州际警察,把这个团伙捉拿归案。

    雷莎作为在古里镇待命的警察,因为古里镇也需要她的协助,本来可以自由行动的,这命令一出,这下子她再想独自出镇追捕“黑色荆棘”,就成了不太容易的事情。

    除非州际警局对她下达调令。

    沈绛溪所在的这个国家分成很多个州,算是一个联合性质的国家。每个地方有地方警局,而一些涉及各个州的案件,就有可以跨州行动的州际警局负责,地方警局和州际警局都共同听从最高警局的指挥。

    但是因为跨州的案件往往性质复杂,情况混杂,所以州际警局的警察们又比地方警局的素质要高得多,通常由州内各个警校毕业的精英组成。

    两日过后,事情果然变得越来越麻烦。

    沿着S345国道公路的各个分叉小路,陆续传来了两三桩报案,发现了几具未成年孩童的尸体,身上都有被凌-虐过的痕迹。

    当天晚上,州际警局就对在古里镇待命的雷莎直接下达了命令,将顺着S345国道作案的团伙可能移动踪迹发给她,让她和地方警局的警察共同追踪其中一条路,准备在今晚对这个团伙一网打尽。

    因为雷莎本人的经验丰富,加上这段时间和警局内大家的相处,警长就让她自己挑选带去的小伙伴——

    “这种大型案件后面都会有“黑色荆棘”关注的影子,我看沈绛溪对她也很感兴趣的样子,而且善于从细节发现痕迹,就让她和我一起追踪这次案件吧,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说话的时候,雷莎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从那冷淡的双眸里根本看不出她这会儿是在夸人。

    沈绛溪接到出警通知的时候没说什么,收拾起东西就走了,直到走到出警的警车前,看到驾驶座上坐着的雷莎时,眼眸里才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分诧异。

    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反手关门的同时,她扯了下唇角算是表达友好:“是州际警局给你下达了命令吗?”

    雷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等她系好了安全带之后,一踩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一路无言。

    沈绛溪拿出随身的平板,实时接收警局那边传来的关于这个团伙的信息,忽略车里凝滞的尴尬。

    等到警车开到了指定地点之后,沈绛溪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在平板上调出这部分的地图,开口说道:“我们要追踪的是这条240小道,算是收费站的出口下去的小路,下面是个小型村镇,人口不多,最大的公共设施就是一个自助加油站。”

    雷莎又浅应了一声,黑色的眼睛瞥了她的侧脸一眼,忽然问了一句:

    “你不饿?”

    沈绛溪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反问了一句:“……什么?”

    直到和对方那仿佛无欲无求的视线对视了好半天,她才明白雷莎说的意思。

    因为在警局习惯了有事没事都拆点东西吃,自己这回和她上路老半天到现在啥都没吃,搞得人家都有点不习惯。

    沈绛溪有些尴尬地用右手轻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笑着说道:“我现在不是很饿……咕……”

    话还没说完,从肚子里传来的一声悠长的鸣叫就背叛了她的意志。

    “哦,我这是肠胃活动比较频繁,绝对不是饿的,我们是吃完午饭才出来的。我怎么可能会饿呢?”沈绛溪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眨巴着真诚的大眼睛看向雷莎,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说瞎话。

    ——因为出门太急,怕追踪这个团伙忙到太晚,带的那些小零食都是准备晚饭时间吃的,可不能这会儿吃完了。

    听到她肚子叫的时候,雷莎微微眯了下眼睛,等到听完沈绛溪的瞎话之后,她又恢复了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也没继续往下接,不知道她是信了还是没信。

    “说下你对“黑色荆棘”的了解。”正当沈绛溪以为她没问题了的时候,雷莎又朝她扔出了一句话。

    难道不是眼下的这个团伙比较重要吗?沈绛溪心底嘀咕了一声,面上却没表现出来,而是装出一幅在回忆的模样,好半晌还是只能念出资料的内容:

    “年龄在25-32岁之间的女性,擅长反追踪,枪-械知识丰富,也许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猜测受过情感伤害。”

    雷莎又等了有一会儿,眯了眯眼睛问她:“没了?”

    不知怎的,看到她眯眼睛这个小细节的时候,沈绛溪总觉得周身有一股冷气朝着自己袭来,以至于她忍不住紧张地在座椅上来回挪了挪,半晌慢吞吞地说了句:“没了。”

    雷莎冷哼一声,回道:“看来我是高看了你这份想抓到“黑色荆棘”的觉悟。”

    沈绛溪莫名挨了她一顿批评,不太乐意地睁大眼睛瞪着她,好一会儿之后似乎是想到了眼前这人确实经验丰富,而且同样是追踪“黑色荆棘”多年,比自己有话语权,遂不再说话,只噘着嘴,低头去找平板上有没有新任务发布,偶尔抬头看看车周围的情况,不再搭理她。

    “觉得我说的不对?那我问你,每次国内有大型案件发生,“黑色荆棘”行动之前,都会用一个ip入-侵警局的网络,得到最新的消息,你注意过吗?”雷莎见她的模样,眸色更深了些许,盯着她的侧脸,冷冷地抛出问题。

    沈绛溪:“……没、没发现啊……”重点是原主记忆里没有!她咋知道呢!

    ““黑色荆棘”作案时间多是半夜,这个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雷莎又问。

    沈绛溪仍然是茫然,心想人家就是喜欢这个时间点出来活动,而且半夜犯罪目击者少呗。

    雷莎最后又抛出一个问题:“还有传闻说她有可能是警局内部的人,才能够得到第一手资料,你怎么看?”

    沈绛溪:“……有这个可能?”

    雷莎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失望,同样借着车内的视野,往外面看了几遭,好像对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指望那般。

    沈绛溪咬了咬下唇,知道自己没用,也理亏地不再说话。就当她以为对方要保持这种冷战状态不再和自己说话,今晚安静在这个指挥道路蹲点到天明的时候,雷莎冷漠地对她又说了两个字:

    “下车。”

    啊???

    什么?大姐?这荒山野岭鸟不拉屎的你让你最亲爱的同事下车?你的良心怎么允许你干出这种事情?

    沈绛溪瞪大了眼睛,这次是真的不可置信,握紧自己的安全带,开口问她:“为什么?”

    “跟你这种对手头的案子以及感兴趣的案件都没有任何责任心的警员,我想不到我们还有什么合作的必要。指望你能在今晚的团伙踪迹上提供什么有用的意见更是不可能,下车吧——你不会以为,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能保护我吧?”雷莎说到最后,唇边甚至勾出了个冷笑,眼眸里全是嘲讽的味道。

    沈绛溪被她这一番话气的眼睛都红了——老娘对今晚这个团伙是真有研究的好吗!你都还没听我意见???姐们你这样真的好吗?

    “下就下!反正我们地方警局只用配合你们州际警局的工作,你回去别打报告说我怠工就行。”沈绛溪愤愤地解开安全带,下车的同时不忘了把自己的包拎走——里头还放着她今晚的晚餐呢,绝不能便宜了这种瞧不起自己的家伙。

    直到看到警车掉头往国道上行驶之后,沈绛溪在原地狠狠跺脚:

    woc你真的把我扔在这里啊?

    【什么怜香惜玉的小姐姐都是假象!一言不合就把我拉到这种地方,还荒山野岭的就放人!我绝对记住她了!】进入记仇模式的沈绛溪和系统22愤怒地控诉。

    系统22:【为你点蜡,不过,我记得你之前也查过关于“黑色荆棘”的资料啊,你刚才怎么什么都没说?】

    沈绛溪站在原地,将背包甩到背后,敛着眸光看那车的踪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唇边的笑意渐显,那张略显婴儿肥的脸上竟出现几分和她的长相极不符合的神秘,好似一瞬间将隐藏的荷尔蒙统统散发出来了似的。

    轻笑了一声,她开口回道:

    “刚才怎么不说?因为我想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呀。”

    激怒她,让她下车,自己行动——仅仅是为了抓到犯罪团伙,抓到“黑色荆棘”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啧啧啧,两大影后统统上线,飚演技的时候又到了!

    ——

    霸王票感谢: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今天我灯灯宝贝第一!耶!

    感谢柒七扔了1个地-雷!谢谢我的七宝贝!啾!

    感谢蚍蜉过海扔了1个地-雷!嘻嘻来吧用小钱钱用力砸我!

    感谢流木扔了1个地-雷!少天少天啾咪哒!

    感谢白鹄。扔了1个地-雷!谢谢小天使!小天使也要变成日更打卡了小天使了呢!

    感谢夜肆染扔了1个地-雷!嘻嘻,抱住你亲!

    感谢陌阡云扔了1个地-雷!文艺小姐姐!亲一口来!

    感谢幽兰暗曲扔了1个地-雷!幽兰宝宝的打卡!滴!调戏作者成功卡!

    感谢才不是卷毛哼~扔了1个地-雷!

    感谢才不是卷毛哼~扔了1个地-雷!两个!最土豪的卷毛宝宝!值得一个举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