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和妖的撕逼大会(2)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本文设置50%防盗, 如无法正常请耐心等一段时间~~

    “主人让我下去清点损失,可是我检查了一半, 剩下的路没法通过了喵~”

    “怎么回事?”

    “有奇怪的东西盘踞在下面,一碰到就感觉身体麻痹喵~不知道怎么回事喵~”招财猫苦恼地挠着尖耳朵,尾巴左右摇摆不定。om 移动网

    烟烟罗莞尔回答:“没关系,调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下去看看那是什么。”

    “那就太感谢了喵~”招财猫鞠了一躬,欠身让开了位置。一个敞开的地下出入口呈现在他们面前, 敞开的木门有撬动的痕迹,看起来是有人闯入打开的。

    烟烟罗蹲下身看了眼, 皱着眉说:“这个出入口的结界被撕碎了吗?”

    “是的喵~是闯入者干的呢, 你们下去以后一定要小心呐。”招财猫抓住荒提醒了句, “荻原君,你最好别下去喵~会有危险。”

    荒对下面空间的好奇已经超越了恐惧,他感激地说:“没关系,有他们在,我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 要注意安全啊。”招财猫站到一边目送他们下去。

    荒走在了最前面, 大天狗不知什么时候攀上他的脊背, 抱着他的脖子一块儿颠下去。拾级而下,他踩过铺着石砖的地面, 进入这片比地面建筑要庞大数倍的地下仓库。过道的左右两边各有十几道门, 每扇门的门楣上都石刻着标记, 只是这标记符号非常抽象, 似乎是独特的密码。

    “哒哒哒——”听着自己的脚步声,荒被封存的记忆慢慢解开了封印,原先刻意被抹去的印象一股脑地展现出来,他情不自禁打开了话匣子,说出的话正是招财猫曾对他说过的:

    “这里……是保管因果的地方,收藏根据地域分布陈列,门楣上的标识是密码,只有青行灯和招财猫知道对应的地域,走廊尽头有楼梯,下面还有好几层。”

    烟烟罗她摸了摸完好无损的门说:“这里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看来闯入者是青行灯肚子里的蛔虫啊,他知道安倍晴明的因果藏在哪儿。对了,安倍晴明是在哪儿出生的?”

    最了解祖先的桐恢复了点精神说:“他出生在茨城,他的因果应该保留在茨城那个仓库里吧。”

    大天狗不耐烦地问:“可是茨城仓库在哪儿呢?”

    烟烟罗环顾了下四周说:“这里没有异样,应该还没到,这样吧,我来打头阵,以津你走在最后,保护好他们。”

    害羞的以津真天看了两个人类一眼,使劲点了点头。

    几人继续深入,莹莹的绿色火光照映着他们的道路,有种无限接近地狱的错觉。走到半路的时候,烟烟罗无意间触碰了下墙壁,指尖随即飘出了白烟。她惊疑了声,站定说:“看来那位盗窃者给我们留下了伴手礼,听好,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跟着我的脚印走,不要踏错,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要碰,明白吗?”

    烟烟罗的警告让人神经紧绷,随后她点起烟,呵出的白雾有意识般开始下沉,它们触到地面仿佛碰到了□□,接连发出噼噼啪啪的动静,趁着这个间隙,烟烟罗踏下一步,而她抬脚离开的位置留下了淡淡的烟圈。

    “跟着烟圈走,不要碰左右。”烟烟罗又提醒了遍,站在中间的两名人类压力山大,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站在下层通道尽头,最前面的烟烟罗不自禁屏住了呼吸,面前超乎寻常的景象让所有人都露出惊诧的神色。红色的花海,飘散出令人窒息的凄凉之美,飘零的花瓣随着地下微乎其微的流动空气在低空轻轻摆动。

    荒揉了揉眼仔细分辨:“这是……石蒜?”

    桐扯了扯嘴角说:“你还真不文艺,它另个名字明明叫彼岸花。”

    “有分别吗?”荒奇怪地问,“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花?”

    “这就是盗窃者留下的大礼了……也是招财猫无法接近的原因。”烟烟罗呢喃了句,她猛然想起什么,扭头看着两个人类说,“喂,你们两个别待在这儿,快回去。这花很危险!”

    桐猛然想起鞍马寺那些贸然接近花海的人类昏迷不醒的报道,他赶忙提醒道:“烟烟罗说的没错,这不是普通的花,会影响你的精神,总之快走!”

    在烟烟罗和桐的双重警告和催促下,荒意识到问题可能很严重,立刻听从他们的建议折返回去,他顺着烟烟罗留下的痕迹往上走,没走几步,窒息的感觉陡然冲上天庭,心脏跳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好像有人不断用木槌敲打着他的心房,一分神,他伸手撑在了墙壁上。

    “小心——”趴在他背上的大天狗叫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红色的血雾在荒的手掌下炸开,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痛从掌心里钻进去,顺着血液一路蔓延到全身。

    “荒!”大天狗慌了神,拉扯着他的衣襟喊他的名字,甚至使劲拍打他的脸,荒的脸颊被拍得通红,可意识还在持续涣散,像是破壳的鸡蛋,彻底搅成了糊。他在昏倒前竭力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伸手护住了大天狗。

    “荻原!”桐踩着烟圈赶到的时候,荒已经扑倒在台阶上不省人事,被保护地完好的大天狗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恼恨地咬了咬牙。如果他能恢复能力就好了,就不会让荒倒在自己面前了。

    “喂,你愣着干嘛?”桐跑过来扛起了荒,数落了大天狗一句。

    大天狗正陷入自我厌恶中,被桐一讽刺,顿时火冒三丈,他撩起袖子亮出自己没几两肉的胳膊吼道:“你看我这样能干嘛?我什么都办不到!”吼完了,小崽子的眼眶红了一圈,要命的委屈和自责酸溜溜地腾上了心头。

    “别吵架了!”烟烟罗不顾脚下蔓延的花海,硬扛着走了过去,她检查了下荒的脉搏说:“他中了诅咒了,快带他上去!”

    “那调查的事呢?”

    “以津,可以拜托你吗?”

    “好的!”以津真天挥舞着翅膀腾飞在半空中,身上的金色羽毛是她最好的庇护屏障。

    “你也不要拖延太久,速战速决明白吗?”烟烟罗不放心地补充了句,“我很快回来。”

    烟烟罗照例走在最前头,用烟鬼垫在路上抵御着花海的攻击,桐背着荒健步如飞,而大天狗一脸阴郁地跟在身旁扑腾翅膀,他们走上地面,吓了招财猫一跳。

    “喵~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噫,荻原君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