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吊打校园文恶霸女主(九)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她整个人似乎没反应过来  果然是亲娘, 如书表示自己就完全没有看出一向如往常一样文雅的二公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乐`文``Xs`

    “母亲是这样的,之前和你提过的,我的同窗,程朝文明日下学会来家里一趟, 我想好好招待他。”

    “哦?就是那个父亲如今外放到湘省的同窗?”

    “就是这个, 他母亲随同他父亲去了湘省,爷爷奶奶俱不在京城, 儿子明日想让他留宿在咱们府上, 可以吗?”

    望着二儿子难得露出眼巴巴的表情,陈夫人乐了, 道:“若是我不同意呢?”

    他想了想,就说:“那我待会再来问一次, 若是待会再不同意, 那我明日里再来问一次。”

    “你呀。”陈夫人觉得好笑:“可以,好好招待你那程朝文。只是别贪玩, 功课不能落下, 你大哥已在准备春闱, 你也要好好准备两年后的秋闱。”

    他咧开嘴笑了笑:“知道了,母亲, 儿子一定会用功的。”

    时间过得很快, 不多时二少爷就将他的好友带到家里来了。

    宝珠用完晚饭,漱了口, 就同如书到小花园走走, 那里有座望春亭, 她们几个经常在那里消食以后再回院子。

    如书手上拿了枝海棠花,正听着宝珠和如棋几个说说笑笑的,边走向亭子。

    谁知道快到亭子时宝珠做了个让她们安静的手势,她们先停在一棵树后,如书这才发现,二少爷和程朝文也在望春亭里。

    她仔细听了听,发现他们正在对对子。

    一个说上联,一个对出下联,然后接着说上联。

    如书听着他们说了好几轮,说得很快,只听出了一对。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如书来到这个世界几年,虽说有跟着宝珠一起听听课,可是在作诗和对对子上却怎么也开不了窍,只能欣赏一点通俗易懂的对。

    但宝珠就不一样了,从小就饱读诗书,不像男子有科考压力,陈家又不压着她读《女戒》之类的,她看的最多的多是诗词和对子。

    如书看看她,发现宝珠正侧耳听得很认真,眼中焕发出和平时不一样的神采。

    她口中还念叨着“对得好,我怎么没想到。”

    如琴和如棋都捂着嘴偷偷地笑。

    自己小姐是个对子迷的事虽然早就知道了,但她之前研究名家对子的时候可也没有这般痴迷呢。

    突然,程朝文似是听到了这边的声响,停下了应答。

    二少爷走过来问道:“是谁?原来是辞——宝珠啊。”

    这里不能让外男知道女子的小名,而大名是可以的。不过差点就说漏了,如书看到二少爷略微地擦了擦额角不存在的汗。

    “宝珠,你怎么也来了。”

    “这话倒是我想要问哥哥呢,我惯常是来的,少见哥哥也在。”

    他往亭子里走去,说道:“与朝文想出来走走,就过来了。”

    宝珠并没有跟上,呆呆地看着程朝文。

    如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个俊俏的少年郎,因为这里有女子在,并没有朝这里直视,反倒将头偏向侧面了,似乎在等她们走。

    但这个姿势更为突出了他的剑眉星目,放到现代,这妥妥的一个侧颜杀啊。

    如说简直没脸看她小姐了,想也想得到,她的小脑袋里面估计就写满了真好看这几个字。

    宝珠是个大颜控这件事如书几年前就很清楚了,只是没想到现在也还一样。

    “宝珠?”二少爷回头,“你呆站着做什么呢,先回房吧?我和朝文还想要在这里对一会呢。”

    “宝琛兄,这也没事,若是陈姑娘想在这亭子纳凉,我们去你书房就是了,本就是我叨扰了……”

    完了完了,如书看都不用看宝珠,也能猜到她是什么表情了,完美侧颜+无敌好听的声音,直接秒杀宝珠这个大胆的颜控+声控。

    说起来,这个程朝文在原身记忆中是没有出现的,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出现呢?

    系统这时候突然开口了:“其实书中剧情也有陈宝琛和同窗程朝文在望春亭对对子,只是之前的如书并没有拉着宝珠散步消食的习惯,自然也就没有相遇。而你……”

    “而我来了以后拉着宝珠养成散步的习惯,就造成了这场邂逅。”

    如书表示自己明白了。

    她上前拉了拉自己小姐的裙角,喊了句小姐,宝珠这才回过神。

    宝珠收回目光,整张脸仿佛火烧一般,红彤彤地,煞是可爱。

    这是程朝文暗暗看了一眼发现的。

    这个即将入夜的时刻,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在发酵。

    宝珠整个人脑袋空空的,任由着她们几个把自己带回自己的小院子里。

    直到坐下,喝了一碗茶才差不多回过神。

    “怎么办哪,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不好看?”

    几个如连忙说,“哪有,小姐就和天仙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美。”

    “就是就是,我还觉得刚才小姐刚才脸红的很自然呢,比沉香阁里最好的胭脂抹上去的颜色还好看。”不得不说,如画真相了,刚才程朝文也是这么一个想法。

    “啊?什么,我脸红了吗?”宝珠捂住小脸,又让倒茶。

    小房间里又传来几人的笑闹声。

    今晚,原本不是如书当值,但因为她想打探看看宝珠对这个程朝文是个什么看法,就和如琴换了一下,继续谁在外间。

    到了夜里,宝珠又主动开口了。

    “如书,你看清程公子了吗?听到他对的对子了吗?”

    如书淡淡一笑,道:“看到了,也听到了。”

    “如书,我觉得如果我非要嫁人,除了我昨晚和你说的以外,我觉得,程公子这样的也不错呢。”

    “哦?小姐,到底是程公子这样的人呢还是程公子呢?”如书坏笑。

    宝珠不说话了,如书心里想,不会吧,自己是不是太激进了,哪怕宝珠思想较这里大多数的女子都比较有自己的意识,可毕竟还是一个古人,真的可以接受婚恋自由的思想么,自己不会就这么吓到她了吧?

    正当如书自责的时候,宝珠突然说道:“就是程公子。今天我都听到娘亲他们说了,他的父亲外放去上任,是和他母亲一起去的,那不就说明他的父母感情也很好?按你昨儿个和我说的,耳濡目染,那他应该也是这样的人。”

    如书都想给宝珠鼓掌了,这样多省事啊。

    只要自己去确定一下程朝文心里真实的想法,就可以放心地任由他们发展了。

    若程朝文不是小姐的良人,大可以让她看到他的真实一面。她相信,宝珠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力,不会真的只看颜的。

    无梦,如书一夜好眠。

    相较如书的好睡眠,宝珠一早就发现自己没有睡好,整个人都有些乏力。

    但还是到陈夫人那里去请安了,不过神情还是恹恹的。

    “辞儿,你这是怎么了?”

    “就是昨夜难以入眠……”

    “难以入眠?”要不怎么说知女莫若母呢,光是寥寥几句话陈夫人就看出端倪来了。

    她先让无关的下人出门去待命,开始套宝珠的话。

    简直战斗力爆表,不消几句话就问出来龙去脉。

    “辞儿,此时容我再想想,程家官位虽小,但我和你爹爹并不看重这些,重要的是你要过得开心。娘亲之前一直没有和你说过,偌大京城,要找到像你爹爹这样的人,不说难找,但确实十个里面有那么一个就难得了。更别说我们这种官家了。”

    宝珠认真地点头,陈夫人又接着说:“若是你爹爹看着那孩子也好,倒可以修书一封,去想他父亲打探打探。虽说现在你还小,没到定亲的时候,但提前定下婚约也不是不行。”

    “娘亲,你说过要把辞儿留到十六岁的呢。”

    “那是自然。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我等你爹爹回来商量以后再说。”

    一旁的如书一脸懵逼,原来可以这么快。

    直到宝珠又躺回到床上她还没回过神来。

    “糟了,系统,我根本没想到宝珠会那么快就说,刚才在夫人那里根本没反应过来。这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哪。”系统装死。

    如书继续自言自语:“看来只有我加快了,必须去把程朝文的真实想法招出来。”

    “系统,我要换两个瞬移,一个迷糊汤。”

    “请宿主打开商城自主购买。”

    “打开商城。”

    如书在绿板上快速的操作,最后购买了两个瞬移和一个迷糊汤。一下就只剩4000s点了。

    迷糊汤倒是拿到手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半透明小葫芦瓶,在阳光照射下折出淡淡的光芒。

    “系统,那虚拟的瞬移如何使用?”

    “在你想要用的时候心里想着那个地点就可以了。”

    “知道了,系统,你马上查一下程朝文在哪里。”

    林雪澄确实在下午就拿到了沈屹涛传过来的稿件。

    解压以后打开文件夹的她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如果说原本只是想拿着林魏双的一张稿以备不时之需,但看到文件夹里三张设计稿中最亮眼的一张以后,她真的移不开自己的眼睛了。

    现在她心里有着浓浓的妒意,凭什么?“凭什么林魏双母女抢了我的父亲,林魏双过上原本该是我的生活。凭什么我喜欢设计,林魏双又居然会有这么吸引人的设计稿?”

    屏幕上第一张左上角的正面图,可以完整地看出整件裙子的结构,肩膀处是不对称微荷叶边,左边袖子很短,给人利落的感觉,而右边比左边多了一块遮挡,左边与右边有一种奇妙的柔和感。收腰部分恰到好处,裙摆的褶皱显得很大方,大而宽的下摆带着适当的垂坠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