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此为防盗章, 购买全文50%以上可看,感谢支持。-乐-文-小-说--

    楚离倚在门上, 目不转睛地看着秦依依渐行渐远的背影,想起她下午的窘迫样,清瘦俊秀的脸上慢慢浮出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

    福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自家公子站在门口不动,在一旁提醒道:“夜里风凉,公子早些歇息吧。”

    楚离下午睡了一会儿, 此刻倒还不困:“福顺,你觉得秦家的人如何?”

    福顺是楚离小时候的陪读, 后来楚离出事, 被送去了寺庙静养, 不需要人伺候,他便一直在别处当值。如今公子回来了,他这才又回到他的身边。虽说他还记得公子小时候的喜好,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公子现在性子, 他还摸不透。

    “公子, 福顺嘴笨, 不会说话,但是秦老爷和秦夫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收留公子, 福顺觉得他们便是我们楚家的大恩人。”

    他说得一点都不错, 楚离笑了笑:“我问不是姑父和姑母。”

    “那公子……”

    楚离依旧望着秦昭兄妹三人消失的地方:“表弟和两个表妹, 你觉得如何?”

    这个问题好回答多了, 福顺道:“表公子一表人才,待人谦和有礼,全然没有因为公子的病而另眼相看,福顺以为,表公子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至于两位姑娘……”福顺顿了顿,“依依姑娘美若天仙,温婉柔顺,桑儿姑娘活泼可爱,热情开朗,两位姑娘的性子各有千秋,我……”说到这里,福顺“嘿嘿”笑了笑。

    楚离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转身朝屋里走去,边走边道:“等回家了,我跟父亲说说,尽快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

    福顺比楚离小一岁,至今尚未婚配,一来是因为家里穷娶不起媳妇,二来也是因为公子一直没醒。现在一听他这话,顿时眉眼一亮,跟上去道:“公子说的可是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站了会儿有些累了,楚离躺回了床上,“你自己想好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到时候让父亲给你做主。”

    公子什么时候没骗过他了?还记得小时候他就常常被公子捉弄,公子读书好,待人好,什么都好,连捉弄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不过眼下为了媳妇,还是不要得罪公子为好,福顺笑嘻嘻地点头:“多谢公子。”

    回到自己的院子,秦桑还在不停地夸这个表哥怎么怎么好,唯独就是身子有些不爽快。

    秦依依听着妹妹一个劲得说着表哥,不由问道:“桑儿可是很喜欢表哥?”

    秦桑大方地点头:“喜欢啊,表哥长得这么好看,对我们又亲切,难道姐姐不喜欢吗?”她可喜欢这个表哥了,关键时候还会帮她说话,可不像大哥,有时候总像爹爹一样训她。

    妹妹还小,秦依依自然明白她说的喜欢只是单纯对于哥哥的喜欢。其实如果没有楚离下午的那番话,她应该也会喜欢这个表哥的。不得不承认,楚离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秦桑等半天没听到秦依依的回答,还以为她是不喜欢这个表哥,表哥帮她说话,她当然也要帮表哥说几句好话,“姐姐是介意表哥有病吗?表哥只是身子不好,而且大夫都说了,假以时日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瞧着妹妹一脸被收买的模样,秦依依忽然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仔细想想,表哥不过只是说了一句寻常的话,若换作她随娘去表舅家作客,她也一定会猜想表舅一家究竟长得什么样。何况她如今也不过十三岁的模样,身子都没长成,他能对她有什么企图呢?

    想倒这里,秦依依的脸色微红,刚才她还给表哥脸色看,真是不应该,不知道表哥是否看出了她的小心思,没看出倒还好,若是看出来了……

    秦依依羞得不敢再往下想。

    第二日一早,秦依依天没亮就起来了,亲自去厨房为楚离熬了一大锅粥,又用小火温着,直到听下人说楚离醒了才让人送了过去。

    福顺一边替自家公子盛粥,一边笑道:“依依姑娘可真有心,知道公子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便熬了粥送来。公子您尝尝,光是闻着这香味,连我都馋了。”

    楚离接过,粥熬得很稠,不同于普通的白粥,粥里还加了鸡丝和胡萝卜丝,切得很细,光看颜色,就让人忍不住想尝尝。

    “是表妹亲手熬的?”楚离舀了一勺,漫不经心地问道。

    “送来的下人说是姑娘一早起来熬的。”福顺回道。

    楚离点点头,喝完一碗,把空碗递给福顺,福顺一愣,明白公子的意思后,连忙又盛了一碗,看着公子的粥第二碗都要见底,福顺心里暗暗高兴。

    以前公子只喝一碗粥就喝不下了,可这才来京城两日,公子就喝了两碗,可见高僧说得果然没错,京城乃皇城,有龙气庇佑,人杰地灵,适合公子养病。

    刚喝完粥,秦依依和秦桑就来了。

    楚离换了衣服,却还是一身白袍,他的皮肤本就很白,穿着白色的衣服坐在那里,倒多出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之味。若不是早就知道他病着,只看他这神态,还以为是故意装出来的呢。

    秦桑喊了一声“表哥”,大大咧咧地走到他身边,指着他的衣服道:“你怎么又穿白色的衣服呀?”

    楚离低头看看了身上的衣服,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怎么了,白色不好看吗?”

    秦桑摇摇头,不是不好看,只是远远看到这样的表哥,冷若冰雪,让她不敢接近。

    “依依表妹觉得呢?”楚离看向秦依依。

    他的双眸清澈,目光温柔,嘴角还含着隐隐的笑意,秦依依不由地脸一红,低声道:“好看。”

    确实好看。

    楚离道:“多谢表妹熬的粥,很好喝。”

    秦依依起来熬粥的时候秦桑还没醒,闻言秦桑眨了眨眼睛,惊讶道:“姐姐,我们早上喝的粥是你熬的?”姐姐什么时候会下厨了,她怎么不知道?

    秦依依点点头,她当然不会只给楚离送,料想着一大锅粥他也喝不完,于是让下人往爹娘祖母和哥哥那里都送了些,当然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妹妹。

    “完了完了。”秦桑抱着脑袋,哀叹道,“姐姐你的手那么巧,连粥都会熬了,大哥知道又该数落我了。”

    秦依依失笑。

    楚离道:“两位表妹一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