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秦念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这一回入海,并未遇上任何波折。

    何淼淼熟悉环境本就极快,一旦适应了海中作战,应对妖兽也就自如起来。

    加上进阶中期,神识有所增强,实力更加强悍,再对上甩得她差点断气的银角虎鲸,也是游刃有余,再未受到半点伤。

    猎够五头二阶中期,四人就收手上了岸。

    秦怀真并不贪心,破障丹的奖励固然吸引人,但命里无时她不会强求。

    队伍少了一人,还能在短时间内达成任务,只能说明大家都已经到了极限,若是再为了一头二阶圆满,强行进入海中,难保不会在疲惫中出现意外。

    在精神充裕时,猎杀高出几个小境界的银角虎鲸,都得四五个人全神贯注,此时大家的状况,实在不适合去赚取那几**丹药奖励。

    回到山林接到胖圆,秦怀真一刻不停祭出灵舟,拉着众人直奔万宝岛。

    几人到达岸上时,正是交接任务的前一日。

    来到生意兴隆的三珍阁,一名认识秦怀真的打杂小修士,赶紧将人引入后院,穿过弯弯扭扭的小道,来到一座小花园内的亭中。

    “几位前辈稍等片刻,晚辈这就去请赵管事来。”

    赵管事正是秦怀真义母相熟之人,这次任务价格高,若没有他,小队根本不可能赚得到这一笔。

    对于只有过几面之缘的赵管事,秦怀真无疑是感激的。

    待到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摸着胡须的灰衣老人到来,秦怀真立刻站起身来,感激地行了一礼。

    “诶,秦道友不必如此。”赵管事筑基圆满,精神矍铄,白发白须无一丝杂色,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几位小道友都坐下,既是同辈,何须客气。”

    “赵叔是我家长辈友人,做晚辈的行个礼也是应当。”秦怀真顺意坐下,依然客气有礼,不肯因修为相同称一声道友。

    “秦道友和几位道友来,定是任务圆满了?”赵管事不大在意称呼,不过见几人有礼,自然心生好感,不免夸了几句,“果真是年少有为,银角虎鲸可不是容易捕啊。”

    秦怀真不骄不躁,只谦逊道:“也是拖了贵店的福,这回任务的确顺利,五头二阶中期,品相都十分完好。”

    “好好好!”

    赵管事接过秦怀真递过的特制储物袋,探出神识一扫,见其品相的确完好无损,心中更是满意。

    “那诸位先在这里用膳,待厨下将肉与材料分割,我再将灵石送过来。”

    他带着储物袋走开不多时,就有炼气小修士,拖着四菜一汤以及一壶灵酒,从小道走了过来。

    菜汤酒都只算常见,不过三珍阁对待接任务修士的态度,还是让五人觉得十分妥帖。

    随意吃过几口,就连一向贪食的胖圆都停了筷,毕竟是在外面,没必要将盘子吃得精光透亮,让人笑话。

    用完灵膳,又过了半个时辰,赵管事才带着两个储物袋,走入亭中交给秦怀真。

    “灵肉几乎完好,几位的实力令人佩服。按照约定,一头两千五百下品灵石,材料归还给各位,你们查查看是不是这个数。”

    秦怀真也不推辞,探入神识在两个储物袋一扫,对上数目后,又从储物袋取出二千五百枚灵石放在桌上。

    “这回多谢赵叔照应,这点心意还请不要嫌弃。”

    赵管事脸上笑容不变,正要开口推辞,却听得秦怀真再次开口:“要不是赵叔相助,我们哪里赚得到这些?若您不肯收,下次我可是没脸再来请求帮忙了。”

    赵管事明白她是想着长期来往,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收下灵石。

    “既然承了你一声叔,以后有好任务,哪能不交给自家人呢?”

    秦怀真彻底松了口气,感激谢过后,又在亭中寒暄了几句,五人才被送着出了三珍阁。

    出了店门,秦怀真领着四人直奔海岸,并未在万宝岛卖掉材料,而是上了去观潮城的大型灵舟,准备去岸上相熟的店铺贩卖。

    这回光是三珍阁的收入,就有一万下品灵石,每人都能分得两千,卖了材料,每人至少还有二千五百。

    一趟得了四千五百下品灵石,是筑基期小队难得一见的高价,哪怕抛开购买丹药、驾舟布阵的灵石,这一趟还是赚得不少。

    除了不缺灵石的何淼淼,其余四人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到达秦怀真义母的小酒肆时,还带着几分兴奋劲。

    秦怀真义母名秦念,看上去四十出头,身着黑色宽大纱裙,但掩不住的成熟美艳让人移不开眼。

    见秦怀真归来,她喜得亲自下厨,做了好些拿手菜,取了不少灵酒出来,关上店门,陪着五人在内院畅饮闲聊。

    听说赵管事收了灵石,答应日后相助,秦念笑得更是开心,“这就好这就好,你在外面打拼不容易,我这里又给不了你什么帮助,他能应下来,你的日子也好过些。”

    秦念的小酒肆的确是小,来往的还只是本地穷修士,赚的灵石,勉勉强强能支撑她自己修炼。秦怀真进入筑基期,两人的开销更大,是以才会出海组了猎兽队。

    “我过得挺好,你别总是惦记。倒是那人可有再找你麻烦?”

    秦念神色有些黯淡,语气很是无奈:

    “近日不曾来过,说是这几日才有空,估摸着离shang men不远唉,毕竟是大宗门的人,就当是破财消灾吧。你难得回来,还是不提他了。这是你们的新队员吧?快,多吃点儿鱼,常常秦姨的手艺。”

    何淼淼笑着应下后,碗中被夹了一大筷鱼肉,正准备挑一块吃下,却听秦怀真语气一冷:

    “大宗门又如何!他不过是个管杂役的!凭什么我们就得捧着!”

    “怀真!你小声点!”秦念给何淼淼夹菜的手一顿,赶紧放下筷子捂了秦怀真的嘴,“老老实实给我修炼!任由他如何,你出息了,自有机会给我出气!”

    四人齐齐放了筷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特别是知晓前因后果的老祁、胖圆和石头,看着秦怀真气怒交加,忍不住齐齐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