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饮血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强烈推荐:

    </strong>无法描述的痛苦从全身的各个角落里传来,内脏破碎,骨骼皴裂,身体里的血液就像是一汪掺了刀片的沸水,每流过一处经脉都在里面割裂出千刀万剐般的疼痛,李尔从血泊里睁开双眼的时候,恰恰看见梅洛斯被那头尸龙一脚踩入了地下。

    超过五十米的身量,不断从身体各处喷涌出的骨瘤和胶状物滴落在梅洛斯的身上立刻腐蚀出一个恐怖的大洞,坚韧无比的水晶龙甲在尸龙的面前竟是比白纸还要脆弱。

    梅洛斯锋利的掌爪不停地在地上挣扎着,并且口中发出阵阵暴怒至极的咆哮,但是她巨大的身体在尸龙的脚下就宛如一只小鸡一般,不论她怎样咆哮挣扎都无法脱离尸龙的压制,而在她的周围,在李尔被轰入山壁再睁开双眼的这数息时间里,已经有三头水晶巨龙哀嚎倒地生死不知。

    不仅如此,天空中的另外四头巫妖龙也在尸龙的带领下向其他的水晶龙发起了攻击,但哪怕是同一阵营它们在进攻时依然本能的和尸龙保持了相当的距离,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骷髅僵尸以及尸巫也从已经变成雾态的黑潮中爬了起来,一边摇晃着僵硬的肢体集结成群,一边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朝着克里米亚山谷中的斯巴达克斯军队逼近。

    与此同时另一个战场上,眼见族人惨遭屠戮的昆莎已经完全进入了暴走的状态,但那个黑面人却也同时加强了攻势,借着昆莎身上的飞行奇术状态消失而他完全掌握空间主动的优势十数次在昆莎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破碎凹痕。

    虽然厚重的龙甲让昆莎不至于因为这些伤势就影响战力,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来救援谷口这边的战场了。

    “就只有这样了?我给了你五年的时间,五年!你就用这么点激情来回报我!?你的正义呢?你的理想呢?不是要阻止我的死灵军团?原来你也不过是和那些道貌盎然的伪君子一样的废物!”

    见李尔陷入山壁之中久久没有回应,山德鲁蓦然爆发出一阵怨毒无比的尖啸,巫妖残破的嗓音就像是一根根细针划过玻璃,其中所蕴含的怨恨和失望更是像食人蚁一样噬咬着闻者的心脏。

    “我从来就没有代表过正义。”

    李尔艰难地将自己的身体从山体的凹痕里挣脱了出来。

    “也没有什么伟大理想。”

    他反转了手中的先知剑,碎裂的臂骨甚至在移动时发出痛苦的碰撞声。

    “我只不过是想好好活下去。”

    他的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先知剑的剑锋已经贴近了自己的心脏,当咒文的声调渐转高昂并且达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李尔将先知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一声远超人类想象极限甚至不可能是由本世界任何巨兽发出的痛吼蓦然冲出了李尔的喉腔,挤压在一起的五官和条条暴露在额角脖颈的青筋显示他现在正在承受着怎样非人的折磨。

    心脉断裂鲜血激涌而出,但诡异的是却没有任何一滴鲜血从他胸前的伤口处流出来,更诡异的是就连他身周那些刚才因为撞击而溅射出来的血液也像是重新拥有了生命一般,一滴滴一条条自行蠕动成了涓流小溪,然后像是受到召唤般迅速地朝着他的胸口汇聚。

    先知剑银白色的剑身开始呈现出一种妖异的暗红,剑锋上流动的光影也越来越沉重,宛如化身成了一块巨大的海绵体,在李尔脸色越发苍白的情况下剑刃却慢慢凝聚出片片足以使虚空都为之震颤的血影。

    一个磅礴神圣到无以复加的意志突然笼罩在了克里米亚山谷之上,恐怖的威压就像是刚才鄂加斯神念投注时发生的一样,但因为距离更近力量更加直接,几乎所有在场的生灵都感受到了从自己灵魂深处睁开的那一双眼睛。

    穿越了无尽的虚空而来,冷漠却又不可冒犯地注视着世间的一切,与此同时一个个神圣无比却若有若无的符号在先知剑的剑锋上一闪即逝,使得流动在剑刃上的血影更加狂暴的涌动了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斩灭虚空而去。

    “但是你挡住我的路了。”

    刀锋离开胸膛,李尔只觉得全身冰凉体内的魔力空空如也,但是握剑的手腕上传来的那种力量却让他的双眼中充满了不可冒犯的威严,此去千年,万物可斩。

    若有若无的嗡鸣声透过先知剑的颤动传递到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这声音听起来好像很小甚至轻不可闻,但是剑锋上流动的血影和寒光却轻易的穿透了尸龙惊天动地的咆哮和巫妖龙的怒吼,就连山德鲁本人也在看到那把焕然一新的先知剑后无法抑制的升起一股寒意。

    作为创世神器天使联盟六件套里唯一主杀伐的一件,先知剑的锋芒自然无以伦比,先前李尔之所以将先知剑交给昆莎使用是因为他之前的力量不足以发挥出先知剑的全部威力,可是解放龙神之怒后,也只有他知道先知剑的真正使用方法。

    当初亚莎在将先知剑交给他时曾严厉叮嘱过,除非超越传奇境界,否则这种一损俱损的力量一定要谨慎使用,但现在李尔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死灵军团和斯巴达克斯的军团已经撞在了一起,因为有着巫妖龙的压制战事从一开始就倒向了对斯巴达克斯人完全不利的一方,然而就在空中的那头巫妖龙抵进谷口正要以尸焰龙息席卷身下的战场时,一道炫目的雷光却突然划破了苍穹,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它的头顶。

    “泰坦之箭。”

    李尔放下了扬起的手臂,虽然他站在全身的魔力已经完全枯竭,但是这道魔法却是不需要任何消耗的。

    不需要消耗不代表泰坦之箭的威力不高,恰恰相反这个需要集结泰坦四神器才能发出的魔法威力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即使强如巫妖龙在正面硬扛了一道泰坦之箭后同样是嘶吼着朝着下方坠落,狂暴的尸焰还没来得及喷出就湮灭在了它的口腔里,条条裂痕像是蛇躯一样从它的骨翼一直蔓延到了整个背部,哪怕还没有立即死去,但毫无疑问已经受到了无法弥补的重创。

    其余的三头巫妖龙包括那头尸龙见状立刻放弃了身前已经逐渐显现出颓势的斯巴达克斯军队和水晶巨龙,纷纷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朝着李尔所在的山壁扑来,而李尔也终于暗中松了一口气,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的。

    面对着疯狂嘶吼着朝自己扑来的四头怪物,李尔的眉毛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力量耗尽魔力耗尽他能够倚仗的只有手中的先知剑和唯一的法术泰坦之箭,成功和失败的几率是各占一半,而且他很清楚山德鲁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在对方积聚起足够对他发动致命一击的魔法之前,他可能只有一次机会。

    “吼!”

    一声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咆哮震动了天际,这一次不仅是普通的战士,就连塔里克等人也像是被刀子扎进了耳朵一样捂着脑袋在地上痛苦翻滚。

    确定李尔未死之后,那头尸龙骤然爆发出了滔天的恨意,身形几次蠕动变幻已经远远超出了那三头巫妖龙,还在爬行的过程中就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团浓稠到近乎凝成实质的死亡之云阵阵翻滚后就如同光束般疾射向了李尔的身体。

    这个变化让李尔猝不及防的同时脸色大变,他原本以为不管是从距离还是速度上看都会是巫妖龙先到达他面前,却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管巫妖龙还是尸龙都具备极强的远程打击能力,现在他身处山体之内只有一击之力,在巫妖龙和尸龙同时都不靠近的情况下立刻就陷入了两难。

    逃离?还是毫无把握的反击?

    正当李尔犹豫不决而尸龙喷出的死亡之云已经快要临近他所在的山体时,一道冲天血光突然由山脚而起并且迅速的到达了李尔的面前,不由分说那片血光中就伸出一只强壮的手臂一把将他夹在了腋下。

    “头儿!怎么打?”

    在山体遭受死亡之云的疯狂侵蚀如齑粉般倾倒坍塌的烟尘笼罩中纵横跳跃,哈格一边在李尔的耳边大喊道。

    “上山!”

    李尔看了一眼山脚下已经并排矗立的古伊娜与伊沃等人,然后眼神坚定的看向了那座正朝着他们疯狂涌来的尸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