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五章 有病,吃药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赵桐芸在那里为在前线的部队,为郑树涛担心,却不知道,成庆兰为她留下了怎么的一个局。

    此刻已然坐在丈夫病床前的成庆兰,在见到命悬一线的赵宇峰时,不仅没有了刚知道消息时的担心和伤心,反而有一种解脱了的快感,此时此刻,她想她并不想面对清醒的丈夫,这样不言不语的丈夫对她而言反而是最好的。

    她心中甚至有一点期盼,盼望他能永远这样醒不过来才好,因此看到这样躺着的赵宇峰,她的内心是兴奋的,前世的苦果就是这个人和赵桐芸带给她的,现在他就要死了,赵桐芸那里有她的布置也不会太好过,想想她都觉得即使要坐一辈子的牢也值得了。

    来河口前,当她还在公安局的拘留所时,她把自己前后两辈子的经历了重新的想了想,对于自己坚持嫁给赵宇峰的选择总算有了一丝的后悔。

    前世今生她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只有她一直记挂着他,就连她生了孩子,他的眼里也只有孩子没有她,要不然她怎么会轻易的和赵桐芸勾搭上,抛弃了自己呢。

    即然他对她不仁就别怪她对他不义,正所谓你若无情我便休不正是这个道理嘛,她也只是希望他一直这样常睡不醒而已,又没有丢下他不管,反正造成她今天这样的躺在这里的也不是她。

    想通了的成庆兰,淡定的坐在病床前看着赵宇峰,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赵桐芸,你就等着接招吧,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

    不知道此时苏小妹和李春芳有没有将消息散播出去呢?还有她大嫂有没有按她说的把东西给对方呢?此时的家属院应该很热闹了吧,成庆兰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了。

    家属院里,赵桐芸正在安慰着为丈夫担心的卢娴雅,院门再一次被“砰砰砰”的敲响。

    “别糊思乱想了,我先去看看是谁来了。”赵桐芸放下手中的抹布,出了屋子,“砰、砰、砰”的敲门声,一声高过一声,赵桐芸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扬声朝院门院回了两声“谁啊?来了,来了,别敲了。”

    “哎呀,赵嫂子,我是谢小红,听说你回来了,带着人来你家串串门、聊聊天。”谢小红仰着脖子朝院子里高喊了一句,特别在带着人三个字上加重的口气,以提醒赵桐芸她不是一个人。

    果然赵芸也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眉头皱得更紧了。因为谢小英的关系她和谢小红的关系一直不错,平时她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反常,既然反常,那说明和她一起来的人并不好打发。

    赵桐芸拉开院门,谢小红朝她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指着旁边站着那位身材浑圆,一脸横肉的妇女道“嫂子,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团部吴参谋长的爱人,朱兰嫂子,我今天是给朱嫂子带路的。”

    “朱嫂子好,请问你找我有事吗?”赵桐芸客气的问了一句,并没有把人请进门。

    团部的吴参谋和郑树涛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或者应该说根本没有交情,要不然他也不会从她随军以来,从来没有带她去过吴家。

    “怎么?郑家的不请我们进去坐坐?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客人吧?”朱兰挑了挑眉头,高仰着头看着赵桐芸,话里的不满情绪表现得不要太清楚。

    赵桐芸想了想,还是往旁边让了让“请进吧。”

    不管怎么说,就算为了郑树涛的面子她也不好把人关在门口,毕竟周围已经有人在在观望了。

    “嗯,这院子也不怎么样嘛,种些什么乱七八糟吃不能吃的,还不如都拔了种点萝卜青菜来得实惠。”朱兰一进门那一脸的不屑几乎都刻到了她的恼门上。

    旁边的谢小红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赵桐芸,连连朝她点头报歉,生怕她生气,人毕竟是她带来的,结果这人一上门一点客人的自觉都没有,反而让她这个领路人很是尴尬。

    可再尴尬也没有办法啊,谁让对方是领导夫人呢,她上门要求了,不带都不行,毕竟丈夫还要在部队里继续发展不是吗。

    赵桐芸自然也明白她的难处,就好像现在的她不也是这样吗,于是她握了握她的手,安抚了她一下,谢小红反而因此红了眼眶,不过想到还有外人在,忙低下头遮掩了过去。

    “嫂子说得对,只是我们家平时都没有人,我在学校里回不来,种菜也难有收成。“赵桐芸敷衍的答了一句。

    进了院子,她没再请人进屋,外而叫了屋里正在打扫的卢娴雅帮忙拿了两张高凳出来,放到屋檐下请两人坐。

    “嫂子,家里长期没人,一股子霉味,还没打扫好,就不请你进屋坐了,就在这里坐会吧,怠慢了。”赵桐芸进屋倒了两杯水,递给二人手中。

    她自认为待客还算周到,没有什么地方能让朱兰挑剔了,却不知朱兰连茶杯都没有接,只伸头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白开水就撇了撇嘴。

    ”小赵啊,我叫你小赵没错吧。“朱兰以老卖老的样子看得赵桐芸心里一阵发堵,不过基于进门是客,她的行为虽然有点过份,但她还是忍了,朝她点了点头。

    ”嗯,即然这样,那做嫂子的就教教你待客之道,我和小谢来者是客,你不说扫榻相迎嘛,也得准备点好茶好点吧,怎么就用这一杯白开水就想把我们打发了,这么小气,可不配做营长夫人吧。“

    朱兰一脸嫌弃的看着赵桐芸,”啧啧“两声接着道”不是听说郑营长是大家出身吗?怎么娶的媳妇这么上不得台面。“

    赵桐芸在她”啧啧“声的时候就已经将茶杯收了回来,像看个小丑一样的看着朱兰。

    旁边的卢娴雅和谢小红都变了脸色,谢小红一副惊恐的样子,把手里的杯子放到旁边的长凳上,连连摆手”嫂子不用那样招待我,就这样就很好了。“

    反而是卢娴雅嗤笑了一声道”这是谁啊,这么大脸,上门来教主人待客之道,有病吧?有病呢就应该回家吃药,出来发疯咬人就不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