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杀王】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呼——”那血海上的神,却并没有先开口,而是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嗅着什么美味一般,好一会他才开口说道,“年轻人类高手的味道。”

    他的声音,很奇怪,十分的奇怪,虽然明明说的是古月安他们都听得懂的语言,但却又偏偏无论从音调,发声的方式,吐字的口型,都完全的跟他们平时认知的不同。

    就好像,他其实是在说着一种他们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只是通过某种奇特方式转换成了他们听到的话。

    “真是香甜啊。”他又接着说,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仿佛都沉醉了。

    “装神弄鬼,受死吧!”古月安不屑地笑了一声,根本不打算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他一刀已出,整个人再度犹如流星划过天空一般直指那个血海上的神。

    他要杀神。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如此,以及,他在前一刻已经接了最新的悬赏。

    “实时悬赏一:杀死血族七王之一纳格隆·哈里诺·地唯斯,及他的仆从旱蛟,成功将奖励五百点练功点数,以及一次抽取侠客的机会。”

    古月安出刀的那一刻,那些被风筝他们拦住了的獠和吸血鬼士兵都是疯狂了,他们乱吼着狂冲猛进,要去保护他们的神。

    只是风筝他们的防御很严密,而且,古月安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瞬息之间,古月安已经来到了那个老吸血鬼的面前,直指他的心脏,而并非是他的脖颈。

    因为在和风筝同居的日子里,当然不可能天天就是讲故事唱歌,不然日子其实也会太平淡。

    除了那些日常娱乐活动,古月安还详细跟风筝学习了白玉京的屠龙术。

    所谓屠龙术,当然不是真的杀龙的术,而是杀吸血鬼的术,只是因为吸血鬼这种东西已经快百多年不出,几乎已经绝迹人间,就和传说中虚无缥缈的龙一般,所以称之为屠龙之术。

    意为学了也无处施展的东西。

    不过今天倒是大派用场了,在屠龙术之中,一般的吸血鬼,只要斩首就能杀死,厉害一些的必须要戳破心脏,而更强一些的数百年上千年的老鬼,则必须要破心脏,再毁头颅,然后再以极烈之火烧灼每一寸皮肉,每一滴血液,否则,哪怕只剩下一点点痕迹,都有可能让那老鬼死而复生。

    古月安这一刀,就是遵循了杀老鬼的技法,先破心脏。

    心脏不仅仅是人的本源所在,对于吸血鬼来说,心脏同样是他们的本源所在,因为心脏主管血液,而血液对于吸血鬼来说,就是力量的源泉,被破了心脏的吸血鬼,实力会减弱一半以上。

    “好刀啊。”面对古月安的倏忽一刀,那头老吸血鬼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在古月安的刀到达他的心脏之前,伸出了两根手指。

    “叮——”一声脆响。

    下一刻,他居然是用两根手指,硬生生接住了古月安的这一刀。

    古月安这一刀上所有的爆炸性的力量,居然没有在这个吸血鬼身上激起半点波澜,就好像是古月安只是缓缓把刀递到了他的手里,让他接住了。

    “功夫不错,我从你这一刀里看到了……”老吸血鬼用两根手指握住古月安的刀锋,笑着正要细细品味古月安刚刚那一刀。

    古月安手腕一转,冷笑道:“恁多废话,吃我月华!”

    他刀锋转处,月华之力勃然而发。

    月华足可破那旱蛟几乎坚不可摧的鳞甲,这老吸血鬼虽然看似自信到了极致,却也果然不敢硬接。

    就在古月安催发出月华的瞬间,他的手指立刻离开了古月安的刀锋,还长笑一声道:“先天之境,居然拥有月华之力,你的血,肯定很有意思。”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古月安一刀得利,完全不饶人,刀芒再闪,直追那老吸血鬼,同时,在出刀的那一刻,四道身影随着他一同而出。

    傅魔刀,丁蓬,西门剑神,李探花。

    四大武灵,四个角度,四种致命的攻击。

    配合着古月安那强势一刀,那个老吸血鬼一下子被古月安营造的强悍势给逼入了绝境。

    势,势的运用,这是在练功房的两年里,古月安的另一大收获。

    虽然他的境界还没有到达宗师之境,但他已经和两大宗师交过手,杀一人,败一人,对于势已经有了全盘的了解。

    他还无法感知天地来营造势,可他拥有四个武灵,四个武灵已经足够从四面八方给予敌人无穷压力,从而将这种压力,变成类似于天地威压的势。

    在领悟了势以后,古月安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武神躯会比一般的寄灵武者厉害许多,不仅仅是多一个人多一分力,还有就是,在先天之境便可以提前营造出势,完全就是越层级的碾压,是同境界的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这才是武神躯的强悍之处。

    老吸血鬼,也就是被系统称之为血族七王之一的纳格隆,此刻正在感受着这种强悍。

    “武神躯……”纳格隆在看到了古月安的四个武灵以后,发出的情绪不是凝重,又或者是警惕,而是兴奋,浓重到了极点的兴奋,他的整个人一下子幻化出了无数个。

    又或者说,是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了一定的境界,导致好像他分化了无数的虚影,他的每一个虚影都去应对古月安的一个武灵,最终,所有的虚影化而为一,一掌,直接古月安的刀锋。

    古月安的刀芒已经催发到了极处,那上面的月华之力,古月安觉得已经足以一刀切掉那条旱蛟的头颅。

    可是这一次,那老吸血鬼纳格隆却是不闪不避,居然是一掌直接轰了上来。

    古月安当然不可能退,这是他的势,大势在他,他又怎么可能退缩?

    无穷的内劲在心门中奔涌鼓荡,古月安和纳格隆的手掌交击在了一起。

    纳格隆的手掌没有被月华化掉,反而是一股巨力在朝着古月安的全身反击而去。

    要是从前,古月安绝对是已经挡不住这一击了,哪怕他体内的力量早已全部转化成了月华,威力无穷。

    可先天就是先天,再厉害的先天,终究不可能抗衡宗师。

    这纳格隆明显已经到达了宗师敛势之境,甚至是入微,他的力量一寸一寸都蕴含着超越本身十倍不止的穿透力。

    古月安绝对会在接触的第一时间就被击飞出去。

    但是他掌握了势,不仅仅是应势,他还模拟出了敛势。

    敛!

    一个敛字,他的四个武灵立刻归位,紧紧围拢在了他的身侧,然后向他开始输送蓬勃的力量。

    同时,他自己也是发力,月华之力源源不断地在体内搬运送入心门,根本没有干涸的可能。

    在他的丹田被打开以后,他的体内就是内力的汪洋。

    拼内力?

    我的身体,就是一个世界!

    一时之间,他和纳格隆居然是拼了一个旗鼓相当。

    而随着对拼地不断升级,纳格隆的眼眸里的红意也是越来越深。

    再加一寸力。

    古月安的心脏简直已经要震爆了,可是他也还是在加力,没有退路。

    又一波进攻。

    忽然,古月安感觉到自己全身一寒,然后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因为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月毒。

    丁蓬警告过他,不能和人拼命,可是他现在就是在拼命。

    全身力量仿佛断档了一样,停滞了一刻。

    可是,高手对决,别说是一刻,哪怕是微妙到了极点一丝丝时间,都足以立高下。

    古月安感觉自己被滔天的洪水淹没了,整个人被横推了出去,四个武灵一下子消散,心脏好像瞬间碎裂了。

    身体没有了知觉,只能听到纳格隆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的血!!!!我要定了!!!!”

    同时,他感觉到自己身后被一股浓腥到了极点的气息包围,像是有什么巨大的怪物张大了嘴,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