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黄婷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黄薇好笑地说道:“哦,那丹丹生的两个女儿就不是你的亲孙女了?”

    “那不一样,那都是丫头片子,赔钱货!将来嫁人了都是人家的媳妇儿了,生了孩子也不能姓黄,不值一提的!”邱明芳顺着意就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黄薇瞪着邱明芳:“妈,那你的意思我也是赔钱货,我生的儿子不姓黄就跟你没关系了是吗?你非要人家姓黄做什么,还不如跟你姓邱好了!”

    黄剑锋觉得父亲的后事热闹一些更好,可他不要这样的热闹,传出去也太给父亲丢人了。

    他也没想过要指着家里,他觉得自己和简丹两个都有一双手,怎么样日子也过得下去。

    “姐,你也别拦着了,咱们还是先把爸爸的后事料理好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黄剑锋拉住黄薇说道。

    黄薇看着小弟弟,心里的酸楚就别提了,这些年她也看清楚了,虽说邱明芳对她还算好,可她心底里最在意的还是黄舸,这里这么多的人都抵不过一个黄舸。

    不过,她心里下了一个决心,那就是如果邱明芳要折腾也行,以后就别想再找自己和小弟的麻烦,让她心里最看重的那个伺候她一辈子吧!

    邱明芳得意地看着女儿让小儿子拉下去,自己就准备领着黄剑明一家子往病房里去。

    黄薇虽是放过黄剑明和孙满秀、黄舸,可对于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和男人却是拦了下来。

    “你是谁?”黄薇冷冷地看着那个男人问道。

    那男人还没开口,旁边的小姑娘一脸警惕地对着黄薇说道:“要你管!”

    黄薇目光凌厉地看向小姑娘:“这里是我们家的家事,不是我们家的人不能进去!”

    小姑娘一把挽住了那男人的胳膊:“这是我老公,我是黄勇的孙女,你说是不是家里人?”

    简丹看着这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抱着一个大了十多岁男人的胳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也上前说道:“这是你老公?你们的结婚证呢?”

    那男人的脸难得地涨红了,小姑娘才十四岁,他们上哪里领结婚证去。

    小姑娘却是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要那玩意儿有什么用,我已经是虎哥的人了,这就行了!”

    这话让已经走过去的孙满秀都听不下去了,转头过来就给了小姑娘一个大耳刮子:“你还说,你要脸不要脸?”

    小姑娘立马撒起泼来,甩开那个男的,直接上手去挠孙满秀:“我不要脸,你要脸,你就把我扔到那乡下地方,也不说去看我一眼,你就是这样当人娘的?”

    别看这姑娘的个头不如孙满秀,可胜在瘦小灵活,两只手一通挠将孙满秀挠了个满脸花,而她自己却是如游鱼一般溜回了那男人身边。

    要不是脸上还留着刚刚孙满秀的呼上的红印,她简直跟个没事人一样了,想来对于这种事情是司空见惯的,别看年纪小却已经是个老手了。

    孙满秀脸上的惊讶之色还没褪去,呆呆地站在原地,脸上被挠花的地方甚至开始渗出血来。

    黄薇看到这样的情景,对着已经转过身来的邱明芳说道:“你看,这样的人也带他们去见我爸吗?”

    邱明芳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事儿就是因为这个小姑娘引起的,她根本就不想让这个小姑娘进去,只是这丫头跟块狗皮膏药一样,想甩是甩不掉的。

    小姑娘见邱明芳不答话,脸上还有赞同之色又开口说道:“怎么着?我就这么让你们不待见,我跟你们讲,如果敢甩开我,我就去告你们,告你们遗弃我!”

    邱明芳直接指着那男人说道:“这人不是我们家的,他不能进去!”

    小姑娘耍混:“虎哥是我男人,我能去的地方,他就能去!”

    “好,那我先去公安那边报个案……”简丹忍不住说道。

    小姑娘又一脸警惕地看着简丹:“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你今年满十五了吗?”简丹慢条斯理地说道。

    小姑娘瞪着她:“关你屁事!”

    “是不关我的事,可是这位同志你就要小心了,你一个成年人跟一个未成年人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后果会是……”简丹的话并没有说完,眼神直直地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又一阵青,他如何不知道自己这样跟小姑娘一起是个什么样的后果,不过是仗着女方家里不敢随意宣扬出去,到时候他们的脸也没地方搁而已。

    可是如果自己逼得太紧,人家豁出去报了警,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何况,他也看出来了,这黄家在省城里还是很有些地位的,说不得自己能借些力,可不能闹翻了。

    他拉了拉小姑娘:“婷婷,咱们还是不要去了!”

    “虎哥,你不用怕,他们都是纸老虎,敢说不敢做的,有我在他们不敢欺负你!”小姑娘说话那叫一个掷地有声。

    简丹心下对这个便宜大侄女真是受够了,人蠢如猪,脸皮还比城墙厚,啥话都能说得出口,开放得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那虎哥却受不了了,拉着小姑娘说道:“咱们在外面等一会儿也不打紧,我不想看到……”

    后面的话是凑到小姑娘耳朵边说的,众人都没听到,只有简丹的五感比一般人厉害,听得清清楚楚,居然是不想看到死人。

    小姑娘听了很是贴心的不嚷嚷了,而是乖巧地站在男人身边对着邱明芳几个挥手:“你们进去吧!我就不去了,晦气!”

    邱明芳气了个倒仰,都想上手打人了,让黄剑明一把拉住了:“妈,咱们还是去见咱爸最后一面吧!”

    他现在心里也很是悲伤,毕竟是自己家的事情把老爸给气死了,姐姐和弟弟都对他有意见,也是应当的。

    邱明芳恨恨地瞪了那小姑娘一眼,领着黄剑明一家三口去了病房。

    因为黄勇是后勤部长,所以很快后勤那边也派了人过来帮忙处理黄勇的后事。

    黄薇也知道简丹这边还有两个婴儿时不时要喂奶,所以只是让简丹在大场合下出现,其余时候让简丹回去带孩子了。

    简丹如蒙大赦,赶紧从医院出去往小院那边赶了,这时候天都要黑了。

    她是从早上吃完饭到现在还水米没打牙呢,在路上买了些现成吃的才往小院去。

    进到院门里,简丹才记起自己根本就忘记给柳月和小薇两个打电话了,想想黄薇让自己只要开追悼会的时候出现,她也就熄了再去给两人打电话的念头。

    郭老太太这个时候确实有些自顾不暇了,要不是隔壁吴奶奶过来帮忙,她还真是要顾此失彼了。

    看到简丹进了屋,她才算是大松了一口气:“哎呀,你可算是回来了,要不是吴奶奶过来帮忙,我还真是招架不住了。连中午饭都是你吴奶奶做好送过来的,赶紧地谢谢吴奶奶!”

    简丹立马对着吴奶奶鞠了一躬:“谢谢吴奶奶!”

    鞠躬完毕,简丹才将吴奶奶手里的小一抱了过来,现在两个小的虽是长相一样,可这个头就区别大了,所以简丹一眼就能认出吴奶奶手里抱着的是小一。

    吴奶奶见简丹这么客气,摆手道:“不用客气,隔邻隔壁的,都应该互相帮助才是。”

    她这里话刚说完,院子里突然响起了柳月的声音:“哎呀,这是谁来了?”

    简丹看到两个已经醒来的女儿,就高声对院子里喊道:“我们都回来了!”

    柳月就跟一阵风一样刮了进来,看到简丹和郭老太太,还有她们手里抱着的两个小的,眼睛都亮了:“哎呀,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简丹听到这个,心下很是伤感,对柳月说道:“我公公刚刚去世了,我们是为了这事儿回来的。”

    “什么?黄伯伯怎么会?”柳月惊讶地长大了嘴。

    “哎,说起来话长,月月,你可得帮我一把,明后天我肯定要忙,你得请假帮我照看一下。”简丹也没客气,直接说道。

    柳月连连点头:“那是肯定的!”

    简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哎,这就好了!”

    她收回自己目光的时候,却是发现吴奶奶的脸色一僵,仿佛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不过,简丹也没太在意,她自己的事情还忙活不过来呢,哪里还有心思管其他人。

    而且吴奶奶看柳月回来,也很快就回了自己家。

    柳月回来,简丹的压力就减轻了很多,郭老太太帮她看着孩子,她就给孩子们轮番喂奶,而柳月就一头扎到了厨房里,把简丹买的那些菜都做了出来。

    晚上的饭菜很丰盛,也是简丹的东西买得多。

    柳月帮忙看着两个孩子,简丹和郭老太太先吃了饭。

    等柳月吃饭的时候,简丹和郭老太太两个就抱着孩子坐在饭桌边跟柳月说起黄勇的事情来,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黄剑明这把自己的女儿丢弃的事情也瞒不住人,简丹就说了出来。

    郭老太太和柳月一样是第一次听到,知道黄剑明两口子为了回城居然把女儿送人了,两人的嘴都要合不上了,这样心大的父母也算是第一次碰到。

    只是黄婷以十四岁的稚龄跟了一个比她大一倍的男人,她还特别觉得光荣的这事儿,简丹却是有些说不出口,她就没有再深说。

    郭老太太已经叹息道:“没想到你公公这人一世英雄,到了却是让儿女的事情给气出个好歹来了,岁数上还没我大呢,真是可惜了!”

    “可不是么,你那大伯子两口子的心真狠,也不怪你公公生气。”柳月也不禁感慨。

    简丹心想,你们要是知道那小的干的事情,肯定更加难以接受。

    吃过饭,简丹和郭老太太两个陪着两个小的玩了会儿就早早地上床睡觉去了。

    简丹也知道黄剑锋不可能回来了,只能是心无旁骛地睡觉了,她要养足精神,作为儿媳妇明天后天都是一场硬仗。

    第二天,简丹等柳月去单位请了假回来才急急忙忙地去了省军区的黄家小楼。

    黄薇已经让尚清华把两个孩子送去上学了,夫妻两个专心致志地给黄勇办身后事。

    其实他们也不用忙那些事,后勤部的人来了不少帮忙,黄薇只用将事情分配下去就好。

    黄薇已经告诉简丹,今天下午在省军区的礼堂给黄勇开追悼会,明天一早就会送去火化,所以她也不要求简丹一直都在,还让她早些回去弄孩子,中午吃完饭早些去礼堂就行。

    楼下的客厅设了个临时的灵堂,黄剑锋和黄剑明两个一直在楼下接待来吊唁的人。

    简丹看黄剑锋两眼通红,眼下一片黑,心疼得不行,可在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去劝他,只能用眼神安抚了一下黄剑锋,又拉着他的手给他输入了一些异能。

    虽说这个阶段的异能不厉害,可对于黄剑锋这样的却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他马上就变得精神抖擞,就连眼圈下面的黑都没了。

    黄剑明的脸色也不好,可简丹是不会给这种人输入异能的,没有担当的家伙,让他为黄勇的事情多难受一些也好。

    简丹回去给孩子们喂了奶,自己也赶紧吃饱了饭,方才去了礼堂。

    下午的追悼会来人很多,就是远在京都的彭老首长都派了彭爱国过来参加了,小科也跟着他爸爸一起过来,他很是感激黄勇那个时候收留了自己和娜娜。

    看到简丹在,彭爱国领了小科过来打招呼。

    小科还对简丹说道:“姐姐,本来娜娜也要来的,可奶奶不让,知道姐姐生了小宝宝忙不过来,我们就不打扰姐姐了。”

    简丹看那个时候还是个小朋友的小科,不过一晃眼的功夫就长大了,成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个子比自己还高了半头,再不能没事就摸他的头了。

    她也不禁感慨:“小科都长这么高了,都是大小伙子了,也懂事了。不过姐姐那边开始包山头了,等明年放暑假,小科到姐姐那边来玩,让你看看什么叫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