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凤驾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知道赵皇后偷溜出宫找离王妃,被楚家婆子给打了,还送到了大理寺,现在人在大理寺监牢的消息,护国公先是愣住,随即是狂喜。

    没有耽搁,叫人赏了传话衙差二十两黄金,护国公就赶紧差人把这消息送进宫给李贵妃。

    李贵妃知道后,笑的肚子都疼,收敛了笑意,就赶紧去凤鸾宫看赵皇后到底在不在。

    真走到凤鸾宫前的时候,李贵妃的脚步反倒停了,如果赵皇后真的偷溜出宫,宫女太监肯定会把门拦的死死的,赵皇后虽然没有了凤印,但毕竟是皇后,六宫之主,她不能太放肆。

    李贵妃就转头去找皇上,正巧,皇上在长信宫柳贤妃那儿。

    李贵妃当不知道,进门就笑道,“mei mei,姐姐说个笑话与你听。”

    进殿,就看到皇上在喝茶,李贵妃这才道,“皇上也在呢。”

    皇上笑道,“什么笑话,朕也听听?”

    李贵妃捂嘴一笑,道,“臣妾和贤妃mei mei当笑话听,皇上听了,未必会笑的出来。”

    越是藏着不说,皇上就越好奇,“有什么笑话,你们笑的,朕却笑不得?”

    柳贤妃也好奇,“是啊,笑话哪有挑人的?”

    李贵妃笑的淡雅,那种发自肺腑的笑最容易感染人,再加上她容貌极美,笑的人心猿意马,但很快皇上笑容就僵硬了,因为李贵妃笑道,“宫外都在传,皇后偷溜出宫,去楚家找离王妃,被楚家婆子用扫把给打了,以为有人冒充皇后,送到了大理寺,现在关在大理寺大牢。”

    柳贤妃是想笑不敢笑,因为皇上的脸都黑成了锅底了,“街上怎么会传这样的流言?!”

    李贵妃笑容不减,“听说大理寺卿接手了这案子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就撞了脑袋,至今未醒,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连皇后都敢冒充。”

    皇上坐不住了,他猛然起身,福公公见了就道,“摆驾凤鸾宫!”

    身后,李贵妃笑的花枝乱颤,柳贤妃就道,“真的是皇后?”

    “假不了,”李贵妃笑道。

    那这事可就闹大了,如果只是偷溜出宫,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要是挨了打,还被关进了大牢,必定会沦为天下笑柄,这是逼着皇上处置皇后啊。

    柳贤妃趁机福身笑道,“恭喜姐姐守得云开见月明。”

    李贵妃赶紧将柳贤妃扶起来,道,“说来都是托了mei mei的福。”

    如果不是柳贤妃生了小皇子,她趁机拉拢,护国公府和肃宁侯府联手,逼的赵家喘不过气来,她现在还和赵皇后斗的焦头烂额呢。

    而且,逼赵皇后出宫是因为清柔公主hui rong一事,要不是柳贤妃替她出的主意,她哪里会想到成全清柔公主和赵大少爷?

    这一回,要是能一偿宿愿,真得好好谢谢柳贤妃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凑热闹,李贵妃拉着柳贤妃跟着皇上去了凤鸾宫。

    之前李贵妃来凤鸾宫,守门公公就急的不行,皇后不在,他们不敢明着拦李贵妃,好在李贵妃走了,避过一劫。

    谁想到一口气刚松开,李贵妃不止回来了,还把皇上带了来,还有柳贤妃都到了。

    李贵妃公公们豁出去还敢拦,他们敢拦皇上吗?

    觉得活腻了,向天借胆还差不多!

    皇上走过来,公公们就吓的扑腾跪地,皇上心沉了几分,他从来没见过凤鸾宫的公公这么胆小的。

    皇上冷着脸走进去,道,“让皇后出来见朕?!”

    宫女们跪在地上,颤巍巍道,“皇后,皇后病了,在内,内殿休息,皇上,皇上……。”

    话还没说完,皇上就直奔内殿了,紫檀木雕凤大床上倒是有人,只是远远看去,那明黄的被子怎么看怎么颤抖。

    皇上站着没动,李贵妃乐意代劳,她上前一把将被子掀开,一宫女从床上滚下来。

    皇上脸岂止是黑成锅底,都快凝结成冰了。

    皇上冷冷一笑,“没想到,朕有生之年还能尝试一把探监的滋味儿!”

    李贵妃则笑道,“许是皇后知道皇上来,和皇上躲着玩呢,还是派人四处找一下吧。”

    免得他们前脚走,后脚皇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到时候倒打一耙,成了她到皇上跟前嚼舌根,引皇上动怒。

    皇上盯着宫女,呵道,“皇后去哪儿了?!”

    宫女颤抖了声音道,“回,回皇上的话,皇后,皇后出宫,出宫找离,找离王妃了……。”

    李贵妃啊了一声,把嘴巴捂上了,故作吃惊道,“不,不会吧,那楚家婆子打的真的是皇后,还将她关进大理寺大牢了?”

    堂堂皇后偷溜出宫,还被人给打了!

    皇上觉得自己的脸被人扇了好几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疼着。

    皇上登基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所到之处,鸦雀无声。

    福公公赶紧让人去大理寺把皇后接回来,李贵妃笑道,“这事就不劳福公公操心了,贤妃会派人去接皇后。”

    看着李贵妃的笑容,福公公没有说什么,他大概猜的出来李贵妃怎么接皇后。

    后宫如今归柳贤妃管,有凤印在手,使唤人要容易的多。

    李贵妃提议用皇后出行的仪仗出宫去接皇后,以前她最恨赵皇后用凤驾招摇,那本来是属于她的风光,但是现在,她很乐意用凤驾去接她,因为她知道,这是赵皇后最后的风光。

    越风光,越招摇,才越丢人。

    不过派人去接赵皇后的事没有那么顺利,徐嬷嬷将凤驾拦下,传太后话道,“皇家丢的脸够多了,贤妃还想将皇家脸面放在脚下践踏吗?”

    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向着赵皇后,之前李贵妃忍了,这一回,李贵妃绝不会忍耐,她道,“皇后母仪天下,凤驾是她出行的仪仗,一顶轿子就接皇后回宫,没得委屈了皇后,柳贤妃执掌凤印,依规矩办事,何错之有?”

    徐嬷嬷哑然。

    李贵妃让人将徐嬷嬷拦下,凤驾出宫。

    只要出了宫,没人敢拦凤驾,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后出宫,频频往凤驾里看,可惜什么也没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