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扼杀!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扼杀!

    “终于突破了!”

    构建元府,人仙之境!

    段辰双眸睁开,瞳中精芒隐隐:“五年半……这提升速度,也算蛮快了!”

    在之前的时间支流,段辰修为提升至人仙,最少也花费了十年以上的时间。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条时间支流,段辰并未能进入山海界。

    在没有灵石辅助的情况下,能在短短五年半时间里,就顺利突破人仙境界,堪称奇迹!

    这在其他高手眼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能有这种进步速度,主要还是归功于两点:第一,龙族血脉;第二,乾坤世界。

    若没有龙族血脉辅助,段辰就无法依靠汲取玉晶币中的灵气来修炼。

    若没有乾坤世界辅助,段辰就不可能依靠资源,兑换到大量玉晶币。

    这两点,缺一不可!

    为了能尽快突破,段辰已经快把乾坤世界的资源掏空了。

    不过,他并不在乎!

    反正不久之后,这处乾坤世界就会崩毁,留着也是浪费。

    “呵呵,恭喜小主人。”

    黎老微笑道:“接下来,小主人是打算动身前往山海界吗?山海界与现在的乾坤世界比邻,可以直接前往。”

    段辰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山海界是一定要去的!但在去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说着,段辰手指捏紧,眼睛里绽放出冰冷的杀气。

    是时候,跟罪魁祸首做个了结了!

    虽说这里没有段璃儿的行踪,但段辰的父母、师父、朋友却都在!

    为了他们,段辰很有必要,把不久后的大危机扼杀在萌芽里!

    不过。

    话说回来,这天极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到底该到哪里去寻找尚未现身的南宫天鹏?

    段辰冷笑:“虽然我不知道南宫天鹏的行踪,但有人却清楚的很!”

    离开军营后,段辰驾驭心象飞剑,身形化作流光,急速朝着幻雪王国的方向飞去。

    ……

    幻雪王国,银月武院。

    这天,恰巧在进行一场新弟子的入门考核。

    作为幻雪王国的最顶级武院,这可不是小事。不仅武院长老、院长全部到齐,就连幻雪王本人,都亲自来到了现场。

    “鲁院长,这届入学弟子的资质,都相当不错!”幻雪王罗钧坐在青金椅上,满面红光,对银月武院院长鲁云鹏夸赞道。

    “大王说的是!鉴于此,老夫特意安排我们武院第一高手,南宫博长老,亲自指导这一届弟子。”鲁云鹏微笑回答。

    “那就好啊!久闻这位南宫博长老,战力非凡。有他指导,最好不过。”

    幻雪王罗钧道:“不如就趁今天,加以封赏吧!”

    说完,罗钧微微侧目,向身旁拿着拂尘的老侍者示意。

    老侍者立刻上前一步,朗声道:“银月武院长老,南宫博,速速上前听封!”

    话音落下,南宫博从长老席里应声出列。

    南宫博身穿一件宽大的金色长袍,眉心隐约能看到一枚金色剑印,气势如龙虎,不苟言笑。

    来到下方空旷的广场上,南宫博朝向罗钧拜倒。

    “南宫长老,你即将教导本届弟子,可谓使命重大。为此,本王特地封赏你……”

    咻——

    罗钧的话尚未说完,突然间,被一阵急速破空声打断。

    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衣衫猎猎,御剑而来。最终,停在了银月武院广场正上方。

    此刻,这名男子居高临下,盯向广场上的南宫博,丝毫不掩饰眼睛里的浓烈杀气!

    “辰儿?”

    国师坐席上,身穿黑衣的墨熙瑜认出来人身份,惊讶站起身,露出极度意外的神情。

    “这人……好面熟……”

    银月武院弟子席上,负责看守武阁的雨清和静婳,盯着高空中的年轻人,两人齐齐蹙起秀眉。

    “咦,小宇,这是哪里来的高手兄弟?长得好面熟啊!他叫什么来着?”卢智鸿伸出大手,摸着脑袋,一脸费解。

    “的确很面熟。不过……记忆里却并没有这样一个人。我们应该从未与他见过面!”凌宇眼睛微眯,沉声说道。

    面对这位突然现身的“不速之客”,幻雪王罗钧脸色一沉,陡然现出不悦之色。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幻雪王城?”大将军宇文铭勃然大怒,从旁站起身,指着段辰发出厉声呵斥。

    段辰把目光从南宫博身上移开,冷冷扫向高台上的罗钧等人,最终停在墨熙瑜身上。

    “母亲。”段辰那冰冷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

    “辰儿,你怎么忽然来这里了?快,来我这里坐下吧!”墨熙瑜连忙温声招呼道。

    母亲?辰儿?

    听到这称呼,罗钧等人显得有点懵。这年轻人竟与墨熙瑜是母子关系?

    短暂的震惊后,罗钧和鲁云鹏等人渐渐放松下来。既然是墨熙瑜之子,那就意味着,对方并不是敌人。

    然而。

    听到段辰接下来的话,罗钧和鲁云鹏又瞬间紧张起来。

    “母亲,不必了。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带走一个人。”

    “我有许多话,想问问这位南宫博长老。”段辰瞥向南宫博,目光冷冽。

    “哼!老夫乃是银月武院长老,岂能任由你驱使?有什么话,不妨就在这里说!”

    南宫博站起身,阴沉着脸,十分不悦,冷冷哼道。

    “说的不错!这位公子,纵然你是国师的孩子,也不能肆意驱使我武院内的长老啊!”院长鲁云鹏随口附和,并站起身,望向段辰。

    “好!此事就此作罢!”

    幻雪王罗钧摆了摆手,显得很不耐烦:“国师,去把你儿子带下去吧!以后,本王不希望再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听到罗钧的命令,墨熙瑜一怔,显得颇有几分为难:“这……”

    墨熙瑜并没有马上听从罗钧命令,而是遥遥望向段辰,等待段辰的决定。

    身为母亲,墨熙瑜和段辰相处时间虽不长,但源自脑海深处的记忆告诉她,段辰绝不会闲的没事胡闹。

    “罗钧,我警告你,你少拿什么幻雪王的名头命令我母亲!你没这资格!”

    段辰盯了罗钧一眼,寒声道:“我今天来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带走南宫博。”

    “谁敢阻拦,我就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