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三十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横跨在虚与实之间,一处从未知岁月就诞生起,被‘未知神’所命名为‘书阁’空间中,正在发生着剧烈的空间波动。本文由 χs。 首发【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看不到尽头的旋转楼梯之上,是一处集合万千美色的花房。

    本来这处花房就是‘书阁’的最顶楼,而在今天,花房的正上方在经过一阵猛烈的震荡之后,便凭空多了一处楼梯,楼梯蜿蜒而上,来到新的顶层。

    新的顶层中,见不到一本书籍,也看不到一朵花,四周围绕着的是宛如星河的时空乱流。

    恐怖的仿佛瞬息就能撕裂世界,崩坏空间的时空乱流,在最顶层划过,却丝毫影响不到这片新的楼层。好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包裹着这一层,让无数的时空乱流无功而返。

    在这新的一层中,除了平坦的石质地面,就只剩下一扇由形态怪异黑石大门。

    如果有人看见这扇大门,一定会为它身上,那镶满的无数极品虚空石而惊叹。

    虚空石是一种极其的珍贵材料,除了作为魔法阵的施法材料外,更广泛用于修建传送阵,随身携带一块虚空石还有助于蕴养灵魂,可谓是用途多多。

    虚空石在经过无数岁月的开采后,资源已经变的极其匮乏。但幸好,木西有了【蒙拉尔】的帮助。

    【蒙拉尔】作星球意志,对自己身上哪些地方拥有资源当然一清二楚,在它的指引下,他顺利找到不少未被开采的虚空原石。

    这些极品虚空石,构成了他眼前的这道传送门。之所以这么多极品虚空石,当然是他要做的传送阵不是跨城,跨大陆,而是跨越世界。

    在他选择‘认同’并且‘接受’自己之后,他再一次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变化不像第一次融合那颗碎片时,对未知的恐惧与不安,因为那是作为人的‘木西’唯一能自救的方式。

    现在每时每刻的变化,都让他很舒服,无论是力量,记忆,抑或其他,都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适意。

    所以,他现在对寻找神格碎片的事相当积极,当然,除了这方面外,他对另一件事也十分看重。

    这曾是‘木西’心中最大的隐忧,也是他最为恐惧的事。因此他决定帮助‘自己’,解决掉这个麻烦,顺便满足‘他’的愿望,送‘自己’回家。

    他分出了一个分神,代替卡蒙,顺便借着他的身份寻找神格碎片。

    而他则是留在这里修建传送门,以卡蒙灵魂记忆为标准,前往他曾经的任务世界,寻找他曾经遇见过的那些任务者。

    按照以卡蒙和‘木西’契约中的魂能分量来看,他觉得自己至少要搜集一百份以上,才能进行基础的神降术。

    当然光是神降术可是不够的,毕竟神降术来的只是一尊分神投影,距离本体差的太远。

    但只要抓住了这尊分神投影,他就能大体上了解对方实力,再以谋后事。

    要说,他为什么把这件事看的比搜集神格碎片还重呢?

    因为在蒙特大路上,有【蒙拉尔】的帮助,加上分神实力已经达到世界的上线,而他拥有本初之光又是最近肆虐大陆的恶魔克星,他根本不觉得搜集碎片的过程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前往其他世界,因为前途未知,所以才更加需要慎重行事。

    他看着眼前的这扇传送门,十分满意。

    这扇由极品虚空石和他又去龙岛顺手牵羊的极品材料,缔造出的跨世界传送门,不止结实稳固,自带保护光环和自我修复性能。

    更重要的是,还能多次定位,也就是抹除坐标之后,重新定位世界。

    虽然暂时只有这一扇门,不过他应该能从另外的契约者身上得到更多关于其他契约者的坐标。

    “主人,您真的要亲自前去吗?”阿蒙站在书上,担忧的询问道。

    “没错,这件事还是还是我本尊亲自前去比较好,阿蒙你暂时留守吧。”

    阿蒙的声音顿了一顿,说:“可是,万一...”

    他回头看向阿蒙,说:“就是担心万一,所以我才要去。”

    阿蒙吸了吸鼻子,垂头丧气的回答:“我知道了,那您一路小心啊。”

    他忽然神秘的一笑,点点阿蒙的小脑袋,说:“阿蒙,别担心,不会出现意外的。”

    “喔。”阿蒙心不甘情不愿的看向自己的主人,却看到他只是淡然的笑了笑,然后轻轻闭上双眼,借着身影变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传送门中。

    主人的本体,投入未知的异界,面对未知的一切,万一要出点什么事....他根本不敢想象,他十分害怕和担心,可他却没有办法阻止主人做出如此凶险的行为。

    阿蒙垂下了头,他只是书阁的管理者,没有力量,也没有实体。他只是...只是一抹死后孤独的灵魂,孤独到忘记了自己的灵魂,唯一记得的便是他的使命——管理书阁,然后等待主人归来。

    阿蒙闭上双眼,脚下的书本渐渐合拢,把他包裹在书中,他再一次陷入了休眠。

    “天呐,这难道是...”

    “哦,不,难以置信!”

    “...这竟然是真的生命之子!”

    艾米莉亚笑了笑,显而易见,她当然知道自己带来的这块记录小绿叶日常生活的魔影石会带来怎样的效果。

    但她忘记了一点,人类所带来的‘恶’是不会那么轻易被抹去的。甚至这些‘恶’,已经让曾经高贵纯洁的精灵们产生了一些变化。

    毕竟他们寿命多于人类,在多数年长精灵中,他们都经历过和人类的战争,对人类层出不穷的拐卖欺骗手法都认识颇深。

    在这样一代代的教育下,现在剩下的精灵几乎个个狡诈,对人类的防备之心也高到可怕的程度。

    所以,在艾米莉亚在以魔影石中生命之子为前提,再一次提出要让她如今侍奉之人前往精灵之森做客时,她又一次遭到大多数精灵的拒绝。

    “虽然你拿出了这一份魔影石,但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生命之子是否是由变形术创造,借此欺骗我们。”

    一只刚成年精灵说:“你一再要求,让那个人类来到精灵之森,万一他心怀歹意,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怎么办?”

    “不,他不可能有这个实力,露娜,你太高估人类了。”

    “那...那万一,他是来摸清我们实力的呢,等他了解我们的领地,再带人来攻打,怎么办?!”露娜刚成年,没出过森林对于一切人类的恐惧,都来年长精灵的诉说和教导以及...自己的想象。

    “...这个,倒是不无这个可能性。毕竟他们人类多数跳鼠,往往一出动就是几十百万人...”

    想起现在精灵内部的情况,许多精灵都沉默了。

    人类十多岁就能繁育后代,然后他们后代十多岁时又能继续繁衍,虽然现在战争频繁,但数量仍旧是多到可怕的程度。

    按照一只精灵一百五十年成人,这一百五十年都够人类繁衍十代以上。

    许多精灵想起当初那场宛如蝗虫过境的人海之战,都不禁胆战心惊,那些总也杀不绝,不断冒出来的人类,平推过森林,入侵他们的家园!

    无数精灵的惨叫与悲鸣仿佛还在森林上空盘旋,这群惊弓之鸟们,纷纷发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

    “不行,绝对不能让人类来到我们的领地!”

    “没错,绝对不可以!”

    “无论如何,我都反对。”

    “我也是。”

    在一众的反对意见中,一只平凡的精灵突然冒出一句话来,“那...生命之子怎么办?”

    露娜立刻跳出来说道:“那一定是伪造的!”

    可当她看向大家时,却发现,大家都纷纷陷入了沉默。

    “...也许吧。”

    “不过,万一是真的我们岂不是...”

    “是真的。”一只老精灵说道,他的年纪似乎很大了,但眼睛却依然透亮。

    这只老精灵是这次前来的领队,他有已千岁,曾游历过大陆,当过冒险者,也经历过战争,更有一两个人类朋友。虽然老朋友都已逝去,但他却始终对人类抱着一分友善,所以他是精灵们中少数的中立派。

    “朗曼爷爷,是真的生命之子?!”众多精灵纷纷惊讶的问道。

    “我虽然老了,但眼睛还不花。”老精灵朗曼慈爱的看向艾米莉亚,虽然这她只是一个半精灵,但却觉醒了无数纯种精灵都无法拥有的古老血脉,甚至在精灵们需要外来物资时,都能毫不犹豫的调度支援。

    “你是个好孩子。”他说,“我们相信你,也相信生命之子。”

    “那...”艾米莉亚眼中再一次燃起希望,她知道朗曼爷爷德高望重,如果他同意,那么...

    “可是,艾米莉亚如今精灵之森的情况不容乐观。”老精灵说道,“我想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前来交易物资了。”

    “为什么?!”艾米莉亚一脸惊讶。

    “恶魔与人类战争越演越烈,在这场战争的洪流中,如果我们不置身事外,那么或许在几十年后,精灵们就不会存在了。”他继续说道,“王与大祭司们都决定使用禁术割裂大地,让森林与人类大陆彻底隔开,这样也避免卷入战争。”

    许多精灵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更不说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怒声说:“可是...生命之子就不重要了吗?况且我并没想要伤害大家,我正是知道精灵的现况,我才想...”

    “好孩子,”朗曼安抚的摸摸她的头,可这却丝毫没有降低艾米莉亚的胸中的愤怒,“我们都知道你的想法,这个人是这片领地的主人,或许他心怀好意,也想要帮助我们,可并不是每个人类都像他一样仁慈,我们已经经不起消耗了。”

    艾米莉亚陷入沉默,她无话可说,因为她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说,都无法撼动他们。

    她的内心像是积蓄已久的火山,愤怒,悲哀,和同情,无数种情绪在其中酝酿。

    精灵们已经对人类,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失望透顶,他们选择了逃避,以种族的生存延续为目标,甚至想要决绝的割裂大陆。仿佛这样,就能割断一切联系。

    艾米莉亚喃喃自语的说:“他真的能给我们带来新生...”

    我感觉得到。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那种肉眼无法看到的光芒就融入她的身体,让她的灵魂为之震颤,情不自禁想要亲近他,想要膜拜他,想要以最美的姿态来迎接他的到来。

    她的血脉在那一刻沸腾,汹涌着,疯狂想要得到他的垂怜与赞美,仿佛那才是世间至高无上的荣誉。

    “哎...”老精灵看着她出神的模样,询问道,“这次我们回去后,王与大祭司们就会分裂森林与大陆,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艾米莉亚没有回答,她环顾四周突然说道:“大家,都还记得我们初次接受洗礼时,会聆听的那首歌吗?”

    或许是对她提出的这个问题,感到十分意外,在场的精灵们都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在说,问这个干嘛?

    说着她便自顾自的唱了起来,“...神的荣光铭刻在心,即使时光留下烙印,自然之心永不改变。在您的身边,在您的耳畔,遵循血脉的指引,我们欢欣喜悦,将一切美好献上,迎接您的归来...”

    半精灵的歌声是如此美妙,她与生俱来的歌喉,让这首歌清新自然悦耳动人,甚至让周围的精灵们都纷纷忍不住想要随之合唱。

    果然,有一就有二,接二连三的歌声响起来,谁也没有想到,这场谈判与交易,竟然变成了一场歌唱会。

    老精灵不禁的摇了摇头,却在看到不停唱歌的艾米莉亚时,目光骤然凝重起来。

    他瞪大双眼,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道:“我的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