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谁说了算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

    旁边立刻有人叫道:“小子,你这不是废话么?郜师兄,现在可是圣境二重巅峰的修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若不是最近一段时间才突破,以他现在的修为,分到无双区甲等弟子都没问题。”

    “小子,识趣点。在这间洞府里,郜师兄说一不二。你如果老老实实,做好奴才的本分,至少你可以平平安安渡过这一个月。若是不识趣……”

    苏寒一摆手,却是问道:“郜师兄是吧?不知道你住在哪一个院子?”

    “你问的这什么鬼问题,郜师兄住哪一个院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哟,该不会是你想拍马屁,主动帮郜师兄清扫院子吧?告诉你也无妨,南面为尊,郜师兄当然是住南面的院子了。”

    艘科科科独后学战月恨恨指

    那郜师兄嘴角含笑,一脸倨傲,看着其他几人争相拍自己的马屁。

    苏寒点点头,却是对那郜师兄道:“去,收拾东西搬出来,南面的院子,我征用了。”

    孙不远地独敌察所月秘敌闹

    这话一出,全场一下子静的出奇。

    一个个表情愕然,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什么?让郜师兄收拾东西搬出来,南面的院子,他征用了?这小子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小子,你不会是疯了吧?刚才郜师兄说的五条规矩,你没听到?耳朵聋了?”

    “郜师兄,这小子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建议,现在马上就让他深刻领悟一下,什么叫规矩!”

    苏寒脸色突然一冷:“规矩?谁定的规矩?我的规矩只有一条,谁冒犯我,谁就等着付出代价!”

    说着,苏寒压根不理会这些蠢货,电羽遁突然发动,身形电闪一般射向那南面的两间院子,速度之快,竟然让得这些四大宗门弟子的眼力,都看不清楚。

    没过一会,南面院子的行李,被砰砰砰一个劲的丢了出来。

    随后,苏寒从里面走出来了,对那小之招了招手:“两间院子,我住不了,你要不要住一间?”

    那小之却好像早已经料到苏寒会这么彪悍一般,嘿嘿一笑,竟然也像是毫无忌惮一般,朝那南面的院子走过去。

    这一幕,让得那六个四大宗门弟子傻眼了。

    那郜师兄白皙的面皮,一下子涨的通红:“小子,你找死不挑日子,对么?”

    苏寒淡淡一笑:“既然南面的院子好,为什么你能住,我们不能住?”

    郜师兄气得发抖:“你世俗蝼蚁,血统低贱,狗一样的东西,也配住好院子?劣等的人,就该住劣等的地方,北面又小又偏又冷的院子,才是你们这种垃圾一样的人该去的地方。”

    “不过,现在你深深冒犯了我,就算你现在想住北面的院子,那也晚了。我宣布,这一个月你们只能睡在马房里。”

    这郜师兄,语气傲慢之极。

    后地地远情后术接月主不接

    苏寒闻言,却没有动怒,只是微微一笑,朝那郜师兄的方向,一步步走近。

    “你说的对,劣等的人,就该住劣等的地方,所以那北面的院子,真的很适合你。”

    每走一步,苏寒的气势就增强一分。

    圣境三重的机关傀儡和苏寒正面对峙,尚且被苏寒击垮,又何况一个圣境二重巅峰的宗门天才?

    更何况,圣境三重的宗门天才,苏寒也不是没有见识过。

    最关键的是,以这些宗门弟子的尿性,今天在这间洞府里,自己若不立下威,定下基调,那么,日后的挑衅,只怕会没完没了。

    敌不仇仇酷孙术接孤太情孙

    与其息事宁人,还不如今天一步到位,从今天开始,自己才是这间洞府里的老大,是说了算的人。

    敌不仇仇酷孙术接孤太情孙  这郜师兄,语气傲慢之极。

    一步步逼近,那郜师兄陡然发现,迎面就好像有一座大山扑面而来,竟然是圣境威压。而且,那威压还在不断提升。

    自己圣境二重巅峰的修为,在这威压面前,竟是施展不开。

    一开始,郜师兄还只是觉得身体微微有些压迫感,但接着,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紧跟着,他发现自己的丹田紫府,竟然都如同一只气球被不断挤压,随时有爆裂的可能。

    敌不科远情艘球陌冷战由科

    圣境二重巅峰的丹田紫府,在对方的威压面前,竟然脆弱得好像随时要破碎一般

    “这!”

    郜师兄面色大变,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如下雨一般流下来。

    苏寒面无表情,语气依旧云淡风轻:“郜师兄是吧?四大宗门弟子是吧?五条规矩是吧?千言万语,现在我只问一句,这洞府里谁说了算?”

    孙科不科方孙学所冷闹月早

    “你……你说了算。”

    任何犀利的言语,都不如绝对的实力来的那么有说服力。

    虽然苏寒还没有开始动手,但是,这郜师兄察觉到自己的丹田紫府随时要崩溃,真是吓得面色发白,魂飞魄散。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郜师兄,现在感觉到了直接的生命威胁,竟是吓呆了。

    面色如土,结结巴巴的服软,只求赶紧送走面前的这尊瘟神。

    苏寒却道:“大声点,我听不到。”

    郜师兄快哭了,但却不得不加大音量:“你……你说了算,从今天开始,这间洞府里,你说了算。”

    “北面的院子,谁去住?”苏寒又问。

    “我去住。”那郜师兄屈辱的要命,但形势迫人,他不得不回答。

    “谁是劣等人?谁是垃圾一样的人?谁是狗一样的东西?”

    苏寒继续问。

    那郜师兄几乎要崩溃了,不住的道:“是我,是我。”

    艘不远远方孙恨战孤太指通

    这对话,把其他几个四大宗门弟子惊的一个个呆若木鸡,他们不敢相信,这真的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郜师兄吗?

    艘不远远方孙恨战孤太指通  一步步逼近,那郜师兄陡然发现,迎面就好像有一座大山扑面而来,竟然是圣境威压。而且,那威压还在不断提升。

    高高在上的,让他们敬畏的郜师兄,竟然在一个世俗修士面前如此失态?

    苏寒淡淡一笑,气势一收,喝道:“滚吧。记住,你定的五条规矩很好,我正好拿来用用。从现在开始,你们六个,就是我的奴仆,在这间洞府里,必须随传随到。你们可以反抗,不过别怪我没事先提醒,反抗的代价,肯定会比当奴仆惨一百倍。”

    苏寒说完,冷笑一声,一甩袖子,回到了南面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