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4章 2853章 初霜与静霜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静霜也是第一次看到初霜,她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本以为高璒一辈子找不到那个女人,总有一天能接受她,毕竟都找了二十多年了,该找到早就找到了,除非人已经死了。om 移动网

    可没想到她竟然看到初霜了,那个存在于高璒记忆中的女子。

    当年她跟高璒初相识,高璒错把她当成了初霜,后来发现不是,整个人都颓废了下去,她不由觉得心疼,那是多深的感情,多深刻的痛会让一个男人露出那样的表情?

    可她为什么会跟着心疼呢?她一定是病了,烂好人那种病。

    后来高璒一个人去喝闷酒,她忍不住偷偷跟去,就躲在暗处看着他。

    酒馆打烊,他晃晃悠悠的又拿了一壶酒离开,她竟鬼使神差的跟在了后面。

    “初霜,你在哪?”高璒痛苦的叫道,不想脚下一个踉跄,他被绊倒了,手中的酒壶摔成了碎片,他迷迷糊糊的去撑地爬起来,手掌被割破流了血都不知道。

    静霜又鬼使神差的冲了过去,担心的说:“你醒醒,我送你回去。”

    高璒醉眼朦胧的看向她,“初霜,初霜你来找我了?”

    他突然抱住了她,力气大的吓人,她想推开他,却怎么都无法推开,让她不由恼怒起来。

    “你知道吗?我们曾经一起去看剑舞,你叫我学了舞给你看,我专门去藏剑山庄学了,我现在舞给你看好不好?”高璒说着又松开了她。

    她一时间想发脾气却不知道朝哪使力了。

    高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突然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她竟又鬼使神差的怕他醉的厉害割伤了自己。

    “别,现在不看,明天再说。”她说道。

    “就现在,你站那边看着就好。”高璒冲她笑起来,笑的像个傻小子。

    他的笑容慢慢收敛,手中的剑动了起来,前一刻明明醉的走路都不稳的人,这一刻却舞剑潇洒,动作没有一丝拖沓,更没有一丝不稳的地方,可见他练过多少遍啊,就是醉了也能不出一丝差错的舞出来。

    他的动作慢慢变的模糊,静霜才发现是自己眼中有了泪,模糊了视线。

    她被他的动作吸引了,发现他竟然是那么的高大,身上带了致命的吸引力。

    她甚至羡慕嫉妒起那个跟她名字很像的女子,她是怎么得到他的心的。

    剑舞终了,高璒扔下了剑,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竟是打起了呼噜。

    她又觉得哭笑不得,费力的将他扶起,帮他捡了剑,扶他回了客栈。

    人被送回了房间,他却突然一把抓住她,将她拉进,让她整个人趴在了自己身上。

    静霜听到了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整个人既害怕又兴奋,竟舍不得站起来了。

    好半天,他安稳了下来,她才慢慢坐了起来,看着他的睡颜,她一时间意乱情迷,又鬼使神差的俯身,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天哪,她连男人的手都没拉过,竟然去偷吻了一个男人?她一定是疯了吧?

    她最后是落荒而逃,到了第二天早上,高璒醒来到处找初霜,才发现送他回来的是住到了隔壁的静霜。

    他认真的向她道谢,但眼底是掩不住的失落,骄傲的她觉得很难过,一气之下一走了之。

    本以为只是一场错误的相遇,后来两人竟又在江湖上遇到了几次,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但高璒心中只有初霜,始终没能接受其他女人。

    初霜吞下了龙珠,不仅生了血肉,整个人也变的年轻精神了,与两鬓已经染了霜色的静霜相比,看着就年轻了七、八岁。

    她心里难受的有些呼吸困难,“你是初霜?”

    初霜听高璒说过她的事情,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她早知道该回避的。

    静霜的脸冷了下来,“你为什么一走了之,为什么失踪那么多年,但凡还在意他,你就该早点回来了!”

    如果她早点回来了,她也就死心了,又何必荒废了所有的青春年华?

    高璒对静霜也十分的愧疚,他没有对不起她,但也无法给她任何的回应。

    甚至他也曾想过真的找不到初霜了,老了就去和她相伴隐居,也不枉她这些年的痴恋,免得她一人老来孤独。

    只是他找到了初霜,无法给她回应了。

    “我每时每刻都想回来,甚至用尽所有的办法,但我逃不出去。”初霜痛苦的说。

    空间里的白若竹看着这一切,心里同时同情起这两人来。

    她当初在鲛人岛看到初霜时吓坏了,也清楚初霜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她不是不想丈夫儿子,而是根本无法逃脱。

    而静霜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对高璒痴心多年,也帮了他们不少,如今年华不在,也实在令人同情。

    情之一事最是伤人,却又最是动人。

    “我们去海外救回了初霜,她被控制了多年,甚至……”高璒急忙替初霜解释。

    不想静霜更加难受了,“她这样子一看日子就不错,哪里像受苦的样子?”

    “不是。”高璒急忙说道,“她血肉被人割去,本来已经没希望了,是意外得了龙珠才得以续命。”

    静霜吃了一惊,“龙珠?我以为龙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初霜走过去伸出了手,“你试试,以你的能力应该能感觉的到。”

    静霜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伸出了手,很快她脸色平静了下来。

    “果然如此,是我太冲了,还是先看看白若竹的情况吧。”她藏起了自己的尴尬,朝寒玉床走去。

    高璒和初霜相互看了一眼,谁也不再多言刚刚的事了。

    “生魂都没了,你们怎么确定她还活着?恕我直言,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静霜说道。

    初霜身子晃了晃,差点没站稳。

    “不是,我娘还活着,她说她一定能回来!”小蹬蹬大叫着冲进了屋子,气鼓鼓的等着静霜,“你不要胡说,我娘说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

    初霜急忙拉了小蹬蹬过去,温声说:“静霜奶奶是来想办法救你娘的,蹬蹬不能这样对她说话。”

    小蹬蹬委屈起来,“我娘真的还活着,她还写字了。”

    ---

    宝宝今天被带去了北大中文系听课,看了下未名湖,北大还真的是人杰地灵啊,只可惜宝宝也是学汉语言文学的,却考不上北大,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