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付碧弘用单腿就将他的下身牢牢压住,轻轻一笑:“是又怎么样?是你太蠢而已,从搬到这里住开始摄像头就已经在安着了,你都没有发现吗?”

    “你的一举一动,我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你在房间看书、睡觉、换衣服,什么我都会回看。每次你的爸妈来看你,我就在隔壁监视着。你才刚知道吗?”他的表情甚至觉得好笑,仿佛在嘲讽宋恩到现在才发现是多么的无知。

    低下头,脸俯下去,直到和宋恩完全相贴、眼睛对眼睛,鼻尖贴着他的缓慢轻蹭。宋恩摇晃着脑袋想要躲开,因为愤怒,他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上泛的泪光。“你真的是个疯子!你已经疯了,你放开我!”

    付碧弘不仅不放,手还伸进了宋恩的上衣里,缓缓地抚摸。另一只手则开始脱宋恩的裤子,扣子解开,然后顺着腿部往下褪。

    宋恩极力抗拒,原来到头来自己还是这样的可悲吗?无论怎么样也得不到自由、甚至被监视,到现在又要像以前一样被强.暴了吗?他不要……绝对不要!

    他的双腿极力扭动,让裤子被脱下来的动作很难完成,付碧弘眼神晦暗,用力将他的长裤扯下来。只剩下一层单薄的布料遮挡着私.密的部位。

    宋恩急忙将双腿合并上,身子向后退。察觉到付碧弘的手拽住了他的脚踝,他大声喊道:“不要动我!滚开!”

    无论怎么喊也没有用,付碧弘还是恍若未闻,把宋恩的身子拉过来,压在身下。因为宋恩怀孕、和他必须要扮演一个温柔好丈夫,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碰过宋恩了。甚至于怀孕之前那一次,都是浅尝辄止,毕竟当时还是要尽力控制住的,戏还得按部就班继续演。

    而此时宋恩的拒绝和反抗,更是激发了他的情.欲。

    ……

    但是*越来越沉重,他却也是忍耐不了的,不管宋恩如何哭叫,将他抱在怀里一顿揉捏抚弄,直到他心满意足才停下来。而宋恩早已哭得眼睛红肿。付碧弘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眼睛,口气温柔地说:“听我的话,在我身边,只看着我就好了。我们的孩子只要出世,我就会对你更加倍的好。否则的话……每天都是今天的重演,明白了吗?”

    宋恩沉默着,湿润的眼睛盯着床单,头偏过去。最终点了点头。

    自从和付碧弘夜里私会的照片被媒体曝出来之后,安信立马成为了大众关注的焦点。凭借着这份关注量他的名气也在提升着。不少影视资源找上了他的经纪人,他忙于拍片和接广告。不久后顺风顺水甚至换了经纪公司,新的经纪公司隶属于付家旗下一家的娱乐公司。也就是安信等于借了付碧弘的光,攀上了关系进了付家的公司。

    出席新的电影发布会时,付碧弘和安信一起入场。一时间各路媒体的摄像机都对准了他们两个,安信瞬间觉得自己风光不已。能攀上付碧弘实在是很好,他当初的纠缠也没有白费,甚至丢弃自尊去倒贴的种种手段如今也都有了结果。安信甚至能预见到自己以后的演艺之路会有多顺利。

    自己想要的东西,都会得到的。

    散场后按往常都是要在酒店里吃顿饭的,付碧弘这次却只亲了亲他的唇角,在会场门口打电话叫来了司机,送他回家。“我今晚还有事,你乖,先回家好了。首映式的时候有机会再吃饭,我再好好陪你。”

    看着他柔和的面孔轮廓,安信不由笑了笑。他甚至觉得付碧弘是他到现在攀上的最好的金主了,既温柔又有钱有势,如果嫁给他的人是他就好了……

    心里禁不住升起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是付碧弘妻子的人是他的话,那该有多好。

    直到后来来接他回家的车子到了,安信还不舍得离开。又亲了遍付碧弘的唇,才恋恋不舍地上了车。因为这里是隐蔽的停车场门口,没有人也没有记者跟拍,所以他没必要有避讳。

    上车后,发现司机是上次救过他的关蔚。想到关蔚上次对他的冷漠态度,他顿时也端起了姿态,翘起二郎腿,在后座翻出了镜子又照了照,摆弄了摆弄了头发。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关蔚其实一直能从前面的内后视镜里看到安信的举动。只不过没什么表情,随后又专注于开车。

    安信看了眼他,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不舒服,冲前面说了句:“暖气调小点,我热。”

    关蔚听到他的话,手伸到车前平台下的ac开关上调节温度,调低了些。安信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脸转了回来,转到窗外。

    车到了目的地,安信手伸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落下了锁。他看向前面驾驶座的关蔚:“你把车门打开啊,没看见我要下车了吗?你这人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

    关蔚没回头看他,熄火后手仍放在方向盘上:“我有一些话跟你说,说完你再下车吧。”

    安信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我跟你说我还有剧本要看,你快……”

    “你现在才二十岁,还很年轻,很多路都是可以重新选择的。现在你进了付先生的公司,以后应该路也会好走很多。”

    安信听到这话更觉得疑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走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乐意。”

    关蔚也不在意他说话的口气,多年的待人处物的经验让他非常沉着镇静。“何况付先生是有家室的,这个我想你应该知道。现在他的妻子怀了孕,他的重心全在家里,我劝你也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家庭。”

    “无论怎么说,你想要的不都已经有了吗?”他继续说。

    安信气到直接笑出了声:“你懂什么?付哥是爱我的,我也不会离开他。他那个什么老婆怀孕关我什么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蔚面不改色:“我言尽于此,希望你明白。毕竟你长期这样也不太光彩,你不觉得吗?”

    安信懒得听他再继续说了,拍着车窗:“快让我下车!我不想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你算什么?”

    “这些都是付先生拜托我转告你的。”关蔚说道:“你跟了他时间也有几个月了,应该知道他的脾气,就不要再去缠他了。”

    安信狠狠拍了拍车窗:“我信你说的什么鬼话?!你说是付哥说的就是吗?他刚才还和我难舍难分,你没看见还是怎么地?”

    他再这样闹下去迟早会引来保安,关蔚按下车内控制车锁的按钮:“你好好想想我的话,物质方面有什么想要的可以再和我说,我转告付先生。你不要再单独去打扰他了。”

    安信从车上下来,把车门狠狠关上,头也不回地往小区里走,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边走边说:“简直神经病!”

    关蔚仍然没有说话,看着安信在车灯照耀下越走越远,好半晌没有动作。

    方才的一番话确实是付碧弘托他和安信说的。以前付碧弘也有过一些情人,付碧弘如果厌倦了,他和他的同行作为保镖和私人司机也兼职打发付碧弘的那些情人。保证这些情人不会再打扰到付碧弘生活。

    原本他可以用更强硬的方式来和安信说,安信本来就是这么一个刻薄、唯利是图的人,恐怕他话说得这么轻是完全起不到作用的吧?

    但是他做不到。

    关蔚把车窗打开,看着安信转了个弯,到了他彻底看不见的范围里。在路边又停了一会儿,才开车离开了小区的门口。

    宋恩早上被告知晚上要参加付碧弘公司年会的时候,付碧弘正在让佣人给他打领带。他站在镜子前。宋恩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听到他的话,立即脸转向他:“我的肚子已经开始有点显了……现在不行。晚上我可不可以不去?”

    付碧弘心里自有打算:“不可以。”

    “你陪我去,只要在一边撑个场面就可以了。我可是年会上要发言和主持全场的人,是焦点,每个人都会看我。作为我妻子的你,不到场似乎不太像回事吧。”

    宋恩听到后,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为了安抚宋恩的情绪,领带打好后,付碧弘特意上前走到他身边,轻吻了下他的唇。纵使宋恩提前扭过了头,也没有躲避成功。

    “你放心,会有好处的。你乖乖和我去,我会让你爸妈来看你的,只要你们不再挑战我的忍耐极限,做什么都可以。”他冲宋恩微微一笑:“我对你是不是特别好?”

    自从上次把宋父宋母从付家赶出去后,付碧弘就开始禁止他们再来探望宋恩。同时限制宋恩去看他们。

    宋恩根本不想抬头看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好,我去。晚上你派人来接我,我会提前准备好的。”

    “好。年会上你要穿的衣服,下午我会顺便派司机带来,你换上走就可以了。”付碧弘满意于他的乖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