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黑吃黑。

    这个猜想反倒让楚言诤冷静了下来,人所害怕的从来都是未知而非恐惧本身,一旦有了一些有关那个“叛徒”的猜想,楚言诤的情绪倒是沉淀了一些。

    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揪出那个黑吃黑的家伙来。

    他看向林刹。

    交换完一切情报之后,林刹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虚拟空间里的模拟小桌旁,似乎有些紧张。楚言诤想了想,说:“等会儿我会对这个空间进行再加密,然后会让一个人切进来,我想,我们需要进一步的会谈。”

    林刹有些不安:“这是什么意思?”

    楚言诤笑了笑:“既然有人敢黑吃黑,那么,我玩玩无间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林刹一愣,下意识地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你的意思是……准备策反我?”

    楚言诤站立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朝林刹逼近了一些。林刹有些躲闪,但楚言诤却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我是在通知你,”他笑着,这笑容在林刹眼中竟有一些爽朗的感觉,“毕竟,人总是会想要改变现状,不是吗?”

    林刹沉默。

    好吧……他承认……

    自己确实是个不称职的员工。

    他决定跳槽。

    …………

    虚拟空间内。

    经过数道繁琐的加密解密重组之后,楚言诤想要商谈的对象——血枭同志总算是切进了楚言诤的虚拟空间里。

    不过让楚言诤稍显意外的是,血枭居然还带了一个人来。

    “这位是……?”楚言诤有些困惑地看向血枭。

    血枭挠了挠脸颊:“我哥们儿,他以前也是黑客联盟的成员,不过很早之前就退了——放心,这人信得过。”

    楚言诤微微眯眼,稍微有些戒备。

    来者笑而不语。

    倒是林刹看到来者的一瞬间差点跳了起来。

    “我靠!”他被惊得爆了声粗口,“你怎么在这里?”

    楚言诤:一脸懵逼.jpg

    对方耸了耸肩:“我说林刹,你至于这么夸张吗,我会在这儿很奇怪?”

    林刹抽了抽嘴角:“的确很奇怪。”

    对方翻了个白眼。

    楚言诤看看林刹,又看看血枭带来的哥们儿,最后又看看整个人都呈痴呆状态的血枭,嗯,血枭确实长得有点傻。

    最后还是血枭的哥们儿自己解释了一下——此人好巧不巧,正是林刹的那位下属。

    “世界可真小啊。”解释完自己的身份之后,下属同志感慨了一下。

    林刹皱着眉看向下属先生:“你这家伙……该不会早就知道vt里的骇客的事情了吧?”

    “大概猜到了一些,但,知道的不多,”下属点了点头,“我退出黑客联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郝……血枭具体在做什么,我也了解的不多,还是他之前联系我时,我才发现原来这小子搞了个骇客组织在破坏vt的世界。不过我退出江湖多年,而且这一边是我哥们儿,一边是我东家,帮哪头都不好啊……”

    “所以……”

    “我假装没看见了,”下属看向别处,还顺便吹了声口哨,“不过,”他话锋一转,“我哥们儿被人黑吃黑了,这事儿我得帮他。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之后你们要跟vt怎么对着干就别找我了,当我不存在。”

    楚言诤点点头。

    处理完血枭的哥们儿的身份问题,几人开始商议。

    “如果我们想要逮到那个家伙,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头彻查,到底,‘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叛我们的。”

    商议了一段时间之后,楚言诤得出了最后方法:追根溯源。

    按照时间线逆推,第一个骇客同盟的成员被捕时,楚言诤正处于以《影帝,我当定了》这本小说为主体的现代世界里,那么彻查的话,就应当从这个时间点开始向上追溯。

    但是如何彻查却是个问题。

    对此,楚言诤提出的计划是——埋伏。

    “埋伏?”楚言诤的这个想法让血枭很难理解。

    楚言诤的解释是这样的:“假设一下,那位‘黑吃黑’的同僚,应该掌握了骇客同盟所准备破坏或者已经破坏了的vt世界的信息,也许他没有全部掌握,但我想,大部分肯定都在他的手里。”

    “所以——假如,一个已经破坏掉的vt世界重建了,你觉得那位不太厚道的同僚会怎么办?”

    “他必然会想办法调查那个vt世界——甚至,亲自进去调查。”

    血枭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然后呢?我们下套……?但是有一点我不懂啊,这家伙为什么要这么怼我们?”

    下属先生扶了扶额头:“你想想看,那个黑吃黑的家伙,他既然不是我们vt公司的人,那么破坏骇客同盟的计划对他而言有什么好处?”

    血枭头都大了:“我真不知道啊!”

    倒是林刹沉思了:“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朝一个骇客组织下手,估计是因为这个组织阻碍了‘我’,摧毁它对‘我’有很大的益处,但受限于能力有限,‘我’只能借助vt公司的力量进行摧毁,而且‘我’不能跟vt公司直接合作,那么‘我’的身份一定非常敏感……又或者……”

    “报复……?”林刹有些不太确定。

    楚言诤点了点头:“还有一点你漏了。”

    林刹抬头看他。

    楚言诤缓缓道:“他想让骇客同盟和vt公司——两败俱伤。”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呢?”血枭决定不去关注这些会让他怀疑自己的智商的问题了,他直截了当地抛出了关键问题。

    楚言诤一字一顿地说:“我们要重建一个已经破坏了的vt世界。”

    这个想法让血枭目瞪口呆,毫不夸张地说,楚言诤的这个想法完全称得上不可思议,姑且不论要怎么才能重建已经破坏了的世界,即使重建了,楚言诤又怎么让那个黑吃黑的人跳进这个套子里?

    似乎是看出了血枭的吃惊,楚言诤慢条斯理地解释着:“说是重建,其实并不是要让已经被破坏的世界还原。我们要做的,只是重现一个vt世界——简单来说,就是仿造。”

    “技术方面你不用担心,vt本身的系统核心还在,想要利用它并不是难事。”

    “等世界构建完成后——血枭,就轮到你了。你需要想办法向骇客联盟所有还在vt世界进行活动的成员发送一道指示,让他们到这个世界里来进行‘破坏任务’……然后,我们想办法,把那位不守规矩的同僚,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