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给她一个机会翻身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朝堂之上的动荡姒锦一清二楚,这些事情她不会过问,萧祁被世家压制了那么多年,好容易能有机会反败为胜,自然是要好好的出一口气的。

    相对于前朝,后宫里就安静得过于诡异了。

    萧祁大袖一扫,从上到下,皇后贵妃开始,下头不知道多少小嫔妃受牵连,这还是开国以来,最大的变故了。

    据闻太后已经见过皇帝,但是母子二人似乎谈得很不开心,太后拂袖离开。

    第二日,太后又宣召姒锦召见。

    姒锦才会回掺和他们母子的事情,这个太后尽会见者软柿子捏。不过就是想威逼利诱自己做说客,可她才不愿意为太后说话,让萧祁不开心呢。

    于是,施姑姑前脚一走,颐和轩后脚就宣了太医。

    这巴掌打的也够响的。

    太后怎么想,姒锦已经不会多想了。现在的局势萧祁一家独大,她还能继续受太后的鸟气不成,反正只要萧祁没意见,她在后宫是真的能横着走了。

    第五日上,齐荣华来了。

    姒锦笑着看着她,“没想到你会来,我还以为还要过十天半月的。”

    听着熙妃的调侃,齐荣华眉眼之间带着浓浓的个笑意,“我也愿意要报大仇还要等上十年八年,没想到现在就达成心愿了。臣妾来是谢谢娘娘呢将我娘家的事情和盘托出,为臣妾,为我齐家洗冤。”

    说着齐荣华郑重一拜。

    姒锦伸手扶起她,让她坐下,这才说道:“这次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处理,不过是皇上运筹帷幄决定胜局,而我能做的就是替你在皇上跟前说了几句话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齐荣华浅笑,“娘娘施恩不图报,真是令人敬服不已。”说完一顿,看着熙妃,“娘娘,这次风波过后,后宫怕有大动,不知您可有什么打算?”

    姒锦知道齐荣华指的是什么,然后看向她,“你也以为皇后娘娘就此倒下了吗?”

    齐荣华一愣,一时捉摸不透熙妃的含意,酌量一二说道:“拿到娘娘以为皇后娘娘还能平安无事?这次令国公可是触了盛怒,而且还有楚澄岚那事儿,楚家不会善了的。”

    姒锦为二人续了茶,这才缓声说道:“正是因为楚家不会善了,所以皇后娘娘反而安稳。”

    齐荣华不懂,蹙眉看着熙妃,“还请娘娘指点,臣妾愚钝。”

    齐荣华想不到这些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内宅女子的视线总是在四角宅院之中。

    想了想,她看着她说道:“后宫获罪诸人中,只有皇后娘娘的罪名是最轻的,顶多算是渎职失察,于王贵人中毒一事粉饰太平而已。说起来后宫的事情哪一件不需要粉饰太平,端看这件事情要不要深究。”

    齐荣华这个懂,并深以为然,轻轻颔首,“娘娘说的是。”

    “除了皇后娘娘,其余诸人所犯罪责皆不可饶恕。贵妃与乔小仪暗害王贵人,还是王贵人借刀杀人,亦或者是苏美人与楚贵人谋害有孕嫔妃,都是大罪。前朝震荡,后宫不稳之际,皇后娘娘这个一国之母就宛若定海神针一样,需要震慑住后宫,所以国母之重,重于泰山,任何人有事儿,在这关头,皇后娘娘都不会有事儿。”

    齐荣华看着熙妃一脸的佩服,难怪能得皇上如此看重,她轻嘘一口气,“说起来,皇后娘娘主持后宫诸务,这些年来一直是尽心尽力,从不曾懈怠。而且行事基本上算是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却无大过。”

    姒锦莞尔一笑,皇后不是没有过错,而是皇后娘娘非常的聪明。她做的所有的错事,都在萧祁能忍受的范围,或者是顺从了萧祁的心。

    所以才能一直平稳如山。

    这次的事情,大概皇后自己也想不到会阴沟里翻了船,没想到萧祁会有这样的大动作。

    “皇后娘娘确实算是公允之人。”姒锦笑着应了一句。

    齐荣华心里其实有些纠结,她还以为熙妃会对后位有兴趣,但是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有兴趣啊。

    “只可惜皇后娘娘才刚刚落难,后宫里具有小人落井下石,真是令人心寒。”齐荣华叹息一声,纵然是皇后,一朝负罪,也与常人无异。

    “你是指贤妃之流?”姒锦讥讽一笑,“不过是跳骚之举,不成大器。”

    皇后落难之际,一向依附于她的贤妃等人这些日子可真是上蹦下跳的十分欢快。

    说起啦也是,皇后跟贵妃同时获罪,后宫里地位显赫的只有贤妃,身份贵重的只有自己,毕竟自己有一子傍身,肚子里还有一个。

    但是自己一直在颐和轩不出头,倒是贤妃可能觉得皇后跟贵妃都倒下了,她有可能登上凤位,可劲的折腾。尤其是太后那里,简直是一日三遭的走动。

    “贤妃娘娘太沉不住气了,也实在是令人齿冷心寒。这些年皇后娘娘待她也算是深情厚意,谁想到这种关头倒是看出本性来了。”

    “日久见人心,正是这个道理。”姒锦道,“这段日子你少出门走动,尽量别人贤妃之辈正面冲突,他们也嚣张不了几日。”

    齐荣华得了这话心里就有了底,看着姒锦问了最后一句,“那娘娘可有什么打算?”

    “我啊,自然是好好安胎了。”

    齐荣华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一笑,“娘娘高见。”

    能于荣华富贵权势地位之前,还能这样韬光养晦,不动于心,熙妃娘娘真是令人佩服。

    这样的心性,不是谁都能稳得住的。

    “听闻贵妃一直求见皇上而不得,在长乐宫大吵大闹,连带着玉珍公主都受了影响,说是这几日都哭病了。”齐荣华低声说道,心里叹口气,贵妃何至于这样想不开呢,连着公主都跟着受罪了。

    “贵妃的性子素来掐尖好强,现在这样的处境自然是心有不甘。至于玉珍公主……毕竟事关曹国公府,也不是你我能置喙的。”姒锦又不是圣母,绝对不会说把玉珍公主待到颐和轩这样的话来的。

    那孩子自幼养在贵妃身边,心情心性都跟她不对路。而且不要说昱琞,就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她都不能冒这个险。

    为了贤名,将自己跟孩子至于危险之地,这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听了玉珍的事儿,也只能替她在心里叹口气了。

    齐荣华犹豫半响,看着姒锦,最后还是说道:“如果贵妃娘娘真的获罪,那以后玉珍公主的归处……”

    姒锦看着齐荣华,神色有些诡异,“难道你还想养着她?”

    “……臣妾不敢妄想,毕竟我身份低微,不敢奢望身边能养公主。”

    “那你是有这个想法了?你跟贵妃之间有恩怨,倒是愿意养着玉珍?”这才是姒锦惊讶的地方,实在是想不到齐荣华会有这样的想法。

    齐荣华抿紧了唇,好一会儿才说道:“这宫里漫漫长日无处消磨,若是身边能有个孩子,也能热闹些。”说到这里苦笑一声,“我跟贵妃之间确实有恩怨,但是稚子无辜,玉珍公主若是无人愿意养,我想娘娘能不能替我美言一二。”

    姒锦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玉珍公主已经记事了,就算是养在身边,这性子被贵妃养的有些骄纵,你带在身边怕是要吃些苦头的。”

    “正如娘娘说的,日久见人心吧。”齐荣华无所谓的说道,“不过是想图身边热闹些,多个孩子,即便是折腾一二,宫里头也能有几分热闹气儿。不然,贵妃倒下后,在这后宫里,没有了仇恨支撑,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

    “你既然这样想,到时候若是时机好的话,我会替你说话的。”姒锦点点头应了下来。

    “那就先谢谢娘娘了,娘娘带我的深情厚意,我都记下了。”

    “你我之间何须这样客套。”

    送走了齐荣华,姒锦满怀心事儿,想起玉珍的事情就觉得心烦气躁。

    毕竟是个孩子,她也不会狠心到对一个孩子做什么。只是,难免会担心,贵妃会不会拿着玉珍做文章。

    毕竟,现在这种地步,齐荣华都能肯定贵妃无法翻身,玉珍公主要找下家,那贵妃会想不到吗?

    贵妃肯定会想到的。

    所以玉珍公主生病,在这个时候,是巧合,还是……

    “姜姑姑!”

    “奴婢在。”姜姑姑连忙打起帘子快步进来。“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你帮我办一件事情,去凤寰宫走一趟。”姒锦在姜姑姑身边低声数语。

    既然皇后还要支撑大局,那么她就给她个翻身的机会,看她能不能把握住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