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看到女人走不动道的曹某人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段少君那小子就那么可怕吗?”曹胡儿抚了抚眉头,表情显得有些尴尬,是的,从行宫里边,他曹胡儿可是捞着了不少的好处,最重要的是,行宫之内,虏获了近千宫娥美人。@乐@文@ s.

    要知道,此番前往行宫避暑,来的可不单单只有皇后一人,更有近十位嫔妃,另外随行而至的宫娥侍女也有三五百,再加上行宫本身就有不少的女子侍候着。

    一下子捞着那么多的美人,曹胡儿倒是赐下去了不少,不过,他却把原本属于皇帝的那十来位嫔妃尽数纳入了自己的后宫,那些千娇百媚的女人现如今正让曹胡儿这位近五旬的杂胡夜夜笙歌,乐不思蜀。

    就算是郑袖劝了几次,曹胡儿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可是,他却一直留驻于许县,并未出征,这让郑袖着实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气的都想要派人把那十来个红粉骷髅给宰了都。

    可是,郑袖却很清楚曹胡儿是什么样的浑人。自己真要那么干,曹胡儿能把平日里视如肱股之臣的自己给宰了,哪怕是平日里这货对自己看似尊重,但实际上,曹胡儿是何等样人,郑袖很清楚。

    既有野心,也有能力,但问题在于,出自于杂胡的他内心极端自卑,而且残忍好杀,哪怕是自己为其效命以来,这家伙仍旧不改其作风。

    若不是为了报仇血恨,自己又岂会选择这么一个名声极臭的人作主效忠对象。但是现如今,明明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开局,却因为几个女人,就让曹胡儿这个老色鬼迈不动道,这实在是让郑袖无奈之极。

    眼看着优势正一点一点的逝去,而曹胡儿这厮却还沉浸在温柔乡中醉生梦死,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对于手下的将领们的信任也着实有限,大军屯于许县,只派出了部份兵力攻伐,这他娘的哪是要夺取天下的节奏?简直就是在胡闹。

    可是,军师郑袖正是因为了解曹胡儿,多次苦苦劝诫,非但没有劝住曹胡儿,反倒把这货给惹闹了,这小半个月,根本就见不着曹胡儿的面,若不是今日曹胡儿派人来相邀,郑袖怕是连门都进不来。

    “主公啊,那段少君,绝对是李昭阳身边最为厉害的谋臣。若不是他,那李昭阳岂能好端端的在草原之上呆了半年之久又安然而归。微臣这段时间才打听到关于此人的不少消息,而此番,李昭阳能够以十万之兵,大破契胡近二十万人马,可以说此人出力多矣。”

    “而到时候,李昭阳若来,咱们唉!”郑袖说到了这,看到曹胡儿那副嘴脸,心中不由得一阵腻歪,长叹了一声,实在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好好好,军师莫恼,我老曹听你的就是了,明日哦不,后日,老曹我一定率领大军赶往离石郡,对了,记得把那皇帝老儿也给带上,老曹我倒要看看,那些守城的唐军,敢不敢拿箭矢擂木伤到他们的皇帝陛下。”曹胡儿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来言道。

    “为何还需要等到后日方才出兵,主公,现如今,我大军可是危急存亡之时啊,若是再不早日出征,若是李昭阳一至,咱们就更难以攻破离石郡了,还请主公三思啊”军师郑袖不由得再次起身道。

    “无妨,就算是李昭阳来了,难道她还敢把自己的爷爷给宰了不成?”曹胡儿呵呵一笑,拍了拍军师郑袖的肩膀。“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之后,我老曹一定出兵,你就放心吧。”

    说罢这话,曹胡儿便迈步走出了书房,就在门外,朝着一名亲兵吩咐起来。“去,告诉许淑妃,我老曹要去后院赏花,让她过来伴驾,明白吗?”

    那名亲兵领命之后快步而去,而曹胡儿哼着小调得瑟的迈步而去,看着曹胡儿那逼嚣张得瑟的背影,军师郑袖无奈地摇了摇头。“竖子,果然不足与谋,还以为其是枭雄之才,哪里想得到,只有其表罢了”

    无比失望的军师郑袖离开了曹胡儿的府邸,回到了隔壁的院落之内,坐在了自己的书房之中沉吟不已。

    “公子,怎么了,莫非曹胡儿还是不愿意出兵?”一名亲兵看到了军师郑袖满脸忧思的模样,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他?哼,他倒是答应出兵了,但不是今日,而是需要等到明日之后,哼,在此已经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居然还要等上两日光景,我看他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军师郑袖冷笑了数声,无可奈何的叹息道。

    “这,这可如何是好?这位曹胡儿也太儿戏了吧。咱们之前占得的大好优势,现如今可是一点一点的都被他给消磨没了,他居然还不自知?”这位名随郑袖的亲兵不由得砸舌道。

    “哼,愚蠢之极,现如今这样的局面,完全就是他的愚蠢造成的。”郑袖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纵使我有百策千策,他曹胡儿若是不用,亦只能途呼奈何。”

    “公子,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这位亲兵乃是郑袖心腹之中的心腹,唯有此,方才能留在这书房之中与郑袖交流。

    “什么话你就说吧。”郑袖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

    这名亲兵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书房门外,这才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道。“公子,咱们有奇货在手,而今,曹胡儿弃公子您如此国士大才不用,却整日沉浸在温柔乡中,眼看大局将崩”

    郑袖陡然一惊,抬起了头来看着跟前的这名亲兵,沉声低喝道。“休得胡言,主公待我恩重如山,如今此刻,我岂能弃他而去?”

    这名亲兵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之后,恳切地道。“公子,可是现如今,那曹胡儿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大业之上,而公子您的一身才学,真的就要这么随着曹氏”

    “难道你想郑某投那李昭阳?你可别忘记了,那条老狗,我是不可能任其活着的。”郑袖打量着这名亲兵,声音渐渐地冷了下来。

    “公子,您这是会错意了,公子您之前不是多次言及那位契胡草原之上的吐昆殿下,对其颇为赞赏有加吗?”那名亲兵的脑袋摇得飞快,决定干脆直接挑明了说。

    “你是说,吐昆,你让我去投奔那个契胡的二王子殿下?”郑袖不禁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的亲兵,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给自己出了这么个主意。

    “不错,相比起曹胡儿而言,那位吐昆殿下更懂得惜才,也更有爱材之心,而公子您一身经世之大才,留于曹胡儿身边,其所用的,不过十之二三,您的很多本事,在曹胡儿那个大老粗的眼里边,甚至还不如他手下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