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番外、一点也不甜(完)【谢王】

    13、

    王超傻了眼,直愣愣看着谢竹星。

    为啥他也在这儿?

    谢竹星空着的那只手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拖起来,又朝旁边用力一搡,又骂他:“看屁啊看,还不滚!”

    他被搡得差点摔倒,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谢竹星不再看他,转过身对着迟哥,手里攥紧了那半个酒瓶子,手臂上青筋暴起。

    迟哥放下按在脑袋上的手,薄t恤下藏不住的肌肉虬结,昏暗灯光下,挂了一道血痕的脸显得有几分凶狠可怖。

    动静太大了,酒吧里的其他客人都朝这边张望。

    王超听到有人说:“那个不是谢竹星吗?”

    因为灯光暗,手机拍照闪光灯亮起来时,格外刺眼。

    几个服务生赶过来劝架,客人们也渐渐围了上去。

    谢竹星和迟哥被围在中央的小圈子里。

    没有人认出王超,他站在圈子外,茫然了片刻,忙扒拉着人要往里面挤,边挤边喊:“让一让!迟哥!你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没有人要听他的,没人给他让一让,也没人好好说,里面已经叮叮咣咣打了起来。

    他也不能叫那个名字,只能在心里狂喊。

    谢竹星!谢竹星!谢竹星!!!

    一阵兵荒马乱。

    谢竹星拖着他,艰难的离开了酒吧。

    “不是都叫你滚了吗?”谢竹星怒气冲冲道,“现在好了,都给拍到了,满意了?你怎么就不能听一回话!”

    王超看他肿着下巴有点惨,忍气道:“得了吧,我要真滚了,你刚才就被揍死了,人家一个散打运动员,你也不看你几斤几两,揍死你也活该。”

    骂完狠话,他又说:“给你,我刚才顺手拿了点冰块,你赶紧敷一敷。”

    谢竹星再能打,也打不过一个散打运动员,刚才是他扑上去拦着,还挨了迟哥两脚踹,迟哥估计也是不想闹大得罪王齐,才罢了手,自己走了。

    这不是实话么?

    谢竹星却气得嗓子都劈了,接过冰块又照脸丢了回来,骂道:“我他妈就是犯|贱!挡着你犯|骚了是不是!滚回去找他!叫他再摸你!看我还管不管!”

    王超被冰块砸了一下鼻子,不怎么疼,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怒道:“胡扯啥呢你!谁犯|骚了?谁他妈让你管了!你是我的谁啊你!”

    谢竹星狠瞪他一眼,抬脚就走。

    他就还站在那生气,生着生着又反应过来了,姓谢的这是吃醋了吧。

    嘿嘿。

    他捡起来那包冰块,又灰溜溜的追上去,讪讪道:“冰敷一下吧,不然你明儿怎么拍戏?”

    谢竹星也不理他。

    他就把冰块贴了上去,想帮着敷一下。

    谢竹星推开了手,嗓子还劈着,道:“起开,我是你的谁啊我。”

    王超没脸没皮惯了,张嘴就叫:“老公。”

    谢竹星站住了脚,一脸嫌弃的把冰块接了过去。

    俩人坐在路边,谢竹星按着冰块敷下巴。

    王超问道:“好点了没?”

    谢竹星拉着一张脸:“本来就没事儿。”

    没事儿才怪,王超又奇怪的问:“你刚才一个人泡吧?拍戏不累?收工了还有力气来玩儿?”

    谢竹星道:“用你管。”

    王超没好气道:“谁他妈爱管你。”

    谢竹星也不理他。

    他抬头看了看夜空,夏天的星星好像格外亮。

    过了会儿,他又有点没意思,说:“你还怕我被拍,我本来就没啥正面形象,你这被拍到打架可就坏了,你这么个五好青年。”

    他在这儿担心这个,却听谢竹星冷不丁问了句:“怎么认识那个人的?”

    他说:“你说刚才那个?我就是跟他去西藏的,是我哥的朋友。”

    谢竹星又黑了脸,煞气十足道:“路上他都干什么了?”

    王超心里又是一乐,也没敢说石家庄的事儿,道:“路上还挺规矩的,所以我今儿才没提防。”

    谢竹星又不说话了,低垂着眼睛,也不知道想什么。

    月光仿佛在他脸上镀了一层银光,虽然下巴有点肿,可还是特别帅。

    王超心想,这么好看的铃铛,难怪有女明星要跟他抢。

    他假装不在意的问:“你和那个于菡怎么着了?”

    谢竹星皱眉道:“都说了我跟她没关系,还能怎么着。”

    王超不信,又不想说了,低下头抠手,撕指甲边的死皮。

    谢竹星摸出手机来拨号码,那边刚接起来,他就对着手机道:“刘聪明,你帮我解释清楚,那天我为什么会去于菡家。”

    刘聪明是他们那个经纪人。

    谢竹星把手机贴在王超耳朵边,经纪人在那边说:“啊?你们还没说清楚这个事儿?他还以为你跟我女票有一腿呢?”

    王超:“……于菡是你女朋友?刘聪明你够能耐的呀!”

    经纪人有些害羞,含糊了几句就挂了。

    王超看看谢竹星,谢竹星也看着他,一脸“你看看”。

    他心里高兴,可又忍不住嘴贱:“看啥看?你没本事搞上女明星,也能怪我?”

    谢竹星又转开了脸,太阳穴的青筋跳起来了。

    王超还在那继续叨逼叨:“我就说吗,你要真抱上那么大条腿,最近怎么能这么不顺利,搞半天人家根本没看上你,你不是牛逼吗?怎么连刘聪明都比不上?”

    谢竹星呵斥道:“闭嘴。”

    王超说得高兴才不肯闭,道:“凭啥?嫌我说实话?你本来也就这点本事……”

    谢竹星按着他后脑勺,把手里的冰块一把塞过来,堵住了他的嘴。

    王超睁大眼睛:“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他费劲巴拉的把冰块吐了出来,舌头冻得不利索了,结巴道:“操,操,操|你……”

    谢竹星眯着眼睛看他。

    他又改了口:“操|你|妹!”

    谢竹星是独生子,没妹妹,伸手拍拍他的脸,不在乎的鼓励道:“好好操。”

    王超十分憋屈,站起来说:“我回家了,你滚吧。”

    也不等谢竹星说什么,他拔腿就跑。跑了老远才回头看,谢竹星没追来。

    他郁闷的回家了,想跟王锦说说话,结果回家就撞见王锦和彦容在车|震。

    他更郁闷,他这么浪,都还没跟谢竹星车|震过,彦容个小屁孩儿,咋啥也玩儿?哎不对,彦容不是和王锦分手了吗?这才几天就和好了?

    生气,现在的小0,可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他也不敢打扰人家,偷摸着回了房间,给王齐打电话。

    王齐也是一副不想理他的语气:“干什么?”

    他说:“我今儿晚上在酒吧打架,被人认出来了,估计明天网上就传开了。”

    王齐怒骂道:“你能成点器吗?整天干这种烂事儿让我给你擦屁股。”

    他一声不吭挨了骂,又说:“我和谢竹星一起的,你打招呼的时候把他也摘出来吧。”

    王齐道:“你们俩不是分了吗?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

    王超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清楚,道:“还有个别的事儿。他好像得罪谁了,不知道是哪路混蛋要给他使绊子。”

    王齐道:“嗯,就是我这路混蛋。”

    王超:“……”

    王齐道:“你从西藏回来大半个月了,我看你俩也没和好,我当你不稀罕他了,就想收拾收拾他。”

    王超一个头两个大,道:“哥,真不用!我这儿……反正你别掺和了!”

    王齐不满道:“是我要掺和?他自己找上门来的,被我给踹走了,后来三番五次又来,这么烦人,我就叫他长长记性。”

    王齐的“踹走了”王超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急道:“你干啥呀!你可别了,我稀罕他,我稀罕死他了,你再动他我可跟你急眼!”

    王齐骂了句:“怎么养你这么个赔钱玩意儿。”

    第二天,网上果然传开了,偶像组合前成员在酒吧大打出手。

    照片是实锤抹不掉的,王齐找了公关,把这事儿硬生生掰成了是王超和谢竹星酒后打架。

    他俩以前在组合时期人气不相上下,粉丝们整天互相掐架,再加上两人私下里动手被拍到过好几次,除了熟悉他们的身边人,别说粉丝,就连好多圈内人都以为他俩是真的私交不睦。

    所以这次再被曝出打架风波,也无非是引发了两家粉丝间的一场网络骂战,还有组合解散前的团粉cp粉,以及组合里其他成员的粉丝也根据自家爱豆和哪个更亲一些来选择站队,足足吵了三四天,才算暂时平息。

    但这是组合解散以后两人第一次一起上头条,自然也成为了谢白莲和种|马王恩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粉圈影响颇大,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在骂战中,谢家最大粉丝站“谢谢你的爱”站长被扒皮,这位大大居然同时还在cp站“花王”写同人文,“花王”就是谢姓白莲(花)x种|马(王)这对cp的简称,这种黑历史绝对不符合当前粉圈的政治正确,于是大大迅速被打倒,两个站子都很快关闭,谢家粉圈经历了一*洗牌,江山更迭,本来一直屈居第二的论坛“逐星”迅速崛起攻城略地,问鼎谢家粉圈。

    王超窝在家里围观了这一出大戏,啧啧称奇,看到最后,好奇的注册了账号,去那个“花王”站看了看,新闻版和八卦版没什么好看的,美文区里全是小黄文,他翻了翻,大部分都是谢竹星上他,只有可怜的几篇让他当1号,这倒也没什么,让他不满的是,谢竹星永远都是忠犬,而他永远是个渣。

    这些粉丝是不是瞎啊???

    过了几天,他爸妈从东北过来了,参加一个亲戚家孩子的婚礼。

    他本来想终于能当面撒撒娇,让他妈心疼心疼他了,结果王锦带着彦容见了家长,他在爸妈面前失了宠。

    彦容年纪小,人很乖巧,长得好看,又没爹没妈的。

    他是能理解父母喜欢彦容的心理。

    可是他还是高兴不起来,王齐说他是个赔钱玩意儿以后就不理他了,王锦每天忙着搞对象本来就不理他,就爹妈还疼他,现在也全都去疼彦容了。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陪爸妈吃过饭,他在家里晃了几圈,没什么意思,不知道该干什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为啥呀?

    今天谢竹星也没理他。

    自从那天晚上在酒吧打完架,每天谢竹星都给他发几条消息,也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就是说准备拍戏了,拍完戏了,要吃饭了,要回家了,洗完澡了,我睡觉了……絮絮叨叨全他妈是废话。

    他不知道谢竹星这是什么意思,也没说想和好,就每天不咸不淡的说这些,无聊不无聊。

    可他还是喜欢看,就是看了也不回,他不知道该回什么,他每天就在家里玩手游、听音乐、吃小龙虾,三句话就说完了。

    他正想着呢,谢竹星的消息就来了,说:“今天杀青了。”

    哦,杀青就杀青吧。

    谢竹星又发了一条:“晚上请你吃饭?”

    吃饭?请他?吃饭!

    王超一蹦三丈高的从沙发上蹿了起来,他高兴坏了,又一想,坏了,没衣服穿,这段时间每天宅着没买过新衣服,他头发长了点,去理了个圆寸,比前阵子好看点,可是皮肤黑了,以前那些鲜亮颜色的衣服穿上都特显黑,得去买身新衣服。

    他拿了车钥匙就走,王锦问他:“外头这么热,你去哪儿?”

    他不好意思说实话,含糊道:“去找朋友玩儿。”

    他跑了出来,外头果然是要热炸天了,他跑去商场买好新衣服,又叫了洗衣加急服务把新衣服送洗,戴着墨镜在商场的一家costa里等,等衣服洗好送来他就跑卫生间换了。

    四点多,谢竹星发微信问他在哪儿,他忍了足足一分钟才回复:“和朋友喝咖啡呢。”

    谢竹星道:“几点能结束?”

    王超继续装模作样:“差不多也就要散了。”

    谢竹星道:“那我找你去吧,剧组杀青送了我一筐荔枝,特别甜,给你带去。”

    破荔枝有什么好吃的。他就想了想没说,谢竹星那小心眼再给气着了,不跟他吃饭,他就白买这身衣服了。

    谢竹星很快到了,没开车,助理送他来的,把他放下就走了。

    看王超自己一个人,他也没问“一起喝咖啡的朋友”,只说:“新衣服?挺好看的。”

    王超心里高兴,嘴上却道:“好看啥呀,瞎买的。”

    谢竹星道:“吃荔枝吗?”

    他看了看,一小筐妃子笑,还用冰袋镇着,看着就很新鲜。

    他随口说了句:“该叫我妈来,她特爱吃荔枝,正好她今天来北京了。”

    谢竹星眨了下眼睛,道:“那你送家去吧,趁着这会儿新鲜正好吃。”

    王超道:“也行,那你抱着,我开车去。”

    谢竹星古怪道:“我也一起去?”

    王超莫名其妙道:“那你想在这儿晒着?”

    谢竹星突然笑了一下。

    路上,王超想起来件事儿,说:“等会儿到我家,你就又见着那蓝眼睛的小男孩儿了。”

    谢竹星本来和悦的脸色一下又难看了。

    王超看他一眼,嗤道:“那是我二哥的对象。”

    谢竹星吃了一惊。

    王超可得意了,道:“怎么的?你还准备真叫妈呀?”

    谢竹星伸手拧他脸。

    拧得他呲牙咧嘴的,有点疼,又有点爽。

    他试探着问:“你为啥每天给我发消息?就不能给我打电话?”

    谢竹星道:“我忙。”

    王超又不爽了,道:“忙不死你,拍那破偶像剧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谢竹星道:“还忙别的。”

    王超竖起耳朵来,道:“有新片约了?电影?”

    谢竹星斜眼看他:“干什么?又想去给我搅了?”

    王超拍了拍喇叭,骂前面好好开车的司机:“操,你会不会开车啊傻|逼!”

    谢竹星抬脚踢他腿,道:“少他妈找事儿,你是不是欠揍?”

    王超就不出声了。

    过了会儿,谢竹星才说:“不是忙拍戏,忙着卖房子。”

    王超一愣,问道:“遇到事儿了?用钱?”

    谢竹星道:“嗯,用钱。”

    王超想说自己有,又怕说了伤他自尊,憋了半天道:“那你卖给我吧。”

    谢竹星扭头看他。

    他直直看着前面的路,胡说道:“那房子地段还行,反正我也没房子,跟我二哥住一起,每天他搞对象也不方便,我买你那个先住住呗。”

    谢竹星忽而把手搭在他的腿上捏了捏。

    他被捏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舒服的不行,心里却有点凉,道:“你不用这样。”

    谢竹星道:“怎样?”

    王超张了张嘴,说的艰难:“我买的是房子,不是要买你对我好。”

    谢竹星把手拿开了。

    一路上再没说过话。

    王超是心情不好不想说话,也不知谢竹星在想什么,神色凝重的很。

    到了家,他开门,谢竹星抱着那筐荔枝。

    他妈正在给他爸泡茶,看见谢竹星便热情的招呼:“小谢吧,快进来坐。”

    第一次见她的谢竹星面露诧异。

    王超道:“不坐了,我们俩还有事儿呢,回来给您送这妃子笑,他拍戏人家送他的,倍儿好吃。”

    他妈看了看,道:“啥笑?不就是荔枝?”

    王超胡说八道:“杨贵妃知道吧?就是吃这妃子笑才吃胖的。”

    谢竹星手一抖,差点把筐子直接扔地下。

    从家里出来,谢竹星道:“阿姨怎么还知道我?”

    王超顺口说:“还能怎么知道?我说的呗。”

    谢竹星盯着他看,他被看得别扭,道:“看屁看,不是请我吃饭吗?吃啥?”

    谢竹星伸手道:“我开车,钥匙拿来。”

    王超就瘫在副驾上,吊儿郎当的翘着腿,玩了一路手机。

    车停了,他往外头看一眼,是他们分手前一天吃饭的那家餐厅。

    谢竹星解安全带,道:“走吧。”

    王超不乐意,干巴巴道:“不走,换一家。”

    谢竹星道:“这家怎么了?”

    王超想起那天的事儿就生气,翻了脸骂道:“不怎么,真他妈烦人,你换不换?不换就不吃了。”

    谢竹星也抬高了声音,道:“你又发什么脾气?”

    王超道:“我就发了怎么着?我就不爱吃这家!”

    谢竹星皱起眉。

    王超梗着脖子和他互瞪。

    半晌,谢竹星居然妥协了,说:“不吃就不吃,换哪家?”

    王超纳闷了,又忍不住蹬鼻子上脸:“哪家也不吃了,回家。”

    谢竹星沉着脸,猛地拉开安全带又系上,踩了油门就走。

    走着走着,王超觉得不对,道:“你往哪儿开?回我家!”

    谢竹星黑着脸,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开车。

    他转身想开车门跳车,谢竹星利索的把门锁了。

    他急眼了,要去抢方向盘,他还没碰着,谢竹星就猛的一转,后面的车擦着他们的车身过去,十分惊险,万幸没事儿。

    那司机开了车窗骂道:“会不会开车!不想活了是不是?”

    谢竹星也不理,就还稳稳当当的开他的车。

    倒是王超被吓了一头汗,老实了,坐那不敢动了。

    到了谢竹星家楼下,谢竹星停稳车,开了车锁,道:“走。”

    王超推开门跳下车,拔腿就跑。

    跑了还不到二十米就被谢竹星抓住拖了回来,他连打带踹,抡了谢竹星好几巴掌,最后也没挣开,硬是被押着进了电梯。

    电梯里没人,谢竹星一把就把他按在电梯壁上,又按了楼层。

    俩人面对面贴着站在一起。

    ……本来还剑拔弩张着,怎么突然有点色|情。

    王超的眼睛来回看,谢竹星就死盯着他。

    王超被看得受不了了,道:“看屁啊!”

    谢竹星道:“看卤蛋。”

    王超现在最讨厌这俩字,骂道:“滚蛋!你个小白脸!”

    谢竹星抬手掐他脸,突然乐了。

    王超以为他笑自己黑,怒道:“你笑啥?”

    谢竹星道:“小卤蛋,真好看。”

    王超:“……”

    到了家门口,他又不痛快了,磨磨唧唧的不想进。

    谢竹星开了门,把他硬拽了进去。

    家里没啥变化,和以前还一样,他走时只顾着拿衣柜里的衣服,别的都没拿,他喝水的那个杯子都还在茶几上原样放着。

    他不自在的走进去,假装忘了这房子长啥样儿,在客厅里看来看去。

    谢竹星在旁边道:“再多看几眼,过几天就没了。”

    王超没太明白,道:“什么没了?”

    谢竹星说:“我不是说了卖房子吗?已经找着买家了,周一签合同。”

    王超大惊道:“不是说我买吗?你卖给谁了?”

    他脑子一转,着了急:“出啥事儿了?这么急着用钱?”

    谢竹星道:“又买了套新房子。”

    王超:“……啥玩意儿?”

    谢竹星进房间里,很快出来,拿了一叠彩页册子丢过来,说:“交定金了,月底之前得交清首付。”

    王超翻了那册子看两眼,二环边上,现房,一梯一户,一百七十平。

    他有点懵,道:“你干啥呀?刚拍的这个剧片酬很高吗?”

    谢竹星背过身去倒水,说:“你不是嫌这儿不好么,咱换个好的。”

    王超:“……”

    半晌,他说:“你是不是傻?我要真嫌这儿不好,还跟你在这儿住那么长时间?”

    谢竹星转头看他。

    他摸了摸自己的圆寸头,尴尬道:“你头一回带我来,说以后这儿就是咱们家,我差点高兴哭了,怕真哭出来丢脸,才瞎咧咧说这儿不好那儿不好的,后来说这儿破也都是话赶着话,其实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电梯里老有小广告。”

    谢竹星凝目看他,道:“过来。”

    他走过去,谢竹星单手捧着他的脸,两人接了个吻。

    分手已经整整四十一天,吻着吻着就变了味。

    谢竹星推着他,两人踉跄着退到沙发边,抱在一起激烈的热吻。谁也分不出神再去脱衣服,就只把裤子草草褪了下来,便有些凶狠的在沙发上做了一场。

    做完一次,两人挤在沙发上,俱都有些未平复的喘息。

    谢竹星太狠了点,王超被|操的眼前一阵阵发黑,骂道:“你他妈的,跟吃了春|药的驴一样。”

    谢竹星搂着他的腰顶了顶他的腿,道:“驴有我大?”

    王超被撩得腰又有点软,再做他是真受不了,自觉的不敢再说这事儿了。

    扭头看到茶几上那个册子,他说:“不要买那房子了,我找熟人给问问,定金应该也能退。你也真他妈舍得,再演十部偶像剧也赚不回来那房子的钱。”

    谢竹星的唇贴在他脖子后面,说:“那怪谁?你要不搅和,我现在也不用拍偶像剧了。”

    王超被他买房子顺了毛,又挨了顿操,现在通体舒泰,乖乖认错道:“怪我,不该瞎搅和。”

    谢竹星咬他后颈一口,说:“你又嫌我穷,又不让我红,你是想我怎么着?”

    王超不愿意说了,顾左右而言他道:“房子不用买,买个新沙发吧,这破沙发,又窄又硬,真他妈不得劲儿。”

    谢竹星道:“我妈也说这沙发不好,我是不太会挑家具。”

    王超道:“你爸胃病好了吗?”

    谢竹星捏他屁股,道:“连面都不肯见,现在又装好心。”

    王超道:“我跟你解释过为什么不见了!”

    谢竹道:“什么叫怕他们不喜欢你,你就是嫌应付我爸我妈麻烦,找那理由糊弄谁?”

    王超感到被冤枉,十分生气,挣开他爬起来,道:“我糊弄你?你糊弄我少吗?以前还装模作样对我好点,现在连糊弄也不走心了!你自己就没多喜欢我,他们再不喜欢我,说几句难听的,你还跟我好吗?”

    越说越来气,又道:“我还就真是不想你去拍好莱坞的戏,你就是个一心只想红的马屁精,红了就不用巴结我了,还会跟我好?你当我傻啊?”

    谢竹星还躺在那,一脸错愕道:“你可真是……”

    王超追问道:“真是什么?”

    谢竹星也坐了起来,道:“真他妈是个弱智。”

    王超又要翻脸,谢竹星道:“行了,你要真是不喜欢,我就转幕后,不唱歌,也不演戏了。”

    王超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瞠目道:“你说啥?啥?”

    谢竹星道:“你说的也对,我本来就是舞蹈学院的,正经工作就该是跳舞,非去唱歌演戏,唱的不好,演的也一般,每天还特别累。不干了,回去跳舞。”

    他伸手捏捏王超的耳朵,道:“你不是说我什么都靠你吗?以后就真靠你了,我跳舞可赚不到什么钱。”

    王超:“……别逗了。”

    谢竹星道:“没逗。你要觉得行,正好房子不买了,我现在的钱差不多够赔违约金,明天就和公司谈解约,以后我就给你当伴舞,成吗?”

    王超不可置信道:“你北漂这么多年,不就想当大明星吗?”

    谢竹星看着他,说道:“那是以前,我现在就想跟你好好的。”

    王超吞了口口水,道:“为啥呀?”

    谢竹星笑了下:“因为你是个卤蛋。”

    王超:“……”

    谢竹星不笑了,道:“小超。”

    王超被叫的耳朵一痒。

    谢竹星道:“我以前哄过你,是想让你帮我。可我后来想跟你在一起过日子,不是因为你有钱,也不是因为你有个牛逼的哥哥,是因为我喜欢你。”

    王超像被当头敲了一棍子,坐在那里,直愣愣看着近在咫尺的谢竹星。

    谢竹星伸手摸了摸他还是有点扎手的圆寸头,问道:“你在西藏写明信片给我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王超想了想,那天拉萨晴空万里,布达拉宫宛如神祇,他回头望过去的时候,心里只有一句话,他把它写在了明信片上。

    谢竹星勾着他的手指,轻声道:“我看到它的时候,心里想的,和你那时想的,一样。”

    他低下头看了看,谢竹星的右手无名指,勾着他的左手无名指。

    他听到他的铃铛对他说:“小超,我爱你。”

    14、

    王超道:“该你了。”

    谢竹星看了他一眼,道:“什么该我了,这番外杀青了。”

    王超怒道:“杀青你妹啊,你不和大家说说被我哥揍了以后的心理后遗症,和蹲守在我家门口还跟踪我的痴汉行径吗?”

    谢竹星头也不抬道:“不说。”

    王超:“……我演了13,14该你了,这他妈是规矩,懂不懂规矩?你随便说点什么吧。”

    谢竹星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坐好,一本正经道:“我会一生一世和这个傻|逼在一起的,谢谢大家。”

    王超怒道:“你说谁是傻|逼?刚才还说爱我的!”

    他眨眨眼,又一喜:“一生一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