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补给线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对原先供职于克里夫公爵总督府的官员来说, 这短短不到半个月,人生的大悲大喜就足够心脏病爆发。

    普鲁士人一日之内就夺走了杜伊斯堡;这次更快, 只一夜之间, 这座城市就再度易手。

    同样的,生活对那些反对派来说也同样大起大落;本以为一朝升天,没想到法国人一来,他们转眼间又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还可能搭上性命。

    最不好受的, 自然就是那些原先在总督府,后来又投靠了普鲁士军的那些人。往好听说是曲线救国, 往不好听说就是叛国。这些人被看管起来,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旗帜两度调换, 更让所有人原先发热发冷的脑袋多少恢复了温度,更慎重于自己的表态或站位。战争才刚刚开始,谁又知道今后杜伊斯堡还会换几次主人?

    对刚刚占领城市的杰尔吉和勒费弗尔来说, 问题就简单多了。进入城市之后, 他们第一时间就把前任总督从监狱里放出来之后, 让经验丰富的他去处理政务。

    处理完防卫和治安任务, 天又黑了下来。算一算从执行攻城任务到现在, 两人都已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 无论如何也需要休息了。

    “待会儿我要下命令,就算敌人来了也别叫醒我。”勒费弗尔跟杰尔吉玩笑说。

    好在,一夜无事发生。普鲁士人入驻时,为了防止有人趁机作乱, 把街面上的地痞流氓之类几乎全清理了一遍,倒是省了法国人的事。

    充分睡眠之后,两人碰了个头。

    “你今天的计划是什么?”勒费弗尔先问。

    “出城侦察地形,今天明天都不一定会来。我不打算像普鲁士人那样,自己把自己困在城市里。”

    骑兵的优势在野外,如果不是没有选择,普鲁士军肯定也不会让自己的骑兵守城。

    勒费弗尔松了口气,忽然又想到,对方可能是有意为之。两人军阶相同又互不从属,现在的杜伊斯堡驻军可以说是双头管理,一个弄不好就可能起冲突。杰尔吉说不定是在主动退让。

    在心里记下这一笔,他说:“记得保持联络。如果遇到普鲁士的主力,不要硬扛。”

    杰尔吉点点头:“你的计划呢?”

    “修桥盖房。”勒费弗尔笑着回答。

    “呃?不是继续修建防御工事吗?”

    杰尔吉惊讶的模样不知为何让勒费弗尔心情大好。他摇头:“不,真的就是修桥盖房。”

    “那敌人来了怎么办?”女军人皱着眉头。

    “如果普鲁士主力先到,就算是有工事,我们也总不能用枪去对抗大炮。如果友军也到了,那么有没有工事都不重要了。”

    “有总比没有好吧?”

    勒费弗尔想了想,说:“要不这样,我给你说说我在卢森堡修铁路时碰到的事。

    “在法国修铁路,只要我们不去打扰当地居民,自然也不会引起什么麻烦。但在国外就不同。

    “虽然我们的工程经过了奥地利那边的批准,但奥属尼德兰人对奥地利的感觉你是知道的——听说几年前奥地利就刚刚处理过一次未成型的叛乱事件。这虽然是一大片土地,但离奥地利本土实在太远。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约瑟夫二世正式决定放弃这边,有条件地默认法国对此地的企图。

    “当地人不服从奥地利的管理,对连襟的法国也没什么好脸色。人烟稀少的乡村里问题还不大,越是到里城镇,麻烦就越多。工地上的材料时常莫名不见了踪影,后勤向当地人采买食物之类,也常常吃闭门羹。我无可奈何,写信向铁路局抱怨,这工作没法干了。

    “没想到,是王后给我亲笔回了信。她让我想想梅兹经验。

    “在梅兹修铁路的时候,当地军队对我们进入他们的地盘有些意见。刚好,为了跨越摩泽尔(Moselle)河,我们修了一座运输材料用的浮桥;见当地军方也需要,就开放给他们用。从此他们再也不抱怨了。

    “王后的意思还用问?我放下信,第二天就找到当地政府,问有那些年久失修的桥或道路需要修补,当天下午开始义务修路。刚好在道路附近还看到一个摇摇欲坠的茅草房;这一家有力气的男人到城里打工了,只剩老弱妇孺,没办法修理房子;我就派几个人顺便去帮了一把。一路都是这样。

    “没过一个月,工地上就没有材料被偷了,采购也不受阻了,当地人看我们的眼神也变了;甚至有人主动跟我们打招呼。连我的下属都说,做了半辈子的军人,第一次这么有满足感、成就感。”

    勒费弗尔笑吟吟地看着杰尔吉。对方是个聪明人,说到这里也就够了。

    果然,她眉头不知何时已经舒展开了,点头道:“确实,这里迟早也会是法国的领土,获得杜伊斯堡人的支持很重要。”

    “王后说了,与其依靠城墙防守,不如依靠人心防守。普鲁士人不是拆了东西城区之间的桥吗?我就给当地人都建回去。等普鲁士主力再来的时候,看人民会支持哪一边!”

    杰尔吉不由得想到,他们出发之前王后的三令五申:绝不能以任何理由向当地平民或政府要一分钱一样物。

    比起三十年战争时期,现在军队的劫掠已经比以往要少,方式也文明得多——例如征收战争税,即保护费——但并不能完全禁绝。一来是因为旧时风气还留存在军队中,二来是劫掠能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军队士气,三则是因为国家常常没有足够财力物力完全保证军队的需求,特别是在战争时。

    然而,王后的态度相对坚决明确,甚至下了死命令:一旦有以上现象发生,无论有多大功劳,一律处决。而如果是因为缺少补给无法作战而投降,不会承担任何罪过。

    杰尔吉承认,她对此相当担心。王后的出发点自然是好的,但现实未必那么如意。

    姑且不去谈法国的国力是否能全力支撑这场战争——她没有接触过内政,不太清楚。

    单说补给线。现在还是战争初期,前线的军队少,战线也还没有拉长,后勤自然能跟得上;但以后呢?荷兰就在背后,假如他们南下借道亲荷的列日公国,进攻于利希,不就把法国到杜伊斯堡的补给线给切断了吗?届时前线的军队不能劫掠,难道真的投降?

    她看向勒费弗尔。他与她一同接到命令,难道没有什么想法?

    不知不觉,她把疑问说出了口。

    勒费弗尔先是一愣,笑了起来。

    “确实,只从地图上看,荷兰离得太近,法国离得太远,漫长的补给线岌岌可危。虽然有奥属尼德兰做跳板,但这里还不是法国领土,当地人没有心向法国,所以打起来不是那么容易。不过,那是在铁路没出现之前。”

    勒费弗尔眼睛发亮。

    “就像这几年宫里流行的那句话——水里的鸭子比人先知道温暖的春天到来——外人还不清楚铁路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我敢断言,铁路将会极大改变战争的形态。

    “火车的速度看起来没有优势,也就跟马车差不多,有时候比马还慢;但关键是它足够稳定,而且运量大。过去补给靠马牛羊,而铁路上每天却可以有数百、数千个马队在奔驰。不只是大批量的粮食,就连军队也能大量投送。

    “就在我接到出战命令时,卢森堡段的铁路还差约一周的工时就能完工。我留了一些人继续工作,现在大约已经完成了。也就是说,一条安全、稳定、高效的补给线已经形成。我敢保证,虽然普鲁士主力比我军主力先出发,但我军到达的时间不会晚多少天。”

    “荷兰、列日公国于日前共同向法国宣战,而此前巴伐利亚选帝公已经表示,不夺回于利希誓不罢休。英国、俄国对此情况表示关切,并敦促法普两国保持克制,以和平协商的方式解决鲁尔区争端——啧啧,都挺会装模作样。”

    贝尔蒂埃放下报纸,无所事事地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浓黑的烟时不时从窗外飘过,呛得众人纷纷掩鼻;响亮又极有节奏的“哐哧”声,又叫人心烦。车厢左右摇晃,不过总的来说比马车要好些,至少能让人来回走动。

    刚登上火车时的新奇感已经褪去,他开始习惯这一切;反倒是偶尔的靠站,能让他提起兴致。

    铁路让远征变得无聊起来。

    当然,不是说他就没有半点事干了。上车之前,如何拆分装备编号分装,如何安排车厢,一系列的事都让人头痛;不过一旦解决完这些,火车开始发动,情况就变得安逸起来。

    他叹口气: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毕竟,他们法兰西近卫军第三加强营,俗称的三炮营,是在往前线开赴。跟在他们的火车之后出发的,还会有陆续几个兵团。

    “本来以为平安无事地再熬个两年的资历,就可以去炮兵学校当教授了,谁知道普鲁士偏偏这时候打过来。”他嘴里咕哝着绝不能让下属听到的丧气话,随手又翻开了内部军报。

    杰尔吉的名字映入眼帘,他不由得一愣。

    军中知道她真实性别的只有寥寥数人;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有传言流出,但大多数人只当作奇谈怪论去听;谁会想到军中真的有一个潜伏已久的女军官?即便海军里有那位海盗出身的女提督,人们也不会以为特例还能发生第二次。

    贝尔蒂埃因为当年亲自处理过杰尔吉的事,却是知道内情的。

    两人私下里成了朋友。对她来说,和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相处,也更轻松一些。

    糟糕就糟糕在一次酒后。

    万万没想到,杰尔吉的表现比他还要洒脱;即便后来又发生了几次,也都当作什么也没有。贝尔蒂埃开始思考,为什么从认识杰尔吉岛现在,九年都过去了,自己仍然没有结婚。

    可对方半点恢复身份的意思都没有。

    更有甚者,过了一段时间,她还郑重要求,今后在工作中不能再对她显示出特别优待。

    这怎么办得到?

    女军人比他坚决百倍,几次警告之后,竟然真的开始疏远他。直到现在,两人碰面,她也只有一个点头,再没有多余的话。

    他常听说女性多情;现在才知道绝情起来不比男人心软。

    作者有话要说:  这周的工作也相当忙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