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您是王警官是吧?您好您好。”方敬猜眼前这位估计应该就是丁希说的来接他的王警官,也是丁希以前的战友。

    王警官显然也没有料到丁希所说的朋友,居然像两个街头乞丐,顿时天雷滚滚。

    不,不是乞丐!

    王警官的目光落在方敬穿着的睡衣上面,神情陷入深思。

    方敬和岑九虽然穿着打扮显得有几分落魄,两个人甚至连鞋都弄丢了,露出黑一道白一道的脚丫子,但看面相又不像是那种流落街头的人。

    尤其是方敬,皮肤白皙,脸上的神情虽然有点疲倦,但是目光清明,是个人生有目标,认真生活的青年。

    “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是不是有人骗你们进什么传销组织了?”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丁希早上的时候没头没脑地打了一通电话,让他到镇上来接人,却什么也没说。王警官现在看到了人,职业习惯使然,不由得开始推测两人的遭遇经历。

    “啊?”方敬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王警官误会了,连忙道,“不不不,不是,我和岑九本来是出来玩的,结果出了点事,又迷路了,钱包和手机都掉到海里,没有办法只好给小丁哥打电话。”

    “哦。”王警官点头,道,“吃饭了吗?要不先带你们去吃个饭。”

    “我们刚才吃过了。”方敬有点不好意思,大热天的人家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跑过来接他们,按理说该请对方吃饭的,可是他现在囊中羞涩,身无分文,只能以后再感谢对方了。

    王警官虽然有点怀疑这两人一看就身无分文,不知道哪里来的钱吃饭,以为方敬他们客气,笑道:“没关系,我也没吃,就当陪我再吃一点。”

    说着把车停在了一个装修稍微看起来干净的饭店前面。

    方敬无奈,只得和岑九下车,跟着走了进去。

    饭馆里面开着空调,收拾得挺干净的,跟他们刚才吃饭的苍蝇馆环境好太多。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饭点,老板一家自己端着碗筷正在吃饭。

    王警官点了菜,老板放下碗去厨房忙活,不一会儿就端了菜盘子出来。

    天气太热,方敬吃过饭不太吃得下,只陪着随便吃了几口,倒是岑九胃口大开,一连添了八碗饭,把老板一家自己吃的饭都吃掉了。

    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嘿,哥们胃口不错。”王警官也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

    方敬觉得略心虚,总觉得自己亏待了男朋友,居然连饭都不让他吃饱。

    吃过饭,王警官开车把他们送到车站,到车站的派|出|所里给两人临时办了一个身份证明,然后把两人送上了回靖城的火车。

    六个小时后,火车到站,方敬跟随着下车的人流出了站口,看着满城灯火,川流不息的人流,有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

    从被绑架到平安回来,中间不过隔了短短二十四个小时,可是他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再次来到熟悉的城市,看着熟悉的人群,就好像过去的二十四小时,只不过是他不小心打了个盹时做的一个梦境罢了。

    满脸忧色的丁希站在出站口等着接他,看见他们两人的身影一出现,总算松了口气。

    见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方敬,一脸菜色,丁希没有多说什么,开车送他们回去。

    “萧泽和陆扬他们还没有消息吗?”方敬靠在后座上,问道。

    “傍晚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他们已经往回赶了。”丁希道。

    “哦,辛苦你们了。”方敬知道这一天他们也不轻松,真诚地道谢。

    “不,应该的。”丁希笑了笑,非常识趣地并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渔村已经九点了,方妈妈看到他们回来十分惊讶:“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吃饭了吗?”

    方妈妈跟在他们身后,说:“太晚就在市里住一晚啊,晚上开车多不安全。”

    方敬被绑架的事,丁希他们都有志一同地瞄着方爸方妈他们,所以方妈妈至今还被蒙在鼓里,以为方敬去靖城开会去了。

    “没,家里有吃的吗?”方敬朝丁希看了过去,丁希因为担心未归的陆扬,没有看见他的眼色。

    方妈妈吃了一惊:“这么晚了,你们还没吃饭?”

    “才忙完就急着回来了,你自己说的,太晚开车不安全嘛。”托了这两年不段锻炼的也福,方敬现在睁眼说瞎话的技术已经很高明,至少骗倒方妈妈是绰绰有余了。

    一听儿子还饿着肚子,方妈妈赶紧放下手里的事,去厨房开火做饭。

    吃过饭,方敬累得话都不想说一句,回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回屋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

    方敬看着头顶白花花的天花板,好半天没回过神。

    岑九陪着他躺着,手臂舒展开来,让他枕在自己胳膊上,一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眉头皱得死紧,还不地地往被子上磕一下。

    “你看什么一副苦大愁深的表情?这手机跟你有仇吗?”方敬好奇地探过头去,发现岑九居然在看一个医学的科教视频,他不小心瞄过去的一眼,正好是讲解医学界的各种麻醉剂镇定剂相关知识,其中就有昨天把他晕过去的□□。

    “你看这个干嘛?”方敬满脸狐疑问道。

    “学习。”岑九的表情很严肃,表示他是在很认真地回答方敬的问题。

    “哦,你想学医啊,学医好啊,现在医生工资可高了。”方敬也来了兴趣,爬起来和他一起看,心想医学院这种专业性非常强的学校好像挺难进的,岑九这样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的不折不扣的文盲似乎进不了医学院。

    这可怎么办?

    方敬还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满足男朋友学医的愿望,岑九又接着说了一句:“昨天空气里的那种迷药味道很怪,我要学习一下。”

    在大齐朝,迷药通常是烟类或者下在饭食中的蒙汗药,但是味道辛苦,很容易被发觉,而昨天掳走方敬的那种迷药,味道非常淡,那种浅淡的甜香味,很容易被人忽略。

    方敬:“……”

    原来如此。

    “那个是□□,只是一种普通的麻醉剂,不算最高级的迷药,现在还有针剂,往脖子上一扎,不到几秒就昏睡过去了,什么痕迹都没有。”说到这里,方敬也只能庆幸,对方不是用注射器注射麻醉剂,而是图方便用的□□,所以被岑九第一时间发现了么?

    岑九听了,沉默了一下,心想果然之前还是要把那两人弄死的。

    方敬抱着岑九蹭了蹭,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掀被起床。

    岑九也跟着起来,两个人挨挨蹭蹭地洗漱完毕去吃早餐。

    “萧泽昨天回来了吗?”方敬嘴里叼着鸡蛋饼,含混不清地问道。

    “四点回来的,你那时候睡着了,就没叫醒你。”

    “哦。”方敬仰头把杯子里的豆浆喝完,抹了把嘴,出门找萧泽去。

    他还有好多事情要问他呢!

    出了院子,看到萧泽和陆扬带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朝着这边走过来。

    两人走近了,方敬笑了一下:“哟,没睡好,这熊猫眼可真逼真。”

    萧泽对着他怒目而视,他们担心得要命,一晚上差不多都没睡,四点才回来,结果这货居然还嘲笑他们。

    “真不该去救你的。”萧泽悻悻地道。

    方敬嘿嘿笑了起来,拍了拍萧泽的肩道:“兄弟,谢了。”说着目光转向一旁的中年男人,问,“这位是?”

    不认识,不过看走路的姿势和气质,应该也是和萧泽他们一挂的,以前都当过兵。

    “这是武装大队的刘队长,这次多亏了他。”回答他的是陆扬,说,“这次多亏了刘队长,联系了海警那边,最后绑架你的那伙人被找到了。”

    他看着方敬的神情,心想萧泽一直说这小老板心大,果然不假。

    尼玛被人从家里绑走,一个晚上的休养,整个人又跟没事人一样,这心该有多宽才能这样啊!

    “真的?”方敬有点惊讶,心想大天|朝的海警还是满给力的。

    陆扬和中年男人互望一眼,然后中年男人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方敬:“方先生,针对昨晚的绑架事件,我们需要向你了解一下情况。”

    这事动静不算小,方敬本来就没想能直接被压下去,闻言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我家里人还不知道这事,等我换件衣服,我们去外面谈。”

    方敬回房间换了一身外出服,干脆带着人去了船上。

    知道方敬那条船上有很多贵重的仪器,平时很少人上拖船,大家要出海,多半都是开那条玻璃钓鱼船,所以在拖船上谈事情算是比较安全的,方爸和方妈基本不上那条船。

    刘队长打量了拖船,眼里兴致盎然,还吹了声口哨。

    “有钱人啊!这船得大几百上千吧。”当然是以万为单位。

    “哪里,二手船,占了好大一个便宜,到手的时候才花了两百多万。”方敬觉得他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有三,一个是救了岑九,一个是辞职回家捞船,还有一个当然就是当初以极低的价格把艾莉西亚买下来。

    “不能吧?”一听才两百万,刘队长眼睛都鼓出来了,感叹道,“运气真好。”

    “我也觉得运气不错。”方敬去厨房煮了开水,岑九则从冰柜里取了一个西瓜,当众表演了耍刀切瓜绝技,顿时让刘队长惊为天人。

    “那两个绑架你的人,我们找到了其中一个——”刘队长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深深地看了岑九一眼:“……的尸体。”

    方敬:“……”

    这么重要的话难道不应该一口气说完吗?为什么中间要断个句,害他以为那个霓虹人真的是忍者神龟附身,手腕都被切掉,掉进海里还能活命。

    但真相明显更凶残。

    “他的手被人用利刃齐腕切掉,掉入海中,血腥味引来了鲨鱼——”剩下的话刘队长没有说,但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

    方敬看着刘队长,非常平静地道:“我那是自卫,而且对方有枪。”

    刘队长也点头,没有戳破方敬的谎言,像是认同了他的说法,虽然谁都知道动手的肯定是旁边那个存在感稀薄的家伙。

    “方先生知道为什么那两个霓虹人要绑架你吗?”

    方敬沉默了一下,道:“我跟霓虹人没有交际,如果对方绑架我,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沉船的事情。”

    “沉船?”

    “我们前面不远处有艘沉船,对方似乎确信跟传说中的金玫瑰宝船有关,还认为我获得了金玫瑰宝船的消息。”这事太大,方敬也没想过要隐瞒,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是金玫瑰计划相关人,以他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对抗,还是交给国家力量为好。

    “金玫瑰宝船?”刘队长惊讶地道。

    身为国家曾经的尖兵部队的一员,他当然也听过金玫瑰计划的事。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财宝居然真的还在么?

    “对,他们说话的时候,隐隐好像提过这一点。”方敬道,“我不懂霓虹语,他们多数时间都用霓虹语交谈,我了解的信息也不多。”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以后我们可能还会有问题要问你,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城。”刘队长面色凝重地说完,就匆匆起身离开了。

    如果方敬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事就麻烦了。

    本来这种牵涉到歪果仁的案子就不好处理,尤其是涉案的两个歪果仁还都死了,一个死于爆炸,尸体都捡不回来,一个被鲨鱼吃的也只剩一些残肢断骸。

    这要不是发生在天|朝内海海域,他真想当成不知道,谁管那两个霓虹人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