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大悟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第73章大悟

    台上的擂台比赛正在进行,但是裴元晋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台上,而是望向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白底墨竹纹的复古装的男子,那张脸真是想忘记都难。

    不仅仅是他,谈靖轩也同样看到了,俞曦顺着他们俩人的视线望过去。

    那一刻,他仿佛又置身于梦镜中,那个人怎么跟他梦里的那么相似。

    谈靖轩说道:“那是二师兄吧?”

    裴元晋点点头:“也没谁了,品味都没变。”最喜欢的还是竹子,总是站在能让人一眼就能瞧见的地方,难怪桃花那么旺盛,和他本人的表现欲有关。

    在裴元晋和谈靖轩有了找到亲人的感叹时,俞曦的脸色是煞白煞白的,他脑海里闪过的片段全部都衔接了起来,串成一条有头有尾的线,这条线上有裴元晋,有谈靖轩,有谈靖轩的二师兄,还有他自己……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谈靖轩的三师兄,他的三师弟。

    这一刻仿佛有什么在俞曦的脑海里爆炸开来,他以前只当谈靖轩是想收裴元晋当徒弟才对他千依百顺,有求必应,好的不能再好。现在想想,根本不是。

    谈靖轩向裴元晋表现的一直都是尊敬,他将裴元晋当成的只是长辈,而不是小辈,仔细回想,就连他师父对裴元晋都只有过分的尊敬,完全没有像对徒弟那般教导,完全没有。

    俞曦的心中激荡着莫名的情绪,他现在有种冲动想问问他身边的两个人,裴元晋是谁?谈靖轩是谁,他自己又是谁?

    他想找一个确定的办法,一个让他完完全全肯定自己前世身份的正确方法!

    对了,三生石。

    他一定要去三生石面前看看。

    裴元晋感觉到俞曦周围的气息有变,将放在二徒弟身上的目光转移到俞曦身上。

    只见俞曦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细汗,裴元晋抬手用袖子给他擦了擦,有点担心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俞曦回过神,猛然用力抓住裴元晋衣袖下的手腕,裴元晋更是觉得他可能真的哪里不适:“俞曦?你脸色很白。”

    俞曦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可能是有点热。”

    裴元晋半信半颖,不过被俞曦紧握的手并没有被松开,他也没有再多问,俞曦向来知道分寸,也不会太过逞能,真有处理不来的肯定会跟他或者谈靖轩说说。

    谈靖轩笑笑说道:“不会是水土不服吧。很多人刚到上界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他拿出一个棕色透明瓶子递给俞曦,“就水吃一粒下去,丹药你收着。”

    俞曦没有辩解,就当自己是水土不服,他不希望两人太过担心自己,他只是心中有事而已,而且这件事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裴元晋和谈靖轩开口。

    可惜师父不在,要是师父在他就可以跟师父商量一下,待会先给师父发个邮件试探一下。

    避免裴元晋和谈靖轩发现自己的异常,俞曦将谈靖轩给的丹药吃了下去,然后假装自己有点虚弱靠在裴元晋身上吃豆腐,谈靖轩默默地扭开脸,幸好他早已不是单身狗。

    不过,坐在裴元晋三人周边的观众却是防不胜防地被喂了一口又一口的狗粮,并被众人暗处嫌弃,情侣什么的真是好烦啊好烦。

    擂台上,比赛已经进行到第三轮,裴元晋三人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上面,

    朱家派出的是一位壮汉,周家上来的是一个矮小精悍的男人,两人一个眼睛哪牛眼般大,一个眼睛如鼠眼般小,乍看下他们还真是一对奇葩的对手。一个以力量见长,一个以灵巧见长,不过他们比试的并不是修为,而是个人的体能,不用武器的对打,谁被踢下台谁就赢得本轮比赛。

    现场的观众就喜欢看这种肉博的比赛,就连裴元晋也看腻了飞来飞去不停使用各种法术的攻击性比赛行为,还是看拳拳到肉的比赛有趣。

    哦!矮个子一拳打在壮汉的肚子上!

    啊!矮个子被壮汉举了起来摔在地上!

    哇!矮个子和壮汉居然玩起角斗士,看谁先将对方摔倒!

    擂台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谈靖轩也不忘观察坐在观众席里的盛夏,他现在不叫盛夏了,随他父亲的姓氏,姓周,周天逸。

    擂台比赛结果并不在裴元晋三人的关心范围内,几轮的比赛他们都没有看到周天逸出场,可是周天逸倒没有跟这边小辈们随意搅和到一块儿,而是尽职的当个打酱油的,重要的配角。

    谁不知道他就是引起这场擂台的最魁祸首,裴元晋、谈靖轩、俞曦都知道他极其享受眼前的一切,盛夏优点似乎不多,但是缺点有一箩筐,自恋就是其中一点。

    裴元晋和谈靖轩是真知道他有这些缺点,而俞曦只是在借助梦境的内容去揣摩,确实,他也看到周天逸在看比赛时的戏谑表情,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那温和的表面下是一颗怎么样恶趣味的心。

    比试结束,没有看到周天逸上场倒也没觉得遗憾,离开之前他还朝裴元晋他们这边看了几眼,但也只是瞧了几眼,之后他便随着他们的同门离开擂台。

    谈靖轩对裴元晋俞曦说道:“我们也先回去吧。”

    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

    他们确实想认识现在的周天逸,但是也得讲究方法,冒然上前只会被当作对周家图谋不诡的人。

    他们现在该做的事情就是写帖子拜访周家家主。

    不过,未等他们将帖子递交出去,周家却派人来邀请他们三人上门做客,邀请他们的人不是周天逸而是他的父亲周潮。

    谈靖轩说道:“看来他们当中已经有人预测到我们的到来,想来周家人应当好相处才是。”

    裴元晋摸摸下巴:“到时候问问不就知道,师兄,你说是吧?”

    俞曦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将他们两人的对话听进去。

    裴元晋走上前探探他的额头:“你没事吧。”

    俞曦摇了摇头:“我没事。”

    裴元晋皱眉:“怎么从擂台那边回来后你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谈靖轩在他们两人说话的间隙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要给李大雄发邮件,他的徒弟真是个感情小能手,现在他师尊都已经懂得关心人了。

    俞曦心里有事,但是他又不能说,只好吻了吻裴元晋的唇:“真没事,你看我还能亲你。”

    裴元晋白他一眼:“生病就好好修身养性,发什么情。”

    俞曦抱紧裴元晋,蹭蹭他的脸:“嗯,陪我睡觉吧。”

    感觉被越抱越紧,裴元晋没好气地说道:“说睡觉你怎么不动,抱着我能睡着。”

    俞曦说道:“能。”

    裴元晋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回房间睡。”

    俞曦只好松手,不过在松手之前他咬了咬裴元晋的耳垂。

    梦里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于宴兮非常喜欢他的师尊。

    如果于宴兮的前世,那凯不是做到了他到死都没做的事情?

    本来布满阴沉情绪的俞曦突然觉得豁然开朗。

    他是不是于宴兮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到了于宴兮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得到了师尊,师尊是他的。

    很好,非常好。

    这一刻,他才明白,他的不悦情绪来源哪里。

    来源于梦中的裴元晋与他们都有深厚的师徒感情。

    现在的裴元晋,与他的关系,跟其他人都是不一样的。

    那些人都是他的徒弟,而自己是他的道侣。

    带着庆幸的喜悦,俞曦一放松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