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6:好美好美的恋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他望着她、斜睨着一双格外好看的丹凤眼。

    “瞧你、呵呵”她只是剜了一眼,就不用再看。

    他那憨笑的模样、一直像月光一般、在她的心灵闪烁、欺负不断……

    她瞪大了忽灵灵的大眼睛:冰眸含笑、忍不住伸出那双柔软的小手、悠盈而又雪白。

    “呵呵:够了么?”他突然开口、一口虎牙闪发着萤火虫一般的光。

    “你爱我?”她咬着嘴唇、整个身心抑扬顿挫地笑。

    就那样,她坐在他的怀中、仿若是一副、不用雕饰的、天然转盘、从他的这边、转到另外一边。

    “你这人、心眼儿太小、否则、我们不能这般恋爱!”他小声地说、生怕她再次跑了。

    “那、不能这般恋爱、我么该怎般?”她含羞带笑、风吹动着她的衣裙、每一次飘然若飞、都像是她压低了一次次、在内心经久回荡的柔软耳语。

    “该这般、这般、这般……”他的手指在高空乱动、弹奏着被她惊扰的一套套深深眷恋的琴弦。

    “这般、这般、这般么?”她柔软地轻笑、打趣着他、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就飞了、她永远都是世界追干不了的那双永远无法被人抵达的天眼。

    “这般这般这般、对、就是这般这般这般……”就这样、这一双璧人、被一声声浪涛汹涌地狂推着、他抱着她、翻越了冰冷的珠穆朗玛峰、再次像一对私奔的海鸟、轻盈地点落着起伏不熄的海面、并再次一起、双双弹飞而起。

    “就这般这般这般么?她开始深处一双柔软的小手、被他那样天然而又自在地拽拉着……

    大海像是一个奔跑着、从黑夜逃亡黎明的恋人、一直朝向天边飞永远地飞。

    “你知道为何飞翔的事物会永远永远回荡在高空……”他突然开口问她。

    “因为,他是永恒!”她说话时,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像是供流浪的脚印踩住的星空、异常惊艳。

    他十分欢喜地望着她的双眸、这双自己渴望了许久的、心灵天屋、突然那里一闪、一道天光一闪、仿若天窗刹那间打开了一般、他感觉煞是温暖、就那样靠着她、迟迟不肯走开……

    “呵呵”咧着小嘴巴笑、她此时的笑容甜坏了、像是故意逗他的那粒伤心敷乱丸。

    “你笑、你笑得太好听!犹如百鸟朝凤!”她的笑声不但很甜,还含有很多

    -------------

    他望着她、斜睨着一双格外好看的丹凤眼。

    她瞪大了忽灵灵的大眼睛:冰眸含笑、忍不住伸出那双柔软的小手、悠盈而又雪白。

    “呵呵:够了么?”他突然开口、一口虎牙闪发着萤火虫一般的光。

    “你爱我?”她咬着嘴唇、整个身心抑扬顿挫地笑。

    就那样,她坐在他的怀中、仿若是一副、不用雕饰的、天然转盘、从他的这边、转到另外一边。

    “你这人、心眼儿太小、否则、我们不能这般恋爱!”他小声地说、生怕她再次跑了。

    “那、不能这般恋爱、我么该怎般?”她含羞带笑、风吹动着她的衣裙、每一次飘然若飞、都像是她压低了一次次、在内心经久回荡的柔软耳语。

    “该这般、这般、这般……”他的手指在高空乱动、弹奏着被她惊扰的一套套深深眷恋的琴弦。

    “这般、这般、这般么?”她柔软地轻笑、打趣着他、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就飞了、她永远都是世界追干不了的那双永远无法被人抵达的天眼。

    “这般这般这般、对、就是这般这般这般……”就这样、这一双璧人、被一声声浪涛汹涌地狂推着、他抱着她、翻越了冰冷的珠穆朗玛峰、再次像一对私奔的海鸟、轻盈地点落着起伏不熄的海面、并再次一起、双双弹飞而起。

    “就这般这般这般么?她开始深处一双柔软的小手、被他那样天然而又自在地拽拉着……

    大海像是一个奔跑着、从黑夜逃亡黎明的恋人、一直朝向天边飞永远地飞。

    ”你知道为何飞翔的事物会永远永远停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