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一百九十九章: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强烈推荐:

    </strong>第一百九十九章:

    将憋在心里好些天的秘密说出来,又被爱人理解和拥护。s.张瑾忽然有种自己得天独厚, 好像什么事儿都顺着自己意思来的感觉。以至于中午吃饭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吃多了不要紧, 正好顺着东方尧之前安排的节目来。于是俩人从四合院出来,晃晃悠悠的步行往东方尧的公司去。美其名曰:饭后消食。

    刚刚跨越入21世纪的京城, 就好像被人掀开了蒙在上面的一层灰蒙蒙的黑白幕布, 一下变得鲜亮了起来。与两年前张瑾过来的时候看到的, 简直有种两个世界的感觉。

    “那边那栋就是。”步出一大片四合院区, 东方尧指着不远处一栋大概有三十四层的大厦道。

    张瑾抬头看去,远远就能看见大厦上的四个大字:神宇集团。

    神宇?看到这个名字,本不想想多, 可是回头就与某人的视线相接,想不想多都难。

    什么神宇, 其实应该叫圣玉, 或者尧瑾才对。

    “这家集团是我整合了我所创办的所以企业成立的。为了与东方家的产业区分, 我就用了我俩名字意思的谐音为他命名。本来我想,等我们什么时候不想管他了,就随便找个张家或者东方家的小辈去继承,现在看来不用了。”

    张瑾抬眼偷瞄了对方一眼,下意识的就摸了摸肚子,意识到什么, 赶紧放开手来。

    东方尧敏锐的发现了这点,嘴角勾了勾, 拉着人继续往前走。

    所谓望山跑死马, 虽然那大厦看着距离四合院区不远, 但其实步行过去,至少也是半个小时的路程,更别说刚刚出四合院的片区就走了起码十几分钟。

    大夏天的,顶着个大日头。走着走着,俩人就自我感觉挺傻的!

    在接受了不下三五次注目礼之后,东方尧摸摸鼻子,干脆招了辆人力车,虽然他俩都是修真之人,这点路程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扛不住现在是大中午的,路上对他俩好奇的人实在太多。

    张瑾还在第一次坐这种人力三轮车,感觉还挺稀奇的。顺便又再次感受了一下京城三轮车侃爷的厉害。

    不过短短上十分钟的路程,他愣是被人家普及了不少京城最近的各种消息。

    像是京城的房家涨了多少,京城未来会有多少环,潘家园里面谁谁谁捡漏了,哪家新开的酒店生意好,哪个明星搬家搬到哪里又被人围观了以及他们这里的人力车很快就要被取缔掉等等等等。

    听着听着还挺有意思的。

    “我刚看你俩是从胡同里面过来的,是住那边的吧?来,给张名片,下次如果需要,可以打我小灵通,我也住这附近,随叫随到。”下车的时候,人力车师傅,还不忘记发发自己的名片。看来是位很会做生意的主。

    张瑾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人家给他名片,他也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不过不是他的,而是张家医馆里的坐镇大夫的。

    “哎呦,看不出来啊小老板,您还是神医馆出来的。”师傅接过名片就是一阵惊喝,“别的医馆我可能不熟悉,那家医馆开业没两年,那名声啊,在我们这片好的很,给看病,便宜不说,好的还快,比西医打针都强。我们院子里有个老太太,那老寒腿,听说都几十年了,就前年的时候,一次在广场上玩儿忽然发作了,那疼的真是死去活来啊,没办法,当时只能就近把她送你们哪儿了,嘿,谁想,居然扎了几针就好了。后来又去了几次,去年愣是就没发作。

    还有我们隔壁院儿的,一小丫头,据说生来有点痴呆,搁大医院人家都不给治的,结果也是去你们哪儿,也是扎了几针,来来去去也就几个月,前儿我遇上的时候,人家爷爷说已经好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哦!忘了,那是你们家的,你们肯定都不觉得神奇了。可对我们小老百姓来说,你们家那就是神医住的地方。现在我们那边谁有病都不去什么大医院,花钱不说,还拖了拖的。”

    “谢谢。”被人赞扬自家医馆好,身为当事人,没有人不开心。只是作为医生,总不能说欢迎人下次光临吧,那不是诅咒人生病吗?因此张瑾只得腼腆的道谢。

    “不早了,师傅,下次有空再聊。”东方尧适时打断了师傅的话,再聊下去估计人半个小时都聊不完。师傅也知道自己耽误人时间了,赶紧道歉骑车走人。

    张瑾跟着东方尧往大厦走,在大厦面向街道靠近西面的一面,底下的二十五层都是用于商业的,有商场,咖啡厅,酒店等。都是神宇集团旗下的。

    东面才是进入神宇集团本部的大门,门前有两个大狮子,看上去很是威武不凡。而后进门是一个大约三百平的大厅。

    东方尧平时因为开车大多不会从这边走,今天步行过来,自然就不得不从大厅走。以至于前台三位美女看到的时候,还以为看错人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出声问好。

    “这位是张先生,你们可以叫他张少,以为他过来,不用预约,也不用请示,直接用我的电梯。”东方尧忽然停下脚步对前台的几位美女道。

    几位美女看看张瑾,眼睛瞬间跟装了几百瓦大灯泡似得,努力忍住不发花痴,这才点头应声:“是,董事长。”

    张瑾对几位美女点点头,跟着东方尧继续往里走,刚走几步就听见背后有人喊:“四哥。”

    东方尧闻声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四哥,真巧啊!”来人——一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美女,快步从门口走来,一长娇俏的脸,在对着东方尧的时候满是倾慕的笑容。

    东方尧打量了对方半晌道:“小姐是?”

    世界上最尴尬是什么?

    张瑾默默的看看东方尧,又看看对方,总觉得旁边男人是故意的。

    “呃!”那位美女看样子也是老手了,虽然有几秒钟的表情僵硬,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道,“四哥真会开玩笑,我是筱筱啊,我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呢。之前在酒会上也才见过一次面啊?”

    东方尧再次静默,好像在确认似得,好一会儿才道:“抱歉,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小姐可能认错人了。”说着转身就走。

    张瑾最后看了对方一眼,却发现对方在东方尧转身离开,整个人僵硬片刻后,瞬间就看向了自己。只是那眼神里面的包含的,却不怎么友善。

    “噗!”张瑾忽然笑了。

    他这一笑,让本来有些尴尬的大厅,瞬间又变得活跃起来。

    东方尧有些差异的停下脚步看他,同时笑道:“笑什么,赶紧走吧。午睡时间都要过了。”

    “恩。”张瑾点点头,快走两步跟了过去。

    只留下江筱筱尴尬又难看的站在原地。

    “哼!有什么了不起。”在见到东方尧俩人走近电梯后,江筱筱像是才反应过来似得,狠狠的踩了一脚地板,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算计的笑意。

    江筱筱转身高傲的瞥了一眼前台的几位美女,大步走出了神宇集团的大厅,刚走出门,就从随身的香包里掏出一只粉红色的手机,几下拨打了出去。

    “喂,是华少吗?我是筱筱。嘿嘿,找你当然是有事了。”

    “……”

    “就是前两天你帮我查的那个人,不是说他家在京城开了一家药店吗?你帮我个忙,我要他们在京城开不下去。”

    “……江小姐,你可别害我啊。”那边的华少沉迷了几秒连昵称都不喊了,“我帮你查那是因为我们俩家关系好,你特么的把我当锤子是个什么意思?”

    江筱筱没想到刚刚还在电话里面跟她嬉笑的人,转眼就变了态度,一时间有些傻眼,好一会儿才道:“华少,你怎么了?不就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吗?”

    “土包子,特么的,跟他们相比,你特么的才是土包子,好了,老子不奉陪了,你要是想作死,尽情的去。”华少说完挂了电话。

    江筱筱蓦然被挂了电话,刚刚还灿烂的脸,瞬间就变得漆黑,她江筱筱什么时候遇到这种待遇了。她江家在这京城可是顶级世家,她低调那是因为他们家教养,可不是说她江筱筱就该窝囊。

    哼!好像京城就你华家厉害似得!江筱筱到底还是不敢把华少怎么样,毕竟她也明白对方给面子,是他们江家的面子,以及对她有那么点意思。真要与华家撕破脸,不说别的,至少他们江家家族是肯定不会为她那么做的。

    江筱筱也不笨,就算是花痴**了头,也还是有世家大族的做派。从华少这边她也看出来了,这次的事儿,想对付章家估计不能从正面了。

    既然不能从正面,那就从暗面好了。找几个小混混,就算不能将张家的药店怎么样,也能让他们不安生。

    只是江筱筱想得很美,她几个电话打出去后,对方也答应了她的要求。可不到一个小时候,她家里就开始频繁的给她打电话,勒令她赶紧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