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日更二发【短小君】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唔放手……”

    宴永逸试图挣扎,然而被酒精灌醉的他早已浑身酥软没有力气,手用力一挥,脚下一个踉跄栽进了褚子楼的怀里,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人在特殊的时候总会卸下防备,变得格外脆弱,可能宴大导演也没想到,自己喝醉了以后会露出这样的模样,或许等他清醒以后会觉得羞愤难当,但是至少现在,落在褚子楼手里的宴永逸,只是一个虚弱无力,只会眨眼乖巧的不可思议的难以想象的存在。

    “你让我放开?”

    褚子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嘴唇一扬,恶劣一笑,原本拉着对方的手一松。

    “扑哧!”

    “嘶……好,好疼……”

    看着宴永逸瞬间狼狈的栽在地上落得满脸是灰的样子,褚子楼没什么表情的垂下眼,睫毛颤抖间已有了不耐烦。

    ―――真是一场闹剧。

    不耐烦的揪起地上还在不停扑腾的醉鬼,看到对方身上脏兮兮的样子,顿时什么兴致都没有了,面无表情的拎着对方开锁,走进屋子,径直迈向沐浴间。

    毫无怜香惜玉心思的一把将其摔在地上,拧开花洒便朝着地上的人身上浇去,热腾腾的蒸汽瞬间在浴室里弥漫,宴永逸毫无防备的被花洒呛住了,不顾身上湿透的衬衫,趴在地上狼狈的咳嗽着,生理性的盐水顺着花洒的水珠从脸上滚落,睫毛颤动着满是不安。

    “给我清醒一点,身上洗干净了再出来。”褚子楼根本不去想对方醉成这样还能不能听懂他的话,把花洒扔给对方便径直离开了。

    褚子楼来的自然是他自己家,说什么和宴永逸顺路……鬼知道宴永逸家住在哪里,反正也不过是突发奇想想要找个宠物玩玩,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被宴永逸弄脏的衣服,面无表情的嗤了一声。

    ――――还是先把衣服洗干净了再说吧。

    水雾弥漫,湿漉漉的空气里传来水珠滚落的滴答声音,褚子楼漫不经心的偏头,花洒从他的脖颈扫过,水珠顺着白皙的皮肤一路下滑,落到小腹,继续往下。

    ――滴答。

    幸好他的屋子原本就有两个浴室。

    头发湿漉漉的还在不停的向下掉着水珠,褚子楼一手用毛巾裹住头发,懒洋洋的揉着,他的身上挂着浴袍,敞着露出大片白皙的胸口,水珠滚落间,让人忍不住想要流口水。

    洗完澡以后总是会感觉疲惫的,褚子楼迈开大长腿,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来到客厅,懒散的坐下,打开遥控器,听着电视里面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啊啊,好累。

    这样想着,他已然忘记了浴室里醉酒的宴永逸,茶几上摆放着酒杯,听着耳边昏昏欲睡的声音,他慢慢的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这里的酒可不是包厢里廉价无味的酒,价值千金也不足为奇,猩红色的液体慢慢的注入杯中,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不一样的芬芳,褚子楼抬手,慢悠悠的饮了一口。

    入口醇香,回味无穷。

    他忍不住阖了阖眸。

    然而突然只觉得耳朵一凉,湿润的触觉让他猛地一惊,回眸便看到沙发后背蹲着的男人。

    “……宴永逸?”

    男人还是穿着那身衣服,可怜巴巴的蹲在地上看着他,似乎……醉的更彻底了。那双眼紧紧的看着褚子楼手上的酒杯,眼巴巴的不舍得放开,“……酒,我要喝酒。”

    褚子楼挑眉:“谁准许你出来的,把自己洗干净了再出来。”

    宴永逸委屈:“洗,洗干净了,我有,认真的洗过……”

    “衣服太脏,离我远点。”褚子楼毫不留情。

    他话音刚落,宴永逸便迅速的拉下衣服,脱去身上脏兮兮湿漉漉的衣服,露出白皙的身体,光明正大裸着身体站在褚子楼面前,一脸认真,眼巴巴的看着褚子楼:“现在,现在可以了吧……”

    【……】

    褚子楼:“……”

    坦白来说,宴永逸的身材很不错,肌肉均称,精瘦,没有现代人普遍的赘肉,胯……咳,那啥也很有份量,尤其当他现在这样眼巴巴的看着你的时候,更加的有冲击力。

    不过,褚子楼还是没能想到,一项不苟言笑的宴永逸,醉了之后竟然会这样坦率,这样……乖巧?

    听话的,就好像养了只大型犬一样。

    褚子楼笑的恶劣:“想要酒……自己来拿啊。”

    边说,他边摇了摇手里的杯子,在宴永逸的注视下,将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宴永逸整个人都僵住了。

    虽然不知道醉了的宴永逸为什么对酒这么的热爱,不过这并不妨碍褚子楼有种报复般的快感,看着宴永逸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出声来,然而下一刻,僵住的人,换成了他。

    宴永逸赤红着眼,上前一把推到了褚子楼,趴在他身上倾身狼狈的找到了他的唇,认真的吮吸了起来,就仿佛这样做就可以把那些喝下去的酒吸出来一样。

    褚子楼难得的被压到,看到身上的男人,隔着凌乱的发丝略微有些失神。

    唇上的触感越发加剧,对方粗鲁的有些狼狈,无措的趴在那里,就仿佛一只小奶狗一样,露出稚嫩的犬牙,厮摩着,舔舐着,唇间突然闯入一条舌头,褚子楼挑眉看去,便见到身上人满脸红晕的迷茫眼神。

    ……这家伙,果然……

    是处男啊。

    “唔……酒……”宴永逸有些急躁,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很剧烈的跳动着,他迷茫的低下头,对上那人如画的眉眼,禁不住动作一顿,下一刻,舌头被人缠上,身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压在了身下。

    身上的人一手握着他的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俯在他的上方用着一种他看不懂的情绪盯着他。

    那种眼神很有侵蚀性,仿佛猎人看到了猎物,鬣狗看到了骨头,他的手,也放在了他最脆弱的脖颈,细细的抚摸着,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捏断它似的,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让他汗毛直立。

    然而下一刻,对方慢慢的俯下身来,对着他的耳边暧昧的吐息。

    “你的诱惑,我收到了,会给你一个完美的,无法忘却的夜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