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番外三·一见峰非误终身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峰非!快看快看峰非上场了!”

    “哎呀!这个就是他们学校的峰非?”

    “是是是……”

    “我的天……”

    海秀抬起头来,忙跟着看。

    这是峰非学校和海秀学校之间的一场篮球友谊赛,非官方,非正式,只是两边篮协会长组织的,口号是为了促院校之间的联系和友谊,深意其实是最近没什么活动,篮协的男生们无聊的淡出鸟,想找个由头出出风头。

    场地征用的海秀学院这边的体育馆的篮球场,如此,这边的女生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来围观传说中的峰非了。

    大学还没到一年,峰非在他们学校已经出尽了风头,如今花名在外,艳名远播,隔壁几个院校的女生不少都听说过他。

    “他真没女朋友呀?”坐在海秀前面的一个女生兴奋道。

    坐在她旁边的女生摇摇头,笃定道:“没有,我确定。”

    海秀心里跟着摇头,当然没有。

    坐在她们身边的,有一个是峰非的同学,跟过来一起看比赛的,闻言笑着插口道:“是真的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峰非的同学笑而不语,隐晦道:“那也没用,他不找女朋友的,我们那边有个特别好看的学姐,主动追峰非,追了好几个月,情人节那天给峰非送花送到电协去,不许不收。”

    海秀:“……”

    这什么时候的事?!

    最开始说话的女生撇了一下嘴:“然后呢?”

    峰非的同学道:“峰非把花给电协的同学分了,然后托人把买花的钱送还给学姐,带话说他收不起。”

    “我的天……”

    “哇……”

    峰非同学笑道:“那个学姐就不好意思追啦,这事儿就过去了。”

    几个女生摇头叹息,警惕如鸡的海秀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正巧峰非进了一个三分,满场欢呼,几个女生看着峰非的眼神更热烈了。

    “但他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呀?”女生们继续拉着峰非同学八卦,“为情所伤?高中时有初恋?”

    “伤不伤的我不知道,高中时有初恋是真的。”峰非同学小声道,“据说,峰非跟他初恋现在就同居呢。”

    几个女生脸红了,相互看看,小声询问细节,被一直问的女生笑道:“别的不知道啦,我其实也没见过,我就因为也在电协,偶尔听跟峰非玩的好的那几个男生提起才知道一些的,据说,峰非每天不怎么在学校里呆着,就是去找……找那个人啦,听说峰非对那个人特别好,平时接送他上下学,带他出去吃饭,吃完了那个人要是有兴致就陪他玩儿,玩够了回他们家。”

    海秀默默脸红。

    女生们羡慕的叹息,一个女生心中一动,不解道:“这不就是有女朋友吗?你刚才怎么还说没有?”

    峰非的同学不想透露太多,只笑不说话了,女生们还要再问,场上几声哨响,她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有人犯规,罚了一个点球。

    峰非队里的人把球丢给峰非,他走到罚球线前,稍微瞄准了下,一投既入!

    观众席的欢呼声同时响起。

    峰非拉起队服擦了擦脸,露出一片腹肌,女生们更是尖叫不断。

    峰非队一路领先,连中了几个三分后又罚了一次球,分数已远远拉开,没多费力的,赢了比赛。

    比赛打的很好看,两边情绪都挺好,宣布比赛结果后男生们笑着撞撞拳,峰非抹了把脸,四下环顾,看到海秀后,眼睛一亮。

    峰非往海秀这边走来,一个女生突然挡在他面前,脸庞红的像苹果,递给了峰非一瓶水,峰非对女生一笑:“谢谢啊,你留着喝吧。”

    峰非说的自然,女生倒也没觉得尴尬,略带遗憾的走了,峰非小跑到海秀身边来,拿过海秀手里喝了半瓶的水,拧开全灌了下去。

    刚才讨论过峰非的几个女生:“……”

    峰非把空瓶拧了,坐到海秀身边来,笑道:“你还真过来了?逃课了?”

    “还渴不渴?我给你再去买一瓶……”

    海秀要起身,峰非把手臂搭在他肩膀上,摇头:“歇会儿,等吃晚饭再喝。”

    海秀点头,不好意思道:“你说你比赛提前了,我就……逃了呗。”

    “真不容易。”峰非手痒痒的想捏海秀的脸,他看看左右,见人不少,没下去手,转而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刚看见我打球了,帅不帅?嗯?”

    海秀笑了下:“帅。”

    峰非早就不满足这种扁平的夸奖了,挑眉:“多帅?”

    海秀想起刚才几个女生的讨论,低声慢慢道:“一见峰非误终身。”

    峰非愣了下,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

    峰非舔了下嘴唇,侧过脸在海秀耳畔问道:“你误了吗?”

    海秀咳了下,左右看看,装作在找人,低声道:“早就误了。”

    “那就让你误一辈子……”峰非起身,摊开手,海秀下意识的把手搭上去,峰非把人拉起来,顺手拿起海秀的书包背在肩上,拉着人出运动馆,回家。

    峰非感觉出海秀的书包有些沉,笑道:“装什么好东西?这么沉?”

    “我背吧,你刚跑了这么半天。”海秀要拿自己书包,峰非往旁边一让,不给他。

    峰非道:“问你呢。”

    海秀无奈,小声道:“你的作业啊……线性代数,你自己想想你都拖了多少没做了?马上期末了,你们老师不查吗?”

    “我这不是……”峰非没再解释,轻撞了海秀一下,笑道,“怎么对我这么好?还给我补作业。”

    已经大学了,除了期末,海秀没再催过峰非看书,峰非贪玩儿,作业总是堆一堆,海秀之前跟峰非说过,早点写完交上去,免得影响平时成绩,奈何峰非总不上心,海秀怕他们老师较真起来,真的扣峰非的平时成绩分,只得自己替他写了。

    峰非一想海秀上课时偷着给自己写作业的样子,心里有点甜,又有点痒痒的,他笑了下保证道:“最后一次了,以后一定第一时间写完作业,好吧?”

    “没事,反正我也没事,帮你做也可以,你别挂科就好。”海秀倒是任劳任怨,“反正课程差不多,也不难。”

    两人说话间已出了学校,周围无人,峰非低头迅速的在海秀脸上亲了下。

    海秀整个人就都是甜的了。

    出了学校,两人如往常一般,找地方吃饭,然后一起去超市,挑选些家里日常用的东西。

    家里没有料酒了,买一瓶。

    家里没什么水果了,挑一些新鲜的。

    家里的洗手液快用完了,买一瓶备用。

    家里的……套套昨天就用完了,海秀在峰非别有深意的眼神下,红着脸拿了一盒。

    挑好东西,结账回家。

    吕昊莉下月要回来给峰轩女儿主持百日宴,她提前给海秀打电话过来,问两人要不要她带些什么回来,海秀忙道不用,让吕昊莉自己注意安全就好,吕昊莉哈哈哈大笑,赞叹海秀贴心,吕昊莉刚刚做了祖母,心情特别好,在电话里跟海秀说了半日的话,说最近看新闻说气候不好要注意气温不要感冒云云,海秀连声答应着,没有半分不耐,认真的听吕昊莉嘱咐。

    那边,姜喻曼正跟峰非打电话,让他们俩周末回家吃饭,说是新学会了几道菜,要显摆一下厨艺,峰非忙道自己得饿两顿再去,免得吃不够就撑了,把姜喻曼逗的笑个不停。

    两边挂了电话,海秀跟峰非商量:“下月大哥宝宝的百日宴,咱们送什么?我这边还有点钱,你觉得什么好,抽空去买了呗。”

    峰非一笑:“还等你?我已经买了。”

    海秀哑然,峰非起身,拿了两个精致的首饰盒来。

    峰非把大的一个递给海秀:“看看。”

    海秀打开首饰盒,只见里面放着一枚小小的金镶玉锁,精致可爱,海秀惊喜道:“这个好,你什么时候买的?”

    “一星期前定的了,昨天刚拿来。”峰非嘴角噙笑,“这家店做工还不错。”

    海秀忙点头:“是不错!好看的。”

    “我不是说这个。”

    峰非把小的那个首饰盒也递给海秀,微笑:“打开看看。”

    海秀依言打开,瞬间愣了。

    小小的首饰盒里,卧着两枚简单的白金戒指。

    戒指内侧刻着字,一枚刻着“非”,一枚刻着“秀”。

    峰非拿起较小的一枚“非”,拉过海秀的手,轻轻的给他戴了上去。

    海秀指尖微微发抖,眼睛有点湿了。

    峰非一笑:“这辈子,可就这么误了,不能反悔了啊。”

    海秀使劲点头,他拿起刻着“秀”的戒指,珍之重之的,给峰非戴上了。

    峰非在海秀唇上亲了下,轻笑:“宝贝儿,我跟你一样,这辈子……从第一眼看见你,就误了,误的彻彻底底,死心塌地的。”

    海秀压下眼中泪意,小声幸福道:“我也是啊。”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命途就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从此之后,有你之后,每一天都在变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