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胸无大志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安悠拉着王喻,脚步下意识的一顿,皱眉打量起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倒是挺高的,约莫一米八五的样子,但算不上魁梧,穿着西装甚至还显得有点瘦,也没有某些保镖一站在那就让人不敢靠近的气势。

    他停在安悠面前,倒是面无表情,微微点了点头说:“安悠小姐是吧,我叫常青,是公司指派给您的保镖,您可以向公司求证。这是我的身份和入职证明,如果您验证无误的话,接下来就将由我来负责您的安全,保证您不被打扰,不受到侵犯。”

    安悠接过他递过来的两份证件,还是仔细看了看,接着又拿出手机向公司主管求证了下,对照无误,这才说:“那今后就麻烦你了,常青先生。”

    “这是我应该做的。”常青点头收起证件,“如果接下来您对我的工作没有异议的话,我将长期担当您的保镖一职,希望我能让您满意!当然如果您不满意,也可以随时向我的雇佣者提出更换。”

    “噢,噢噢。”安悠点头,“那我们现在要去吃饭,你……你有车么?”

    “我有配车。”

    “那就好,我们先走了。”安悠说完便匆匆忙忙的拉着王喻往外走,生怕一不小心又被围上了似的。

    常青则略微走在后面,以淡漠的目光扫过周围的同学们,同时暗呼了一口气。

    看来这位殿下还算好说话。

    坐进时代极速中,安悠扣好安全带,却没有急着启动,而是通过后视镜向后看去,眼中带着些许审视的光泽。

    王喻坐在副驾驶上,摸了摸车里的装饰,又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等保镖啊。”

    “你就像抓坏人的警察似的。”王喻笑了句,又摸了摸车内的皮垫子和座椅,“这些是真皮的么?”

    “你说呢?”

    “这车买的话得多少钱啊?”

    “我也不知道,又没人给我报过价,真是可惜了,我连把它卖了换荣华富贵的机会都没有。”安悠摊了摊手,通过后视镜看见常青坐进了一辆大众cc当中,这才微微皱着眉头挂挡起步,驶向她们约好的地点。

    那辆车也一直跟在她们身后。

    “好羡慕你啊,事业有成,公司方面都给你配保镖了。”王喻也看见了坐在大众cc里面的常青,语气有些无奈的道。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那你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抽奖能抽价值最少上亿的限量跑车,一进娱乐圈都能被安氏传媒看上,第一张专辑就大红大紫。”王喻羡慕得很,“如果你说这些都是运气好我还信,期末考试门门都拿第一我可不信你是蒙的。”

    “很简单啊。”

    “噗!”王喻感觉内心遭受重创,“来自天才的智商碾压!”

    “哪有什么天才啊。”安悠说。

    大概十五分钟后,她将这辆惹眼无比的车停在一处街边,这里距离她订了包厢的饭店还有一段路程,走路大概需要五分钟。

    刚刚熄火,常青也开着车停在她后面。

    安悠戴上口罩,和王喻下车走到常青的车侧面,常青顿时摇下车窗看着她。

    “常……哥,我开那辆车不方便,所以只能把那辆车停在这个地方,坐你的车过去好么?”她看了看周边行人。

    “可以。”常青说。

    咔的一声,车门解锁。

    安悠连忙和王喻拉开后车门坐进去,这才取下口罩长舒了一口气:“谢谢常哥。”

    “不谢。”

    安悠拿出手机看了看地图,才说:“直走右转,铭人饭店。”

    “好。”

    常青顿时启动车往前开去。

    王喻又笑了笑,说:“现在就已经这么小心了,等你以后更红了,我们想要出来玩一下岂不是变得更困难了?”

    “别说了,我光是想想都伤脑筋。”安悠捂着额头说道。

    她看了眼前面专心开车,好似对她们完全不闻不问的常青,忽然问道:“常哥,你做保镖多少年了?”

    “刚开始。”

    “啊?刚开始?”

    “您是我第一个雇主。”常青说。

    “不……不是吧?”安悠扯了扯嘴角,心想公司也太不靠谱了。

    常青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是受过严格的保镖训练的,您不用质疑我的专业性,我也无需向您说明,在之后的日子里我自然会用我的行动来向您证明我的可靠。”

    “啊……你也别您啊您的了,我还没满二十岁呢,你平常该怎么称呼怎么称呼就好。”安悠说着,又问了一句,“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

    “在军队服役。”

    “哦,退役军人。”安悠来了兴趣,“你是在哪个部队服役?陆军么?”

    “算陆军,也算空军吧,部队的番号是秘密。”常青平静的道。

    “是空降部队么?”

    “不是。”

    “那是什么?”

    “这个有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

    “理解理解,那你当了几年兵?”

    “五年。”

    “那你为什么想要做保镖呢?”安悠说着,又补充了句,“可能我问得有点多,你别介意,但我觉得我们接下来如果要长期维持这种雇佣关系,长期相处,那么适当的相互了解是必要的。你如果对我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现在问,你觉得呢?”

    “理解。”常青平静的说道,“你的简单资料我已经看过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注意到的习惯或禁忌,可以提前告诉我,多的我不会问。”

    “那你为什么想要做保镖呢?”

    常青沉默了下,说:“这是部队裁军后的安置措施之一,我报了个名。”

    “裁军??”

    “……”

    安悠扯了扯嘴角,才点头压下疑惑:“好吧好吧。听说公司总共为我们分配了两个长期保镖,另一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

    “他的情况呢?你可以一条一条的答。”

    “他也是部队里的,不过和我不是一个部队,和我一起训练,目前还在待命。”

    “真……真够简洁的。”

    大学城周边车流多,车道窄,人多,纵使不断堵车,安悠也没问出多少来,车便开到了铭人饭店门口。

    “谢谢常哥。”

    “不谢,分内之事。”常青说,“你最常用的几个通讯方式是什么,先添加一个我的联系方式吧,在上面遇见什么事或有什么需要就给我发消息。”

    “哦,电话,短信和,都要加么?”

    “最好是都要加。对了,你用的是安氏的手机吗?”

    “嗯,怎么了。”

    “再添加一个轻语好了,方便你直接用语音命令让你的智能精灵向我发送位置和警报信息,顺便让你的智能精灵打开设置中的长按电源键报警功能,将主要通知号码设为我的号码,其他次要通知号码你随意,如果万一出现你无法开口出声的情况可以通过长按电源键来向我发送警报讯息。”

    “果然……好专业的样子。”

    “你这样用手操作会很麻烦的,直接用语音让它设置就可以了。”

    “好。……好了。”

    安悠按常青说的将一切做好,才戴上口罩,便拉开车门和王喻一同出去,走进饭店大门中。

    常青关上车窗,在车内坐着吹空调,看了看日渐西斜的太阳,又看了看这条人声熙攘的街道,从西装里摸出钱包扫了一眼,里面还剩几张皱巴巴的零钱票子,总共一张十元和两张五元的,还有几张一元的。

    “唉。”

    他叹了口气:“你在这里盯着,我去买个锅魁来吃。”

    也不知他在对谁说话,说完便拉开车门走了出去,直奔一个卖锅魁的小摊而去,留下车停在原地闪了两下灯。

    过了片刻,他拿着一个红糖锅魁回来,坐在驾驶座上狠咬了一口,继续盯着饭店。

    忽然,车内响起一道声音:“我说,你好歹也是我的搭档,能不能注意点!”

    “嗯?怎么?”常青道。

    “你这未免也太穷酸了吧!”那道声音竟是从车内响起,“作为被选上的长公主的近身保镖,几乎相当于殿前侍卫,工资应该是十分丰厚的吧?不至于吧!”

    “你不懂。”常青看着自己手里图便宜买的红糖锅魁,已经被咬了个大缺口,第二口就不由咬得很小口了,仔细品尝着酥脆的外皮和里面红糖的滋味,“我前两年谈了个女朋友,已经谈婚论嫁了,却没想到帝国裁军把我给裁了!不然谁会跑这个地方来干活啊。而且我的工资大多是发的货币点,在这边靠生活补助就行了,我还想多存点钱要么拿回去结婚,要么拿去交引渡费将我女朋友引渡过来呢!”

    “出息!”那声音道,“没想到我堂堂降落者竟和你这种胸无大志的人为伍!”

    “哦,委屈您了。”

    “你这种人肯定不明白,我在帝国所有变形金刚测试中辛辛苦苦表现,综合能力进了前百才获得这个机会,却没想到遇上你这样一个搭档。”

    “哦,那请多指教咯。”常青面无表情的咬着红糖锅魁,一小口要嚼半天。

    那声音沉默了下,才闪烁着车灯道:“请多指教了。”

    感谢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