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望情漠烬】透明反射的苍凉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啪啦’一声,碟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凌珖的心也一下子揪了起来。

    她略带不安弯下身,拾起地上的碎片,在听到窗外一阵雷鸣响起的时候,也好像一下子激起她最深处的回忆,像是老天爷的怒吼,拿着一把鞭子要将她那深深的罪孽打出来。

    手指篡紧,锋利的碎片一点点陷入了手指心,一滴滴血珠从手指尖渗出,无尽的寒意也一下子凉到了脚心。

    “小珖!”一道冷峻的声音响起,凌珖站了起来,紧接着手指就被他轻轻握住,还么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手指被他含进了嘴里。

    凌珖心尖一动,手指也挣脱了出来。

    她茫然地看着他,再看到他脸上薄薄的担忧和怒气后,才说道:“我,我没事。”

    划破手指,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下一秒她的肩膀被他一双大手紧紧扣住,逼迫她与他四目相对。

    “这些事情,你根本没必要做的。”宫迎飒实在对她发不出脾气,一点点的责怪都不忍心,只能软下声线,“你以前做家务事,也是一团糟。明明什么都不会,还要做出一副家庭主母的样子,结果半个厨房都差点被你炸没了。”

    宫迎飒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让凌珖想到了当年。宫迎飒嘴上不说,但其实很嫌弃她的冒冒失失,与贤良淑德完全扯不上边。

    她好像也问过他,你未来到底想娶个怎样的女性?

    那时,他这么回答:“我喜欢做饭好吃的,能够理解我,并且不会打扰我的人。做事方面,缜密细心的,不会莽撞行事的那种。”

    那时她还处于立志当宫迎飒的跟屁虫状态中,他所说的未来想娶的女性,没有一点是跟她相符的。简直就是她的反义词嘛?

    在那个年岁里,她还不是历经风霜雨雪的那个九大势力创始人,不过也是个喜欢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罢了。

    所以,当她听到宫迎飒这个回答后,当即就哭了,还大骂他是坏人。

    想起当年,她也是哭笑不得。

    后来明白过来,这有什么好哭的,万一惹他厌烦了怎么办?于是,她硬生生将眼泪给逼了回去,势必潜心学会最好的厨艺,先征服他的胃,再想办法收起自己的性子,当个贤良的淑女。

    只是那时实在太天真了点,她还真把整个厨房给炸了,那还是宫迎飒新租的房子……

    他气得好几天都没跟她说话。

    自此以后,她的话也越来越少。

    是不是她只要离他远一点,不去打扰他,才会更好呢?

    其实不是的,他只是想让她走罢了。

    什么贤良淑德,不过是他打发她的借口罢了。

    她也明白,他那个性子,其实压根没想过自己的另一半,他本就是那种打算与自己过一生的冷酷杀手罢了。向她这样胆大妄为地跟在他屁股身后狐假虎威,这样的胆子,估计也没人了。

    若是换作别人,估计早被他给宰了。

    凌珖大大的叹了口气,“我可是为你改变了好多啊,你走后,我的厨艺可是大大提升了好多,难得趁你去开会,我可以偷偷给你个惊喜,谁知道你提前回来了。”

    宫迎飒听后,也想起了那段时光,他对她轻笑,“我倒是恨不得倒退时光,将我说过的那些蠢话给收回来。你问我理想伴侣是什么类型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说出的类型,不过以你为模型,再捏造个与你相反的人设而已。只是那时候没发觉,我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不就证明,你就是我未来的另一半吗?”

    “这么会说话了。”凌珖一拳打在了胸膛上。

    “你不是想亲手做给我吃吗?不如,我陪你一起下厨房?”宫迎飒从后面将她抱住,温热的气息抵在她的耳蜗上,让她的耳垂一下子红了起来。

    他实在不放心凌珖这个冒失鬼,要知道,自从失而复得后,他就立誓绝对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何况是为他留一滴血?

    她曾经为他遭受的伤痛,他要尽数弥补回来,用自己的余生,一点点去将她感化。

    都说女人敏感,男人何尝不是?

    他隐隐感觉到凌珖这几天对他的疏离排斥,也时不时因为一些事情而回想到过去,她表面上不说,但不代表他感受不到。

    心里的创伤一旦造成,就很难弥补。

    她对他,仍然有隔阂。

    这怎么可以呢?

    他要将她全身心的包裹,让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缝隙。

    厨房内,凌珖看着拜放得整整齐齐的食材,脑海中仿佛电流闪过,好像以前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记忆。

    “你调料不是这样放的。”

    “你的步骤不对。”

    “蔬菜不是这么切的。”

    “你这肉还没半分熟,你捞起来干嘛?”

    “妈的,我败给你了。”

    印象中,好像有个表面上蛮不讲理,说话粗鲁,但心思异常缜密,外冷内热,对她无微不至照顾的人。

    他身上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经常穿着一身黑衣。对她也是各种嫌弃,但她知道他全是在为她设身处地的着想。

    他教了她很多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在她的未来的道路上,给了她不少建议。

    在她所留下的阴影中,点燃了一抹抹光亮。

    扎缪。

    凌珖不知怎么的,脑海中又是一闪而过这个名字。

    难道这个人,真的是对自己极其重要的人吗?

    她也无法忘怀自己被囚禁在冰冷仪器中的昏暗时光,又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那个期间,没有任何人在她身边。

    无尽的冰冷,无尽的绝望。

    她心里,哪怕死都不能忘掉的秘密,却被他给硬生生的逼走了,差点被他逼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再结合起,她那鲜血淋漓的噩梦。

    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就这样,脑袋一下子放空,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珖儿——”宫迎飒慌乱地将她抱起,立即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

    雨,肆意蔓延,将大地四周都灌满了雨露,透明的雨珠好像可以反射那曾经,那一幕幕令人透心凉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