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284、选择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关于女子对家庭的奉献,这十多年来招弟看了太多,很大一部分是不由自主的,都是为了家庭,当她们在家里的时候,很小就要开始做事,而儿子则相对金贵一些。当出现超出一个家庭所能够负担的意外事件时,优先被牺牲的也是她们,一个家庭里,首先被卖掉的总是女孩,若是还不够,那就是女人。

    运气不好的,一辈子都是做牛做马的命,有不认命的,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反抗一下,但是更多的人都归结于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命不好,投胎成了女人,所能想到的积极一点的想法,不过是希望自己下辈子命好一点,能生成一个男的。

    只有少数一点人,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的,她们的家庭虽然贫穷,但是家庭成员之间感情深厚,在家庭必须有人牺牲才能换取更多人的活路时,她们选择了牺牲自己。

    但是,不管是哪种,都是因为她们早就被这时候的生存模式洗脑,因为招弟买的大多是这种被卖出来的女孩子,所以不管是怎样情况都遇见过。合理的不合理的,可怜的可叹的,招弟不会去质疑别人的选择,只是特别庆幸自己曾经生在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

    幸福都是比较出来的,当生存排在首位的时候,情感什么的,那真是不重要了。

    招弟只确定一点,她愿意为家人努力,哪怕吃苦也不怕,但是,她一直不理解那些认为自己为了家人牺牲了自己的所有,包括尊严与一生也值得的人。

    或许人都是有英雄情结的,自己付出的越多,结果越惨烈,就越觉得自己悲壮,感没感动别人无所谓,反正自己是被自己的选择深深的感动了的,觉得自己特别伟大,形象更是高大无比,越是生活在底层的人,越愿意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因为除了这,她们也找不到别的途径了。

    在招弟想来,如果一家人感情深厚,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那是没错的,可是为了这个让自己生活悲惨,那必然是家里人也不愿意见到的,也不可能会让自己的幸福建立在这种牺牲之上,这样得来的好处,她们享用起来也不会舒服。

    而如果并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家人,那更是没有必要这么牺牲自己,实在是不值得。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也会面临这样的一个选择。

    且这事情就这么巧的卡在了一个点上。不需要她吃苦,也不需要她受累,甚至在别人眼里这不是牺牲,而是运气爆表掉进了福窝,是去享福的。

    只除了她大概过不去心中的那个坎,即使不奢望爱情,也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自己的婚姻成为一场交易。特别是所谓高嫁,拜金的人会觉得得偿所愿,而招弟只会觉得这样自己象个货物,特别难以接受。

    嫁进王府,李承业会觉得自己对长辈有个交待,不枉他低这一次头。弟弟妹妹和她家的产业会真正有了一个不能惹的靠山,现代婚姻不怕一拍两散,古代婚姻那就是真正的结两姓之好,比起两情相悦,更倾向于利益结合。就象李承业所说的,百利而无一弊。

    反之,相信唐珩安的人品,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总还是会有影响的,她们必然会艰难一点,但是,只要自己努力,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她们现在并不只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也算有个不俗的身世了。

    是嫁还是不嫁?

    李承业说让招弟好好考虑考虑,但是却并没有时间给招弟,两人的谈话也算告一个段落,李承业往外走,外面却冲进来一个人。

    来人直挺挺的冲到招弟身边站定,抬头怒视着李承业,恶狠狠的说:“大姐是我们家的,才不会听你的到别人家去!”

    他们谈话是摒退了左右伺候的人的,经过夏嬷嬷的调1教,底下的人职业素质是突飞猛进,加之还有李承业的暗卫把关,两人对谈话环境是很放心的,奈何凡事总有例外。

    难得回来的盼弟本来是想给大姐一个惊喜,她从小开始练功,自从拜了神医为师之后,两人经常要往深山老林跑,功夫练的更是努力,选择家里,除了帯弟,就是她的功夫好,李承业的侍卫虽然看见了她,但是两人谈话之前清场李承业并没有特别指示,他们也就按照以前的惯例,主子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用特别通报也不要打扰,放盼弟过去了。

    盼弟接近的时候正是两人争执的最厉害的时候,招弟就算了,连李承业都因为气愤与在安全地方的放松没有注意,导致本来想给人惊喜的盼弟先受到了惊吓。

    她们家里,谁都知道,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让大姐情绪激动,招弟几次激动失忆的事情,来弟盼弟年纪小,前面没有什么印象,就最后一次吓坏了,生气伤心=失忆=不认识她们,加上丧父的悲痛,无人依靠的彷徨,让这种害怕的情绪无限放大,虽然招弟后来身体变好,不再是以前那个琉璃娃娃,但是她们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印象不会改变分毫。

    盼弟多动,跟神医学了不少手段之后更是有些中二,招弟对弟妹采取的都是激励教育,有一点好都要夸,何况盼弟是真的做了不少事情。

    她学药还没学好的时候,就阴错阳差的折腾出了染料出来。这时候很少有颜色鲜艳的染料,而盼弟不但弄了出来,还发现了一种定色极好且带光泽的配方,光是这两样,就让她们家生产出来的锦缎价再贵也不愁销路。

    赞扬过度的结果就是盼弟的自信无限膨胀到自大,因为她弄了不少自保的药粉出来,招弟倒是没有刻意的去打击她,只要她不长歪,心里有杆称,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又不会有生命危险,骄傲就骄傲吧,总会有人会教她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结果听李承业说她们其实都靠别人,还让大姐为了她们这些弟妹嫁人,明明大姐不愿意的,盼弟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