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无用的电话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手机站:m.ucxsw.com

    强烈推荐:

    </strong>陈八妙在拨打出急救电话之后,并没有对着电话的那一端说什么求救信息,而是将电话又用微颤的手递给我,同时脸上挂着满满的无奈与恐色。χ。

    看着她的表情,我将电话拿回来,而后放在耳朵边去听。

    在电话里,我听见了一个沉重的声音,虽然那声音不甚清晰,但是却也依旧能听清说话的人在含含糊糊的说什么……我不知道……别问我……之类的胡话,声调一惊一乍的,好像杀猪一样,听的怪恐怖,也无怪于陈八妙听着不舒服。

    虽然说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我实在不明白,不过我知道,如果报警电话打通了的话,肯定不会出现这种声音的。

    挂掉电话之后,我又拿着这电话,给赵海鹏,赵水荷和瑞木钧先后打了电话,但遗憾的是,那电话里都是这般杀猪的声音,仿佛我们打过去的都是一个号码一般。

    虽然感觉怪异而不安,但是为了稳定八妙的情绪,我还是摇了摇头道:“电话坏了吧……但就算是坏了也不至于传递出这种声音吧……”

    随着我的话,瘫坐在地上的陈八妙摇头道:“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们家那么多人,一瞬间怎么都没了呢?而且……”

    哽咽了一下后,陈八妙略带着哭腔道:“我姐呢?她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她也没了,她不可能丢下我自己一个人走的呀……”

    随着陈八妙心情的起伏,她言语之间的词汇也模糊不清了,我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怜悯之间,也就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道:“别着急,不是还有我呢么?我和你去找你姐姐好吧?”

    听着我的安慰,陈八妙依旧半哽咽着,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不放心的说道:“你别离开我!”

    听着八妙的颤音,我心里一软,一个没忍住的点头道:“好!我一辈子不离开你!”

    听着这句我说出来便有点后悔的话,陈八妙这才点了点头,摸去了泪花,表情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我们两个重新归于理智之后,大家又回想着这一系列袭击的源头,从新思考起那一幕幕的离奇来。

    最终,我们两个都认为,这一切肯定是来历不明的鬼厨王崇光干的,而这个王崇光应该会用某种驱使神鬼的“幻术”,这种幻术,能够让死去的人栩栩如生的“复活”过来,也能让那一堆骨头羊冲我进行疯狂的攻击。

    但问题是,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我们并不清楚,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妖厨王崇光做的这些事情,应该都和小小的蜡烛有很大的关连。

    没错,蜡烛!

    我记得很清楚,当第一次跟着王崇光回他的“家”时,他手里便是拿着一根蜡烛为我们引路的,后来我还记得在中山路北的工厂改建房里,几乎每一个有人的房间都有一根燃烧的蜡烛照明,当没了蜡烛时,那些死人是照片,而有了蜡烛时,那些死人却全部栩栩如生。

    除此之外,今天的一切,又一次应征着我们的判断,虽然羊消失的那一刻,我并没有真正看见骨羊消失的画面,但陈八妙看见了一切!而她的话,应该是没有错的。

    为了应证我们的想法,我立起身体,拿着陈八妙的手机照明,一步步往那只被我奇奇怪怪弄灭的蜡烛处走去。

    到了蜡烛的根部,我弯腰躬身,拿出自己用于抽烟的火机,打开之后,便略微观察着地面。

    而后,在火机光亮的照射下,我在充满鱼腥臭味的地面不光看见了一只蜡烛还看见了……一些贴着黄色符的骨骼!

    这些骨骼,全部加起来也只有巴掌大小,非常迷你,但是它依旧被人蜷曲成一只羊的形状,并且在下边压了黄符。

    那一张黄符上所话的东西,与王崇光住处所看见的黄符图案别无二致,都是一个红色的,骷髅一般的花朵。

    看着这一切,都和我在王崇光住处看见的一切不谋而合。

    目视间,我心中一皱,而后冷笑道:“黑头密教!看来这个王崇光与黑头邪教以及阴十九之间的关系是做实了的!”

    说着话我将手里的打火机缓缓接近了那红色的蜡烛,准备点燃。

    看着我奇怪的动作,陈八妙不解道:“你干嘛?”

    对问,我宁眉回答道:“我要试一试,试一试这个邪咒到底和蜡烛有没有关系!”

    说话间,我已然用手里的打火机,将地上的蜡烛点燃了开来,而后立起身体,左右环顾着四周的景色。

    就在这时,我发现随着随着我脚下蜡烛的燃亮,我眼前那黄符与小骨骼拼凑而成的羊瞬间陷入了烛光下的新英雄中消失不见了。

    而后在烛火照亮的范围附近,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堆碎烂的羊骨骼,这些骨骼凌七碎八掉落一地。

    平白出现的骨骼令人诧异,而在这烛火燃烧没过一会儿之后,那些骨骼便开始随着烛火的增亮而逐渐又开始了拼凑组合的过程。

    看着这诡异的过程,躲在墙角里的陈八妙禁不住开口道:“又来了!快把蜡烛熄灭!熄灭!”

    听着她的话,我点头,立刻伸出两根指头,将那昏黄的烛心轻轻掐灭。

    “呲……”的一声过后,蜡烛灭了,随着最后的青烟,我周边的环境顿时暗淡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原本还在噼里啪啦不停组合的羊骨,顿时隐没在了烛尽之后的骤然黑暗中,无影无踪。

    看着这一切,我愣了。

    不得不说,这种因烛光而乍隐乍现的“术”真的非常令人惊愕,以至于我有一种恍然穿越了两个时空的错觉。

    在错觉的这一边是现实,而那一边则是各种古怪与神秘的未知。

    而他们之间唯一的桥梁与阻隔,便是我身边的这只蜡烛了。

    这……不是我们能理解的现象,甚至不是五脏庙里食咒所涉及过的领域,它一如黑头密教所拥有的所有古怪本领一样,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陌生的空间。